返回
第10章 门外有人
首页
更新于 17-02-24 16:0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喂,我们是正规直播间,不要一言不合就开车!”赶忙制止准备飙车的老司机们,我这么做只是在模拟死者的行为,并不准备真做些什么。

  “主播,你现在是在玩火啊!”

  “放心,我绝不会做什么违反道德法律约束的事情,这我很清楚。”

  “说得好,但为什么我会有种失望的感觉呢?”

  直播间里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司机蠢蠢欲动,我很明智的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诸位别忘了,以受害者的性格虽然很有可能把持不住自己,但是他当时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他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一个逃债的人,成日惶恐,躲在郊区廉价旅馆,吃了上顿没下顿,他的经济情况一定非常糟糕。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那天晚上死者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假设我就是他,缩在阴森怪异的房间里,夜很深,身上一无所有,这种情况下我会不会做出离开房间去外面抽根烟之类的选择。

  “我入住203房间时,阿婆有过交代无论听到什么响动都不要外出,那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死者生前也被阿婆这样叮嘱过,可是如果他没有遵守约定,擅自在深夜外出了呢?”

  逻辑上讲还算通顺,受害者的死亡和深夜外出有关。

  看了下表,现在还没到凌晨,我拉开房门把摄像机放在门口,用手机直播的画面观看,三楼空无一人,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出去走走吧,既然决定要撞鬼,就不要畏首畏尾的了。”摄像机放在门口,我看着对面的206房间,回想那个诡异的死者,要说不害怕那肯定是骗人的。

  “如果能进入206房间,或许我能发现警方遗漏的线索也说不定。”可惜这个念头只能在脑子里想想罢了,贸然向老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很可能会打草惊蛇,因为在我眼里,那对老夫妇同样具有杀人的嫌疑。

  拿着手机下到二楼,伤疤脸老人和矮胖阿婆都不在,前台里只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

  她背朝着我跪在墙角,定睛一看,似乎是在祭拜一个只有两三岁的小女孩。

  “打扰了,请问你知道房东在哪吗?我那屋子电视坏了。”

  “电视本来就是坏的,坏的修不好。”

  “哦,你这话说的有些意思,坏的才要去修啊。”

  女人站起身,擦拭着香炉前那个两三岁女孩的黑白照片:“就和人一样,坏了,就永远都不会悔改了。”

  女人一直背朝着我,说话声音很低:“没事你就赶快回房间吧,这里晚上不太平。”

  “你倒是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对了,照片里的小女孩是你孩子吗?我看你……”

  “她是我妹妹,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

  “抱歉。”

  “没事,反正我都习惯了,只是希望下一个失踪的不要是我。”女人语气有些悲观。

  “安心旅馆就靠你们三个人撑着吗?你家男人呢?”

  “我还有个哥哥,他在外地打工。”

  “哎,生活不易,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跟我说。”豪爽的拍着胸口,我的眼睛却从未离开过这个女人,她的身体轻微颤抖着,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我是说任何方面,包括求助,以及你能想到的所有东西。”这句话只是试探,我并不认为对方会相信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除非她已经走投无路。

  转了一圈毫无收获,我回到203关上房门,把摄像机放在一边。

  这种35一晚的廉价旅馆本身不能指望它有多高的防护措施,我除了要小心厉鬼作祟外,也要防止人为搞鬼。

  掉了漆的木头门看上去有些年头,锁头松动,款式应该是八九十年代最流行的那一种。

  我按着扶手,来回摇晃,老实说这样的木头门估计经不起八九岁顽童的大力踢踹。

  钥匙放入口袋,房门拉开一条缝隙,203房间和206房间在走廊中央,而比较诡异的是走廊中忽明忽暗,楼梯口那个半死不活的灯泡把恐怖气氛烘托的十分到位,根本不用过多渲染,就能让人失去外出的欲望。

  “真不知道这旅馆是怎么开下去的。”我将矮胖阿婆送来的暖瓶搁在门缝处,壶盖上又放了个茶杯,这么做不是为了堵门,而是预警。

  倘若半夜有人偷偷开门,定会碰掉茶杯,听到声响我自然能及时作出应对。

  小心谨慎,并不是我有被害妄想症,只不过这两天的经历委实骇人听闻,我至今还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人还是鬼?

  房门旁边有一个单独的隔间,那是卫生间,之前勘查现场环境时,因为刘半仙的一条条弹幕,我还没来得及查看这里。

  “但愿不要再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嘴里进行着拙劣的自我催眠,我推开卫生间房门。

  地上铺着崭新的瓷砖,墙上贴着干净的瓷片,马桶、洗漱台不用多说,向里看去,套着包装袋没使用过几次的太阳能热水器下,是一个半固定在墙体上的浴缸。

  “对于35一晚的廉价旅馆来说,这个卫生间未免有些太过奢华了吧。”虽然没什么符纸神像,但幽幽的灯光反射在惨白的瓷片上,总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外面的装修陈设还停留在九十年代,唯独这卫生间进行过翻修,两者对比,更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不对,太不合常理。”事出反常必有妖,案件中所有违反逻辑思维的情况,实际上都是作案者无意间留下的漏洞,“为什么偏偏只有卫生间会被重新翻修?”

  思索片刻,我心中已有想法,“店家这么做是在掩饰某种东西,难道这卫生间也是凶杀案的某处现场?”

  我找来摄像机,把卫生间的情况大致说明,而后开始寻找蛛丝马迹。

  时间分秒流逝,转眼半个小时过去,埋头搜寻线索的我被一声极低的敲门声惊扰。

  我悄悄来到门前,侧耳倾听,当敲门声再次响起时,我趴在门缝处向外张望。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只能看到一席模糊的白影,静静的,站在206房间门口!

  “她在敲那间三个月前死过人房间的门!”

  光线太暗了,我无法看清楚,半个身体压在门板上竭力睁大眼睛。

  那模糊的白影看起来高挑消瘦,长长的黑发垂在肩头。

  “是人是鬼?”

  对方静默伫立,我感觉时间都好像凝固,一手抓紧符纸,另一只手端起摄像机。

  “怕什么,今天来就是为了撞鬼,想要揭穿阴间秀场的真面目,就不能在这种时候认怂!”

  如此想着,我松开手中的符纸,慢慢扭动锁头,等到门锁打开,我将房门一点点拉动。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让我看看鬼魂究竟长什么模样!”

  正要完全拉开房门,楼道口该死的灯泡忽然熄灭,眼前一片漆黑,只有走廊的冷风从四面八方钻进我的衣服。

  后背瞬间被冷汗浸湿,沉默的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灯泡一闪,短暂的光明重现,就在那一瞬间,我看见一张黑发半掩苍白无神的脸正迅速朝我靠近!

  “卧槽!”

  房门被推开,门口预警的暖瓶倾倒,茶杯叮叮咣咣,滚烫的开水一下子洒在我腿上。

  湿滑的地面,剧烈的疼痛,毫无心理准备的我重心不稳,身体向后栽倒,一手抬着摄像机,出自本能,另一只手一把抓住了那团模糊的白影!

  “嘭!”身体重重栽倒,等我重新清醒时才看到,自己手中正扯着半截纯白色的长裙,而等我仰头看时,两条雪白诱人的大长腿正好贴住了我的鼻尖。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