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3章 浅井深处
首页
更新于 17-02-24 16:0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早些时候我就做出过推断,卫生间被故意翻修,房东一定是在刻意隐藏某些东西。

  而那被时间掩盖,不可告人的东西很有可能和其他命案有关。

  我将脑子里的线索整理,安心旅馆一直都不是个可以安心居住的地方,谢顶司机大叔说过,早在几年前就曾经有人在这附近失踪过。

  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但一切证据都指向了这栋破败旅店。

  翻看手机信箱,回忆任务开始时我接到的那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她曾说过自己被藏在了墙壁里面、地板下面和浴池背面……

  毛骨悚然,难道那个电话就是厉鬼打给我的?

  看着半固定在墙上的浴缸,我鼓足勇气,回屋找来剪刀,顺着瓷砖的缝隙,将其一块块撬开。

  “此地背光潮湿、囤积秽物,是整个屋子里阴气最重的地方,阴魂逃于此处也不无道理。”屏幕那一边,青城山下刘半仙还在远程遥控,叮嘱我不要大意。

  瓷砖尽数撬开,浴缸下面黑漆漆一片,只有四个角是用砖头撑起,中间却是空的。

  “半仙,那厉鬼会不会喊帮手过来,我这业余人士能应付的了吗?”浴缸下面肯定有问题,我双手托住缸底,心里有些犹豫:“雷符颜色变淡,恐怕用不了几次,万一我被冤死的鬼魂围攻,后果不堪设想。”

  “无妨,雷符符胚取自天地雷劫,乃纯阳至刚之物,只要带在身上,自保便不成问题。”

  既然半仙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推辞,慢慢加大力道将浴缸托起。

  “这是什么?”

  浴缸下面并非我原来推测的尸体,而是一个黑黝黝不知深浅的洞。

  宽一尺五,长一尺,正好能让一个成年人通过。

  “会通往哪里?”安心旅馆内部建筑风格非常诡异,门牌号毫无规律,一楼不住人,二楼三楼是客房,我虽然现在住在203房,但此时我并不敢肯定自己脚下就是103房间。

  用手机发出的亮光照射,洞穴很深,洞墙上还有风干已久,几乎和土壤颜色一样的碎布条:“人造纤维,应该是谁的衣服被不小心划破。”

  这是一个停止使用并且被刻意隐藏起来的洞,那么问题来了,挖出这个洞的人是谁?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要这样做呢?

  被掩埋的真相可能就在洞里,站在悬崖边上的我决定一探究竟。

  摄像机太过笨重,如果我要进入洞内肯定没办法带着它一起,所以只能将其放到一边:“各位水友,我重申一边,这不是恶作剧或者事先编排好的节目,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如果一个小时后我还没有回来,请你们记住这里的地址,立刻报警!”

  我也不知道洞里面有没有信号,会不会遇到危险,未知的东西太多,我现在只有求助于直播间里的水友。

  “主播你放心的去吧,我会帮你打119的。”

  “刚睡醒,鬼出现了吗?叼大的说句话啊!”

  “主播演的很敬业,有没有考虑来我们烂片之王剧组啊?”

  人帅活好妹纸爱:“你是不是在演戏我不知道,但直播叫鸡肯定是不对的,等着进局子吧,老子半小时前就报过警了!”

  “楼上别闹,这屋子真闹鬼的,刚才我们都看到了!虽然没看见正脸,但可以肯定是个女鬼哦。”

  人帅活好妹纸爱:“不是特效就是群演,都是些玩剩的小把戏了,坐等主播收拾铺盖滚蛋。”

  看到有人说已经报过警了,我是又好笑又觉得无奈:“既然已经有人报警,那我就更没有后顾之忧了。”

  拿好东西,双手撑住洞壁慢慢滑入洞内……

  “主播不见了。”

  “对着呢,主播掉洞里了……”

  花了十几秒时间,我双脚才重新踩在坚实的地面上,这个几乎九十度的洞大约有三米深,洞壁上每隔一段都有一个人工挖出的小坑用以攀爬。

  “现在应该是到了一楼。”洞底空间狭小,但能听到风声,所以我并不担心会窒息。

  弯腰趴在地上,雷符贴身放置,我小心翼翼向前摸索。

  没有摄像机,刘半仙无法第一时间知晓我的情况,现在只能靠我自己了。

  抬起手臂,手机屏幕的浅色光芒成了我唯一的指引,可视距离只有几十厘米,我真怕眼前忽然照出什么人脸之类的东西。

  爬了没多远,身侧的墙壁向内凹陷,我扭头一看,一个双面佛像刻在墙壁上。

  两张脸一张慈眉善目,一张凶神恶煞,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家的神佛,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就继续往前。

  一直爬了有十几米总算看到了些许光亮,我关了手机,躲在黑暗中悄悄接近。

  “老头子,203动静不小,那个年轻人恐怕凶多吉少了。”

  “活该,谁让他去勾搭那个烂命赔钱货。”

  “哎,造孽啊……”

  交谈声若有若无,我又靠近几米才看到,地道前面是个分叉口,一边通向更深的黑暗,一边则和旅馆一楼相连。

  而那对老夫妇正站在屋里和着水泥砌墙,他们想要把地道和一楼相连的地方完全堵死。

  “把路封了,以后咱们再也别干这事情了。”

  “老伴,我还想看咱儿子一眼。”

  “那个小混蛋不会回来了,哎……”

  趴在地道里,我大气不敢出:“很显然,挖出地道的就是这对老夫妇,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等老人离去后,站起身,打开手机朝岔路口的另一边走去。

  地面泥泞潮湿,路的尽头是一口盖着木板的浅井。

  我掀起沉重的木板,一股恶臭涌入鼻腔。

  “我的天!”

  井内黑乎乎一大片,若是普通人恐怕会第一时间合上盖子离开,但我不会。

  这种腐臭的味道我曾在命案现场闻到过,这是尸体的味道。

  手机亮度调到最大,那乌黑的一大片东西终于看清,不是水草和青苔,而是纠缠狰狞的头发和被高度腐蚀残留下的骨骼。

  我脸色铁青,根据头发堆里隐约漏出的颅骨,大致能推算出死者的数量。

  “绝不会不少于四人!”头皮发麻,强忍呕吐的感觉,我盖住木板原路返回:“报警!这是重案!”

  跌跌撞撞,往回跑去,我沿着那垂直的洞口,踩着凹槽拼命向上爬。

  可还没等我爬过一半,头顶竟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小凤?”

  我疑惑抬头,却正好和洞口那张脸对视。

  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嵌在脸上:“是那个老人!”

  “卧槽!”出路被堵,我松手跳回洞内,转身跑向岔路口:“地道通往一楼的路还没有完全砌死,就从那跑出去!”

  飞速狂奔,一脚踹开老人遮挡缺口的木板,我来到和地道相连的房间内。

  这屋子里堆满杂物,墙角还放了两个密封的铁桶,来不及细看,我直奔房门而去:“一定要逃出来!”

  握住门把手,用力拉开,可谁曾想面前唯一的通道里竟站着那个矮胖阿婆。

  “我说刚才怎么会闻到一股臭味,原来是你掀开了井盖。”她藏在身后的手里握着把剁骨头的菜刀,刀尖已经露了出来:“我要在这里等我儿子,所以只能麻烦你闭嘴了!”

  阿婆挥舞菜刀,我嘭一声关住房门:“完了,进退维谷,这下可好,没死在鬼手里,倒是栽在了人手里。”

  “咚!”门外阿婆疯了般用刀劈砍着门锁,地道里响起另一位老人的脚步声,腹背受敌,本就精疲力尽的我完全乱了方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时间流逝,绝望在发酵,当伤疤脸老人走出地道时,一墙之隔的安心旅馆外面忽然响起了警笛声!

  “里面的人听清楚了,我们已经得到确切举报,你们这里有人从事非法交易!”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