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章 积分兑换
首页
更新于 17-02-24 16:0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双手抱头蹲在一片狼藉的安心旅馆,我虽模样狼狈,但脸上却挂着如释重负的笑容,那种放松的表情连看守我的特警都有些忍不下去了。

  “严肃点,这边正处理命案呢!”

  “好的,好的。”

  要说起来,我能获救,还要感谢那位提前报警的水友,在我被围追堵截陷入绝境时,两位接到举报前来缉查非法色.情交易的警察犹如神兵天降。

  听到响动,我自是大喊救命,后来在两名警察的配合下将老人和矮胖阿婆控制。

  随后我将这里的情况向警方反映,由于涉及四条人命,关系重大,市分局连夜出动,全面隔离安心旅馆。

  警察现场取证,法医和刑侦科的人在地道里进进出出,一直忙碌到天亮才撤了隔离带,把两位老人押上警车。

  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激动过:“真是难熬的一夜啊。”

  “叮!”

  在阳光照在身上的同时,阴间秀场的手机信箱里多出了一条短信:“直播任务凌晨入住安心旅馆203房间并存活至天亮已完成,现开始评分……”

  “完成直播任务获得一分;首次直播观看人数峰值超过100人,奖励一分;首次直播获得礼物总额超过100冥币,奖励一分;完成阴间的委托,额外奖励一分。”

  “统计完毕,本次直播共获得四积分。”

  “阴间的委托?难道就是让案件沉冤昭雪,化解厉鬼的怨气?”回想任务开始时那个女人的电话,“这场直播就是她委托的吗?”

  时至今日我仍不确定世界上有没有鬼,我一直在试图用其他的思考方式来解答昨晚遭遇的一切,可惜以我的知识根本无法说的清楚。

  “主播积分共计四分,是否选择兑换商品,你现在能够兑换的商品有:

  百克纯金(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兑换需一积分),上等牛眼泪五滴(滴入眼角,可通灵见鬼,兑换需一积分),还愿佛牌(虽为正牌,但切记佛链栓于颈后佛牌悬挂于胸前,勿将佛牌挂于腰间或收于口袋,兑换需二积分),开运符,求良缘符(小乘符纸,兑换需一积分),天目修习总纲(天目修习可分为几个层次,如追眼、判眼、预眼、透视和遥视等,兑换需三积分),梅花易术残本(三积分),古曼童制作原料(四积分)……”

  商品琳琅满目,但我一眼就看到了相中的东西——“天目修习总纲”。

  别问我原因,我绝不会告诉你是因为透视那两个字,“如果这东西和雷符一样真的灵验,那我岂不是可以,嘿嘿嘿……”

  “一共四分,我选择兑换天目修习总纲和百克纯金。”

  这是我第一次给阴间秀场发信息,对方回复的很快:“622843……记住卡号,我们在江城中央银行为你开设了个人账户,所有兑换物品都已放入你的个人保险箱,密码是你的生日。”

  “下次直播任务会在三天后发布,请留意信箱。”

  到此为止,阴间秀场的第一次直播终于落幕,虽然还有疑问和遗憾,但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昨天晚上已经录过口供,按理说此间事了我就能离开,可看守我的特警却没有一点要放人的意思。

  “警察大哥,我就一平头老百姓,要是没事我能走了吗?”

  “铁队专门交代,没她的允许,不能放人,你就在这老实呆着吧。”

  “铁队?刑侦科大队长不是张队吗?以前我们还一起喝过酒的,都是自己人,没必要搞得这么正式。”因为职业特殊,我和分局刑侦科的人很熟,一起喝个酒也是常事。

  “张队被外调,现在接手刑侦科的就是铁队,你给我老实点,铁队可不像张队那么好说话,小心一会儿把你扣回局子里。”看守我的特警也就二十多岁,他一提到铁队,脸上几乎写满了尊敬。

  可惜我也不是生瓜蛋子,经历过大风大浪,又怎么可能是被吓大的?

  活动了活动蹲麻的双腿,我斜眼打趣道:“你每次提到铁队的时候,眼皮眨动频率就会变快,眼珠上翻,应该是脑子里浮现出了铁队的模样,要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是在暗恋她吧?这铁队莫非是个女的?”

  “观察的很细腻,你不当警察真是浪费了。”身后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干练清脆,仿佛山涧清泉。

  “铁队好!”

  我扭头先是看到了一双明亮的女士警靴,因为是蹲在地上,我只能由下而上扫过那魔鬼般夸张的身材,最后视线定格在那张似笑非笑的绝美面庞上。

  “你是?”

  “高健,还记得五年前的那封情书吗?”

  我苦思冥想,一个名字从脑海深处浮现:“铁、铁凝香?”

  这个女人是我在警校时高我一届的学姐,她是公认的校花,论美貌能力压叶冰一筹。

  至于她所说的情书,那其实是个误会,新生入校,我和旁人打赌,赌约就是给当时坐稳校花宝座的铁凝香写一封情书。

  不过后来,情书刚写好就被军训教官没收,搞得我最后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为全班人朗读了一遍。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她会记得这件事,毕竟在我眼中,那只是个玩笑罢了。

  “学、学姐好!”

  这声学姐叫的并不亏,当年在警校,不知多少人排着队想要和她说话都说不上的。

  “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就是你吗?”

  “是我。”

  “哦。”铁凝香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你大半夜的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最近不是直播很流行吗?我也想跟风做个灵异恐怖类的节目,这荒郊野岭很有氛围。”

  铁凝香一双美目上下打量我,嘴角忽的勾出一道动人心魂的微笑:“可我得到的报告是,有人接到色.情非法交易报警才来到此处,不知你对此作何解释?”

  “我……”一时语塞,我还没组织好语言,两名警察已经把脸色苍白浑身酥软的小凤从203房间扶出。

  “警察叔叔,昨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就是他。”小凤披着床单,楚楚可怜的看了我一眼:“你坏死了,弄得人家现在都没有一点力气,连走路都要人扶着。”

  “我靠,误会啊!”被周围几道犀利的目光注视,我真是百口莫辩。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晃着手铐,铁凝香端起我的下巴,很温柔的说出了两字:“学弟?”

  “这……”铁队气场很强,在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下,我讪讪道:“要是我说,她昨晚是被鬼上身,我们俩打了一晚上架,你们信吗?”

  “铐上!铐上!全都给我带回局子里!”

  ……

  录了两份口供,经过相关技术部门鉴定,我昨晚确实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后才被铁凝香放出。

  至于安心旅馆藏尸案则还在继续调查中,由于时间跨度太大,很多线索都已消失,所以调查取证非常困难。

  不过经过初步勘查发现,老两口似乎仅仅只是处理尸体,行凶者另有其人,最大的嫌疑就是他们在一年前外出打工的儿子禄某。

  此推断最初是由我提出,原因很简单,我曾在阴间秀场的面试中回答过一个类似的问题,而在那个问题当中,杀人者就是心理变态的儿子。

  当着铁凝香以及刑侦科诸位干警的面,我自然不会透露阴间秀场存在,一通东拉西扯,也是自圆其说,分析的头头是道。

  至于禄某什么时候能被绳之以法,这就不是我该关心的事了,毕竟我只是侦探,而不是警察。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