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12章 面具之下
首页
更新于 18-05-01 17:1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跟随钥匙的指引,我不断向下,来到了第十四层。

  我留意到,在地下十四层和十五层中间也有一扇铁门,只不过用我手中的钥匙无法将其打开。

  “看来我要找到的人就在这里。”单手握着钥匙,楼廊里隐隐有人在呼喊我,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没有叫出我的名字,但我却知道他在找的人就是我。

  闭上眼睛,我封锁了五感,纯粹跟随着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前行。

  距离越来越近,等我再次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站在十四层最深处,一只手正搭在门锁上。

  我抬头看了眼这房间的门牌号——1444。

  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情绪,我推开了房门,屋内的空气有些潮湿,所有家具都充满质感,和深层梦境造物有很大的区别,会让人产生一种回到了现实的错觉。

  凹凸不平的木质地板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黑色地毯,好像是用活人的头发编织而成,踩在上面的感觉很奇特,就像是凌驾在众生之上。

  客厅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常,我推开了唯一一个隔间的门,在木门打开的刹那,我抬起的手僵在半空。

  屋子里坐着一个男人,他面对着我,戴着一张泛黄的纸人面具。

  “秀场考官?!”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深层梦境这片已经废弃的秀场旧址里看到秀场考官!

  “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了,或者说我一直在注视着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考官的声音一如电话中那样,机械平静,不带任何感情,就那样看着我。

  明明隔着面具,但是我却感觉他在冲着我笑:“你是什么时候进入深层梦境的?”

  “我一直都在这里,从未离开过。”考官从桌边站起,走到了我面前:“你身上没有宿命的气息,这一次你是在命运的指引下找到了我。”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另外据我所知深层梦境的秀场分部之前被人彻底毁灭,他们不可能留下你这个隐患不去处理,你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我露出一丝警惕,毕竟这里是一不小心就会迷失的深层梦境。

  “没人能毁灭秀场,他们毁掉的只是上一秒的我。”

  纸人面试官每句话都意味深长,让我深思:“上一秒的你?”

  我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去无灯路面试时,自己面前坐着三位考官,他们身高体型完全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面具的新旧程度不同。

  提起秀场,一段几乎快要被我忘掉的记忆浮现出来,第六次直播过后,我曾去过一次无灯路,在43号和45号两栋建筑门口,我遇到了一个诡异的女孩。

  她说在无灯路等人,说已经足足等了二十年,没过一会又有一个中年女人走来,同样的话语,不断重复,直到最后老阿婆出现。

  那个疯老太太向我展示了一个女孩从青涩到衰老的全过程,她一直说在等人,可实际上她等的人只是不同年龄段的自己(详见201章)!

  当时我就在好奇,隐隐觉得,这是老人在通过一种很隐晦的方式,向我传递出某条关于秀场的线索,只可惜,我当时并没有在意。

  但是现在联想着秀场考官的话语,我脑中的隐线终于串联了起来。

  “屠夫说秀场代表着命运,漂浮无定,而每个人的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因为不同的选择出现不同的自己,就像是一条大河的无数支流,谁也不知道最后会流向哪里,这就是命运。”我看着纸人面试官:“我似乎知道答案了,背叛者们杀死了上一秒的你,而现在的你却在等待着我!”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纸人面试官抬起手,指尖在面具边缘滑动,他慢慢扣紧了纸人面具,将其取下:“我就是轮回镜无法映照出你的原因之一。”

  一模一样的面容,纸人面试官竟然和我长的完全相同!不!应该说,他就是我!

  “同一个时间的我们不能相见,这是宿命制定的规则,也只有在深层梦境这个第三世界,我才能多停留几秒。”面试官目光平静,仿佛在诉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我不清楚你来自未来,还是过去,我只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认为我有成功的可能?”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聪明、或者具有什么独特天赋的人,在很多方面,我甚至还不如一些观看直播的观众,不算万一道长、刘半仙他们,就连楚门和杜预都要比我强出很多。

  “曾经我也问过和你相同的问题。”面试官嘴角上扬,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没人能保证成功,但至少你在一次次的尝试,你对命运的渴望超过了任何人!”

  他指向头顶:“宿命安排好了每一个生命的未来,一个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还是在宿命的影响下,如傀儡般前行。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只有每一步都打破宿命的安排。而这是一项极为浩大的工程,宿命就算无法掌控你的命,它也可以通过影响其他东西,来间接达到自己的目的,任何一个微小的毫不起眼的东西,都有可能将本已跳出宿命棋盘的人,再拖回局中。因此摆脱宿命,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次、两次轮回或者重生就可以做到。”

  “为了隐藏你的记忆,躲避宿命制定的规则,在你身体里埋藏九把道锁,我们付出了难以想象的时间和代价,当然收获也是可观的,这一点等你九锁全部打开时,自会明白,你将会获得所有轮回积攒下的力量。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秀场考官就是另一个时间的我残留下来的一点意志,这意志藏在纸人面具之中,在揭下面具的刹那,他就已经开始消失。

  我想问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可看着面前的自己,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能告诉我,我一共轮回了多少次吗?”

  “这里的每一张纸人面具都代表着你的一次轮回,我的时间不多了,让我再带你看最后一样东西。”秀场考官向外走去,他每走一步身体就消散一部分。

  在他的带领下,我来到了第十五层和第十四层拐角,秀场考官的身体这时候已经透明。

  “宿命不死,轮回不止,你问我自己一共轮回了多少次,答案就在这里。”他用尽最后的力量将那扇我本以为上锁的铁门推开,沉重漆黑的铁门背后,是无穷无尽,几乎堆满了整个地下的纸人面具!

  “相同的起点,不同的结局!面具之下,埋葬着二十六亿次轮回!是整个世界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的,二十六亿次重生和挣扎!”

  随着这声音不断回响,我识海深处的四根锁龙桩全部发出脆响,有种前所未有的刺痛感贯穿全身!

  我想要叫喊,却发不出声音,感受到了彻骨的孤独,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特殊情绪弥散心间。

  许久过后,我才平静下来,在秀场考官最后站立的地方,我找到了一块巴掌大的轮回镜碎片,这枚镜子碎片他一直带在身上,也不知守了多少个轮回。

  “这就是真相吗?”我看着秀场地下无穷尽的纸人面具,反手关上铁门。

  也许很久以后,我也会成为陈列在其中的一张纸人面具,但那又如何呢?

  至少我抓住了自己的命运,我没有向宿命妥协。

  拿出秀场手机,我看着屏幕上自己的脸。

  “你究竟是一个疯子?还是一个传奇?”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