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27章 手握己命(上)
首页
更新于 18-05-14 15:0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就算看到了命数交织成的蛛丝,黑袍和背叛者仍旧无法相信陈默会是宿命的傀儡,深层梦境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不同,比起我来,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很长。

  主观上他们接受不了陈默是宿命傀儡的事实,客观上他们也不愿意去承认,毕竟自己筹备了那么多年的计划,还未开始就已经夭折,任谁来都不会甘心。

  “开天已成定局,你说什么都无法阻止,除非我死!”黑袍斩钉截铁,他已经押上了全部,红了眼睛。

  “陈默和你一样只是个新人主播而已,杀了他并不影响什么。”杂色长袍男人站了出来,声援黑袍:“屠夫重伤,几乎失去战斗力,你确定要同时和我们三个作对吗?”

  “直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只是个新人主播?”我抚摸着善恶修罗面具边缘,走到屠夫身前:“你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

  屠夫最初是准备装糊涂,可看了一下现在的局势,冷着张脸取出一块镜子碎片递给我。

  此时轮回镜还差一片就能完整,我目光跃过黑袍和屠夫看向最外围,凝固在那个女王一般的身影上。

  脑海中对应的记忆片段浮现,我的气质慢慢发生改变,用记忆碎片当中的语调,缓慢又不容置疑的对着小A说道:“我,回来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宛如冰山一般的小A,小臂轻微颤抖,她低下了头,将最后一块轮回镜碎片交给了我。

  “A!你在干什么?!”杂色长袍男人脸色极差,他好像想到了某个传说:“不可能,那个人已经死在了轮回里!”

  破碎的镜片在怀中融合,我再次看向黑袍和杂色长袍男人:“现在是三对二,你们还有信心反抗吗?”

  黑袍沉默了,他看着我神色复杂。

  他并不是一个坏人,相反他是一个极有自己主见的人,同时也是对抗宿命的关键力量之一,这也是我没有动手,在静等他做出选择的原因。我和他不应该成为敌人,而是相互扶持的盟友。

  所有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对抗宿命,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轮回了二十六次亿次,这一世我想要做出改变。

  黑袍还没有给出我答案,街区中心,陈默的尸体忽然出现异变,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庞大的尸体一瞬间化为无数米粒大小的蜘蛛朝着四面八方而逃,每一只蜘蛛身上都带有一丝宿命的气息!

  陈默的举动等于说主动摊牌,他就是宿命的傀儡,看来他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才会使用这最后一招。

  我留意到大部分蜘蛛都被轮回的气息侵染,没跑出多远就化为灰烬,但也有一少部分侥幸避开了轮回之力扩散,此时正飞速逃离。

  “它们就是宿命播撒在深层梦境的种子,不能将它们放走!”扭头我又对黑袍说道:“我把你的那张梦道符箓打入到陈默识海当中,如果他意志还未消散,你可以用罗盘定位,找到他的根源,将这个宿命的奴隶彻底杀死。”

  随着一只只蜘蛛被灭杀,深层梦境上空竟然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感觉,就好像是老天发怒了。

  漆黑的天空漏洞中隐隐有雷鸣传出,我运用判眼打量那个世界:“宿命安排的暗子已经被我杀死,难道它恼羞成怒,准备强行降临?”

  上一世为了勾连现实和深层梦境,黑袍和背叛者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一世却正好反了过来。

  宿命筹谋深层梦境已久,绝不会坐视我破坏它的大计,所以它好像开始主动勾连现实和梦境了。

  天空在晃动!

  黑袍和杂色长袍男人也都感觉到了不对劲,所有人抬头望天。

  漆黑的漏洞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怒吼,收到了它的命令,深层梦境的无数角落竟然弹射出一根根灰白色的蛛丝。

  “它想要把那座城拉入梦境!”

  我高喊一声,回头看去时才发现,黑袍和杂色长袍男人脸色苍白,他们看着无数条从梦境各个角落弹射出的蛛丝,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原来宿命早已开始在深层梦境当中布局。”

  “无妨,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宿命此举暴漏了它在深层梦境的所有布局,只要此次我们能阻止宿命成功,就能一举将其赶出深层梦境,再以此地为依托,进行反抗。”在我说话的时候,天空漏洞里又出现了新的变化,一根根交织着命数的蛛丝深入漏洞,在轰鸣震颤之中拖拽着一座巨城降临。

  这座城正好卡在了漏洞处,让那漏洞无法愈合。

  这一次没有人意阻挡,现实的天空里红云翻腾,漫天业火倾泻而来!

  光晕破散,深层梦境的夜空正在被焚烧,无数的业火顺着蛛丝烧向深层梦境的大地,这里即将化作一片火海。

  我没想到事情会演变的这一地步,更没想到深层梦境已经被宿命渗透到了这个地步,那每一根弹射而出的蛛丝,必定进行过无数的伪装。

  “陈默应该只是宿命的棋子之一,这深层梦境远非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我改变了过程,但结果似乎还是一样。

  手指搭在轮回镜边缘,如果再次轮回,没有畜生道巨兽的能量,就会消耗我自身的能量和生命,到时候别说能回到什么时间点,就是能不能保存记忆都不一定。

  “不能冒这个险。”

  我刚做出决定,正要开口,突然发现黑袍正直勾勾的看着我,他将罗盘取出放在地上,语气平静的有些吓人:“这一幕你早就看到过了,对吗?”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点了下头。

  “我就知道。”黑袍的声音里竟然露出一丝解脱,他带着一种我暂时无法理解的情绪说道:“有些事情,就算明知道失败,也会去做,这句话是你当初送给我的,现在我把他还给你。”

  他说完独自朝那栋最高的建筑走去,插下蛟龙断骨,激活祭坛。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没有用屠夫来祭阵,而是取出一把刀剖入自己心口。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