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1 孩子
首页
更新于 20-03-01 12:2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话说天赐公主白鹤染,二十岁生长子君星河,二十三岁生长女君潇瑶。

  女儿也就罢了,儿子的出生绝对是比她的规划提早一年的。

  二十岁时儿子出生,那也就是说十九岁时就怀上了,这让她觉得无颜面对天赐镇子民。

  女子年满十八方可成亲,年满二十方可怀孕生子,子民们都牢牢遵守着,她这个天赐公主却把规矩给坏了。以至于君星河出生后一年多她都没好意思回天赐镇,总觉得没脸。

  为此,君慕凛也着实过了一阵苦日子,冷板凳也坐过,冷房也睡过,搓衣板也跪过,一万字的检讨也写过。

  好不容易把媳妇儿给哄得差不多了,结果君星河那小崽子整天跟他抢媳妇儿,不管白天晚上都像个挂件儿似的挂他媳妇儿身上,让他根本无法靠近啊!

  堂堂东秦太子,谁能体会他的苦?

  可能是他的苦表现得太过于明显,孩子他三姨白燕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主动要求让君星河到她的凌安郡主府上住一阵子。嘴上说是她想小外甥了,实际上是替她姐夫创造条件。

  对此,君慕凛在心里狠狠地把这个小姨子夸了一顿,再夸他七哥眼光好看上了白燕语。

  没有儿子在太子府,媳妇儿就成了他一个人的。他是天天抱夜夜抱,很快就抱出了女儿君潇瑶。

  东秦太子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乐极生悲。

  如今,儿子五岁了,那简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识量都快赶上他舅舅红忘。

  女儿才两岁,到是萌哒哒胖嘟嘟,叫他爱不释手。

  但再不释手也是没太多工夫陪伴,因为在君潇瑶一岁生日那天,老皇帝实在是在皇位上坐不下去了,死气白赖地传了位,把君慕凛给扶到了皇帝位上。

  自此,太子变皇帝,日理万机。

  君慕凛忙,白鹤染也忙。毕竟她不只是东秦的皇后,她还是歌布的女君。

  每天都有至少五只飞鹰落到东秦皇宫,每天也会有至少五只飞鹰从东秦皇宫放飞出去。

  君慕凛是皇帝了,不可能离开东秦太久,而她身为皇后,也不好总是住在歌布。再者,孩子们都还小,谁离了谁都舍不得,所以歌布朝政只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着。

  好在巴争早为歌布卜过一卦,她知歌布朝局百年之内平平稳稳,国泰民安,便也乐于保持这个状态。

  老皇帝传位君慕凛后,到也没像他说的那样,带着陈太后去游山玩水,两人还是住在皇宫里,除了不理朝,日子跟从前到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到不是他食言,他到是有一颗游山玩水的心,但奈何他媳妇儿一见着君星河跟君潇瑶两个孩子就迈不动步,整日就围着孙子孙女转啊转的,太上皇觉得除非用绑,否则他的媳妇儿是不会跟着他出宫的。

  当然,他也不太想出宫,这俩孩子太好玩儿了,有时候白燕语白蓁蓁她们给接出宫去玩,他一天见不着都想得慌。这要是他带着陈静姝走了,几个月不得一见还不得疯了?

  于是,两人安安稳稳地待在皇宫里玩儿孩子,哪儿都不想去。

  其实除了玩儿孩子之外,太上皇和太后娘娘也有另外的挂念。

  就比如陈太后,这些年除了看孩子,干的最多的事就是见天儿的缠着白鹤染,让她给君灵犀看病。

  十八岁出嫁的灵犀公主怎么都不传喜讯,她实在是太上火了。

  起初白鹤染没当回事,还宽慰她说灵犀遵的是天赐镇的规矩,没到二十岁不会要孩子的。可后来二十都过了,二十二,二十三了,君灵犀还是没有动静,白鹤染就也有点儿坐不住。

  虽然这个岁数放在她前世来说也有点早,前世的姑娘家很多都是奔三十或是过三十了才生小孩。但这毕竟是在东秦,而且古代也没有太好的避子措施,她给君灵犀的避子药也停了几年了,不应该还没有动静。

  于是主动上门给君灵犀把脉,结果脉象一切正常。

  再给红忘把脉,也是一切正常。

  红家人到是不急,觉得小两口只要感情好,孩子什么的不用强求,该来的早晚都会来的。实在要真是不来,那也没什么,红家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对君灵犀有任何看法,而且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就让红忘纳妾。

  红家老夫人一再表示,红家跟别的人家不一样,不兴纳妾这种事情。男儿娶了媳妇就得一心一意对媳妇好,谁要是敢有纳妾的想法,那必须是要被逐出家门的。

  红忘也说了,灵犀嫁我为妻,我要的就是她这个人,有孩子固然是锦上添花,没有孩子她也还是她,于自己来说是没有任何不同的。

  可红家越是这样陈太后就越是觉得过意不去,媳妇儿嫁进门,怎么能不给人家传宗接代?人家不说什么,那是人家心眼儿好,但咱们自己不能心里没个数啊!

  于是陈太后隔三差五就撺掇白鹤染往红府跑,跑到最后白鹤染也纳闷了,这怎么就没孩子呢?红忘和君灵犀都没有问题啊!莫不是真的缘份没到?

  除了君灵犀,同样让她忧虑的还有她四妹白蓁蓁。也是十八岁嫁入慎王府,也是一连几年肚子都没个动静,也是夫妻二人都没有任何毛病。

  这可真是要了她的亲命了,这俩妹子怎么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啊?

  好在她哥和她妹夫还是靠谱的,娘子多年没有身孕,爱意也丝毫未减,甚至她瞅着似乎比从前几年还好上许多。

  特别是慎王殿下君慕楚,那疼白蓁蓁疼得真是跟什么似的,用白蓁蓁的话说就是:“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是要上房揭瓦,他都不带说一个不字的。我要是说我想云游天下,他能立马扔了王爷不当,陪我历遍名山大川。这也就是我不好那口,但凡我有一颗远离上都城的心,阎王殿可能就得全部交给我姐夫管了。”

  白鹤染后来分析了一下,她觉得似乎越是那种对感情退避三舍之人,一旦动了真心之后就越是认真。就好比九殿下君慕楚,和十殿下君慕凛。

  可说来说去,感情再好,还是得有个孩子。她到不是有什么传统观念,认为两个人成了婚就必须得生子。

  之所以着急让白蓁蓁和君灵犀赶紧生,实在是因为君星河觉得身边只有一个妹妹,日子过得太闷了。

  老天保佑,在君星河五岁、君潇瑶两岁这年,白蓁蓁和君灵犀同时害喜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