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7 大聘
首页
更新于 20-03-04 12:37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的确没怎么变过,她也没有刻意去吃给陈太后和太上皇的那种药。

  这张脸似乎从她二十岁那年起,就再没有太多变化了。无论从脸型,还是从皮肤状态来看,都是停留在了二十岁的时候。哪怕她后来又生了君潇瑶,也并没有因为再次生育而有些许的衰老。

  她跟君慕凛说:“可能是因为我这一身血脉比较特殊,所以老得慢吧!”

  君慕凛却摇摇头,他说:“应该不是血脉的原因,记不记得你之前曾跟我提过,那位姓凤的皇后,这一世她的年纪比你还要大一些,可那张脸看起来却跟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似的,一点儿都不符合她现在的年纪。”

  “所以呢?”

  “所以我认为,应该是这一场时间旅行,老天爷送给你们的礼物。”

  君慕凛去过后世,虽于他来说只有短短三天,但在那三天里,他见识过太多不属于他认知范畴的事物,听到了太多不属于他认识范畴的语言,也接收了太多不属于他认识范畴的讯息。他终于明白他的染染来自何处,也终于明白,所谓时间旅行,是个什么概念。

  所以两人现在说起这件事来,他就不再是完完全全的倾听者,他可以参与进去,也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

  白鹤染对这个想法也是认同的,其实早在那一年对敌郭问天时见到阿珩,她就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了。阿珩也与她说起过,穿越而来的人,时间在她们身上停住了,停在了她们最好的年华。

  但据说这种情况,在当年寒甘的丞相盖尔身上是没有体现的。究其原因,她觉得跟身穿和魂穿并没有多少关系,这应该只发生在隐世五脉之中,是她们本身的机缘造成的。

  “算是老天爷照顾我吧!”她想了想,又摇头,“不对,不应该算是照顾我,应该是照顾你。毕竟我好不好看年不年轻,是给你看的,你才是享受福利的那一位。”

  君慕凛挑起唇角,贼笑起来,“夫人说得对。不过夫人就算正常老去,在我心里,你依然还是当年那个机灵俏皮的小姑娘。是美是丑无所谓,有所谓的,是在我身边陪伴着的那个人是不是你。重要的是你,而不是什么样的你。”

  他俯下身来,双臂环绕,“染染,若有机缘让你再回到那个时空,你会回去吗?”

  白鹤染挑眉,“我好不容易离开的地方,如何会想到还要回去?君慕凛,我记得同你讲过前世的白家是个什么样子。你觉得那样的人生,我还会想要再重来一次吗?”

  他心满意足,“不回去就好,从前我没去过那样的地方,心无所知。后来过去了才明白,你能放弃那样一个奇幻的世界,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是我多大的福气。”

  她失笑,如何是你一个人的福气,你亦不知有多少次午夜梦回,我都要感谢老天爷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来,让我遇见你,也让我遇见那么那么多精彩的人。

  “睡吧!”他轻抚她的发,“小姑娘,好好睡觉,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她闭目甜睡,只觉他的手一直都没离开过她的脸颊,像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一离开,就不见了。

  白鹤染想,过几年吧,过几年再添个小朋友,日子是得人多才能热闹。

  君不晚和红长安满半岁时,越王殿下迎娶凌安郡主。

  君慕凛为表重视,清了两个国库为兄长下聘,礼同当年九殿下迎娶白蓁蓁。

  此举是他跟白鹤染,以及太上皇陈皇后一起商量过的,也征求了慎王殿下和白蓁蓁的意见,红忘和君灵犀也给了参考。

  大家一致认为,老七要娶的是凌安郡主,首先这个位份就比较好了,聘礼自然不好跟娶平常官户人家的嫡小姐一样。再者,凌安郡主是谁啊?那是当朝皇后的亲妹妹、歌布女君的亲妹妹、天赐公主的亲妹妹。就冲着这层关系,白燕语也不是一般人,必须得大聘。

  其实关于白燕语的婚事,白鹤染同白蓁蓁姐妹二人私下里也提过,二人的意见很一致,都是一家亲姐妹,在婚事上不能相差太多。凌安郡主大婚自然不能等同白鹤染这位皇后,但至少不能照白蓁蓁差太多。

  白蓁蓁更是觉得,她三姐这一生不容易,总算是过了从前五殿下的那道坎,点头要嫁人了,就必须风风光光的。告别过去,迎接新生活。

  清空两个国库在从前看来可不是小事,从来也没听说哪位皇子王爷成婚要打国库的主意。就是皇上娶皇后,也不可能清了国库去下聘。

  可自打当年红忘大聘君灵犀之后,皇家的国库就有了不一样的用法。

  这些年天下太平,没有战事,红家的生意越做越大,早就已经走出国门,辐射周边各国。皇家借着红家白给的两成利润,宫里的国库早就加盖到十个,且个个满得都要往外流。

  除此之外,白鹤染还琢磨出好多赚钱的点子,跟红忘联手开了不少酒楼,光是炸鸡店就开了近千家。皇家的钱早就多得快要装不下,两个国库清出去,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当然,这是皇家给越王殿下备的聘礼,做为姐姐,白鹤染给白燕语的,算是嫁妆。

  她始终记得那丫头当年往歌布皇宫抬了三十六口大箱子,为她添妆。看起来豪气,但后来她才知,那是当年白燕语能拿得出来的所有钱财。

  女君出手,白燕语的嫁妆塞满了一整座凌安郡主府。再加上白蓁蓁抬过来给她三姐的添妆,白燕语隐隐觉得,她此番出嫁,比当年白蓁蓁盛嫁九皇子还要隆重。

  林氏这几个月一直都在忙活这场婚事,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是要住到夫家的,郡主府这头不需要准备太多。可她还是有忙不完的事,就比如说手底下各处铺子送上来的贺礼,她从早收到晚都收不完。

  上都城的送礼风又刮了起来,人们也是醉了,这小半年没干别的,光送礼玩儿了。送完了慎王府和红府,这又得忙着送越王府和凌安郡主府,花钱不怕,主要是选礼物太难了。

  嫁衣是宫里送出来的,宫中织造坊出品,以雀为图,彰显她凌安郡主的身份。

  白燕语自己到是没有太多事情,甚至比之前还要更清闲一些。外面的铺子也不常去看了,一连一个月就待在府里,除非必要,否则坚决不出府门。

  林氏对此很是发愁……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