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80章 南唐北程:暂时
首页
更新于 19-07-19 22:0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唐门主总算发现夫人就站在门口了。

  他一边将写好的信函收起来,一边催促道:“静静,你去收拾收拾,咱们今夜就出发上程家去!”

  宁夫人这个当娘的,其实比唐门主还想去瞧瞧女儿。但是,为了给女儿女婿找麻烦,她还是忍了。她真的无法保证唐离这个女儿奴去了程家不会跟林老夫人起冲突。

  宁夫人进屋夺来唐离手里的信函一看,顿是无语望天。她随手就将信函丢到一旁,认真道:“唐离,咱们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随时都能跟你去程家。如果你输了,那这件事你就乖乖听我的!如何?”

  唐门问道:“你想赌什么?”

  宁夫人道:“我赌龙非夜一定不会把赵嬷嬷借给你的!”

  听了这话,唐门主多少冷静了一些。他自言自语道:“那算了,我刚挑的那几个老妈子都是伺候过糖糖的,应该够了。”

  宁夫人实在忍不住,大声质问,“唐大门主,你会不会管太多了?程家家大业大,还会缺老妈子缺婢女不成?你能不能别去给你女儿丢人?”

  要是别人跟唐离这么说,早被他怼死了。可面对自家夫人,他的耐性几乎是无敌的。他认真解释:“我这不是怕糖糖不适应吗?”

  宁夫人立马反驳:“她打小适应能力就好,还在程家住那么久了,怎么会不适应?再者,她就算真不适应,她自然有办法让自己过舒服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唐门主听得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成,人我就不带了。你赶紧去收拾!”

  宁夫人不懂,“我不想去,你也别瞎掺和!等过了头三个月,咱们再过去瞧瞧。”

  唐门主急了,“头三个月是最重要的。不成,不成,我不放心!那林老夫人可不是善茬,糖糖的脾气也好,万一两人一言不合……”

  宁夫人着实听不下去,打断了,“糖糖生的那可是程家的孩子,林老夫人高兴得来不及,怎么会为难她!再者,你当程亦飞是死人吗?”

  唐门主闭了嘴。

  宁夫人又道:“唐离,不是我说你,你真是年纪越大,越没有一家之主该有的样子。你能不能沉稳点?冷静点?看开点?别搞得比我还像个丈母娘!”

  这话音一落,唐门主突然用力拍了桌子,“啪!”

  宁夫人愣了,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唐离这厮……居然敢跟她拍桌子了!!!

  哪知道,唐门主露出惊喜的表情,抱住宁夫人的双肩,激动地说:“静静,连你都忘了吗?糖糖头两个孩子,都是咱唐家的!将来要继承唐门家业的!”

  显然,唐门主这拍桌子是跟拍大腿一个性质的,属恍然大悟。

  在唐静和程亦飞的婚事上,宁夫人只关心女儿是不是真想嫁,程亦飞是不是真想娶,至于孩子问题都不是首位的。她这才想起了这一茬事来,心下立马暗道不好。

  果然,唐门主更激动了。他一把揽住宁夫人的肩膀,道:“走,咱们去把糖糖接回来!”

  宁夫人暗暗翻了个白眼,立马扶额,道:“哎呦,好晕!”

  唐门主的反应那叫一个快。他连忙将宁夫人扶到一旁坐下,焦急地问,“怎么了?”

  宁夫人自是装的!

  懒得争或者争不过的时候,她只要一装不舒服,就能轻易转移丈夫的注意力。

  宁夫人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突然很晕。”

  唐门主立马令下人去找大夫过来,自己一把将夫人横抱起来,大步回房。

  请来的大夫是唐门里的大夫,在配合宁夫人一事上可谓经验丰富,他提出宁夫人需要静养一阵子。而至于一阵子到底是多久,那要视恢复的情况而定。

  就这样,宁夫人装病拖着。唐门主既舍不得让生病的夫人长途跋涉,又舍不得将她一个人留在唐门。他只能暂时取消行程了。

  唐门主虽然打消了借赵嬷嬷的念头,但是,还是写信去大秦皇都报喜。这信是以宁夫人的名义写给他嫂嫂的,毕竟,他深思熟虑之后,觉得自己在他哥面前还是低调一点点比较好。毕竟,燕儿的肚子还没消息,睿儿至今都还未婚娶呢!

  大秦皇都,宫中云闲阁。

  院子里,龙非夜和睿儿正在对弈。龙非夜和睿儿都特别安静,从侧面看去,父子俩的侧脸轮廓就好似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冷峻而迷人。韩芸汐坐在一旁当看客,她半依靠在巨大的石台边上,慵懒随意,时而思索,时而浅笑,贵态自成。

  龙非夜和韩芸汐从年纪上看都不年轻了,可是相貌身体都还是十多年前的样子,就三十出头。这是不轻不重的年纪,尤其是对男人而言,多了一份来自岁月赠予的稳重感和深不可测的气场。

  睿儿自小就是霸气的主儿,长大后的气场轻易能盖过身旁所有长辈。但是,在他父皇面前,他也矮了一大截。明明是一国之君,却怎么看都是个乖顺的孩子。

  睿儿执子,想了半天,都没有落子。龙非夜并不催促,甚至连抬眼看他一眼都没有。一如小时候那样,他总会给与睿儿充足的耐性,且不打扰。

  韩芸汐等了好一会儿,倒是无聊了。她刚起身来,赵嬷嬷就过来了。

  赵嬷嬷递上信函,道:“娘娘,唐门宁夫人来信。”

  韩芸汐是意外的,一边拆信,一边道:“怪了,写信可不太像宁静的作风。”

  一旁,龙非夜和睿儿都无动于衷,仍专注在棋盘上。

  韩芸汐见了信中内容,遂是大喜,回头对龙非夜和睿儿道:“好消息,唐红豆怀上了!”

  这时候,龙非夜和睿儿才都看过来。

  龙非夜露出些许感慨的表情,睿儿则是大喜,“太好了!这下唐门就有得热闹了!我原以为燕儿会快一些。”

  赵嬷嬷趁机插了嘴,道:“小主子,老奴原本还以为您会更快呢!您瞧瞧,同您同辈的小主子们可都成婚了,就您一个单着。别说两位主子了,就算老奴也都焦急呀!”

  睿儿并非第一次被催婚,却是第一次在父皇和母后面前被催婚。他也不好训斥赵嬷嬷,只给了赵嬷嬷一个警告的眼神,就岔开了话题。

  “父皇,咱们继续吧。”

  龙非夜虽然不管朝政,和韩芸汐潜心修武。但是,这些日子他可没少收到催睿儿为皇族开枝散叶的折子。他并不着急,每次都把折子丢给韩芸汐处理。韩芸汐其实也不急,并没有让睿儿知道臣子们绕开他告状的事情。

  不过,今日趁着机会,她倒是想逗一逗儿子。

  她道:“睿儿,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婚娶的打算了?还是,偷偷瞧上哪家的姑娘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