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81章 南唐北程:区别
首页
更新于 19-07-20 22:0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面对母后的追问,睿儿还算淡定。他道:“让母后操心,儿臣不孝。婚事……随缘便好。”

  韩芸汐都开了口,岂会那么容易放过睿儿?

  她在睿儿身旁坐下,笑得特别慈爱,道:“那你跟母后说说,你喜欢怎样的姑娘呢?”

  睿儿下意识扶额,分明想回避,却又不敢。他答道:“也,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随缘便好。”

  韩芸汐若有所思地说道:“也是,缘分这种事说不定。如今说喜欢怎样怎么的,不喜欢怎样怎样的。到了最后偏偏瞧上了不喜欢的,瞧不上喜欢的。”

  睿儿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那你先告诉母后你不喜欢怎样的?”韩芸汐一边说,一边轻抚儿子的脸颊,道:“母后等着看看到时候你会不会打自己的脸。”

  别说,如此简单的问题还真有些把睿儿难倒了,他未从喜好出发去特别留心过哪个姑娘,或者哪一类姑娘。他倒是好奇起父皇当年喜欢哪样的,不喜欢哪样的,又怎么瞧上母后的。他特别希望燕儿在场,因为,他只是又贼心好奇,而燕儿绝对有贼胆提问。

  韩芸汐耐心地等着,手指滑到儿子的下巴,轻轻抬起他的脸,端详起来。越看,越觉得自己这个宝贝儿子长得好看。然而,她还未等到儿子回答,龙非夜就拍开了她的手,冷冷道:“这棋还没下完,你别打岔。”

  一听这话,睿儿窃喜了。连忙拿起白子,道:“下棋下棋”

  韩芸汐摸了摸手背,不悦朝龙非夜看去。可惜,龙非夜没理睬她。龙非夜到底是有心帮儿子解围呢?还是连儿子的醋都吃,不喜欢韩芸汐这样动手动脚的呢?怕是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不得不说,虽然睿儿被解围了。但是,他已经无法像刚刚那样专心致志了。以他对母后的了解,母后只要一关心上,定是不会罢休的。他琢磨起自己得想过法子躲一躲才是。或许,他得借口去一趟玄空大陆,探望下唐红豆,顺道看望下妹妹和妹夫。

  下了几个子后,就有太监过来把睿儿请走了,说是宫外呈来了急件。睿儿求之不得,同双亲告退就逃了。

  韩芸汐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感慨,“龙非夜,咱这儿子,不输你当年呀!”

  龙非夜敲了敲棋盘,示意韩芸汐坐下,陪他继续这盘棋。韩芸汐认真瞧了一眼,觉得自己有把握便爽快地坐下了。然而,没一会儿,她就招架不住,陷入了困局。

  她嘀咕道:“不让儿子,也不让我。小气鬼!”

  龙非夜有些忍俊不禁。他也不说话,但是挪了一颗自己的棋子。这就表面上看是让了韩芸汐一步,但是这到底是诚意的让步,还是引君入瓮就不好说了。韩芸汐同他对弈过数回,吃了好几回他欲擒故纵的亏,从来不敢大意。

  韩芸汐抓了一颗子,盯着棋盘,认真思索起来。

  同方才跟睿儿对弈不同,龙非夜的注意力并不在棋盘上,而早落在韩芸汐脸上。他看着看着,就伸手过去,指腹沿着韩芸汐的脸廓温柔滑下,落在她的下巴上。他轻轻一施力,就抬起韩芸汐的下巴。

  韩芸汐睨他,用他刚刚的话怼他,“这棋还没下完呢,你别打岔!”

  龙非夜笑了,随手抓来一旁的桃子喂韩芸汐吃。他提醒道:“开门见山,仙人指路。”

  韩芸汐将已经咬过一口的桃子塞到龙非夜嘴里去,不悦道:“闭嘴!”

  他这哪是在提醒她?分明是故意扰乱她的思路,大有带歪她的嫌疑。

  龙非夜咬着桃子,饶有兴致等着,韩芸汐犹豫不决,几番想下子,却又停住。龙非夜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心情好。事实证明,所谓的“专心致志,只盯棋盘”那是看对象的,如果对面坐着的是韩芸汐,那对弈立马就成了逗媳妇。

  韩芸汐见龙非夜笑,越发不服气。她索性将棋子放回旗盒里,双手环抱,认真琢磨起来。她就不相信自己破不了他的局!龙非夜慵懒懒一手支着脑袋,仔仔细细地打量她。那目光一如既往地霸道。

  清风拂叶,午后寂静,一切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初夏。那时秦王府云闲阁午后的时光,也是如此静好……

  除了至今还杳无音信的顾七少和百里明川,最后收到唐静喜讯的是承老板和上官夫人。

  所有人都以为承老板和上官夫人在玄空大陆各地游玩,而实际上,他们已经在云空大陆游玩很久了。提出到云空大陆的是承老板,理由是他想念云空大陆的好酒了。可实际上,到了云空大陆,承老板并没有马上去找酒喝,而是带着上官夫人走遍了他曾经待过的地方,包括云空商会,三途黑市,曾经的将军府,曾经的天宁国西陲等地区。

  虽然上官夫人也是在云空大陆长大的,但是除了三途黑市之外,承老板待过的地方她都没去过。一路上,她出奇地安分,搞得承老板都不适应了。

  有一天夜里,临睡前,承老板着实忍不住,问道:“珵儿,你在谋划什么?”

  上官夫人立马摇头。

  承老板不相信,警告道:“你最好安分点,若是暴露了行踪……”

  上官夫人打断了他,问道:“怎样,不再带我玩吗?”

  承老板点了头。

  上官夫人贼兮兮笑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宁承,你说的偷偷探望旧部,还有找酒喝都是借口,对不对?实际上,你是想把你的过去,经历都跟本夫人分享。嘿嘿,别不好意思。我懂的!”

  承老板露出了不想再跟她说话的表情。

  上官夫人才不管他认不认,反正她是这么想的就可以了。对别人她也不这样,对宁承这家伙,她就这样!她又道:“所以,我决定收敛点,不给你惹事,陪你好好地缅怀过去。”

  承老板还是那表情,随她怎么想。

  上官夫人最喜欢看的就是宁承这幅看不惯她又拿她没办法的样子了,她心情大好,搂住了宁承的脖子,道:“等你找着想喝的酒,我就带你去我长大地方!”

  承老板刚要开口,她立马警告:“你敢不去试试看!”

  承老板要开口,她立马捂了承老板的嘴,瞪他,“你试试看!”

  其实,承老板也没拒绝的意思。被上官夫人打断了两次,他也懒得解释,直接把上官夫人推倒了,以吻封唇,阻止她的废话。

  一夜大战,翌日上午,承老板还在睡梦中,就被上官夫人的惊叫声吵醒了。

  “宁承,糖糖怀上了!怀上了!你要当舅公,我要当舅公母了!”

  上官夫人特意早起要给承老板安排一顿美味的早餐的,却收到了唐静的喜讯,高兴地她一路奔上楼。从她放弃要女儿的执念后,她就开始盼着小辈们能生个女儿来。

  承老板还迷迷糊糊的,上官夫人就拉着他,道:“宁承,咱们还是先去找酒吧!万一唐静生了女儿,按玄空的风俗,你当舅舅的得替外甥女埋一坛酒,等外甥女出嫁了再挖出来。”

  宁承这才弄清楚怎么回事,他起身来,问道:“若是生男孩呢?”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