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84章 南唐北程:开战
首页
更新于 19-07-23 22:0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林老太太习惯早起,平素这个时候都已经吃过早饭了。再者,今日有客,她应该起得更早才是。

  程亦飞道:“你们先用膳,我过去瞧瞧。”

  程亦飞和唐静交换了眼神,两个人都心中有数。唐静连忙招呼唐门主和宁夫人用膳,然而,唐门主和宁夫人可比她和程亦飞都精明,两人从他们二人的神态里多少看出了端倪。

  确定程亦飞离开了,唐门主立马问道:“糖糖,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唐静撇了撇嘴,道:“您自个数数在我身旁安排了多少人?我还能有什么事情瞒得住您的”

  唐门主尴尬了,见宁夫人瞪过来,他立马转头看向别处。

  宁夫人也没空跟他算账,她认真地看向了女儿。唐静这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而且她也不是非常清楚林老太太葫芦里买什么药。她一脸无奈,道:“娘,咱们先吃,等程亦飞回来了再说吧。”

  唐静一边说,一边给宁夫人夹菜。见状,唐门主也要动筷,宁夫人拍了他的手,低声:“等着!”

  此时,程亦飞刚到林老夫人房里。只见林老夫人病蔫蔫地半躺在榻上,一个大夫正在帮她把脉,李婶了两个婢女候在一旁。

  虽然猜到母亲装病,可见了这场景,程亦飞还是急了。他连忙走进去,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林老夫人一副意外的样子,质问起李婶:“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去告诉亦飞了吗?”

  “老奴早派人去了。这,这必定是下面的人出了差池!”李婶连忙上前,解释道:“少爷,老夫人昨夜回来后就睡不着,今早起了那怪病又犯了。大夫也是刚到!奴婢早就派人去告诉您了,可也不知道……”

  程亦飞抬手打断了,也不做声,他替老夫人掖了下被子,便在大夫身旁等着。

  林老夫人瞅了他一眼,又偷偷看了李婶一眼,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儿,大夫就起身了,道:“老夫人内伤湿滞,外染风寒,加之睡眠不足,疲劳气损,为中热之症。在下开几帖药,只需按时服用,三四日便可痊愈。至于那怪疾……”

  大夫朝程亦飞使了个眼色,才继续道:“怕是过于劳累所致,只需避暑调养,保持愉悦,便无大碍!”

  程亦飞点了点头,并没有追问。

  大夫写了药方。程亦飞令下人跟去抓药,他独自留下陪林老夫人。然而,林老夫人却不让他陪,催他去招待客人。

  程亦飞道:“有唐静在那,不碍事。回头我让厨房给您炖些粥喝。娘,这几日你好好休息便是,其他的不必操心。”

  林老夫人点了点头,“如今,娘就等着抱孙儿了。其他的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对了,唐静的爹娘都惯着她,你可得留点心,这几日别让她胡来,不该吃的东西不能吃,不该去的地方别随便去!”

  程亦飞笑了,“她娘可不惯她。”

  林老夫人也笑,“我可没瞧出来。”

  程亦飞犹豫了下,还是认真问:“娘,您这旧疾看着像是心病。你可是有什么心事瞒着孩儿了?”

  林老夫人急了,道:“打你懂事起,娘就从未瞒过你什么事。你倒是说说,娘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程亦飞还想追问,林老夫人却催促起他,“亦飞,你赶紧跟你岳父岳母解释去,免得他们误会。快去。”

  程亦飞没强求,他离开后令人去给唐静报了信,自己匆匆追上了大夫。

  他刚要询问,大夫便道:“程大将军,老夫行医多年,从未见过老夫人这等病症,老夫人这旧疾极有可能是心病。当着老夫人的面,在下不敢多言,就怕宽慰不了,反倒适得其反。”

  程亦飞想了许久,着实想不明白老太太还会有什么心病。按理,唐静都怀孕了,老太太该心情极好的才是呀!

  大夫问道:“程大将军,您仔细想想,老太太是从何时开始发病的,发病之前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程亦飞道:“除了内人怀孕,也没什么事发生了。”

  大夫还药问,程亦飞突然反应过来,“我知道了!”

  大夫连忙问,“是何事?”

  程亦飞尴尬一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心药我这儿有了!”

  大夫大喜,“那便好,那便好!”

  送走了大夫,程亦飞双手抱住了脑袋,长长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很快就抬起头来,无奈笑了。他折回去找林老夫人。

  他特认真地说:“娘,咱们好好谈谈。”

  林老夫人一脸疑惑,“你这是怎么了?”

  程亦飞开门见山,道:“娘,孩子的事情咱们当时说得清清楚楚。你这是要反悔了?”

  林老夫人看了程亦飞好一会儿,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你,你这说的什么话?”

  程亦飞道:“大夫说您这是心病。孩儿思来想去,除了这事,也没别的了。”

  林老夫人既想让儿子知道自己的心结,却又不想承认。她道:“亦飞,娘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娘就是,就是……”

  程亦飞等着。

  林老夫人哽咽了起来,道:“罢了,你既问到这份上,娘也不瞒你了!娘做了一个噩梦,打那之后这心就一直悬着,放不下!”

  程亦飞颇为意外,问道:“什么噩梦?”

  林老夫人摸了摸泪,答道:“娘梦到唐静和孩子都不见了。你和娘四处找,都找不着。后来,你爹爹就来了,他怪娘!他怪娘呀!”

  程亦飞不傻,知道这梦的意思!虽然他极力控制着自己,可是脸色真真的不好看。母亲若直接跟他争执,摆明要反悔,他还有机会跟她争辩。可是母亲这种一边暗示一边不承认的态度,让他特别被动。他压着发火的冲动,敷衍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程亦飞并没有真真离开。他跃到屋顶,在卧房上方掀了一片瓦,偷听。如他所料,老太太就是怕唐家来抢孩子,未雨绸缪,想使苦肉计拖住唐静和她。至于中热之症,竟是老太太自己在被褥里硬生生闷出来的。

  程亦飞气得查到吐血。他听了好一会儿,直到李婶离开了,他才离开。然而,他还未走太远,就跟唐静他们迎面碰到了。宁夫人得知老夫人病倒后,执意要来探望,唐静根本拦不住。

  唐静着急给程亦飞使眼色。程亦飞会意,婉转地说道:“岳母大人,家母突然旧疾复发,如今在休息。不如,我和糖糖先带你们到剑铺瞧瞧?”

  宁夫人还是给程亦飞面子的,并没有拒绝。大半日的时候,程亦飞都陪着唐家主和宁夫人,根本找不到机会跟唐静单独聊。旁晚,他们回程府的时候,程亦飞正想找机会,却被告知林老夫人般到他们院子里去住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