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85章 南唐北程:坑儿
首页
更新于 19-07-24 22:1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见林老夫人搬来,唐静和程亦飞傻眼了。

  唐门主和宁夫人则非常意外和愤怒,他们都瞧出林老夫人的蹊跷,却万万没想到林老夫人会如此不讲道理!林老夫人摆明了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程亦飞将他们安排在院里住的不满。这既当众扫程亦飞的面子,更是对他们的无礼呀!

  说她欺人太甚,蓄意挑衅都不为过呀!

  唐静他们四人站在院里,林老夫人站在房门口,李婶带着婢女搬了好些东西,停在一旁。偌大的院子,一片寂静。

  程亦飞握着拳头,分明是在强忍怒火。若不是唐静偷偷拽住他的衣角,他怕是要当众跟林老夫人吵起来了。唐门主的怒火比程亦飞更大,而他的手被宁夫人握得紧紧的。

  林老夫人尴尬地笑了笑,道:“你们回来了呀,我,我今日卧榻了一整日,招待不周,还请亲家公亲家母见谅。我让下人准备了晚宴,今夜定要好好同你们赔罪。”

  她朝程亦飞看来,催促道:“亦飞,你还愣着作甚,还不去备酒?”

  程亦飞没做声,唐静道:“都是自家人,不必这么客气。我爹娘今日跟我们逛了很久,也都累了,得休息了。”

  是的。唐静压着程亦飞,也没质问林老夫人为什么擅自搬进来。但是她并不打算对林老夫人客气。她要是怂了,还怎么对得起千里迢迢来探望她的爹娘呢?

  唐静不再理会林老夫人,对唐门主和宁夫人道:“爹爹,娘亲,你们先回房休息吧。我让下人把饭菜都送到你们屋内。”

  宁夫人和唐静的态度是一样的。不跟林老夫人争执,但是也不买林老夫人的账。她看都没多看林老夫人一眼,反倒是看了程亦飞一眼。但也什么都没说,就拉着唐门主回屋了。

  见爹娘都回屋后,唐静甩了程亦飞的手,也回屋去。

  院内,除了下人,就剩下程亦飞母子俩了。 程亦飞冷静了些,他并不想吵。他若想吵架,也不会等到现在,早上早就大闹一场了。作为儿子,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并不想跟母亲彻底闹翻。作为丈夫,他必须将实情告知唐静,征询唐静的意见。

  他道:“娘自己用膳吧,不必等我们了。”

  程亦飞说罢,转身要回屋。林老夫人却厉声:“站住!”

  程亦飞止步了,他站了一会儿,转身上前,低声道:“娘,就算给我个面子,别闹了。你早上说的事,我晚些时候给你答复。”

  从昨夜决定先发制人的那一刻起,林老夫人就铁了心要闹到底了。她大声问道:“亦飞,你们这是……这是怎么了?难道就因为娘亲早上招待不周,你们……”

  一听这话,程亦飞不安了。然而,他都还未来得及反应,林老夫人就哽咽起来,道:“亦飞,娘早上不是同你说了,娘这心里头有病,谁都治不了,只有唐静治得了!娘这一整日没瞧见她,心里头就空落落的,今日午睡的时候又做恶梦了!娘也没有要你反悔。你是不是误解娘亲了?呐,可是你让娘亲搬过来住的,能多瞧瞧唐静,心里头安稳些。你,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

  一听这话,程亦飞都懵了!他什么时候让老太太搬过来了?!

  林老夫人的声音不小,分明是故意说给屋内的唐静,还有唐门主夫妇听的。

  唐门主一听这话,立马要冲出来,然而,宁夫人又一次拦下了。

  宁夫人低声:“唐离,你没瞧出这是激将法吗?这老太太就等着咱们回来吵架。你一出去,保准中了她的道!”

  唐门主一语中要害,他道:“宁静,你就没听出吗?她这是想拦着我带糖糖回唐门!还有,程亦飞那厮是怎么回事?他瞒咱们什么事了?”

  宁夫人当然听出林老夫人的意图,但是,她并不相信程亦飞敢擅作主张让林老夫搬来。她仍旧劝道:“老太太做戏坑儿子呢!你给我慢慢看戏就好!这说到底,还是糖糖和程亦飞两个人的事情。孩子到底归哪家,无论是咱们还是林老夫人都反悔不了!但是,他们当爹娘随时可以反悔。唐离,你再冷静冷静,权且当对你女婿最后一次考验。成不?”

  听了宁夫人最后这话,唐门主冷静了一点点。而宁夫人用身体当着门,他也不敢用强,只能等。

  此时,唐静正从门缝里看着程亦飞的背影,她不知道林老夫人说的什么噩梦,什么心病,但是,从林老夫人的话中,她也猜到了林老夫人的心病是什么了。当然,她看得比宁夫人还透,这老太太就是在坑儿子!

  她压制怒火,深呼吸,等着程亦飞说话。

  程亦飞气炸了。

  他盯着林老夫看,迟迟都不说话,可那眼神却让人瘆得慌。

  林老夫人并不敢同儿子对视,她留心着周遭,等着唐静和唐门夫妇冲出来。她坑了儿子,是在试探唐静和唐门夫妇的底线。而故意在这里大声闹腾,是想把大家都激出来,让亦飞把她的心病,她的噩梦公开了。说白了,是让儿子做坏人,让自己做弱者,逼唐静他们拿出一个处理方案。

  她甚至都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唐门主执意要带女儿走,她就继续装病,跟他们一道去唐门。总之,她不想一个人被晾在程家,更不想眼睁睁看着程家的骨血离开程家。

  一等在等。

  唐静他们等不到程亦飞开口。林老夫人等不到唐静他们的冲动。

  院子里,寂静地可怕。

  终于,程亦飞出声了。他冲外头大喊,“来人!”

  几个小厮立马跑进来待命。程亦飞的视线越过林老夫人,他冷冷道:“备车,一个时辰后出发,本将军要带夫人回晋阳城待产。把该收的东西全收了,日后就住晋阳城了!还有,老夫人病了,需留在老宅养病,本将军不在的期间,你们务必保证老太太周全。”

  这是……要软禁林老夫?

  林老夫人惊了,“亦飞,你,你……”

  程亦飞道:“娘,孩儿询问过大夫。您这心病确实需要心药医。大夫说了,您这是太紧张了才致病。只要等唐静顺利生产,您这心病自然就好了。还有,孩儿让您搬到这院里来住,不是因为能多瞧唐静,而是这院里冬暖夏凉,很适合你疗养。您就好好住下吧!”

  程亦飞特意上前一步,低声,“娘,您怕是忘了,唐静可是好不容易才怀上的。您若真想抱孙儿,适可而止。”

  程亦飞说罢,便转身大步回屋。林老夫人愣在了原地。

  而唐门主却怒声,“程亦飞这什么意思?不回唐门,回晋阳城?”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