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88章 南唐北程:姐妹
首页
更新于 19-07-27 21:37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居然还有一个孩子?

  听到这话的瞬间,程亦飞是惊喜的,但是,这份惊喜很快就被恐惧感所取代! 唐静昨日旁晚开始出现阵痛,一天一夜都过去了,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呀!他顿了片刻,突然就冲入产房,产婆和仆人一时都没反应够来。

  产房里,唐静还在承受着疼痛的折磨。

  她浑身是汗水,零散的头发贴在脸颊上,十分狼狈。她的双眸充血,却充满坚定,仿佛一个战士。她知道程亦飞进来了,却没有分心去看他,依旧集中记忆里,全力配合着产婆。

  程亦飞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唐静是多么骄傲的女子呀!他从未见过她这么狼狈过,却也从未见过她动人过!

  原本,程亦飞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准备了很多安慰,鼓励的话,此时却都用不上了。他走到塌边,单膝跪着,大手按住了唐静紧紧抓在被单子上的手。唐静突然放开了被单,抓住了程亦飞的手,抓得很紧很紧!

  夫妻俩都无声,却已是安慰!

  这安慰,不仅仅是程亦飞给唐静的,同时是唐静给程亦飞的。

  两个人在一起,走一条长达一辈子的路,撇开出身、财富、权势、实力等因素,更不可缺少的是是心的力量。如果只有一个人心理强大,这个人终究是会累的。若是两个人心理都强大,那再累也都是一种快乐。

  屋内,程亦飞陪着唐静拼命。屋内,燕儿和君九辰已经从城外赶回来了。听下人禀了情况,他们二人都是紧张,担忧。

  燕儿问道:“何时用药的?”

  燕儿给唐静准备了一剂药可止痛,增强体力。但是,这药药效持续时间有效,且只能用一次。对于 唐静这种阵痛持续时间这么长的情况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婢女答道:“早上用的。药效已经过了。刚刚给喝了助气的参汤。”

  燕儿又问:“那何时破水的?”

  斌答道:“昨儿半夜。”

  燕儿握紧了双手,没说话。

  君九辰蹙着眉头,良久后,低声问道:“没别的法子了吗?只能这么忍着?”

  燕儿摇了摇头,道: “若是忍那也还好,还得使劲呢!现在就怕静姐姐没力气,更怕那孩子撑不住。”

  君九辰握紧了她的手,没再询问。

  等待,特别漫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一声清亮的啼哭从屋内传来。

  燕儿和君九辰相视而笑,高兴地都说不出话来。唐静精疲力尽,脸色惨白,就好似一个纸片人一样,无力地躺着。然而,她的嘴角是微微勾着的。她在笑。

  程亦飞都哭了,他握紧了唐静的双手,埋头在她枕边。任由产婆抱着孩子在一旁恭喜他,他都没动。

  “又是个小千金,恭喜夫人,恭喜将军!”

  “将军,您如愿了,恭喜将军!”

  ……

  唐静侧头看着程亦飞,手里全是他的泪水。她没舍得催促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她。

  已经被安抚的娃娃似乎因为迟迟得不到关注,突然又哇一声哭了起来。而原本已经被安抚的姐姐,听到了妹妹的哭声也跟着哭了起来。姐妹俩似乎在比拼谁的哭声大,都越哭越凶。

  唐静忍不住笑了。

  程亦飞终于缓过神,抬头看来。见他泪流满面的样子,唐静的笑容就僵了。心疼得不得了。

  她说:“傻瓜,我没事了。”

  程亦飞欲言又止,抹了抹泪,在唐静眉上落了一吻,这才朝两个女儿看去。产婆连忙又提醒,“将军,都是千金!恭喜将军喜得千金!”

  程亦飞的嘴角渐渐上扬,岂止是开心,简直是幸福呀!他想抱女儿,却不知道如何抱,也不知道该先抱哪一个好。唐静见他无措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最后,程亦飞说,“先抱姐姐,哪个是姐姐?”

  产婆把姐姐送上,教程亦飞怎么抱。她提醒道,“将军,二小姐眼角有可泪痣,大小姐没有。”

  程亦飞对比了一下,发现真如产婆所言。他学了好一会儿才抱稳大女儿,抱二女儿的时候动作自然多了。

  屋外,君九辰和燕儿还等着看孩子,程亦飞和唐静,孩子们温存了好久,让他们好等。不过,他们还是体谅程亦飞初为人父的喜悦的。

  看了孩子,见了唐静,燕儿他们并没有久留。毕竟,程亦飞一边忙着照顾唐静,一边又帮忙照顾两孩子,还得写信给双方父母报喜,忙得团团转。

  在回去的路上,君九辰一直很沉默。到了宫里,他突然拉住燕儿的手,道:“再缓缓吧。”

  燕儿不解:“什么?”

  君九辰道:“怕你疼。”

  燕儿这才明白他说的是生孩子的事,她笑了,“我乐意!”

  君九辰点了点头,心下却仍旧是紧张的。他暗想,到时候他不能像程亦飞这么大意了,得把燕儿送去药王谷才是!

  得知唐静生了双胞胎女儿,唐门主可高兴疯了,收到消息的当日就拉着宁夫人往晋阳城赶。林老夫人虽然盼的是孙儿,可收到消息也是难掩兴奋,毕竟,程家已经好几代人没生过女儿了。她亦是当日就往晋阳城赶。

  在长辈们抵达之前,程亦飞和唐静给两个女儿取了名字。

  按照先前的约定,最先出生的两个孩子都姓唐。唐静给大女儿取名唐程安,程亦飞给二女儿取名唐程乐,寓意安安乐乐。

  林老夫人比唐门主和宁夫人早抵达晋阳城。唐静不提旧事,林老夫人也没提,婆媳两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还是和和睦睦。唐门主和宁夫人来后,亦是如此。说起满月宴,唐门主并没有要程亦飞回唐门去办,林夫人也不敢要求程亦飞回明安城。程亦飞和唐静早就决定了在晋阳城办,且早早把邀请帖都发了出去。

  两年后,唐静又生了一对双胞胎,都是男孩,都在是晋阳城养胎生产。唐静教女儿暗器设计,程亦飞教儿子兵器铸造。一大家子和和睦睦。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敏夫人收到邀请函的时候,特意到神农谷找顾太傅。她将邀请函往桌上一拍,道:“呐,满月席的邀请函。不如,你帮他们把人都邀齐了?”

  之前打赌,顾太傅输了。原本要在中秋节把大家都邀齐了。然而,前两月中秋时唐静已经不方便远行了,只能等明年中秋了。

  顾北月一边看邀请函,一边笑道:“我可不抢唐离的活儿。咱们还是等明年吧。”

  敏夫人也只是开玩笑而已。她笑了笑,送上了亲自煲的菌菇汤,站到一旁去帮顾太傅磨墨。两人聊起了小明辰。

  半年前,小明辰出谷去找阿泽,竟三番五次来信,说是还要继续出家……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