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91章 阿弥陀佛醉了
首页
更新于 19-07-31 22:0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出家了也没有比以前开心,为什么还要出家呢?

  从来没有人直接问过阿泽,包括他的皇兄。皇兄虽然没有追问,但是没有阻止他继续出家便是懂他了。小念尘呢?他还这么小,又能懂多少?

  小念尘都把真心话说出来了,就等着阿泽回答了。见阿泽迟迟不语,他急了。他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也给阿泽倒了一碗。

  “阿泽,我娘说过,有故事就要说出来。如果把故事憋在心里头就会变成气,可能是怒气也可能是怨气。如果怒气和怨气积累多了就会伤身。”

  小念尘说道这儿,不自觉露出委屈的表情,解释道:“你的故事要是伤身了,你也会长不高的。”

  阿泽原本的心情都低落了,听小念尘这么一说,竟不自觉笑了。

  故事能伤身?

  他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不是敏夫人说的,只觉得特别有道理。

  见阿泽笑了,小念尘也跟着笑了。他意外阿泽被他说服了,要把故事说出来了。可是,阿泽就只是笑了一下而已,并没有说故事的意思。

  阿泽喊来了店小二,多要了一碗白米饭,继续安静地吃。

  小念尘又蹙起眉头了。他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摸起自己的小帽子,努力想办法。可是,骗阿泽来吃肉喝酒已经是他干的最坏的事情了,他真的想不出还能挖什么坑骗阿泽跳。

  见阿泽碗里的饭渐渐减少,小念尘也越来越着急。他知道,阿泽吃完这碗饭一定会回去的。

  怎么办呀?

  小念尘越急就越烦恼,随手端起一旁的酒喝了一大口。然而,这酒刚刚下咽,他才意识到自己喝的是酒。他简直被自己惊呆了,他怎么能比阿泽先喝酒?而且还喝了这么一大口?

  阿泽缓缓抬头朝小念尘看来,也惊呆了!

  其实,他看似认真吃饭,注意力却都在小念尘这边。他一来是防着小念尘又给自己挖坑,二来也是看小念尘失落的模样,于心不忍。他万万没想到小念尘会喝酒。

  两人的目光不期而遇,对视不过片刻,阿泽猛得将小念尘的酒抢过来,认真道:“小孩子喝酒不仅会长不大而且会变傻,你娘没告诉你吗?”

  小念尘看着阿泽,迟迟不语,原本明澈干净的眼神渐渐地变得迷离。而不过片刻,他的脸颊浮出了红晕,整个人都不对劲了。这应该算是他第一次喝酒了。虽然之前在皇兄婚礼上偷偷尝过,但只是尝了一下下而已,都算不上“喝”字。

  “念尘!你没事吧?”

  阿泽一边在小念尘面前摆手,一边询问。小念尘只觉得晕眩感一阵一阵地涌上来,让他很难受,都无法思考。他的反应很慢,好一会儿才摇头,说:“没,没事。”

  “你这是,这是……醉了?”阿泽有些无措,想了下,才急急喊店小二过来。

  店小二敲了小念尘一番,特别无奈,“这位少爷,小的劝过您的,您怎么就不听呢?您这年纪还不能喝酒!”

  小念尘都撑不住了,他看了店小二一眼,话都没力气说,只无力地趴在桌上。

  阿泽当机立断,“这里哪能找到大夫,我带他去看大夫!”

  店小二连忙安慰:“不着急不着急,他就喝一口,醉都算不上。给他灌些水,能吐就吐,不能吐的话歇一会儿,睡一觉就没事了!”

  除了生病,小念尘还没这么难受过。只是,他不敢表现出来,雾蒙蒙的眼睛,可怜兮兮地在阿泽和店小二之间来回。说他不怕,那必定是假的。他害怕自己要是出什么大事,阿泽会背锅,还会内疚一辈子。爹爹和娘亲,哥哥嫂嫂还有很多疼爱他的人都会伤心难过。

  阿泽并没有犹豫,他亲自给小念尘灌了一些水,想让小念尘吐出来。可小念尘就是吐不出来。阿泽见他一脸难受,还是不理会店小二的话,果断抱起小念尘要去找大夫。

  然而,就在他抱起小念尘的时候,小念尘突然跳下来,趴在一旁吐了。这一吐,酒吐了,吃下的饭菜也全吐了。最后,小念尘趴在阿泽怀中,蔫蔫的,自言自语,“阿弥陀佛,恶有恶报。”

  阿泽的眉头一直是蹙着的,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说:“阿弥陀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阿泽并没有回去,他跟店小二要了一间上方安顿小念尘。他坐在床榻便守着,以防小念尘夜里出现什么不适。

  小念尘躺得笔挺,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阿泽,今天的事情……”

  他还未说完,阿泽就打断了,“放心睡吧,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佛祖知!我不会说的。”

  小念尘终于放心了。但是,他很快就又问道:“阿泽,佛祖不就是天了吗?”

  阿泽被问住了。

  他想了好久,才回答:“不一样的吧?”

  小念尘追问道:“怎么不一样了?”

  阿泽反问道:“佛祖若是天,那什么地呢?”

  小念尘也被问住了,不过,他很快就笑了。他说:“天是天,地是地,佛祖是人!”

  阿泽也笑了,“瞎说。”

  小念尘认真起来,道:“佛祖就是人,佛有万千相就是万千人。娘是我们的佛祖,爹爹也是,哥哥嫂嫂也都是!”

  见阿泽还是一副不认可的样子,小念尘连忙补充道:“娘说过,能保佑我们的人都是佛祖变的。娘还说过,一个人死了并不是真正死了,而是变回了佛。如果哪天她和爹爹都死了,就是变回佛了。我们要是想他们了,就去寺里看看他们。”

  阿泽怔住了,脑海里浮现古刹佛殿里那尊面相威严却不失慈悲的佛像。他对他的生母毫无印象,他忍不住想,那佛是不是就是他的娘亲。

  如果娘亲没有那么早离开他,或许,他小时候就不会被父皇和大皇叔逼着学会杀人。他坚持出家,就是想洗去双手沾染过的血迹。或许,双手干净了,才能真正开心起来吧。

  见阿泽不说话,小念尘推了推他,强调道:“这是娘说的,不是我胡说的。”

  阿泽笑了,“我信。”

  阿泽想起了七叔的话。七叔跟他说过,“佛有万千法身,为渡世人化万千相。若这寺里的佛救不了你,你便离开,寻觅能渡你的人。能渡你的人便是你的佛。”

  他想,他或许不用寻了。小念尘就是他的佛。

  他说,“念尘,我告诉你我的故事吧。”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