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95章 黑森林篇之扶额
首页
更新于 19-08-04 21:5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沐灵儿一说要跟女儿女婿一起去药王谷,金子的嘴角就僵了。而与此同时,牧然的表情也有些僵硬。金子可不相信牧然一个人可以搞定这两个女人。而牧然的想法和金子可以说是完全一致。

  钱多多却兴奋了,立马挽住沐灵儿的手臂,道:“太好了,我可是很久没跟娘一块出游了。”

  牧然抹着鼻子,心中叫苦,却一点儿都不敢表现出来。

  金子道:“黑森林的疫情还有待监察,不可懈怠。多多和牧然一走,我身旁更缺人手。灵儿,你下回再去吧。”

  沐灵儿还没回答,钱多多就拉紧了她的手,道:“爹爹,我娘留着不给你添乱就阿弥陀佛了,还能帮上什么忙?我娘是药师,又不懂农学林学。”

  沐灵儿看了一旁的牧然一眼,立马瞪钱多多,道:“说什么话呢?没大没小的,你是越发没规矩了!”

  钱多多也瞧了牧然一眼,嘿嘿而笑,“娘,牧然又不是外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这些年给爹爹惹的祸……”

  钱多多说道一半,沐灵儿就捂了她的嘴巴,低声教训:“你再胡说八道试试看,信不信我把你这些年给你爹惹的祸,自己出的丑都说出来!”

  钱多多急了,“我干丑事都是在小时候,而你是都当娘了还犯蠢!”

  沐灵儿生气了,低声:“臭丫头,你到底是向着娘还是向着你爹?你再提那些陈年往事,娘就跟你们去不了了!”

  钱多多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此时,牧然和金子的动作表情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坐着,一手支着脑袋,无奈地看着她们。

  钱多多放开了沐灵儿,拽起了金子的手。

  金子立马甩开,钱多多又拽。金子又甩开,他了解女儿想干什么了。钱多多没有再拽他的手,而是跑到他背后,搂住了他的脖子,开始撒娇起来。

  “爹爹,你就让娘亲跟我们一起去吧?也能趁机让娘跟农医好好学学,到时候给咱们黑森林栽培些专业的林医!”

  “娘亲来玄空大陆那么久了,都还没去过神农谷呢?娘亲都跟我说过好几回想去神农谷瞧瞧了。爹爹你不会不知道吧?”

  “还有呀,爹爹你一忙起来,娘亲就落单了。娘亲又不会驭兽之术,一个人待在这老宅里该又多无聊呀!”

  一听这话,沐灵儿连忙接话,“可不是,若不是有你这个小棉袄陪着,我都快闷死了!算了算了,我也不跟你们去神农谷了,我回云空去!”

  娘俩一唱一和起来,牧然已经又不自觉扶额了。他虽特别不希望岳母大人跟他们同行,但他也不敢出声反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岳父大人身上。

  也不知道金子还有没有再听她们母女俩唱戏,他低着头,满脸的无奈。最后,他抬手打断了她们,“罢了,再过三四日,待我安排安排,同你们一道走。”

  钱多多和沐灵儿都愣了,钱多多先反应过来,搂紧了金子的脖子,“爹爹最好了!”

  沐灵儿一反应过来,也扑过去抱金子,“相公最好了!”

  若非钱多多的一声“爹爹”和沐灵儿的一声“相公”,就连牧然这个当女婿的看了这一幕,都会迷茫,分不清楚这两个女人到底哪一个是当妻子的,哪一个是当女儿的。

  金子由着女儿搂着,妻子抱着,端坐着,岿然不动。那严肃冷峻的表情里分明藏着一丝笑意。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四日之后,整个黑森林都风平浪静,并没有新的疫情发生。金子在牧然的协助下,安排了一支轮岗式的检测人马和三支应急人马,随意应变突发情况。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方方面面的事情要安排和交代。他们可以说是忙得脚不着地。

  沐灵儿和钱多多颇为悠哉,忙完了给唐静送礼的事情后,又忙着准备带去神农谷的礼物。倒不是她们不关心黑森林的事务,而是她们的丈夫太能干,也太护着她们了,并不给她们操心的机会。往往她们操心起某件事的时候,一询问,她们的丈夫早就先于她们想到,并解决了。她们母女俩的性格也稚气了些,有人护着,就开心悠闲,不会想太多。

  这日夜里,金子和牧然终于忙完了黑森林的事务。

  金子回到家中,见沐灵儿已经睡着了。行礼都已经收拾好,就一小包放在桌上。金子检查了一番,无奈而笑。他亲自收拾了落下的东西,打包后比沐灵儿收拾的那一包还要大一倍。

  他又喊来管家,询问道:“夫人可交代明早要准备干粮?”

  管家点了点头,答说:“夫人交代了。小姐和姑爷份的干娘也一起准备。”

  金子又问:“可有准备零嘴?”

  管家道:“这个夫人倒是没有交代。”

  金子遂列了一张清单,交给管家:“明日出发之前备好。”

  牧家这边,牧然已经将行礼都收拾好了,钱多多趴在床榻上,正翻开她的小本本。这小本本是她自己做的一本日历,上头圈圈点点画了好几种颜色的记号。在得知唐静怀孕的消息后,她就开启了备孕大计划。她先是拉着牧然跟她一起调养身体,各种食补药补,而后又拉着牧然找大夫,算日子,算出了每月最佳的怀孕日子,然后严格按计划行动。这小本本上红色的记号,便是最佳的怀孕日子。

  钱多多一边算,一边喃喃自语:“还有五日,这几日路上可不能太累了。”

  牧然沐浴回来,随意裹着宽大的袍子,性感而慵懒。他见钱多多爬在榻上,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抹坏笑。他悄无声息地走过去,趁着钱多多不注意,猛得就扑了过去,将钱多多困在身下。

  钱多多吓着了,不悦道:“三更半夜的,你想谋杀呀?”

  牧然笑了,疲惫的眼里全是宠溺。

  钱多多转过身来面对他,不悦道:“还笑!”

  牧然这几日忙得都夜不归宿,可想念这小妻子了。他双手撑在榻上,慢慢贴近钱多多,声音都柔了。他说:“想你了。”

  语罢,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纵使他们说不到三句话,两人就会互怼起来。但是,无论是哪一方先温柔了,另一方就会投降。钱多多并没有抵抗力,很快就沉溺在牧然的柔情了。

  只是,当牧然进一步的时候,她突然一手按住他的手,另一手拿来了一旁的小本本,道:“停,今夜不可以!”

  牧然先是一愣,随即一手慢慢地扶住额头。

  要知道,这已经不是头一遭了,而是好几个月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