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98章 黑森林篇之算错
首页
更新于 19-08-07 22: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看着钱多多无害的微笑,牧然也露出了微笑,但是这微笑是连三岁小孩都看得出来的……假笑!

  钱多多的笑容一下子扩大了,似乎要跟牧然比一比谁笑得更好看。

  牧然不甘示弱,更卖力地微笑。

  钱多多也继续卖力,冷不丁地“嘿嘿”了两声。

  牧然一愣,随即就忍不住笑了出声,还忍不住伸手去揉她的脑袋,“好傻!”

  是的,他输了,又一次在无奈到极点的时候被逗乐了。他特不喜欢参汤的味道,但是,每次看到钱多多兴致勃勃,笑容可爱的样子,他就拒绝不了。

  牧然捏了捏鼻子,一口气将参汤喝光了。

  钱多多满足了,用力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牧然,我最喜欢你了!”

  牧然顺势将她抱住,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他故作严肃,问道:“最?那你还喜欢谁了?”

  钱多多当然知道牧然的意思,但是,她故意装傻,说了一大堆名字,包括她的爹爹和娘亲,最后很认真地说:“当然,我最喜欢的只有你!”

  牧然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道:“何以证明?”

  钱多多生气了,反问道:“我都嫁给你了,还想尽一切办法想帮你生孩子!你还想我怎么证明?你倒是证明证明你如何喜欢我了?”

  牧然的嘴角都快扬起来了,但是他还是强行忍住了,他道:“娶你是我心甘情愿的,生孩子我从来不强求你。这两件事都证明不了。这样吧,你把你藏宝箱的钥匙交给我,我就信你。”

  钱多多的藏宝箱里藏的自是她最爱的金元宝了!

  钱多多的笑容僵硬住了。牧然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一回,牧然赢了。

  什么最喜欢,什么最爱,从来都不是争辩出来,或者拿什么证明出来的。喜欢和爱一直藏在他们心里头,足矣。牧然如此追问,不过是想在夫妻俩日常的小小乐趣里扳回一局罢了。

  相识的时候,一见面总要互怼上几句。而成婚之后,互怼互贫总在不经意间发生。两人在小小的输输赢赢之间,斗得无穷的快乐。

  钱多多不甘心,一时都把今夜的正事忘了。她反驳道:“人是人,财是财,不是一回事!你少混淆概念,忽悠我!”

  牧然认真道:“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和你的藏宝箱同时遇险,你先救哪一个?”

  钱多多想也没想就回答,“幼稚!”

  牧然突然逼近,“回答我。”

  钱多多推开他,逐字逐字回答,“听好了,我会先救藏宝箱,因为……”

  牧然及时打断了她,“钱多多,我很难过。今天晚上你自己睡吧!”

  他还真推开钱多多,起身要走。钱多多急急拦下,提醒道:“喂,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了?”

  牧然慢悠悠地抬眼看来,道:“忘了。”

  钱多多这才反应过来,牧然又罢了她一道。牧然见她的表情,知道她反应过来了。他故作无辜,道:“如果我不是那么难过了,或许就能想起来了吧!”

  钱多多眯着眼,看了牧然好一会儿,突然动手推牧然。推不动牧然,她就拉他的手,使劲将他拉到了塌边,狠狠推到!

  她说:“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来的!”

  她开始了对牧然进行各种不可描述的“欺压”。牧然嘴角紧抿,强忍着笑意,看似痛苦实则甘之如饴。这也算是他在被迫备孕的无奈里,给自己找的乐趣了。

  至此,他还是赢的。

  可是,随着钱多多欺压得越来越过分,牧然强忍的就不仅仅是笑意了。火,渐渐被点燃,他一忍再忍,终于忍不住了。在钱多多又一次逼问下,他乖乖投降,“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语罢,他便一个翻身将钱多多置于身下。两人开始了本月份的努力……

  夜里,金子和沐灵儿回来了。

  沐灵儿要回屋,金子拦下了。他对下人道:“留五人伺候小姐和姑爷,其他人都准备准备,马上出发。”

  沐灵儿很意外:“你这是作甚?”

  金子看了她一会儿,才道:“想趁机同你单独逛逛,约莫三天的路程,有个好玩的地儿。去不?”

  沐灵儿很惊喜,“什么地儿?”

  金子笑得神秘,“去了你就知道了。”

  沐灵儿就这样把女儿女婿抛在脑后,欣然答应了。实际上,金子是知晓了真相,尴尬了。他不想再跟女儿女婿同路而行,才临时决定先走的。沐灵儿这个本就缺根筋的女子,嫁给金子会后是越发缺根筋了。

  翌日早上,牧然醒来,钱多多还在酣睡。一如过去的每个月,主动“惹事”的钱多多总是被牧然折腾地大喊求饶,且被逼发誓以后再也不敢那么“嚣张”了。

  牧然得知岳父岳母大人连夜离开,非常意外。他询问了仆人一番,多少猜到了些原因。即便岳父岳母不在场,他也尴尬得想钻地缝里。他考虑一番,也没喊醒钱多多,就在一旁守着。他坐了一会儿,不经意间瞥见了枕边的小本本。他一直都知道钱多多有这个小本本,却从未认真翻看过。他起先也没在意,后来坐着无聊就拿来翻看。然而,这一翻,就翻出了一件大事!

  钱多多算错了日子!

  钱多多把每月最佳受孕的三日算错了!换句话说,按照她现在这法子,不管他们怎么努力,她都一辈子也怀不上!

  牧然仰头看着天花板好久好久,真真是哭笑不得。

  钱多多一无所知,还在沉睡。

  牧然走到塌边,想把钱多多叫拉起来好好骂一骂。可是,当他看到钱多多安静可爱的睡颜,他就又不忍心了。他坐了下来,忍不住轻轻捏了捏钱多多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柔声,“小笨蛋,你好像又变笨了。再这么下去还怎么当娘?”

  牧然思索了一番,笑了,“罢了罢了,反正你娘比你还笨都能把你养这么大。”

  沐灵儿性子单纯,藏不住话还常犯糊涂,嫁给金子那么精明的一个男人,非但没有学聪明,反倒越活越像个小姑娘。钱多多虽比她娘亲多了一份小精明,可这份精明却仅仅先于金元宝。她嫁给牧然这么个忍辱负重,城府沉稳的“眼瘫”也没有学聪明,而是同她娘一样越活越回去了。

  倘若一个一直单纯天真,没有心机的姑娘成婚后渐渐变得聪明,直言直语变成了三思后行,天真活泼变成了沉稳算计,那她必然过得很辛苦。沐灵儿和钱多多这对母女的“变笨”,其实是一种幸福的。他们都遇到了一个有能力也愿意维持她们本性的男人。

  牧然最终还是没吵醒钱多多,他就这么坐着,安静地看着她,想象她知道算错日子的后果……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