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99章 完结篇之七夕
首页
更新于 19-08-07 22: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钱多多知晓自己弄错日子的后果便是被自己蠢哭了。

  她的眼眶还真湿了。牧然笑到不行,最后还不得不忍得笑,安慰她。后来,他们并没有去药王谷,他们拐道去了晋阳城。钱多多说她先去见见未来的儿媳妇,说不定就能怀上了。

  金子和沐灵儿在神农谷找出了植物瘟疫的原因。此次瘟疫并非来自虫害,也并非有人恶意下毒,而是植被本身的原因。沐灵儿决定为黑森林培养一批“林医”,金子陪着她在神农谷暂住下来。

  顾太傅和敏夫人收了红兔子,决定留两头在神农谷当巡视的护卫,留一头在药王谷当护谷护卫。钱多多特意写信给敏夫人,建议敏夫人将两头红兔子安排在神农谷大大山门两边当门卫。敏夫人感觉到蹊跷,询问了沐灵儿才知道钱多多的小心思。

  事关神农谷门面问题,并非儿戏。敏夫人如实同顾太傅说了,顾太傅倒是没当这是大事,轻易就准了。钱多多高兴急了,就盼着所有到神农谷求丹问药的人都能瞧见她的红兔子。时间久了,入神农谷先喂兔子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当然,这是后话了。

  钱多多见着了唐静的女儿,更心急想要孩子,就连内心一直坚持顺其自然的牧然也心动了。冬去春来,钱多多终于怀上了。而没多久燕儿也有喜了。小东西都怀上了第三胎,小念尘征得汐后和他燕儿嫂嫂的同意,把第一头小雪狼送给了阿泽,第二头雪狼留在自己身旁。

  不知不觉,“育儿”取代了“催生”成为大家共同的话题。同时,“催婚”的话题也始终没有停止,对象也始终只有一个:轩辕睿。

  顾太傅为了今年中秋之日能把大家都邀到药王谷,早早地送出邀请函和大家预约,大家也都早早地回函接受了邀请,就连一直深居简,研究《云玄水经》的秦墨都回函了,可顾七少和百里明川却一直没有消息。

  时光如梭,七月七七夕到了。

  有孕在身的燕儿听说宫外有“香桥会”活动,便乔装一番想去凑热闹。不料不君九辰待个正着。君九辰本就了解怀孕的风险,打从经历了唐静难产一事,他就更加紧张了,对燕儿各种限制。最后逼得燕儿祭出了“后果自负”的杀手锏,然而,君九辰居然不让步。

  燕儿情急之下,道了一句:“我要邀我父皇和母后来住几日。”

  君九辰冷肃的表情立变,紧张了。这么久了,他见岳父大人还是会慌。

  他从了燕儿,乔装了一番带她出门。从这个七夕开始,燕儿的杀手锏不再是“后果自负”,而是“影哥哥,咱邀我父皇母后来小住几日,如何?”

  钱多多的肚子比燕儿大多了,她已经嗜睡了半个月。平素她常常午饭吃到一半就犯困去睡觉,今日都饭后很久了,她还精神抖擞。不为别的,只因为牧然送了她一朵纯金打造出来的哪吒摆件,让她兴奋不已。

  唐静跟着林老夫人张罗各种祭品,要按晋阳城的风俗拜七娘母,祈求神明保佑孩子平安健康。若是以前,唐静只会笑着旁观林老夫人折腾,可如今初为人母,她跟上头了一样,但凡对孩子好的,她全都亲力亲为。程亦飞原计划拉唐静单独出去吃顿饭,如今一手抱着一个女儿,在一旁看着她们折腾。

  唐门主和宁夫人正在唐门后山的花田里。自从唐门后继有人之后,唐门主可谓不思进取,只想宠妻。他有一个小目标,便在亲手在唐门十座大山上种满唐静喜欢的小雏菊,一座山种一种颜色。宁夫人对他这个计划特别无语,觉得以后唐门可以改名花门了。

  今天的药王谷可热闹了。

  燕归崖的茶室里,韩芸汐正和秦敏下棋。若是从前,秦敏必是规矩端坐,而如今她同韩芸汐一样,慵懒懒依着。两人都没有坐姿可言,却自有风采,一个尊贵淡定,一个怡然自若。远远看去,可谓是副赏心悦目如的美人图。

  这美人图外是一个趴在竹席上睡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沐灵儿。她原本是坐在韩芸汐身旁观棋的,结果被棋给催眠了。金子盘腿而坐,安安静静守在她身旁。

  龙非夜和顾北月站在悬崖上燕归碑前,正聊着孤云远这个奇人。千年前的秘密已经随着逝者远去,真相并非全部真相,秘密却永远都是秘密。

  孤云远和他心里头那个“燕儿”,孤氏,九黎族,鲛族,玉家,北疆梦族雪族,神农谷药王鼎传说起源等等,这里头到底有多少秘密,多少恩怨情仇,都已无从探知。龙非夜和顾北月最关心的只有一样,那便是《云玄水经》。

  《云玄水经》为鲛族至宝,为何鲛族破解不了这本奇书?它是何人所创?为何而创作?为何要用图像的方式记录?再者《云玄水经》中提到冰海东西有岸,沃土千万里,道阻且长。这到底是画下《云玄水经》之人的推测,还是事实?冰海东西两岸若有大陆存在,那会是怎样的世界?千年前,东西两片大陆同玄空大陆是否有联系?

  龙非夜和顾云远皆思索着,这时候仆人过来,送上了信函:“谷主,豫王殿下回信了。”

  “小七!他莫不是回来了?”

  七夕,不仅仅是乞巧节,情人节,也是顾七少的生辰。顾北月大喜,连忙打开信函,然而,他很快就失望了。

  信中,顾七少说自己不止生辰快乐,天天也都很快乐,他们都好好过节,不必操心他的生辰了。他还说他和徒儿沿着冰海岸,一路向东,自在逍遥,让大家勿念也勿忘。最后,他让顾北月提醒大家,千万好好修气,容貌永驻,长命千百岁,别等他们回来了见到全是老人家。

  顾北月看完了信,转身朝一旁的龙非夜看去,递上了信函。见顾北月那表情,龙非夜也懒得看信了,他问道:“不回?”

  顾北月无奈而笑:“是。”

  龙非夜没在多言,转头朝背后的韩芸汐看去。

  睿儿掌云空,燕儿和南辰掌玄空,顾北月又隐在药王谷哪都不去,他和芸汐或许可以放心离开了。他琢磨着,他们是同顾七少比一比谁先踏上东边大陆,还是跟顾七少背道而驰,往西去呢?

  ……

  (全文终)

  在七夕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终于是把小辈们的这段故事写完了。

  关于云玄两片大陆,我愿意相信,只是这段时间里的故事讲完了,在云玄的时空里,一切都还在继续。想看相关小剧场,小番外,实体书等其他书讯可以关注沫的宫众号,添加账号“芥沫”,或者“jiemomo2015”。有时间和灵感我会写哒。

  从开文至今550天,感谢每一位书友的陪伴。世界很大,却知天南地北有你们在,真的很暖!

  我很不舍,但是不难过。因为这个系列里,还有很多段故事可以一段一段讲很久。

  接下来的新书会是冰海以东“东云大陆”的故事。主角是全新的,内容不是旧书的延续,只是有部分联系。还在准备期间,何时发文未定,届时会在宫众号和围脖通知。

  愿我的新书顺利,愿我们有缘再约每晚十点见!

  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祝顾小七一生快乐!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