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05章 他有名字,他叫向暖
首页
更新于 20-06-13 23:0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无比庞大的“过去”阻拦在每一个人面前,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谁都不得不面对“过去”。

  在和张雅第一次交手之后,“过去”的身体在悄无声息发生变化,无数记忆和模糊的人影被黑色的丝线串联,一条条粗大的步足伸向四周,仿佛一座监牢将所有人倒扣在小区的几栋建筑当中。

  “过去”好像巨蝉一样的上半身裂开了一道道缝隙,薄薄的蝉翼融入黑雾,刚刚被冲淡的雾气再次变得浓重,那怪物的羽翼好像能够吸引雾气。

  天空被封死,更糟糕的是,地面也变得不安全了。

  “过去”的下半身陷落在大地当中,满是鬼脸的躯壳拖在地上,不断有旧的外壳碎落,可是每当旧壳掉落的时候,缺损的位置又会很快长出新的硬壳。

  相比较上半身,那怪物的下半身更像是人们正常认知中的“过去”,无法摆脱,不断试着遗忘,但总是会不断想起。

  一遍又一遍,最后留下了一个被刺伤的怪物,怪物的名字应该叫做自己,但他却不愿承认的喊它为“过去”。

  灰色的土地上浮现出了一张张痛苦的脸,在大地深处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出现,仿佛是一枚心脏在跳动。

  无脸医生拥有种种针对布娃娃的手段,他对布娃娃的所有能力都非常清楚,就算是全盛状态下的布娃娃他也可以压制,但现在的问题是门后世界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怪物——“过去”。

  医院知道冥胎会有杀手锏,但它没想到冥胎会主动和黑雾里的怪物融合,作为被诅咒医院的凶神,他比陈歌更加清楚那怪物的可怕。

  “想要活着带回4号病人已经不可能了,他肯定是知道了医院的打算,所以从根本上断绝了医院的想法。”无脸医生在和布娃娃交手的时候,仍有精力分心思考:“0004号病人的执念是渴望拥有幸福,但他被0011号病人误导,以为成了人就会拥有幸福,从一开始他的路就走错了,他注定会失败。”

  无脸医生不断接近布娃娃:“无法活着带回4号病人,那就只有让它魂飞魄散,消除这个不稳定的因素。医院真正在乎的是一号病人,其他所有人都是替代品,我这么做,院长应该能够理解。不过,我要怎么杀死他?”

  血衣上的某一张脸瞟了陈歌一眼,那张脸上满是怨恨:“和他联手?不可能!比起四号病人,我更想要杀死的人是他,那种渴望的感觉超过了一切。该死,如果是在门外遇到了他就不用有这么多的顾虑了。”

  天空和地面的变化仍在继续,布娃娃拖住了无脸医生,张雅则一直守在陈歌身前,两位凶神都没有离开小区范围之内,一切都在冥胎的计划之中。

  咚咚的心跳从脚下传来,逐渐和陈歌的心跳同步,那一声声有力的跳动,让陈歌极不适应,他狠狠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但是没有任何作用。

  不止是他,小区范围内所有的红衣和黑雾中的怪物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所有人的心跳都被地下的声音干扰。

  “红衣的心也被影响了!”陈歌看向自己四周,他的员工们身体都出现了异常,尤其是吞食了冥胎大量诅咒的红色高跟鞋,她身上的绷带几乎散开,皮肤上诡异的黑色图案此时全部在流血,仿佛那不是烙印而是割裂开的伤口。

  “拿了冥胎的东西,此时就要加倍返还,那个怪物准备吞掉所有人!”

  天空和地面相连,“过去”包裹住了九鸿小区和金华小区,无数诅咒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场黑色的雨。

  张雅踩在血海之上,她首当其冲,承受到了最大的压力,根本无暇去保护其他的员工。

  黑雨飘落,陈歌立刻拿出漫画册将所有员工全部收回背包。

  在凶神面前,普通红衣只是累赘,唯有顶级红衣才能入局。

  员工们被收入漫画册,虽然避免了被诅咒侵蚀,但是他们的心依旧时刻受到影响。

  布局十几年,冥胎的计划终于开始实施。

  一出手就是绝杀,它算好了所有可能,这座由“过去”身体构成的监牢在不断加固。

  现在只有凶神能够逃出,可是两位凶神全都被牵制,凶神之下,就连距离顶级红衣只有一步之遥的小布都无法摆脱影响。

  “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来自地下的心跳声和所有人的心跳声同步,它每一次发出声响都会狠狠揪住所有人的心。

  “这么下去员工们一定会出事,他们撑不了太久。”陈歌脸色很差,红衣都只能挣扎,那红衣以下的员工情况肯定更加糟糕:“心跳声来自地下,想要阻止心跳声必须要找出隐藏在地下的心脏才行。”

  天空中下着黑色暴雨,冥胎积攒了十几年的诅咒冲刷着门后世界,在这种情况分心去寻找地下的心脏非常困难,仅凭张雅很难做到。

  “我不能成为张雅的累赘,她护在我身前,自己就不能随便躲闪,只能硬抗。在面对如此庞大的怪物时,硬抗是最不明智的。”

  冥胎或许是连这一点都预料到了,陈歌是人,他身上的鬼怪为了保护他只能被动承受巨怪的攻击,他就是张雅不可回避的弱点。

  正常来说,冥胎的计划是完美的,但是他没有想到温情也会进入门后世界。

  “布娃娃缺少的手臂应该是被放回了金华小区A栋,所有建筑都在坍塌,只有那栋楼完好无损。冥胎,或者说向暖,他在保护温情。”

  人一旦有了想要保护的东西,就会产生弱点,冥胎完美的计划出现了一丝纰漏,而这一丝纰漏正是他保留的一丝人性。

  “张雅,去那栋最高的楼!”陈歌高声喊到,他这边还没动身,无脸医生已经先一步冲向了金华小区A栋。

  这个来自诅咒医院的凶神也看出了问题,他一开始是被布娃娃牵制,布娃娃也不跟他硬碰,不断躲闪。

  可当他冲向金华小区A栋时,布娃娃拖着残躯开始跟他拼命了。

  这一幕陈歌看在了眼里,温情或许就是冥胎仅有的想要守护的人。

  “其实他已经有了家人,但他自己还没意识到。”陈歌想起了自己和向暖、温情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温情每天都会带着向暖来东岗水库,温情一直陪着向暖,向暖寻找的却是埋葬在江底洞窟中的执念。

  那洞里雕刻了无数陈歌父母的泥塑,似乎代表着冥胎曾经渴望拥有的家人。

  它放不下执念,双眼紧盯着幽深的江面,却没有发现已经有人愿意一直陪在它身边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