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08章 吞掉凶神的凶神(4000)
首页
更新于 20-06-16 23:0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无边无际的黑雾仿佛一片漆黑的海洋,向暖就像是大洋中心的孤岛,他背负了所有的罪孽,身体和过去的躯壳融为一体,再也无法分开。

  意志开始消散,向暖的目光凝固在身边的那条巨鲸身上。

  远超自身承受极限的罪孽和诅咒压在身上,和向暖融合的庞大躯壳深陷在黑雾世界的大地上,他的皮肤逐渐变得和黑雾世界的土地一个颜色。

  巨鲸不断在悲鸣,好像在呼喊一个名字,但是向暖已经听不见了。

  他的动作越来越慢,直到罪孽遍布全身,他的最后一丝意志也快要熄灭。

  嘴唇微动,向暖好像是说了什么,但没有人听清。

  在场的人只是看到他彻底和躯壳同化,成为了黑雾世界的一部分。

  最后一道意识在大雾中熄灭,冥胎带着他所有的罪孽魂飞魄散,只在黑雾世界里留下了一座人性的孤岛。

  罪孽深重,这座小岛连黑雾中的鬼都不愿意靠近,但是那条巨大、美丽的鲸却一直守在它的旁边。

  黑雾在侵蚀她的身体,她丝毫不在意,庞大的身躯围绕小岛游动,驱散了靠近小岛的黑雾,遮挡住了滴落的黑雨。

  陈歌站在金华小区A栋楼顶,默默注视着一切,直到周围温度骤然降低,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入鼻尖。

  扭头看去,陈歌发现张雅就站在自己身旁,她也在看着变成了孤岛的向暖和化作了鲸的温晴。

  两人看了很久,直到“过去”漆黑的躯壳下伸出一条苍白的手臂,这一只手上满是碎裂的人脸。

  无脸医生挣扎着爬出躯壳,他的血衣已经不见,浑身都是伤口,那些碎脸也全部长在了他的身上。

  侥幸逃得一命,无脸医生心有余悸,他恶狠狠的咒骂着冥胎,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头顶的巨鲸。

  “没有沾染丝毫罪孽的力量?冥胎把自己十几年来积攒下来的东西全部给了那个女人?!”无脸医生眼中满是贪婪,可没等他产生进一步的想法,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猛地转过身,无脸医生身上的那些碎脸全部变了表情,他看到张雅和陈歌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我知道你也在打冥胎的主意,他遗留的那些力量,你一个人吞不下,不如我们合作?”无脸医生非常忌惮张雅,他受了极为严重的伤,能活下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现在他根本没有和张雅交手的勇气。

  “合作没有问题,但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陈歌从张雅背后走出,看到无脸医生还活着,他就立刻让张雅带着自己一起过去查看。

  冥胎留给温晴的东西,他不准备夺走,但是无脸医生这个凶神,他绝对不会放过。

  “你想要问什么?”无脸医生还是第一次这样和一个普通人对话,他身上的一张张脸全部盯着陈歌,那种无比阴寒可怕的感觉刺入陈歌心中,但让他惊讶的是陈歌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第一个问题,你们是从什么时候盯上冥胎的?”

  “从他逃到含江开始,他做的所有事情我们大部分都清楚。只要成为了我们医院的病人,身上都会留下医院的诅咒。就算逃出去,在未来的某一天,医院也会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无脸医生没有隐瞒,像他这样的人,为了活命任何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也就是说,你们早就知道冥胎藏在向暖身上?”

  “冥胎选择的九个孩子当中,只有向暖没有自我意识,他出生的时候差点夭折,是冥胎保住了他的命,也取代了他的人生。”无脸医生在抓紧时间恢复:“我们不仅知道冥胎藏在向暖身上,我们还知道他注定会失败,生与死的距离没有人能够跨越,所以我们一直等到最后这一刻才过来回收。”

  “回收?在成为你们的病人之前,他是我的影子。”陈歌的语气让人捉摸不透。

  “你是想要以此来争取到更多的份额吗?没问题,冥胎遗留下来的力量我只要三成。”无脸医生也不知道是在拖延时间,还是故意这么说想要稳住陈歌。

  “冥胎的力量我可以全部给你,但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回答我接下来的几个问题。”陈歌的头慢慢地下,没人能看到他此时的表情:“你们医院为什么不敢轻易出现在含江?这座城里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

  “我们这不是出现了吗?你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0004号冥胎,0011号医生,以及更多的病人都藏在含江,但你们在十几年的时间内都没有将他们抓回去,直到前段时间你们才开始肆无忌惮的进入含江,我怀疑是不是你们忌惮的某种力量在最近一段时间消失了,所以你们的胆子才大了起来。”陈歌将阴瞳使用到了极致,他慢慢抬头,将无脸医生的每一个微表情都记在心中。

  无脸医生没有说话,他身上那些碎脸全部都在打量陈歌,过了几分钟才开口:“没错,我们之前不能随便进入含江是因为一个诅咒,或者说约定,现在那个诅咒已经被破除。”

  “破除?”

  “恩,因为施加诅咒的人已经死了。”无脸医生也在密切注意着陈歌的表情变化。

  “施加诅咒的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施加诅咒的是一对夫妻,但是他们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这些具体的东西只有院长知道。”无脸医生不是第一次提到院长这两个字了,他似乎打心底敬畏着院长。

  “怎样才能见到院长?”陈歌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现在已知的唯一方法是成为病人,而且还要是编号前十的病人才行。”无脸医生不像是在撒谎,他是认真思考后,想出了一个最容易实现的方法。

  “最后一个问题,冥胎作为凶神,在你们医院当中才只能排到第四位,那前三位病人有多恐怖?把你知道的所有跟他们有关的信息告诉我。”

  “很抱歉,那三位病人的信息本身就是诅咒的一部分,只要说出口就会发生不祥。”

  “看来你是不准备说了?”

  “事实上我已经告诉了你很多东西,你要明白,知道的越多,你自己的处境就越危险。”无脸医生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他皮肤上碎脸正在慢慢拼合。

  陈歌和无脸医生聊了半天,无脸医生一直在应付,没有告诉陈歌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不过就算这样,陈歌也从对话当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我的父母曾和被诅咒医院有过某种约定,他们的失踪就和这所医院有关!”

  确定了这一点,其他的对陈歌来说都无所谓了。

  他现在只想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尽快杀掉无脸医生,让他魂飞魄散,永不超生,这样被诅咒医院就会少一位凶神!

  “该回答的我都回答了,我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现在该到享用战利品的时候了。”无脸医生贪婪的眼眸移到了那条“巨鲸”的身上,他迫切的需要借助冥胎遗留的力量来恢复自身。

  “冥胎遗留的所有力量都可以给你,但是……”陈歌翻动漫画册向后退去:“你必须要死!”

  小布和红色高跟鞋同时出现,她们护在陈歌身边,张雅则在第一时间对无脸医生下手。

  无脸医生为了针对冥胎准备了非常多的底牌,但他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了。

  双方生死搏杀,打穿了黑雾,陈歌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到了凶神的力量,那和红衣完全是两个层次。

  整场战斗花费的时间比陈歌想象中长很多,无脸医生顽强的可怕,他身体一遍遍被打碎,又一遍遍重聚。

  期间他甚至几次对陈歌出手,想要以陈歌来威胁张雅,但都被红色高跟鞋和小布阻止。

  陈歌和温晴可不一样,强悍的心理素质,加上数位红衣保护,他甚至都敢利用员工的特殊能力插手凶神之间的战斗。

  无脸医生拼死反扑,也暴露了张雅身上的一些问题,她不能长时间使用别人的能力,这会对她自身造成极大的伤害。

  双方厮杀到最后,漫天血雨纷飞,无脸医生最终被张雅困杀在了血色城市的虚影当中。

  冲天的怨气击穿了黑雾,所有鬼怪都视这里为禁地,不敢踏入一步。

  当血雨停止,无脸医生已经不见了踪影,血海之上只有张雅一个人。

  “冥胎重伤了无脸医生,可就算如此,张雅也是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才将其困杀,想要干掉一位凶神真的太困难了。”

  血海收拢,那座血红色的城市也慢慢消失,无脸医生的身体上仍旧有黑色的诅咒在流动,他明明已经魂飞魄散,但却好像还没有完全死透。

  “无脸医生虽说和张雅、冥胎都是凶神,但他给人的感觉和其他凶神不太一样,他要比张雅和冥胎弱一些,气息也非常不稳定。”

  无脸医生身上肯定还有其他秘密,不过陈歌已经不准备再过问,他将无脸医生交给张雅处理,希望张雅的实力能够再有新的突破。

  “作为恐怖屋最恐怖的存在,张雅变强,所有人都能受益。况且无脸医生本来就是她杀的,交给她来处置非常公平。”

  陈歌属于那种一条路走到黑的人,他这一路走来,几乎是把所有的厉鬼和资源都倾斜到了张雅身上,这也是张雅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从红衣突破到顶级红衣,再突破成为凶神的重要原因。

  走出血海,张雅停在了陈歌身边,她看了一眼变成孤岛的冥胎,又看了一眼化作巨鲸的温晴,最后目光落在了陈歌身上。

  眼中几乎凝为实质的煞气和绝望慢慢消散,张雅这一次没有直接回到影子当中,她似乎被眼前的场景触动,默默的站在陈歌身边。

  冥胎和张雅都是凶神,但是他们的经历却完全不同。

  冥胎的一生都在挣扎,人人畏他是凶神,直到最后遇见了温晴,可这时候他已经犯下了无数的错,他的爱就像是深渊,连他自己都不敢让温晴靠近。

  和他相比张雅是幸运的,在很早的时候,张雅就遇到了陈歌。

  不管别人眼中的自己是什么,但在陈歌眼中,张雅就是张雅。

  “结束了。”陈歌也看向身边的张雅,记忆中那个暴雨天撑着红伞的女教师和眼前的人重叠,他下意识的抬手,触碰到了张雅冰凉的手指。

  张雅没有躲闪,收敛了所有的气息,这一刻她就像是个普通人一样。陈歌靠近了张雅,他正要握住对方的手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兴奋的叫喊声。

  “哥!你还活着啊!我找到你的猫了!”

  劫后余生,小孙抱着白猫从金华小区A栋冲出,满脸的激动!

  他飞速朝着陈歌狂奔,丝毫没有意识到在场所有红衣都吓得远远躲开,被他死死抱在怀里的白猫也拼了老命的疯狂挣扎。

  “刚才我真被吓坏了,我好像还听到了你姐的声音,我真的很担心你们……”小孙紧紧抱着白猫就是不肯撒手,他靠近陈歌以后才发现,陈歌身边那个穿着红衣的女人并不是温晴:“哥?你姐呢?之前一直跟着你的不是她啊!”

  独自一人住进魔鬼公寓楼的小孙,在一群凶手当中大声推测谁是凶手的小孙,在杀人狂阵营和变态杀人狂阵营反复横跳的小孙,现在又解锁了全新的作死姿势。

  陈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话,被小孙抱在怀里的白猫更是放弃了挣扎,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说来话长……”陈歌话音未落,张雅刚刚收敛的气息就已经爆发,无边的黑雾被冲散,大地陷落,而张雅仅仅只是做了一个将头发挽在耳后的动作。

  小孙坐倒在地,直接吓傻了,被他抱在怀里的白猫身体一抽一抽的,眼角好像都湿润了。

  躲在百米外的红衣则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有人在研究黑雾里的怪物,有人在尝试击穿冥胎的躯壳,还有人在望天。

  刚刚被迫加入恐怖屋的水鬼只是多看了一眼,就被门楠拉开:“像小孙那样的人啊,你要离他远一点,否则他哪天被雷劈的时候,就算不连累你,也肯定会溅你一身血。”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