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35章 三十连抽,送给员工们的礼物
首页
更新于 20-07-14 19:50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陈歌也没想到一切会这么顺利,之前他就在打新海那家鬼屋的主意,但是上官轻鸿就算被吓到住院依旧不准备把自己鬼屋卖掉,他似乎也知道那块地比较特别。

  但幸福就是来的如此突然,陈歌也不知道上官轻鸿怎么就突然想开了。

  “或许他意识到和我鬼屋之间的差距了吧,有机会我要去医院看看他。”

  拿着合同,陈歌从罗董事屋内走出,此时乐园已经快要停止营业。

  恐怖屋前面排队的游客还有很多,许多人远道而来就是为了恐怖屋,所以不断排队想要尽可能多的体验几个场景。

  其中还有很多是网红和自媒体工作者,陈歌的鬼屋为他们提供了大批素材,当然他们也为恐怖屋贡献了一份热度。

  进入鬼屋内部拍摄,其他鬼屋根本不会允许,也就陈歌的鬼屋比较特殊。

  回到员工休息室,陈歌将合同收好。

  罗董让他尽快去新海那边看看,有什么需要直接给他提,但是陈歌还没做好去新海的准备。

  含江是他长大的地方,他对这片土地有种很特别的情感,虽然这座城内有数不清的怪谈,但他踩在这片土地就是莫名觉得安心,似乎冥冥中有股力量保护着他。

  新海对陈歌来说则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城市,被诅咒医院说不定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他自己送上门去。

  “在去新海市之前一定要做足准备,不仅要把红衣员工带上,还要和颜队打个招呼,让他新海那边的同事注意一下。”陈歌和新海警方见过面,当初他第一次去新海的时候,就因为从鬼屋二楼跳窗被警方带走,体验了一下新海的警车。

  “警民一家亲,我去新海也是想要为维护新海当地的治安尽一份自己的力量,相信新海警方一定可以理解我的。”

  躺在床上,陈歌拿出漫画册和黑色手机,又仔细看了一遍所有员工的资料,将它们每个人的能力牢记在脑海当中。

  “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再说现在该着急的也不是我,被诅咒医院莫名其妙少了一位凶神,他们肯定会不断往含江派人来调查,我只要解决他们派来含江的人,就能不断削弱他们的力量。”

  冥胎魂飞魄散之后,陈歌的压力小了很多,甚至可以说他正在逐渐掌握主动权。

  小孙被老周带到地下尸库进行特训,除了要磨练演技外,小孙还要学习心理学,基础医学,神经学等方面的知识。

  其他员工也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为最后的任务做准备。

  晚上九点多,陈歌提着背包走出恐怖屋,他随身带着几位红衣一起,准备去帮助张文宇完成死者的遗愿,顺便看能不能结交到新朋友。

  奔波了一个晚上,陈歌又帮助张文宇完成了几件事,现在张文宇已经对他很是信任,觉得陈歌就是世界少有的那种人。

  其实除了陈歌自己还没意识到外,他身边的很多员工都已经发现,陈歌其实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他能带给绝望者勇气和力量,还拥有极为出色的共情能力,可以理解旁人的痛苦,倾听别人的过去。

  “是我带着这么多红衣太招摇了吗?为什么一个晚上连执念都没有遇到?”陈歌反思片刻后,觉得自己应该改变思路了:“这座城市太大了,我这样盲目的寻找厉鬼就像是大海捞针,必须要换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才行。”

  说着陈歌拿出了黑色手机,点开了某个页面,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黑色转盘。

  “我现在是红衣眷顾者,再抽出十个厉鬼,我的称号将会再次升级。”

  称号升级陈歌会获得更多鬼怪的眷顾,更容易获得他们的好感,但相应的也会承受更多的灾厄和不幸。

  “如果称号再次升级,不知道我能不能承受的住。话说这转盘里是只有厉鬼吗?淦!上面明明写了这么多好东西,我偏偏就能抽出概率极低的厉鬼,难道我是孙小军失散多年的哥哥?”

  窗外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了,陈歌收起了黑色手机:“睡一会,等给员工们化完妆后,我就去虚拟未来乐园转转,他们那乐园环境挺好的,很适合抽奖。”

  早上九点新世纪乐园开业,昨天用小车推出去了十几位游客后,今天一个来找事的都没有了,连鬼屋app上的水军都少了很多。

  “徐叔,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这里就交给你了。”

  陈歌提着背包,打车来到虚拟未来乐园。

  他在网上购票,刷身份证取票时,整个自助取票区的所有机器全部亮起了红灯。

  片刻后,三位虚拟未来乐园的工作人员跑了过来,全程跟随,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是某位大人物“微服私访”来了。

  “你们这样子,我会很不自在。”陈歌提着包被三位工作人员护在中间:“我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游客,你们放轻松点。”

  本来陈歌就是想来这抽个奖,试试手气,但被这么多人围观他也有点不好意思。

  “陈老板,我们也不想这样,但是……”其中一位年纪比较小的员工刚要开口,就被另外一个年龄稍大的员工打断。

  他们三个也不说话,就是一直跟着陈歌。

  “你们愿意跟就跟着吧。”陈歌转悠到了虚拟未来乐园的鬼屋,发现鬼屋排行榜上,第二名再有五千分就要追上他了,他心里产生了危机感:“既然来了,就再进去玩完吧,门票这么贵可不能浪费了。”

  陈歌来到操作台,对着机器就是一通乱点,他也不挑,所有场景挨个选一遍,然后勾选了一个地狱模式。

  虚拟未来乐园似乎是专门为了预防陈歌,现在这台机器已经无法直接混合五十多个场景了,电脑会自动从所有场景中筛选出十个供游客参观。

  在工作人员满是戒备的眼神中,陈歌进入虚拟未来乐园的鬼屋,单人专场,这就是陈歌的牌面。

  听着耳边诡异的音乐,陈歌仿佛回到自家后院一样,神情放松,硬是在鬼屋里走出了一种文艺青年的感觉。

  很轻松的通关了两个场景之后,陈歌找到了一个监控看不到的死角,他悄悄拿出黑色手机,滑动屏幕,点开了某个页面。

  “不知不觉我已经攒了这么多的惊吓点,要不要直接来一次十连?从获得黑色手机开始,我还没有这么体验过。”

  “张雅应该没有沉睡,我又是在别人家的鬼屋里,最主要的是他们老板还刚来我的鬼屋砸过场子,礼尚往来,我跑他家鬼屋里抽一个十连不过分吧?”

  陈歌渐渐说服了自己,其实他心里也清楚,抽奖的过程是安全,至少之前抽奖的时候没有出现过意外。

  看着手机上的转盘,陈歌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就不相信,十连会直接出来十个厉鬼。”

  一咬牙,陈歌选择了转动十次。

  看着飞速转动的转盘,陈歌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

  黑色的转盘渐渐被血染红,这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以陈歌为中心,房间的气温陡然开始降低,黑色手机的外壳上也慢慢开始浮现出血红色花纹,只不过那些花纹一闪即逝。

  屏幕上隐约有鬼脸闪过,种种征兆都让陈歌产生了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转动的指针慢慢停下,黑色手机不断震动,连续收到了十条信息!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种类厉鬼——时过!”

  “时过(稀有特殊厉鬼,抽取概率为百分之一):游荡在地铁四号线的孤魂,穿过时间,走过昨天,徘徊在分和秒当中,它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鬼。”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厉鬼——厕鬼。”

  “厕鬼(抽取概率为百分之五):看起来一无是处,他没有任何有点和特色,总喜欢独自安静的呆在卫生间里,像极了对婚姻和生活失去了兴趣的老男人。”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物品——蝴蝶发卡!”

  “蝴蝶发卡(特殊厉鬼秋蝶的寄托物,抽取概率百分之三):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一直都带在头顶,希望你有一天能够在人群中看到我,看到你送给我的蝴蝶发卡。”

  ……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种类红衣——血容!”

  “血容(特殊种类红衣,抽取概率为千分之七):我曾制作出了上百张美丽惊艳的脸,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再也看不到美了。”

  “注意!红衣厉鬼血容极度危险、敏感!请在午夜十二点之后赶往新区伊人阁美容院!”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物品——白秋林的断手。”

  “白秋林的断手(怨气凝聚):遗失的断手被赌徒偷偷带走,成为了赌场老板要账的道具。”

  房间里的气温已经接近零度,黑色手机上每一条信息都和厉鬼有关,怨念几乎要从手机中逸散出来。

  “十连抽,一口气抽到了九个厉鬼。”陈歌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他自己都惊了。

  除了白秋林的断手外,剩下九个全都是厉鬼,其中还有一个是红衣厉鬼。

  黑色手机详细记录了那些厉鬼的能力和注意要点,这些鬼怪分散在含江各个地方,需要陈歌亲自将他们“接回家”。

  “十连抽只抽到一位红衣,看来抽中红衣的概率还是很低的,我当初能抽到张雅真是运气。”

  陈歌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到底算好,还是算坏了。

  鬼屋里气温慢慢回升,陈歌就跟高考完想要放松下一样,又去通关了几个场景,舒缓了一下紧张的心情。

  “只要再抽到一次厉鬼,红衣眷顾者称号就会升级,问题是我攒下的惊吓值还足够抽很多次。”陈歌内心现在非常纠结,理智告诉他应该停手,但是他看着手机转盘又感到心痒。

  “我父母的失踪很有可能和被诅咒医院有关,也就是说他们就是所有灾厄的制造者。面对如此强悍的对手,我必须要全力以赴才行。”

  陈歌又找到了一个监控死角:“难得来虚拟未来乐园参观,不如直接梭哈一次,在他们这鬼屋里把所有惊吓值全部用了。”

  再抽到一个厉鬼称号就会升级,陈歌也是想开了,反正危险都要来临,既然无法避免,那干脆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滑动屏幕,陈歌又来了一次十连!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物品——许音的乐谱。”

  “许音的乐谱:他也曾单纯快乐,他也曾相信美好和阳光,他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写成了歌,唱给了那个杀死了他的姑娘。”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物品——残缺的出生证明。”

  “残缺的出生证明:门楠是出生在精神病院里的孩子,常人眼中扭曲荒诞的世界,就是他从小生活的世界,这张出生证明上有他妈妈的签字,是他最后的一点记忆。”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物品——白色情人节糖果。”

  “白色情人节糖果:她亲手为你做的糖,你一定要一个不剩的吃掉。”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物品——蓝雨衣。”

  “蓝雨衣:她为自己的孩子买了一件卡通蓝色雨衣,穿着雨衣的孩子就像是个可爱的小企鹅,那天傍晚荔湾镇下起了暴雨,她牵着孩子的手在站台等车,可是等104路车进站的时候,她的孩子却失去了踪影。”

  “没人知道她的孩子去了哪里,也许这件蓝雨衣上会有什么线索。”

  ……

  第二次十连过后,陈歌愣住了:“我竟然没有抽到一个厉鬼?这不科学啊?难道是我把奖池里的厉鬼给抽干了吗?”

  从概率上讲,厉鬼确实是属于稀有物品,别说红衣了,就是普通厉鬼都很难抽到。

  “这不折磨人吗?我都做好准备迎接称号升级了,结果差的那一个厉鬼就是不出来?”

  陈歌理智思考了半分钟,然后做了一个很不理智的决定:“要不再来一次十连?”

  手指习惯性的滑动屏幕,黑色手机上那个诡异的转盘飞速转动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