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36章 我希望你们每一个都能获得幸福
首页
更新于 20-07-15 21:0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房间里的温度没有再降低,伴随着手机震动声,陈歌又收到了十条信息。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一次噩梦任务奖励次数!”

  “使用奖励次数之后,当天零点恐怖屋日常任务中必定会刷新出噩梦级别任务!”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鬼屋员工套装——厄运小丑!”

  “厄运小丑:他们总是笑着看我哭的样子,他们认为我的悲伤非常可笑。”

  “注意!厄运小丑套装由小丑面具、血色化妆盒、人皮马戏服构成,换上全套服装后,会产生未知特殊效果。”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鬼屋员工套装——美食家!”

  “美食家:我是世界上最挑剔的美食家,我品尝过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动物的肉。后来我迷恋上了一种最顶级的食材,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厨房看一看?”

  “注意!美食家套装由夜色西服、晚安手提箱构成,该套装可以增加个人魅力,友情提示请不要在人多的时候打开美食家的手提箱。”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鬼屋员工套装——陌生人!”

  “陌生人:随机杀人是最难侦破的案件之一,没有规律、没有动机,毫无关联的死者和最简单不会犯错的杀人手法,请你在独自走夜路时,小心那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注意!陌生人套装只有一套便服,该套装可以将你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就算是看到了你的脸,关于你的记忆也会很快被遗忘。”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特殊种类道具——刻骨铭心的婚戒!”

  “刻骨铭心的婚戒:结婚后不久,丈夫便经常夜不归宿,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丈夫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警方搜查了三个星期都没有找到丈夫的尸体,崩溃的妻子整日以泪洗面。这案子最后成了悬案,没人知道丈夫去了哪里,女人也变得疯疯癫癫,经常会对着手指上的两枚婚戒自言自语。”

  “注意!佩戴婚戒的双方,不管距离多远,都能够感知到彼此的大概位置!不过长时间佩戴会对身体产生不好的影响。”

  ……

  又是一次十连,但陈歌好像真的把奖池里的厉鬼给抽干了。

  这一回他依旧没有抽到厉鬼,抽取到的奖品全部都是道具,而且并不是那种特别稀有的物品。

  “难道我的运气全部花在了撞鬼上?那也不对啊!这都已经连续二十一次都没有抽到厉鬼了,莫非我这是在积攒运气,下一次会不会直接抽出一位顶级红衣,又或者直接抽出一位凶神?”

  摇了摇头,陈歌自己也觉得不现实,毕竟凶神和红衣完全是两个层次。

  三十连抽完毕,陈歌将抽到的奖励物品全部记在脑海中,然后慢慢悠悠的通关了虚拟未来乐园的鬼屋。

  “快!他出来了!”

  “江哥!江哥!那个人正在前往你负责的出口!”

  “各部门注意!打起精神!”

  推开最后一扇门,陈歌从鬼屋当中走出,他看到了守在出口的江铭。

  “好久不见,最近过的怎么样?”陈歌本来以为江铭会讨厌他,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江铭很是自然的跟他打了个招呼。

  “托你的福,我过的还不错。”

  “我的福?”

  “你把那个傻子马峰送进了医院,我现在感觉连呼吸都很自然。”江铭低声说道。

  虚拟未来乐园的管理层和新世纪乐园不同,似乎内斗比较严重,江九住院以后,马峰独掌大权,作为江九收养的义子,江铭的日子显然不太好过。

  “话不能乱说,他被送进医院跟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可是签有免责协议的。”陈歌从江铭身边走过,他其实很像告诉江铭,其实比起马峰,江九才是他亲手送进医院的。

  反复玩了几次,陈歌将虚拟未来乐园鬼屋积分挑战到一万分以上后才准备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鬼屋工作人员都惊了,什么大数据分析、游客模拟在陈歌这里全部失去了作用,一万分这个成绩他们之前预测是半年后才会有人能够达到。

  打车回到新世纪乐园,陈歌直奔恐怖屋道具间,原本就堆放了很多道具的房间现在显得更加拥挤,角落里多了很多东西,但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注意到,仿佛那些东西原本就放在角落里一样。

  “总感觉它们好像本来就是属于恐怖屋的一样。”

  这些东西什么时候出现陈歌也不清楚,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有人推开了某扇门,将东西运送到了道具间一样。

  “应该是我的错觉吧。”陈歌拿着黑色手机,对照着物品简介,将所有抽取到的物品分类摆放。

  下午六点多,恐怖屋停止停业,等活人员工下班之后,陈歌拿着漫画册将大部分厉鬼员工叫到了鬼屋一楼。

  如果这时候有游客进来,估计会被活活吓死。

  已经停业的鬼屋走廊上飘满了人,一个个妆容都还没卸。

  “你们当中有些人已经来我这里工作很久了,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已经成为中流砥柱,你们的变化超出了我的预料,咱们鬼屋也因为你们变得越来越好了。”陈歌打开了道具间的门:“我非常感谢大家,也想要为大家做一些事情。”

  “老板,你这话就见外了,我们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如果没有恐怖屋,我们恐怕还会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流浪。”老周站在段月身边,满脸幸福的表情:“反正我是很喜欢这份工作,在这里我能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情绪,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形容。”

  “我倒没觉得自己在工作,更像是在玩一种游戏,挺有意思的。”门楠表情随意的说道,他反正就是不想承认自己堂堂红衣会给陈歌打工。

  “在这座城市的其他任何一个地方,不管我做什么,不管我看到了什么,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时刻提醒着我,你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不属于你,你只是一道格格不入、早该消散的鬼魂。但在这里我从来没有产生过那样的感觉,我不需要隐藏真实的自己,根本没有人回去怀疑。”通灵鬼校的“班长”说完后,很多学生执念也都点头,他们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

  “以前我什么都不在乎,直到赌输了所有东西之后我才开始后悔,原本以为像我这样的人渣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改变,但没想到遇到了老板。”老白单手插兜,一身血衣靠在门框上:“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做个好的鬼屋员工。”

  听到老白的声音,陈歌眨了下眼睛:“我一直想要尽可能的为你们做一些事情,接下来我会送你们一些礼物,没有收到礼物的人也别着急,以后都会有的。”

  他朝白秋林招了下手:“老白,第一件礼物是给你的,我打听到了你那只断手的下落,它被赌场老板当成了要债的工具。”

  陈歌将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白秋林:“本来我是想要帮你取回来的,但我觉得还是你亲自过去拿比较好,面对自己的过去,然后不留任何遗憾,重新开始。”

  白秋林能成为红衣是因为吞掉了熊青的心,他本身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心,所以就算成为了红衣,他的实力依旧比较弱。

  接过纸条,老白用仅剩的那只手将其攥紧,就算成为了红衣,他依旧少了一只手。

  平时他可以用血丝交织出手指和断手,但那都是自欺欺人罢了,灵魂上的残缺是因为记忆,他当初砍断了自己的手,也砍断了自己的过去。

  “谢谢。”

  “都是家人,以后不要说谢谢了。”

  陈歌拍了拍老白的肩膀,可能是因为老白太激动的原因,他没有收敛血丝和煞气,溅了陈歌一身的血。

  “当员工还有礼物收吗?”门楠站在门口,虽然语气很不屑,但是眼底有一丝羡慕:“送员工断手,这公司福利跟你气质倒是蛮搭配的。”

  见门楠一直在嘀嘀咕咕说个不听,陈歌又走到了门楠面前:“虽然你不是我这里的员工,但你毕竟帮过我很多次,我也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我也有?!”门楠眼睛亮了起来,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切,估计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吧?”

  陈歌摇了摇头,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包装非常认真仔细的信:“这是给你的,先别拆开,等你一个人的时候再看。”

  “什么东西?搞得神神秘秘的。”门楠接过信封,并没有听陈歌的话,非常好奇的他直接将信封拆开:“就是一张破纸而已……”

  目光扫到了那张纸上的签名,还有纸张背后那位母亲对孩子的祝福,一直很闹腾的门楠沉默了。

  穿着红衣的他,站在门口,双手拿着那张纸。

  门楠的母亲很爱他,有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跟门楠说。

  “你母亲最后的愿望会实现的,因为你会越来越幸福的。”陈歌蹲在门楠身前,悄声说道。

  这次陈歌抽到了非常多的物品,其中大多都和鬼屋员工有关,这些物品能够帮助员工修复灵魂上的缺陷,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和完美。

  又给几位员工分发了礼物之后,陈歌叫来了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小孙。

  “哥,我也有礼物吗?说实话,我朋友很少,长这么大除了我爸妈外,我还没收到过别人的礼物。”小孙非常期待。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要送你的不是礼物,是保命的道具。”陈歌从道具间里取出了一对婚戒,这对婚戒好像是用骨灰做成的,上面刻着两颗被锁链串联的心。

  “婚戒?”小孙懵了,他突然想到了陈歌影子里的某位凶神,瞬间魂都差点被吓飞,连连摆手:“哥,使不得,使不得啊!”

  “这婚戒是一个女人用他出轨丈夫的身体做成的,叫做刻骨铭心的婚戒,带上戒指的两人,不管距离多远,都能够大概感应到对方的位置。”陈歌将其中一枚戒指交给小孙:“你要去被诅咒医院,我会在新海时刻注意你的动向,这东西不是送你的,而是让你用来保命的。”

  虽然没有收到礼物,但是陈歌的话还是让小孙有些感动。

  陈歌并不是让小孙去送死,而是在尽自己的力量,努力帮助小孙。

  “谢了,哥。”小孙看着掌心的婚戒,心里是挺暖的,但理智告诉他还是多问问比较好:“陈哥,你确定我戴着这戒指,能活着走到被诅咒医院吗?”

  “你想表达什么?”

  “我是想说……”小孙朝着陈歌的影子挤眉弄眼,拼命暗示。

  “放心吧,她没你那么小心眼。”陈歌说完不再搭理小孙,他又从道具间里取出了一件小孩穿的蓝色雨衣,穿过员工们,走到了墙角。

  红雨衣独自站在人群角落,她默默注视着一切,却没有往前走一步。

  此时她看到陈歌过来稍微有些惊讶,当她的目光扫到了陈歌手上的那件蓝色雨衣后,她的身体仿佛被惊雷击中。

  “你孩子的雨衣我帮你找到了,对你的承诺我也一定会做到。”陈歌将蓝色雨衣交给了这位可怜的母亲,“蓝色雨衣上残留有诅咒,我让红色高跟鞋看过了,那些诅咒和冥胎残留的不太一样,好像跟新海那家医院有关。”

  陈歌话音刚落,红雨衣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带我去!”

  看着红雨衣的眼睛,陈歌轻轻点了点头:“一定。”

  红雨衣慢慢松开了手,同一时间,黑色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

  陈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员工信息栏里已经出现了红雨衣的信息。

  礼物差不多分完了,员工们全都回到了地下场景当中。

  陈歌独自坐在道具间里,他从背包中拿出复读机,按下了某个按键。

  沙沙的电流声在耳边响起,一道血红色的身影悄无声息浮现在陈歌身边。

  没有追问任何原因,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甚至从来没有在乎会不会遇到危险。

  只要陈歌按下复读机的开关,他就会出现。

  “许音……”

  陈歌看着站在身边的大男孩,看着那张忧郁痛苦的脸,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乐谱。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