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39章 逃离诅咒医院的人
首页
更新于 20-07-18 18:2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西式别墅中到处都是人脸、以及和人体有关的图案,身处其中有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这屋子很久没有人进来,但是一点灰尘都看不到,非常干净,似乎每天都会被打扫一遍。

  红色高跟鞋独自走在前面,她好像以前来过这里,浑身缠满了绷带的她径直走到大厅中心,停在了一个室内喷泉旁边。

  “你们注意点,等会守住所有出口,别让屋内的任何东西跑出去。”陈歌混在一群红衣当中,丝毫没有违和感,他的表情甚至和那些红衣差不多。

  空气中的血腥味和药水味越来越浓重,墙壁上开始浮现出大片红色血丝,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要撕裂整栋建筑一般。

  墙壁上那些图画中的人脸流出了血泪,它们的视线慢慢转动,盯上了红色高跟鞋。

  屋内所有和人体有关的东西仿佛都活了起来,别墅露出了自己真实的样子,这地方就仿佛是用人体堆砌出来的。

  整个过程中,红色高跟鞋没有任何反应,她就站在喷泉前面,双眼默默的盯着已经干枯坏掉的喷泉。

  大概过了几分钟,喷泉中响起了水流的声音,内壁上的几个女人头颅雕刻张开了嘴巴,腥臭的血开始疯狂注入喷泉水池当中。

  散发着刺鼻气味的血,和喷泉上精美的雕刻形成巨大反差。

  喷泉恢复正常,血水四溅,好像给所有人和物品蒙上了一层血色薄纱。

  “这个红衣好像是准备把我们困住。”门楠小声说道,他虽然实力不强,但是见多识广,头脑也非常灵活。

  “想要困住十个红衣,她心还真大。”

  喷泉旁边的红色高跟鞋也察觉出异常,她继续向前走去,每走一步身上的绷带就会滑落一部分。

  诡异恐怖的黑色纹身在她身上流动,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整个冥胎四星试炼任务,收获最大的就是红色高跟鞋,她几乎吞食掉了冥胎的一切。

  从冥胎场景出来后,又吸收整理了冥胎的记忆,现在红色高跟鞋有多强,陈歌也不清楚。

  喷泉中那一张张美丽的脸,在红色高跟鞋接近之后,全部变得狰狞扭曲,它们冲着红色高跟鞋拼命的嘶吼,哪还有一点“人”的样子。

  身上诅咒的纹身朝四周蔓延,一道道黑色丝线仿佛刀子一样肆意切割面前的喷泉。

  一座座雕像碎裂之后,露出了雕像内部交错缠绕的血丝。

  双方的力量不是一个层次,又或者别墅中的红衣并没有用全力。

  “终于还是被你找到了。”

  喷泉深处响起一个极为难听的女声,说话那人的嗓子似乎受过伤,她的声音非常刺耳。

  喷泉水池里的血朝两边涌去,地面开裂,在别墅地下葬着一个身穿红衣的怪物。

  她皮肤惨白,身上开着几朵血红色的花,整个人被无数血丝固定在喷泉下面。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怪物仰头看着红色高跟鞋,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我最自豪的病人。”

  “病人?”陈歌瞬间捕捉到了红衣怪物话语中的关键词,他又响起了关于红色高跟鞋的好感度任务:“难道红色高跟鞋曾经在被诅咒医院呆过?这个红衣怪物则是被诅咒医院的医生?”

  陈歌不知道血衣怪物曾经对红色高跟鞋做过什么,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红色高跟鞋如此主动的出手。

  诅咒的黑色丝线笼罩了整片别墅,黑雾彻底压制了血雾,一根根丝线缠绕上红衣怪物的身体,将她从喷泉底部直接拖拽了出来。

  红衣怪物并没有反抗,她只是好像疯了一般笑着。

  “你以为病人被治疗很痛苦吗?其实最痛苦的是我们医生!你们还可以逃,还有机会逃走。可我们呢?一旦选择离开,院长种在我们身体里的诅咒就会被触发,我们连鬼都做不成啊!”

  刺耳的声音在大厅回荡,红色高跟鞋看着眼前的怪物,目光十分复杂,有愤怒、有怨恨,还有同情和可怜。

  陈歌走出“人”群,来到了红色高跟鞋身边。

  被诅咒束缚的红衣怪物也看到了陈歌,她左眼眼眶里开出了一朵血红色的花,此时她正用右眼打量着陈歌。

  “一个活人和顶级红衣站在一起?”之前红衣怪物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红色高跟鞋身上,并没有发现远处的一群红衣中还混杂着一个普通人。

  她最开始还以为是某位红衣随手制作出的人偶玩具,但看现在的局势,这个普通人似乎才是所有红衣的主心骨。

  “看不懂。”

  “你曾经是新海被诅咒医院的医生吗?”陈歌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直接询问:“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或许我们还能做朋友。”

  “你是在威胁我吗?”身上的花朵滴出了血,红衣怪物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普通人威胁。

  “刚才我听你说,凡是在那所医院做过医生的人,最后的下场都很惨,连鬼都做不了?”陈歌盯着红衣怪物的眼睛,表情平静,双瞳之中连一丝波澜都没有。

  “是的,院长在每位医生身上都种下了诅咒。”红衣怪物现在被红色高跟鞋压制,她很明智的没有反抗,而是选择老老实实回答陈歌的问题。

  “这种诅咒能够解除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红衣怪物很是不解。

  “我认识一位从你们医院逃出来的医生,他死后直接成为了顶级红衣,但是第二次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却完全丧失了理智,怀里还抱着他最爱之人的头颅。”之前很多不明白的问题,慢慢都有了答案,陈歌在听到红衣怪物说那句话的时候,瞬间就想到了高医生。

  “院长的诅咒没有人能够解除,就算成为了红衣之上的存在也会继续背负,除非他主动放弃诅咒,又或者……”红衣怪物脸上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容:“你能让院长魂飞魄散。”

  “这个诅咒有那么恐怖吗?”陈歌本来还想着等红色高跟鞋成为凶神,到时候就可以很轻易的解除高医生身上的诅咒,他准备以此作为筹码和高医生谈些条件,现在看来是他天真了。

  “比你想的还要恐怖,可以说是无解的。我在几年前的一次混乱中逃出医院,来到含江开了这家美容院,为了应对身体里的诅咒,我不断更换身体,可就算这样也只是延缓了诅咒爆发的时间。”红衣怪物嘴巴裂开,露出了开在她喉咙中的花。

  “诅咒爆发后会发生什么?直接魂飞魄散吗?”

  “诅咒会剥夺我的意识,让我彻底发狂,生不如死。”红衣怪物的描述和当初高医生在荔湾镇的表现很像。

  “可你现在明明很清醒。”陈歌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红衣怪物的出现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你看到开满我全身的花朵了吗?我用它们暂时压制住了诅咒,但只要我动作幅度稍微大一些,诅咒就会瞬间把我吞掉,让我再次失去理智。”红衣怪物身上的血丝和花朵,与高医生身上捆绑的那些黑色锁链作用相同,它们都是为了压制诅咒。

  陈歌又问了很多问题,红衣怪物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非常的配合,她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红衣怪物生前叫做薛容,是新海最好的整容医生,有一天她突然收到了被诅咒医院的邀请,对方希望她能来帮忙做一场手术。

  高额报酬打动了薛容,但当她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到进入手术室后才发现,她的病人好像不是人。

  而这也是红色高跟鞋和薛容的第一次见面。

  手术进行的很不成功,红色高跟鞋被医院带走。

  从那天开始,她就被诅咒纠缠,最终成为了被诅咒医院的夜班医生之一,而红色高跟鞋也是她负责的最主要的一位病人。

  红色高跟鞋本身只是红衣,但医院却非常看重她,因为她的天赋能力和诅咒有关,这是极为罕见的。

  一次次生不如死的手术,一次次失败,在薛容和红色高跟鞋都麻木的时候,高医生和冥胎联手策划的暴乱发生了。

  很多病人和医生选择离开,薛容也果断丢下了手术台上的红色高跟鞋,她偷走了红色高跟鞋最美的那张脸,选择独自逃离。

  其中大部分病人都和冥胎一起躲到了荔湾镇,红色高跟鞋那天夜里去荔湾镇就是为了寻找薛容的踪迹,找到自己那张最美的脸。

  有因有果,断裂的线索连接在了一起。

  在十位红衣的注视下,薛容从自己心口里取出了一个盒子,她万般不舍的将盒子递给了红色高跟鞋。

  苍白的手指打开盒盖,没人看到盒子里装着什么,大家只是感觉红色高跟鞋的气息变得更加恐怖可怕了。

  红色高跟鞋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对薛容失去了兴趣,直接回到了漫画册当中。

  看到红色高跟鞋离开,不止是薛容,连陈歌身边的其他红衣也都松了口气。

  “我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现在可以放我离开吗?”薛容瘫在喷泉的血池里,从心口取出那个盒子后,她变得更加虚弱了:“我身上有那所医院的诅咒,你们吞食掉我,自己也会被诅咒影响,得不偿失,不如我们结个善缘。”

  陈歌也在思考该如何处理薛容,她本身被诅咒影响,其他厉鬼吞食掉她以后可能也会被诅咒,让她进入鬼屋当员工就更不可能了,万一她突然失控,那游客就危险了。

  “从我见到你开始,你就一直在示弱,完全没有展露出自己真正实力的意思。”比起薛容自己说的话,陈歌更相信黑色手机的判断,薛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红衣,她绝对还隐藏有很多能力没有使用。

  “我只要动作幅度稍大一点就会触发诅咒,那个时候的我确实很恐怖,连我自己都害怕。”薛容话音突然一转:“但就算我失控也绝对不是顶级红衣的对手,她实力增加的太快了,按照其他夜班医生的推测,诅咒这项天赋能力明明应该是最难突破的才对。”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需要你脑子里所有关于被诅咒医院的信息,如果你愿意全心全意与我合作,那说不定有一天我可以帮你解除诅咒。”陈歌说话时也没用什么特别的语气,但就是给人一种信服感。

  “你能说服院长?”

  “我想要尝试的是另外一种方法。”陈歌翻开漫画册,将薛容收入其中。

  原本空白的书页被血染红,一朵朵花开在美丽的尸体上,薛容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闫大年估计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漫画册里能够住进这么多的红衣。”因为薛容随时可能失控,所以陈歌必须保证漫画册里有几位红衣随时待命。

  “走了,我们该去接下一个同事了。”

  一个晚上的时间,陈歌将转盘抽到的九位厉鬼全部找到,这效率跟当初比不知翻了多少倍。

  回到员工休息室,太阳已经升起,陈歌拉上窗帘,准备小睡一会。

  同一时间的含江医科大附属医院里,王老师从病床上坐起,他伸手将窗帘拉开,让阳光照在自己身上。

  “王老师,身体好点了吗?”左寒的声音从旁边的病床上传来,他正在床上做单手俯卧撑。

  “脑袋还有点晕,我感觉很多记忆场景不连贯,总觉得好像忘了点东西。”王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那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他进出鬼屋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甚至包括在什么地方喝了一口水都被他记了下来:“不对,前后逻辑有问题,我的记忆好像在欺骗我。”

  “老师,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纠结了。”左寒小声劝道。

  “你不懂的,我那天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我当初的老师,但是我的记忆里却没有了这一段。”王老师紧皱着眉,他还想再说什么,病房门被人敲开。

  两位校方工作人员和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王老师,上面已经同意了你的申请,这几天你就可以去新海了。”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开口说道:“这位是市分局刑侦队的精英,二十年前的那个案子他也曾参与侦破,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从市分局要过来,他会陪你一起过去。”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