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41章 好人?
首页
更新于 20-07-20 23:3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还有三个半小时天黑,在天黑之前,我们必须要调查清楚方医生失踪前都去过哪些地方!”

  陈歌态度坚决,他和老吴在一起,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他是警察,老吴只是司机。

  “必须要在天黑之前调查?你晚上还有其他事情吗?”老吴一边开车,一边不解的询问。

  “这城市晚上不安全。”

  “新海可是华中南治安最好的城市了,这里有些商圈基本是二十小时营业,号称不夜城。”老吴握着方向盘:“你们年轻人应该比我更了解这些才对啊。”

  陈歌笑了笑,没有解释。

  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新海第二医院。

  整个新海共有十一所三甲医院,其中方医生所在的二院排名非常靠前,位于新海最繁华的地区。

  “你好,我想打听一个人。”陈歌和穿着警察制服的老吴询问医院前台,值班护士本来不想搭理陈歌,但看到老吴身上的制服后,态度好了很多。

  在值班护士的陪同下,陈歌来到耳鼻喉科,里面有位医生正在检查病人的身体。

  “方医生已经很多天没有来上班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里面那位医生姓赵,是方医生的同事和好友,他应该知道一些信息。”值班护士说完就离开了,陈歌和老吴等赵医生给病人做完检查后才进入屋内。

  “你们谁是病人?”赵医生很忙,他最近休息不太好,黑眼圈很重,人看着也有点没精神。

  “我们不是来看病的。”陈歌指了指身边的老吴:“这位是市分局刑侦队的一线刑警。”

  他没有说自己的身份,也没说老吴是含江市分局的警察,整句话全都是真话,但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他俩全都是新海刑侦队的人一样。

  “刑警?”赵医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你们是因为方医生来的吗?”

  “看来你确实知道些什么。”陈歌坐在了椅子上,真正的警察老吴守在了门口。

  “具体情况昨天已经给派出所的人说了,我没想到今天你们刑警会过来,难道方医生真的已经……”赵医生没往下说,但是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在场几人都清楚。

  “不该问的不要问,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知道的信息就好。”陈歌顺手拿起桌上的纸笔,准备记录,他给人的感觉就非常的专业。

  “最近几个星期,方医生的状态都很差,手术也出过一次问题,投诉他的病人变多了,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老方是我们这最优秀的耳鼻喉头颈科医生。”

  “方医生精神恍惚是跟家里人有关吗?”

  “昨天我也见了老方的家人,他妻子和女儿都很正常,非常的担心他,对了!”赵医生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听老方的妻子说,老方经常会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什么它们来了、它们快乐、它们已经来了。”

  “它们来了?有人在暗中监视方医生?”老吴关上了科室的门,也走了过来,他没想到跟着陈歌刚到新海就能碰上这么诡异的案子。

  “在失踪的前几天,老方经常是彻夜不睡,一直拿着刀躲在窗口,不时会朝窗户外面看,似乎他们家楼下站着什么人一样。他妻子和女儿都很害怕,偶尔也会朝窗外面看,但是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赵医生叹了口气:“老方的妻子准备给他请心理医生,可医生还没请到,老方就已经失踪了。”

  “方医生的妻子和女儿都没有看到窗户外面有人,对吗?”陈歌想要确定一下。

  “老方的妻子什么都没看到,但是他的小女儿昨天给派出所的人说,她家里藏着一个一直在笑的女人。”

  “一直在笑的女人?”陈歌眼睛眯起,心中浮现出了两个字——不笑。

  “派出所的人去了老方家,并没有找到那个女人,他们认为是老方女儿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

  “幻觉的产生也和某些记忆有关,他们应该再仔细思考一下的。”陈歌没有去评价派出所的做法,他现在就想抓紧时间找到方医生:“赵医生,你知道最后一个见方医生的人是谁吗?”

  “暂时来看,应该就是我。”赵医生看起来很是憔悴:“老方请了半个月的假,但前几天他假还没休完,就突然来上班了。我看他状态还可以,以为他已经康复了,就没有多想,还跟他约好下了班去喝几杯。”

  “方医生是在医院失踪的?”

  “暂时来看是这样的,下班后,老方没有回去,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等我第二天来上班的时候就收到了老方失踪的消息。”赵医生有些后悔:“要是我那天能多留意一下就好了。”

  “你不用自责,这跟你没关系。”陈歌皱眉沉思,他回想着自己第一次和方医生打电话时的场景。

  方医生也提到了自己被不笑监视,他还说之前医院库房整改,他在老库房里找到了一封信,拆开后里面写着让他半夜去某个废弃医院里,如果不去就会发生非常不好的事情(详见1007章)。

  “赵医生,前段时间,你们医院的库房是不是整改过一次?当时方医生进入过老库房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赵医生很是诧异,不过库房整改在他看来和方医生失踪完全是两码事,根本联系不到一起。

  “你仔细回忆一下,方医生的异常是不是从进入老库房开始的。”陈歌放下手中的笔,将记录了某些的纸条塞进自己口袋。

  “好像……确实是这样的。”赵医生表情更加的惊讶了,陈歌带给他的感觉和昨天派出所民警询问的感觉完全不同:“到底是刑侦,就是厉害啊。”

  “如果方便的话,你现在能带我们去一趟老库房吗?”

  “可以,反正那边也快要废弃了。”赵医生和方医生的关系很铁,他非常乐意帮忙。

  跟另外一位医生打了个招呼,赵医生带着陈歌和老吴走出了医院。

  “老库房不在医院里?”陈歌有些疑惑。

  “几年前我们医院搬迁了,老库房还在原来的地方,那边现在好像就剩下一两个独立科室了。”

  二十分钟后,三人来到了医院原址,在从管理处拿到钥匙之后,他们进入老库房。

  这地方刚刚被打扫整理过,一排排货架都空荡荡的,库房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东西。

  “当时库房整改的时候,方医生负责的是哪一片区域?”

  “好像是最里面的那几间。”赵医生拿出钥匙打开了通往库房深处的铁门:“因为电路老化,里面没有灯,光线很暗,同行的护士不敢进去,那天好像就老方一个人进去了。”

  “这几个库房中间还用铁门隔开,当初谁设计的?”

  “不知道。”

  三人进入库房当中,发现了一些根本不像是医院里会用到的东西,比如一套破旧的白色婚纱、一双双落满了灰尘的鞋子等等。

  昏暗的房间里,光是那些残破的旧鞋子就有种特别瘆人的感觉。

  “我也不清楚这些东西是怎么出现在库房里的,最早看守库房的大爷已经去世好久了,这地方常年上锁,要不是新院长要整改库房,恐怕还没人知道医院库房里放了这么多鞋子。”赵医生拿着手电筒和钥匙,他心里也有些犯怵。

  “鞋子各种类型都有,尺码也全不相同,你们说会不会是某个看护人员喜欢收集死人的鞋子?他将所有病死者的鞋子偷走,囤放在了库房最里面?”陈歌自顾自的说道,他没有留意老吴和赵医生越来越差劲的脸色。

  “你这个想法,委婉的讲有点变态。”赵医生指着周围的货架:“这么多货架上的鞋子全都是死人穿过的?我发现你们这些搞刑侦的思路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老吴在旁边摸了摸鼻子,他本来也想说话的,但是听到赵医生的话后,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走在最前面的陈歌没有回话,他穿过了两排货架之后忽然停了下来:“前面几排货架上的鞋子都摆的整整齐齐,为什么只有这一排货架上的鞋子掉落了下来?有人曾在这里摔倒过!”

  瞳孔缩小,陈歌比对着鞋子掉落的位置,大概模拟出了当时的情况。

  “有个身高跟我差不多的人,在我脚下的这个位置看到了什么东西,他受到惊吓,身体撞到了货架上,鞋子朝两边散开。”陈歌具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他仅仅依靠鞋子散落的位置就推断出了很多东西:“让被害者害怕的东西应该是从他身后突然出现的,他在转身的过程中,身体失去平衡,撞到了货架。”

  陈歌锁定了一个方向,朝着那里走去,阴瞳扫视两边的货架,很快他就有了发现。

  “这是什么?”

  货架底部很不显眼的位置藏着一个小纸团,陈歌将其展开,上面只有一行字——千万别进最后一间库房!

  “赵医生,你看看这是方医生的字吗?”陈歌将纸条递给赵医生,对方看完后摇了摇头。

  “不是方医生的字,但是却出现在方医生发生意外的地方,也就是说有人在方医生进来之前,好心提醒了他,可惜他并没有在意。”陈歌重新拿回纸条,这是很重要的线索,他要自己保留:“赵医生,当天跟方医生一起进入库房的人你还能回忆起来吗?”

  “可以。”

  “他们之中,有人的字体和纸条上的字一样吗?”

  “好像也没有,医生的字都比较潦草,平常开单子习惯了。”赵医生反复确认,最后说纸条不是方医生同行者写的。

  “不是医院的人吗?”陈歌眉头皱起,过了一会他有突然问道:“想要进入库房,首先要从管理处那里拿到钥匙,这纸条会不会是管理处某个人给方医生的?”

  在老库房里没有寻找到更多线索,陈歌拿着纸条急急忙忙跑回了管理处。

  比对字迹后,陈歌发现纸条上的字和一位库房管理者的字很相似,那位管理者姓吃,是一个很少见的姓。

  “麻烦问一下,吃仁在吗?”陈歌收起纸条,看着墙壁上的工作人员照片,大声询问道。

  “仁哥前几天请假了,你找他有事吗?”管理处的人也以为陈歌和老吴是新海刑侦队的,所以态度非常好。

  听到吃仁好几天没有来上班,陈歌心里立刻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你能不能告诉我吃仁住在哪?我们想要亲自过去问他一些问题。”

  管理处的人犹豫了一会,然后把吃仁租住的公寓地址告诉了陈歌。

  “仁哥性格比较孤僻,基本上不会跟陌生人说话,你们做好吃闭门羹的准备。”管理处那人提到吃仁也是一脸苦笑。

  “他平时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习惯?或者做过某些奇怪的事情?”

  “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对了,仁哥明明是独居的,他没有任何家人,但是偶尔他会自言自语,念叨着一些特别恐怖的词,比如吃手、吃眼睛、吃鼻等等。”管理处的人光是提到这些词就觉得不舒服:“有一次我问过他,为什么总是说这些东西,他告诉我那些恐怖的词全都是他家人的名字。”

  “他这一家也是够奇怪的。”陈歌还有半句没有说出口,他觉得这姓吃的这一家人和不笑可能存在某种联系。

  得到了有用的线索,陈歌让赵医生先回去,他和老吴来到了吃仁租住的公寓楼。

  他们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最后是房东跑了出来,告诉他们说吃仁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过了。

  房东还透露给了陈歌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吃仁最后一次离开公寓楼的时候背着一个大包,里面装有水和各种食物,他就好像是预料到了危险,要去某个地方避难一样。

  “假如我的推测没有错误,吃仁给方医生写纸条,想要救方医生,但是没有成功,他担心被不笑报复,所以连夜逃走。”

  在陈歌看来,这个吃仁虽然名字怪怪的,但大体上应该是个好人。

  “想要找到方医生,还是要从吃仁入手才行。”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