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42章 我可怕,还是诅咒可怕?
首页
更新于 20-07-21 20:0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陈歌让老吴向房东亮明身份,两人进入出租屋内查看了一番。

  吃仁走的很匆忙,桌子上的外卖都没吃完,沙发上扔着各种衣物,抽屉也没合上,屋子里乱七八糟,就跟遭了贼一样。

  “吃仁有没有告诉你,他准备去哪?”

  “没有,不过他最近一直在跟人打电话,似乎是想让别人暂时收留他一段时间,中间他还跟电话里的人大吵过几次。”房东指着墙壁:“老房子,隔音比较差,吃仁虽然平时看着很老实,可他生起气来非常吓人。”

  “那你有没有听到比较重要的人名和地名?”陈歌表情严肃。

  “他们好像提到过一家叫做十里香的熟食店,店主似乎也姓吃。”房东能提供的信息有限,陈歌在谈话的过程中,已经悄无声息将门楠放了出来。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门楠大概搜查了一下整个房间,不过并没有什么发现。

  离开公寓楼,老吴又开车带着陈歌赶往十里香熟食店。

  这家店位于新海最繁华的世纪大道上,巧的是上官轻鸿的鬼屋也在世纪大道附近,两家店属于同一个商圈。

  “世纪大道商圈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人气旺盛,躲在这里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在人气旺盛的地方,厉鬼行动非常不方便,就算是红衣也会受到影响。

  “吴哥,你把我送到熟食店后就不用管我了,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了,等清闲了,我一定请你吃饭。”

  “你一个人行吗?这里是新海,你人生地不熟的,可不敢自己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老吴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陈歌:“遇到麻烦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尽量帮你想办法的。”

  “多谢。”

  老吴是陪同王老师一起来的,他还有任务在身不能长时间跟陈歌一起行动,不过他能把陈歌送到新海,这已经让陈歌很感激了。

  提着两个大包,陈歌直接找到了十里香熟食店。

  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却非常多,门口排了很长的队。

  “生意挺红火的。”

  足足过了十五分钟才排到陈歌,他看着橱窗内的种种熟食,闻着扑鼻的香味:“老板,你家的熟食怎么感觉比别人家的香好多啊?”

  “我家有祖上传下来的秘制酱料,这味道天底下独一份!”老板是个大胖子,看着很有喜感。

  “每样都来一点吧,我这个人特别喜欢吃肉。”陈歌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偷偷观察老板和职员,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似乎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熟食店。

  付了钱,陈歌提着一大包熟食离开。

  天已经黑了,但是大街上依旧是车水马龙,不仅没有变冷清,反而还越来越热闹了。

  “新海到底是大城市。”陈歌提着两个大包和那袋熟食,在街道拐角找到了上官轻鸿的鬼屋,相比较主干道,这里的人流确实少了很多。

  “上次来的时候,这还是别人家的鬼屋。”

  陈歌刚进入鬼屋,就有一名员工热情的迎了过来,可当她看见陈歌的那张脸后,瞬间往后退了几步。

  “陈、陈歌……”那名女员工对陈歌印象太深了,自己老板两次住院都是因为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

  “以后要叫我老板,新世纪乐园已经把你们这里买下来了。”陈歌从背包里拿出一份证明:“你去把空闲的员工都叫过来,我有事要给你们说。”

  死对头变成了新老板,大厅里的员工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他们看向陈歌的目光就跟看电视剧里的大反派一样,把穷苦人家逼到山穷水尽还不肯罢休。

  “别傻站着,赶紧去啊!”陈歌倒也没有欺负这些员工的想法,虽然当初是这家鬼屋先招惹的他,但他这个人非常的大度,过去的那些小事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十几分钟后,化着鬼怪妆容的几名员工匆匆从场景里跑出,算上收银员和负责水电后勤的杂工,大厅里一共站着五名员工。

  “怎么就你们几个人来了?其他人呢?你们是想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吗?”陈歌印象中这鬼屋至少有十几位员工。

  “游客越来越少,工资发不出来,再加上闹鬼的传闻,很多人选择自离。”那名女员工小声说道:“因为人手不够,现在我们就开放最受欢迎的两个分场景。”

  “占据了这么好的地段,游客居然会越来越少?看来上官轻鸿真要好好反思一下了。”陈歌看向仅剩的五名员工:“上官轻鸿已经把这里卖给了我,你们愿意继续在这里干的话我欢迎,不愿意的话,我会把上官轻鸿拖欠你们的工资给你们补上,咱们好聚好散。”

  听到陈歌说要补发工资,剩下的五名员工都有些心动,最后包括前台女员工在内,其中四名员工都选择了离职。

  陈歌当场给他们结清了工资:“明天你们就不用来了,祝你们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交接完后,四名员工卸妆离开,偌大的鬼屋里就只剩下陈歌和一名女员工。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离职?”陈歌看着那名女员工觉得有些眼熟。

  “我平时就住在这里,如果离开了,我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你工作那么久应该攒了不少钱吧?怎么会连个租住的地方都没有?”陈歌说这话的时候都忘了自己也天天住在鬼屋里。

  “我弟弟身体不太好,要治病,还要上学,花费比较多,我能省的话就尽量省一些。”那名女员工小声说道,她似乎很害怕陈歌,但为了工资和住的地方,她硬着头皮站在原地。

  “家里有困难?”陈歌点了点头:“你先加我微信,我把上官轻鸿欠的工资补给你,以后你就还留在这里工作吧。”

  “谢谢……老板。”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我总感觉你的长相很熟悉。”

  “我叫胡蝶,大家都叫我小蝶,你上次来这里参观的时候,我跟你一起玩了笔仙游戏。”女员工小声回道。

  “就是你啊!卸了妆我差点没认出来。”陈歌想起了这个女孩,当时他和小蝶一起玩笔仙游戏,玩到第二局的时候,他把藏着真笔仙的圆珠笔拿了出来,当时小蝶被直接吓晕了。

  为了防止尴尬,陈歌转移了话题:“外面都说咱们的鬼屋真的闹鬼,你也算是亲身体验过,为什么还坚持在这里上班?你不害怕吗?”

  “这世界上没有比穷更让我害怕的事情了。”小蝶双手握在一起,她家庭环境似乎很不好。

  “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好好干,我不敢保证你以后能大富大贵,但至少工资翻倍是没有问题的。”陈歌不喜欢说空话和套话,他说的一般都是他能够做到的。

  “我这边的员工福利要比你们以前的好很多,你最好还是先找个地方住着,我倒不是赶你走,上次来过以后我就发现你们这个鬼屋确实有问题。”陈歌盯着小蝶的眼睛:“晚上好像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为了你的安全,还是搬出去住吧。”

  小蝶点了点头,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怜。

  “走吧,带我在鬼屋里转转,上次来的比较匆忙,好多场景我都还没进去看过。”

  陈歌和小蝶进入鬼屋内部,还没看几个场景,小蝶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小蝶很不好意思的走到旁边,接通了电话。

  “姐,你在哪呢?我今晚能不能在你们这住一晚?”手机那边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话语中还带着哭腔。

  小蝶很是为难,陈歌刚刚告诉她不能在这里居住,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弟弟:“你不是住校吗?怎么偷偷跑出来了?”

  “我实在没办法在那里住下去了。”

  “他们又欺负你了?”小蝶有些生气。

  “姐,你别问了,我现在在你们鬼屋门口,你就让我呆一晚上吧。”男孩拼命哀求,小蝶无奈的看向陈歌,她张着嘴巴还没开口,陈歌就点头同意了。

  “没问题,今天可以先让他在这住一晚上,但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你最好还是弄清楚他到底为什么不愿意住校。”

  “谢老板。”小蝶挂断电话,和陈歌一起跑出场景。

  鬼屋大厅里此时正站着一个皮肤很白的瘦弱高中生,他骨架比较窄,脸上有伤,手中拿着一个被踩坏的眼镜。

  “你怎么自己跑过来了?”小蝶看见高中生,赶紧走了过去,她从柜台下面拿出湿巾,帮那个高中生擦了擦衣服和手臂上灰:“我去找创可贴,你在这别乱跑。”

  小蝶离开后,大厅就剩下陈歌和高中生两个人。

  “你们学校可以让住校生在晚上随意离校吗?”陈歌将手中的两个大包放在座位上,接了两杯水,他自己拿着一杯,另一杯放在了高中生面前。

  那男学生没去接陈歌递过来的水,他似乎不是太喜欢陈歌:“你跟我姐姐是同事吗?今天这里怎么就你们两个人?”

  “不可以吗?”陈歌喝了口杯子里的水,面带微笑。

  两者的气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小蝶弟弟站在原地,拿着被踩坏的眼镜,默默的一句话也不说。

  片刻后,小蝶拿着鬼屋的药箱跑了过来,给她弟弟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

  中间小蝶多次询问她弟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弟弟就是不说,直到处理完伤口后,她弟弟提着书包就朝鬼屋里面走,他似乎知道鬼屋员工休息室在哪,这应该不是他第一次跑到鬼屋避难了。

  “胡远!等等!”小蝶喊出了两次,那个高中生才停下脚步。

  “我什么都不想说,你能不能别问了!”胡远情绪起伏很大,明显内心十分痛苦。

  “这位是恶梦学院的新老板陈歌,你要在鬼屋住,至少要得到他的同意才行,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小蝶把胡远拽到了陈歌身边。

  “他可以在这里住,但在这里躲一晚能改变什么呢?”陈歌走到胡远面前:“恐惧不会因为你躲避就消散,你迟早要面对它,不如说出来,让我和你姐帮你想想办法。”

  自从获得黑色手机后,陈歌遇到过无数问题儿童,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经验。

  在他不断开导下,胡远终于说出了实话。

  他们宿舍一共四个人,另外三个总是抱团合伙欺负他。

  平时他都忍了,但今天下午放学的时候,那三个小混蛋塞给了他一封信。

  胡远坚持不要,结果那三人就开始拿他姐姐调侃,最后胡远就跟那三人打了起来。

  瘦弱的胡远当然不是那三人的对手,被揍了一顿后,他也不想再回寝室,所以就跑到了他姐姐这里。

  很典型的校园霸凌,小蝶非常生气,想要明天去找学校老师。

  “他们想要给你一封信?”陈歌听出了一些奇怪的地方:“那封信你最后要了没有?”

  “曹飞把信塞给了我,本来我是准备扔的,但是我看到信上的内容后又犹豫了。”胡远从书包里取出了一封信:“你们还是别看了,我想个办法给它处理掉。”

  其实陈歌本来也没在意,但是他看到信封后,瞳孔慢慢缩小,这封信表面残留着深黑色的印记,那是血液干枯后留下的:“为什么信封上会有人血?”

  陈歌将那封信拿在手中,不顾胡远的阻拦将信拆开,里面除了几根长短不一的头发外,还有一张病例单。

  单子上没有写病患名字,但背面被人用红色圆珠笔写了几句话。

  “请将你的头发剪断一根放入信封,然后将这封信交给其他人。”

  “如果天黑之前,你没有将这封信转交给其他人,我会在凌晨四点四十四分出现在你家中。”

  “如果三天之内,你仍旧没有将这封信交给其他人,我会在凌晨四点四十四分出现在你的眼前。”

  “诅咒信封?好幼稚。”陈歌看着信封里的头发,知道已经有很多人碰过这个信封了。

  “你还是把信还给我吧,我听曹飞说他昨天晚上好像真的看见了什么。”胡远去拿信封,但是陈歌却闪开了。

  “你现在这个年纪最重要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陈歌拍了怕胡远的肩膀:“把这封信交给你的人叫做曹飞,对吗?”

  “恩。”

  “他和你一样都是住校?”

  “你想要干什么?”胡远懵了,看向自己姐姐,小蝶也不知道陈歌想要做什么事情。

  “我准备今晚凌晨四点四十四分出现在他的床边。”陈歌笑眯眯的收起了信封:“开个玩笑,你先去里面休息吧。”

  表情轻松自然,陈歌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他让小蝶带着自己参观了所有场景,然后把自己关进了校长办公室。

  “噩梦学院的配置要比恐怖屋好一些,光是这些道具就值不少钱。”陈歌翻开漫画册,让几位红衣仔仔细细搜查了鬼屋每一个角落,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他才彻底放下心。

  “今晚要做两件事,调查熟食店,还有弄清楚诅咒信封的源头。”陈歌见过很多病例单,但没写名字、没贴照片的空白病例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凌晨过后我就去找曹飞,一个一个往上找,肯定能找到诅咒的源头。”陈歌将双腿放在了校长办公桌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学校是学习的地方,所有打学生主意的人都不值得原谅。”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