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43章 “受害者”视角
首页
更新于 20-07-22 22:1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晚上十一点,新海一高男生宿舍楼熄灯。

  408宿舍的三个男学生早在熄灯之前,就关好门窗躺在了自己床上。

  “老曹,你确定自己昨天晚上看见宿舍里有五个人吗?”靠窗的二号床上坐着一个体格健硕的学生,他穿着篮球服,床边的墙壁上还贴着某位球星的海报。

  “我骗你干什么?”一号床的学生光着上半身,枕头旁边摆着两个应急灯,他脖子还带着一个玉做的吊坠:“我一开始也以为那封诅咒信是开玩笑的,根本没当回事,谁知道昨天晚上宿舍里真的多出来了一个人。”

  一号床的曹飞指着二号床旁边的窗户:“那个人的脸当时就贴在玻璃上,我亲眼看着他打开了阳台门,进入屋内,整个过程中他就一直看着我。”

  “那他岂不是就站在我床边?槽!你怎么当时不喊一声?!”

  “我想要说话,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鬼压床你们知不知道,就是那种感觉!”曹飞双手不断比划着。

  “你仔细形容一下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三号床的瘦高个取下了眼镜,揉了揉眼,他床边的课本上写着他的名字——田源。

  “我也记不清楚了,就感觉那是个人,他一直看着我,慢慢往我这边走。”曹飞说着说着打开了应急灯:“我今晚开灯睡觉,哥几个不介意吧?”

  “瞅你那怂样,我看你就是亏心事做多了,自己开始吓唬自己了。”田源拿起旁边的书又看了起来,他是个很刻苦的学生,但他同样也是霸凌者:“话说那封诅咒信是谁给你的?是不是有人看不行你,想要告你啊?”

  “信是我女朋友收到的,我怕她害怕就主动把信要过来了,谁知道信上内容竟然真的出现了。”应急灯的光线照在曹飞脸上,他一想起这个事额头就开始冒冷汗。

  “逞英雄的时候你冲到第一个,现在遭罪了,你把我们哥几个全都给连累,你可真行。”一号床穿着球衣的男学生语气酸溜溜的:“哎,我什么时候能找到个女朋友,难道现在女生都不喜欢运动型猛男了吗?”

  “壮哥,我可没连累你们,信现在已经给胡远了,他正好又不再寝室,那个鬼应该跟着他回家了。”曹飞小声说道:“明天他来上课的时候,我们探探他口风,再吓唬吓唬他,争取这几天都别让他回寝室,让那个鬼一直呆在他家里。”

  “那他非要回来住呢?”田源重新戴上了眼镜。

  “那个弱鸡恐怕不敢反抗,再说就算他反抗又能怎么样?”曹飞很看不起胡远:“他唯一能入我眼的地方,就是他姐姐长得不错。”

  “几点了!还不睡觉!把灯关上!”宿舍门被敲动,宿管在门外喊了两声。

  屋内几人赶紧关灯,等宿管走后,曹飞用毯子将应急灯遮住,小声说道:“哥们今晚就不睡了,手机时刻开着,准备给你们拍鬼。”

  “那祝你好运,拍到了记得叫醒我们。”

  寝室里变得安静,再没有一个人说话。

  曹飞用毯子蒙住头,开始跟女朋友聊天。

  热恋中的小情侣总是有无数的话可以聊,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多。

  看了眼手机电量,曹飞准备跟自己女朋友说晚安,他们所在的高中宿舍里没有充电的地方,想要充电只能等第二天去教室里冲。

  手指在屏幕上移动,曹飞还没打出晚安两个字,耳边忽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房门动了一下。

  他立刻掀开毯子,朝宿舍门看去。

  房门紧闭,没有任何异常。

  他又看向四周,宿舍里很安静,安静到他能够听见室友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壮哥?源哥?你们都睡了吗?”

  无人回应,曹飞重新用毯子蒙住了自己的头,他这次只将眼睛露在外面。

  手机屏幕不断闪动,女朋友发来了新的信息,曹飞心中感到莫名的惶恐,他此时能交流的只有自己女朋友。

  “曹飞?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睡了吗?再陪我聊一会呗,我有点害怕。”

  “小璐,我们寝室突然变得好安静,连蚊子的叫声都消失了,好奇怪啊!”

  “你别吓我啊!那封诅咒信你送出去了吗?”

  “送给我们寝室一个人了,他今晚不在寝室里。”曹飞打着字,耳边忽然又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水龙头没有关紧,有水珠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上。

  “那应该没事,你放心吧,诅咒已经缠上别人了。”

  “但愿吧。”曹飞回完了信息,视线从屏幕上移开,朝窗口扫了一眼。

  他眼睛刚看过去,目光瞬间凝固,阳台外面有一张脸!

  眨动眼睛,只是眨眼的功夫,那张脸已经贴在的窗户玻璃上。

  血液顺着玻璃滑落,阳台通往宿舍的门把手竟然开始自己转动起来。

  曹飞双手紧紧抓着手机,心脏咚咚直跳,他手脚冰凉,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从里面锁上的阳台门缓缓被打开,屋内温度骤降,伴随着滴答滴答的声音,一个浑身湿透、穿着红衣的男人出现在了宿舍里。

  他越走越近,曹飞的表情已经扭曲,但是他的身体却完全无法做出反应。

  血水滑落,刺鼻的血腥味涌入鼻腔!

  被水打湿的头发紧贴在脸上,一颗只有眼白的眼珠透过黑发缝隙盯着曹飞。

  “为什么?诅咒信我已经送出去了!为什么鬼还是会出现!”

  曹飞的心仿佛被一双手狠狠揪住,他眼睛睁大到了极限。

  “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我?”伴随着水珠滴落,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黑发中传出。

  曹飞每次眨眼,那道身影都会出现在离他更近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给我那封信?”

  湿透的身体贴在了床边,满是眼白的眸子盯着曹飞:“为什么要骂我姐姐?为什么总是不肯放过我?为什么?为什么!”

  语气狰狞疯狂,浑身湿透的红衣猛地贴在了曹飞脸前。

  湿透的黑发贴在了曹飞脸上,一张惨白的死人脸紧紧盯着曹飞的眼睛:“为什么你要害死我!”

  “你是胡、胡远……”身体贴着床板,曹飞浑身冰凉,眼白上翻,这一幕早就超过了他的心理承受极限,他身体瘫在了床上,空气中出现了一股难闻的尿骚味。

  “欺负弱者的时候,你像个恶鬼一样,遇到了真正的恶鬼,你表现的还不如被你欺负的人。”浑身湿透的红衣鬼影拿起了曹飞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信息。

  “在干嘛?怎么突然又不回我信息了?”

  “你还在担心诅咒信吗?只要你把信送给别人,诅咒绝对不会来找你的。”

  “放心吧,那个诅咒只会害死最后一个倒霉蛋,我们两个都会没事的。”

  看着一条条信息,红衣鬼影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

  现在快凌晨一点,室友们都去睡了,但张璐仍旧旁若无人的开着应急灯。

  她把脚翘在桌上,一边在指甲盖上贴着什么东西,一边看着手机屏幕。

  “怎么还不信息?”张璐手指在屏幕上滑动,输入了一句话——放心吧,那个诅咒只会害死最后一个倒霉蛋。

  暗下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曹飞终于回了她信息。

  “你现在在哪?”

  张璐觉得莫名其妙,又回了一句:“我在宿舍啊!怎么了?”

  “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现在?”张璐看了一下手机时间,随手输入了几个字:“别开玩笑了,这都凌晨一点了。”

  “我已经走出男生宿舍了!”

  “你真过来了?”

  “我已经到你们楼下了!”

  “可女生宿舍门已经上锁了啊?”

  “我到一楼了!”

  “一楼?”张璐看着手机上一条接着一条,显示频率越来越快的信息,她感到一阵莫名的不安。

  “曹飞,你别逗我。”

  “我到二楼了!”

  “我到三楼拐角了!”

  “我到你宿舍门口了!”

  手机上的信息给人一种诡异可怕的感觉,张璐握着手机,她隐隐感觉发送信息的人好像不是曹飞。

  “曹飞跟我聊天的时候,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回信息,他说自己好像遇到了鬼。”张璐越想越怕,她准备叫醒宿舍里的其他人,可是大家没有一个搭理她。

  过了十几秒,手机上没有再收到新信息,张璐看着手机屏幕,悄悄靠近宿舍门。

  她用尽全部勇气,缓缓将门打开。

  漆黑的走廊上,冷风吹动,外面什么都没有。

  “果然是个恶作剧。”张璐咬着自己嘴唇,她被吓的脸色发白,气的直接给曹飞发送了一条语音:“你这样吓我好玩吗?你现在到底在哪?”

  片刻后,张璐的手机又收到了一条信息。

  “你往后看。”

  张璐缓缓转身,一张惨白的死人脸出现在她的身后:“你为什么要害死我?”

  ……

  挂断电话,魏立杰小声骂了一句,然后进入了公寓卫生间。

  “世界上有钱人那么多,凭什么我就不行?”他似乎喝了很多酒,晕晕乎乎坐在了马桶上,看着微信里聊天记录:“勒索高中生也弄不到几个钱,还要被曹猛分走一部分,干!天天给我使脸色,真把自己当大哥了?等有一天我爬到你头上,看我不玩死你……”

  魏立杰说到这忽然感觉脖子很沉,他迷迷糊糊的抬头往上看,发现自己头顶上站着浑身湿透的红衣男人。

  血水顺着外衣滑落,魏立杰眨了眨眼睛,酒都被吓醒了。

  “这封诅咒信是谁给你的?”

  “曹、曹、曹猛!”男人裤子都顾不上穿,双脚跳起,直接撞向卫生间房门,他跑到客厅结果双腿被裤子搬到。

  耳边传来血液滴落的声音,他拼了命的往门口爬,直到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

  仰头看去,一个体型夸张的胖子正把手伸向他的脸。

  “救命!救……呜!”

  ……

  在夜店玩嗨的曹猛忽然接到了魏立杰的电话,他听不清楚对面说什么,心里不爽的他独自进入了夜店卫生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他不耐烦的等了片刻,准备要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那边忽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把那封诅咒信给我?”

  “什么信?”

  “你想让我死吗?”

  “魏立杰,我特么告诉你,我就是想让你死,你能怎么样?长本事了是吧?”曹猛直接挂断了电话,他脑袋里还想着刚才一起跳舞的妹子。

  抓住卫生间门把手,曹猛正要出去,门把手上突然又多出了一只苍白的手!

  “卧槽!”

  曹猛朝旁边看去,但是四周什么都没有。

  “是我喝多了?”

  他正在疑惑的时候,听见厕所隔板里发出细微的声响,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缓缓接近隔板,在曹猛快走到的时候,隔板门打开了,一条白皙到毫无血色的小腿露了出来。

  “有女的跑到了夜店男卫生间里?”曹猛心思活跃起来,他借着酒劲,目光紧盯着那条纤细的小腿。

  就在他目不转睛的时候,一颗绝美的头颅掉落到了那条小腿旁边。

  身体停了下来,那一刻曹猛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已经停止。

  大脑一片空白,他一下瘫在了地上。

  ……

  凌晨四点四十分,蓝小晨给一部恐怖电影写完差评之后,笑呵呵的开始跟电影粉丝对喷。

  这是他每天最快乐的时间,白天的压抑在这一刻得到释放,他喜欢看别人气急败坏又无法顺着网线打到自己的样子。

  “我这么忙的人能拿出宝贵的时间给你评价,你们竟然还不知足?”一口气喷了三十楼,直到被管理员禁言,蓝小晨才狠狠砸了一下键盘:“真没种,不过没关系。”

  他呵呵冷笑,又开了几个小号开始在影评那里咒骂,用最难听的语言去诅咒。

  “真希望我的诅咒能够变为现实,毁了这群垃圾看重的东西。”

  蓝小晨盯着屏幕上管理员的ID,眼看着所有小号和评论被删除,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只剩下一封信了,不知道光写网络ID有没有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四点十四分的时候,蓝小晨将写好的信塞进了信封,可还没等他给信封口,屋内的灯忽然全部熄灭了。

  “停电了?”

  窗外的路灯照进屋内,借着微弱的亮光,蓝小晨发现自己屋子里晃动着好几道身影。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