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44章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首页
更新于 20-07-23 20:5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空气中飘起了浓重的血腥味,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不知为何变得拥挤。

  电脑屏幕发出的冷光映照四周,蓝小晨站在电脑桌前,手拿着信封,慢慢转身。

  “谁在那里!出来!”

  一向自诩胆大的他,冲着客厅大喊,可惜回应他的只有沙沙的电流声。

  空无一人的客厅里,电视机忽然被打开,黑白雪花出现在屏幕上。

  蓝小晨拿起书桌旁边羽毛球拍,一点点朝客厅挪动脚步。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回事,他忽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若有若无的哭声从房间某个角落传出,电脑上突然开始播放刚才他看过的那个恐怖电影。

  被蓝小晨认为恶俗的桥段一遍遍播放,主角正在使用电脑看鬼片时,自己家里正在发生鬼片当中的场景。

  熟悉的对话从电脑音箱中传出,急促的呼吸和紧张的语气不断刺激着蓝小晨的大脑。

  针扎在自己身上,他才知道疼。

  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感到了害怕。

  “出来!”

  一种无力感涌上大脑,蓝小晨冲着客厅大喊,似乎的声音高点能为自己壮胆。

  他背着电脑屏幕的冷光,挪动到了客厅和卧室门口,发现自家房门的门把手上残留着一个血手印,就好像有人从自己家里面将门打开过一样。

  此时电脑中的鬼片剧情已经到了最紧张的时刻,男主角发现鬼片中的鬼跑进了自己家里,他想要逃离这个家的时候,忽然发现房门被人锁死了。

  看到门把手上残留的血手印后,蓝小晨立刻意识到,有人跑进了自己家,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他缓缓移动,快要靠近房门的时候,突然加速。

  可当他双手抓住门把手的时候却发现,无论他怎么用力就是打不开那扇门。

  恐惧淹没了理智,自以为胆子很大,经常在网上鄙视那些惊悚电影粉丝的他,头一次感受到了恐怖。

  “怎么可能打不开?”

  他拼命晃动房门,门板纹丝不动,但是门缝处却开始往外渗血!

  电脑屏幕上主角走投无路,拿出电话向女主求救。

  现实里蓝小晨也慌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他没有朋友,这时候只能求助警察。

  屏幕里的画面和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几乎同步,结果也惊人的相似。

  电话很快接通,手机那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跑不掉的。”

  血水和惨白的脸开始在屋内浮现,一道道身穿红衣的身影围住了已经被吓瘫的蓝小晨。

  在网上纵横驰骋、指点江山的蓝小晨此时瑟瑟发抖,嘴角冒着白沫,无意识的喊着妈妈。

  一个穿着红衣的男孩将蓝小晨拖到旁边,他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个提着背包的年轻人。

  “他就是诅咒的源头?连红衣都不是吗?”年轻人进入屋内,随手关上了防盗门:“让我白高兴了一场。”

  坐在沙发上,年轻人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本漫画册,随手翻了起来。

  “把他弄醒,我有话要问他。”

  一盆血水浇在了蓝小晨头顶,他仿佛被扔进了冰窟里,瞬间挥动双手,嘴里大声喊着救命。

  “陈歌,你直接让张忆去翻看他的记忆不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呢?”门楠捂住了蓝小晨的嘴巴,他看着粘在自己手上白沫,觉得有些恶心。

  “张忆的能力是隐藏、消除部分记忆,如果这家伙的记忆被动过手脚,张忆也看不出来。为了不被误导,我们还是慎重一些比较好。”陈歌比较谨慎,他想要先帮那个年轻人好好回忆一下:“喂,接下来我会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老老实实回答,如果让我发现你撒谎,我会让你知道活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大脑稍微清醒了一些,蓝小晨半躺在地,他用尽身体仅剩的力气点了点头。

  眼前的年轻男人光从他的说话语气就知道是个狠人,别看蓝小晨在网上谁也不怕,现实中他可是个纯度百分百的窝囊废。

  “你从抽屉里拿出来的那张空白诅咒信是谁给你的?”

  “是我偷的,从一所废弃医院的病房里。”蓝小晨颤抖着双手把那封信摆在地上:“这是你们的东西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以你的胆子敢进废弃医院偷东西?”陈歌很是怀疑。

  “我在网上跟人打赌,要一起去那所医院过夜,我本来就是口嗨,谁知道他们真跑到了新海,我躲不过去就跟他们一起去了那所医院。”

  “那所医院在哪?”

  “医院在新海郊区,那边基本上没怎么开发过,非常荒凉。”蓝小晨声音中带着哭腔:“他们一共三个人,都是从含江来的游客,那地方民风彪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锻炼的,一个比一个胆大。”

  “你们进去了?”陈歌没想到含江的游客会出现在新海的怪谈里。

  “我是第一个跑进去的,但是我在离开他们视线的时候,立刻躲了起来,等他们全部进入后,我又跑了出来。”蓝小晨这个人没什么底线,换句更直白的话来说,他就是个人渣。

  “那几个游客最后出来了吗?”陈歌更关心的是游客的安全。

  “不知道,我在外面守了半个小时,医院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三个就跟被什么东西给吃掉了一样。”蓝小晨声音结结巴巴,他还是很害怕陈歌:“那地方晚上非常吓人,我没敢多呆自己逃了回来,不过我第二天中午又过去看了看,结果在医院大厅拐角发现了其中一名游客的钱包,里面所有证件都不见了,只有三张空白的病例单和一张纸条。”

  “你后来报警了吗?”

  “没,我想他们肯定是自己离开了,这又不算失踪,也没有找到尸体,我没有报警的理由啊。”蓝小晨在尝试着说服自己。

  “那三张空白病例单和纸条现在在哪?”陈歌脸色阴沉,屋内气氛非常压抑。

  “病例单我用了两张,最后一张在信封里。”蓝小晨缩着脖子:“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这病例单真的可以诅咒人,那天邻居家的狗一直叫,我就随便试了一下,结果没想到他家人全都病倒了,那条狗也死了。”

  “你刚才说除了三张病例单,还有一张纸条?把那纸条拿出来让我看看。”

  蓝小晨本来还想用那张纸条来谈条件,但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开口的勇气:“纸条在卧室那个上锁的抽屉里,钥匙在我口袋里。”

  门楠拿出钥匙进入卧室,片刻后他将纸条递给陈歌。

  说是纸条,其实是从某本书上撕下来的一页,上面残留着漆黑的血迹,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血迹其实是一句话——这是个病态的世界,为什么你还没有发现?我一定要治好你!

  这简简单单几个字好像蕴含着一种特殊的力量,会让阅读者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这几个字就是写给自己的一样。

  “病态的世界?我看你还是先治好自己吧。”陈歌使用阴瞳盯着纸上的字,越看他越觉得诡异,那些黑色血渍分层明显,就好像不断有人在同一个位置用血书写同样的文字:“像是告知信,又像是某种提示,难道是诅咒医院医生留下的?可为什么这纸条会跟三张空白病例单放在一起?”

  陈歌和被诅咒医院明里暗里交手数次,还是第一次见到空白病例单,这东西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捡到的。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蓝小晨压低了声音:“能不能……”

  “可以给你个痛快。”陈歌挥了下手,张忆直接钻进了蓝小晨的脑袋。

  一个大活人顺着头颅爬入身体,这惊悚的场景对陈歌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至于蓝小晨觉不觉得可怕那就不重要了,反正张忆离开的时候,会将部分记忆给消除起来。

  十几秒后,张忆从蓝小晨身体里钻出,屋内所有红影缓缓消失。

  电视屏幕关闭,一切都恢复原状,只不过世界上从此少了一个键盘侠,多了一个热爱生活的年轻人。

  “蓝小晨没有撒谎,不过他的记忆中有一部分非常模糊,我无法看清楚。”张忆跟在陈歌身边,一群人走在城市的阴影里。

  “哪一部分?”

  “不管是他第一次进医院,还是第二次进医院,所有场景都很模糊,甚至有可能只是他感觉自己进入了医院,实际上他并没有进去。”张忆伸手比划起来:“我感觉对方也有能够操控记忆的存在,而且比我厉害很多。”

  “被诅咒医院也有人可以操控记忆?看来我要想办法先让你成为红衣了,半身红衣的你已经不足以应对现在的局面。”

  能力越是特殊的厉鬼,想要突破就越困难,这一点陈歌很清楚,他也想培养张忆,可惜一直没有足够的“食物”。

  含江的厉鬼非常识时务,他已经不好意思下手,但到了新海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你说蓝小晨会不会是诅咒医院故意安排的棋子?无论是小蝶弟弟收到诅咒信,还是含江游客疑似失踪,这两点都非常的刻意,就好像是在努力说服我赶紧过去调查一样。”陈歌大脑飞速转动,思考着各种可能。

  “我也不知道。”

  “你先回漫画册里吧,好好休息一下。”

  陈歌将数位员工收回漫画册,他独自走在大街上。

  “不能着急,无论是张忆、还是闫大年,他们本身都是属于极为罕见的特殊厉鬼,我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是让他们成为红衣。”陈歌思路非常清晰:“一旦我身边那些特殊厉鬼成为红衣,那他们将成为一股无法被忽略的战力!”

  仅仅只是厉鬼的闫大年已经被黑色手机评为红衣之下最强,那如果他成为红衣,岂不是凶神之下横着走?

  “我先找个机会把小孙送过去,然后慢慢来,看谁先被耗死。”

  早上五点多,陈歌回到世纪大道,他正要去恶梦学院,突然看见有人从十里香熟食店的后门走出,那人的背影和吃仁很像。

  提着一个背包,陈歌悄悄摸了过去。

  天刚蒙蒙亮,现在是世纪大道商圈人最少的时候,那个从十里香后门溜出来的家伙拖着一个拉杆箱,他小心翼翼朝路两边看去,似乎是在躲什么人。

  慢慢靠近,陈歌走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盯着男人看了好久,最终确定这个家伙就是库房管理处照片上的吃仁。

  “你是被人家赶出来的吗?”陈歌的声音突然在男人耳边响起,把他吓得一激灵,脸都白了。

  “你谁啊!”

  “我是隔壁鬼屋的新老板,如果你无处可去的话,我可以收留你。”陈歌话音未落,那男人就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他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陈歌提着包堵住了路,男人拼命的摇头,最后他拿出自己手机,在屏幕上输入了几个字——我不想害你!快走吧!

  “害我?”陈歌使用阴瞳盯着男人看了半天,他确定眼前之人就是吃仁后,又朝四周看了看。

  两人所在的位置是十里香后门,这里没有监控。

  “你自身难保,还能在乎无辜路人的死活,看来是个可以信任的人。”陈歌拿出漫画册,血丝在他背后涌动,黎明的光亮被吞食。

  “红衣!”男人脸上青筋暴起,他意识到了危险,直接放弃了拉杆箱,扭头就跑。

  “别怕,我只是想要帮你。”

  “我不需要你帮我!!”

  “我帮人,从来不问他们需不需要。”

  陈歌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强行勾住了他的肩膀:“老实点,你周围至少有五位红衣,你觉得自己能跑掉吗?”

  “五、五、五位?!”

  “别紧张,保持正常的呼吸。”陈歌帮男人戴好帽子,让帽檐正好挡住男人的大半张脸。

  穿过街道,陈歌带着男人回到了噩梦学院,他锁好门之后,抓着那个男的直接进入了鬼屋场景里的校长办公室。

  “好了,你现在已经安全了。”陈歌和男人站在校长办公室当中,周围还站着门楠和水鬼红衣。

  男人一句话都不敢说,他感觉自己已经逃跑失败了。

  “你就是吃仁?”

  “你是怎么知道的?”男人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二院老库房是你在看守?”

  “恩。”

  “给方医生的纸条是不是你写的?”

  “是。”

  陈歌拿出一张纸:“把纸条上的那句话在这纸上再写一遍。”

  十分钟后,陈歌终于确定眼前之人就是吃仁,前几天就是他想要救方医生,可惜并没有成功。

  “你为什么要冒着得罪诅咒医院的代价救方医生?”陈歌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

  “方医生人很好,一点架子都没有,还经常帮患者解决各种问题,医者仁心我感觉就是用来形容他的。”吃仁叹了口气:“这样的好人,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

  “那你还想救方医生吗?”陈歌在一点点引导对方。

  “当然。”吃仁眼神一亮,但很快双眸又变得暗淡:“可我现在自身难保,还怎么去救别人?”

  “没事,我来帮你。”陈歌笑着拍了拍吃仁的肩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