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45章 两位凶神
首页
更新于 20-07-24 19:0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朋友?”吃仁看着陈歌,然后目光控制不住的移到了两位红衣身上,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滑落:“我……没资格和你们成为朋友,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四海之内皆兄弟,我能走到今天,靠的就是朋友多,你是方医生的朋友,我也是方医生的朋友,我们拥有同样的目标和相同的朋友,这就足够了。”陈歌懒得在这个问题上废话:“别耽误时间了,你现在就把你知道的所有关于方医生的事情说出来。”

  “你救不了他的,他已经被选中了。”吃仁摇了摇头:“你能命令红衣,确实很厉害,但和它们比起来还相差太远。”

  “它们是指?”

  “一所医院,方医生就是被那所医院选中的人,它们想要让方医生成为它们那里的白班医生,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因为最近那所医院的医生失踪了很多,现在人手紧缺。”吃仁的话让陈歌感到惊讶,这些极为隐秘的东西,吃仁竟然全都知道。

  “你和那所医院是什么关系?放心,你在这里说的话,除了我们之外没人能听到。”为了保证吃仁的安全,陈歌甚至把红色高跟鞋都给放了出来。

  “我不能说,这些东西说出来,我可能立刻就会死。”吃仁解开了上衣的口子,他心脏那里有一条深黑色血管,就仿佛一条黑色细线嵌在肉中:“所有和那所医院有关的人都会被诅咒,触发诅咒后,这条黑色血管就会不断生长,最后扎根进大脑。”

  “如果破除了这个诅咒会发生什么事情?”陈歌盯着那根黑色血管,血管当中好像有哭声传出。

  “没人能破除诅咒的,就算是最厉害的红衣也不行。”吃仁摇了摇头。

  几乎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整个屋子的温度突然下降了好多,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按到了他胸口。

  那条黑色血管颜色变淡,停止生长了。

  “你说的对,这诅咒确实没人能够破解,不过我这位朋友倒是可以让它暂时失效,并且还不会引起下咒者的注意。”

  屋内温度缓缓上升,吃仁傻在原地,刚才出现在自己胸口的手就好像是幻觉一样。

  “现在你可以放心大胆的说了。”陈歌示意吃仁继续说下去。

  犹豫片刻,吃仁深吸一口气,仿佛堵上了性命一般,用非常急促的语气说道:“那所医院里有一个红衣都惧怕的怪物,它也姓吃,我们身上的诅咒都和它有关。”

  说完第一句话后,吃仁脸色苍白,他死死看着胸口的黑色血管。

  等了半天,那条血管也没有发生异变。

  “诅咒被抑制了!”吃仁明显感觉轻松了很多,就好像一直安装在身上定时炸弹被拆除了一样。

  擦去脸上的冷汗,吃仁语气慢慢恢复正常:“诅咒医院里的活人分为四种:编号一百以外的病人,白班医生、姓吃的人和不笑,其中不笑是院长的血肉至亲,姓吃的人则是那个怪物制作出来的家人。”

  吃仁透露给陈歌的信息非常重要,除去被张雅吞掉的千脸凶神外,被诅咒医院至少还有两位凶神。

  一位是院长,一位姓吃。

  “你们是被制作出来的家人?”陈歌使用阴瞳打量吃仁,这就是个很普通的大叔,他身上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陈歌搞不懂凶神为什么会看中他。

  “这事要从十五年前说起了,那时候我刚到新海生活,年轻胆大,住在新海的亲戚给我找了一份看守太平间的工作。不累,就是夜班比较多。”吃仁说起了自己的过去。

  “我没上过学,也没什么特别的本事,亲戚肯给我介绍工作我就很开心了,再说工资给的也很多。”

  “医院领导告诉我每天晚上十二点、凌晨一点、凌晨两点巡查三次,重点检查太平间最下层的几扇门,一旦发现门锁松动,不管多晚立刻向他报告。”

  “可你仔细想想,大晚上谁会跑到太平间里撬锁?这是太平间,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光有尸体,哪个小偷脑子被驴踢了会来这地方偷东西?”

  “我觉得奇怪,但也不敢问,最开始一个星期一切正常。”

  “那个时候没有手机,一个人值班很无聊。再加上晚上太平间里非常凉快,连个蚊子都没有,我就想了个偷懒的法子。”

  “每天就巡查一次,然后我就躲在里面睡觉,那屋子里特别凉快,跟开了空调一样,有时候我还要盖个毯子。”

  “大概是两个星期后,我开始做噩梦,那种非常真实的噩梦。”

  “我梦见自己睡着后,床边站了一圈人在看着我;我还梦见自己被当做尸体推进了焚化炉;这些梦都还好,直到第三个星期,我梦到了一个小孩。”

  “那孩子脸上没有眼睛、鼻子,就一张嘴,他站在我床边让我给他讲故事。”

  “我心里害怕啊,也不敢拒绝,就把老家村子里那些怪事给他讲了讲。”

  “他好像听上了瘾,每天都会在我梦里出现,后来我真没故事了,那个只有一张嘴的小孩还是不准备放过我。”

  “他不仅在梦里出现,也开始在现实中出现。”

  “我走投无路,完全崩溃的时候,一个整张脸被嘴巴占据的怪物,抱着那个小孩出现了。”

  “他问我愿不愿意成为他的家人,我没敢拒绝。”吃仁表情痛苦:“他好像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家人,但是没有找到。”

  “成为那怪物的家人之后,他就离开了,随后我发现自己心脏上长出了一根黑色的血管,我必须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一些事情。不管多不愿意,只要我违背他的意愿,就会死。”

  吃仁讲完了自己的经历,又看向陈歌:“你还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有能力抑制住他诅咒的人。”

  想要抑制住凶神的诅咒非常困难,红色高跟鞋拥有极为稀少的和诅咒相关的天赋,再加上她吞食继承了凶神冥胎的一切,本身也已经是顶级红衣。

  同时满足了种种苛刻的条件,所以她才能抑制住吃姓怪物的诅咒。

  “那姓吃的怪物和院长关系怎么样?”陈歌想试试能不能分化他们,毕竟张雅只能拖住一位凶神,另一位凶神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间虐.杀所有鬼屋员工。

  “非常好,有时候大家甚至觉得他们就像是一个人。”诅咒被控制住,吃仁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这些话已经憋在他心里太久,现在终于能够说出来了。

  “大家?”

  “新海姓吃的人不止我一个,十里香的老板也姓吃,我们全都是被诅咒医院的受害者,终生只能活在诅咒的阴影下,不敢吐露任何秘密,还要满足他们的一些要求。”吃仁牙关紧咬,他似乎想到了很痛苦的事情:“其中有些要求非常过分,十里香的老板就曾因为一件事,受到了惩罚,然后被逼迫吃了一种肉。还有一个人为了寻找自己女儿进入了医院,结果不仅没找到自己女儿,还被修改了记忆,成为了可怜的傀儡。”

  脸颊上冒出青筋,吃仁很是懊悔:“是的,我们都是怪物。”

  “只要保留人性,你就还是人。”陈歌安慰了吃仁一句,他心里则在思考另外的事情。

  院长和吃姓凶神关系非常好,就像是一个人一样,想要分化他们非常困难,那陈歌想要跟他们对抗,就必须要得到两位凶神的帮助才行。

  而这还只是拥有了正面对抗的资格而已,被诅咒医院二十年前就存在了,它们到底有多少凶神,根本没人能说的清楚。

  连吃仁这种比较外围的受害者都知道有两位凶神存在,那诅咒医院实际上的凶神数量,很可能会比陈歌之前预想的还要多。

  “张雅是凶神,红色高跟鞋是顶级红衣,小布在荔湾镇也能够发挥出顶级红衣的实力,但在其他人的门后世界距离顶级红衣还差一点。”这三位就是陈歌恐怖屋的顶级战力,红色高跟鞋和小布也是短时间内最有可能成为凶神的红衣。

  “实力相差太大,还是要借力才行。”陈歌心中浮现出了三个名字——高医生、画家、常雯雨。

  “高医生毁掉了活棺村的门,他可以自由在血色城市中移动,说不定已经成为了凶神。我跟他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同属于怪谈协会,还有高汝雪的情分在,我应该能说服他。”

  “画家自身拥有接近凶神的实力,身边还跟随了多位红衣,因为范郁的原因,他跟我算不上敌人。”

  “常雯雨虽然利用过我,但她现在要靠我来修复执念,三‘人’之中,反而是她最容易成为我的朋友。”

  陈歌知道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对诅咒医院造成威胁,所以他决定联系一切力量。

  “这么一想,我还是有胜算的。”

  和吃仁交流过之后,陈歌决定今天就去解决常雯雨的事情,尽快帮常雯雨恢复,对他来说也很有好处。

  “以现在的力量对比,如果被诅咒医院全力来猎杀我,我还真不一定能逃走。”

  恐怖屋的员工很多是红衣,但他陈歌只是个普通人,那所医院想要杀死一位普通人真的太简单了。

  “所以计划都要提前了,不能给那所医院更多的时间。”陈歌重新看向吃仁:“在你成为吃姓怪物家人的这段时间内,有没有遇到过外出的医生和病人?”

  “有过。”

  “外出执行任务肯定会遇到危险,他们有没有可能向你们求救?毕竟你们也算和被诅咒医院有关,身上都背负着诅咒。”陈歌耐心询问。

  “我们这些散布在城市角落里的吃姓普通人,就是医院的一个个棋子,不管是病人,还是医生,他们只要感受到我们身上的诅咒,就会要求我们去做一些事情,而我们通常会无条件答应下来。”吃仁苦着一张脸:“我们没有拒绝的资格。”

  “也就是说吃姓人在医院里,属于地位最低的一档?”陈歌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可以这么说吧。”

  “你先留在这个屋子里,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不出这个屋子,就不会遇到危险。”陈歌一晚上没睡,但是他现在却一点困意都没有,眼中满是兴奋。

  “你要离开了吗?对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吃仁现在还迷迷糊糊的,被诅咒医院和陈歌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相比较来说,陈歌似乎更靠谱和亲切一些。

  “桌上有昨天买的熟食和啤酒,卫生间在隔壁,你困了就好好睡觉,在我回来之前,不要离开这栋楼。”陈歌留下了两位红衣,他跑到了一楼的某个场景将小孙唤了出来。

  “学的怎么样了?”陈歌满是期待的看向小孙。

  “我是真没想到自己都死了,还要接受填鸭式教育……”小孙感觉好像瘦了很多,身体也透明了一些:“该学的都学了,该背的也都背了,现在就是101号病人复活也没我扮演的像。”

  “很好,你准备准备,这几天我就送你去诅咒医院。”

  “这么快?”小孙脸瞬间变白。

  “你先听听我的计划。”

  陈歌准备利用吃姓人将小孙送进被诅咒医院,他先和小孙交流了一下,然后带着小孙外出踩点。

  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他们锁定了新海郊区的一位吃姓人。

  “先熟悉下环境,今晚再动手。”

  下午一点多,陈歌回到恶梦学院的时候,发现张敬酒和曲长林已经到了。

  “以后张敬酒就是代理店长,曲长林是道具和场景总设计师,小蝶你就是领班。”鬼屋里一共三个活人员工,陈歌给他们每个人都安排了听着很厉害的工作岗位:“大家先把鬼屋里无用的道具和老旧的场景整理一下,三天后看情况开始营业。”

  分配完工作之后,陈歌又问了小蝶一些关于她弟弟的事情,接着他便提着背包赶往新海一高。

  小蝶弟弟上的新海一高,正好也是常雯雨残魂寄托者所在的学校。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