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46章 怪谈测评师——陈歌
首页
更新于 20-07-25 21:5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你听说了吗?咱们男生宿舍昨天晚上闹鬼了!有个经常霸凌室友的学生被吓的大小便失禁、神志不清!”

  “我怎么听说是女生宿舍出事了?监控探头被黑影遮住,隐约还能看到一张张人脸跑进了宿舍!有个女生大清早被宿管发现在走廊上,昏迷不醒,好像是梦游了!”

  “对对,我早上看到有人被送到医院了,救护车在女生宿舍楼下停了好一会。现在大家都在传的一个版本是,出事的学生经常霸凌同班同学,然后遭到了诅咒!”

  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听,其中长相最好看的那位一直没插话,眼中带着的不屑。

  “陈雯,你最近还是老实点比较好,再去找事,小心自己今晚也遇见鬼。”一个声音粗重、长相偏中性的女学生朝那位一直没开口的学生说道。

  “你觉得我信这些吗?”陈雯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她守在班级后门,就好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上课铃响起,大部分学生都回到座位的时候,一个打扮非常朴素的女学生踩着铃声进入了教室。

  她全身上下全都是杂牌,没有打扮过,目光躲躲闪闪,似乎不敢和自己的同桌陈雯对视。

  第一节课结束,女生没敢去上厕所,一直坐在自己座位上,似乎她只要一离开教室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好像对我有意见?”陈雯把椅子搬到了那女生身边,不听对话内容,光从背影来看,估计还会以为他们两个关系很好。

  “没有。”女孩拿着笔,翻动着笔记。

  “我在跟你说话呢?看着我,看着我!”陈雯胳膊搭在了女孩肩膀上:“今天下午放学,我们一起去玩吧?正好周五,你也别天天装乖乖女,你不是想要交朋友吗?咱们一起去玩,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我晚上有事……”

  “就这么说定了,你要敢放我鸽子,以后有你好看的。”陈雯松开了手,拿出手机开始跟什么人聊天,她的同桌则紧紧握着手里的笔,很害怕,但是也不知道该跟谁说。

  她不知道陈雯想让她干什么,但她知道肯定是不好的事情,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就算告诉老师,学校也不会去处理陈雯。

  再退一步来说,就算学校批评了陈雯,只要不是让她退学,那接下来陈雯和她的那些朋友一定会变本加厉的欺负女孩。

  这就是校园霸凌受害者最痛苦的一点,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却还要被孤立,甚至还可能承受来自家庭和学校的二次伤害。

  心里想着陈雯的话,女孩连课都没办法认真听了,她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的盯着课本。

  课间操的时候,女孩因为身体不适,向老师请了假,她独自一人在教室里休息。

  “要不要告诉老师?被陈雯缠上的女孩要不成为了她的朋友,要不就转学走了,她家好像很厉害。”跟随父母来新海还没多长时间,女孩打心底有种自卑的感觉:“不能给父母添麻烦了,可是……我到底该怎么办?”

  “常霏霏?”

  女孩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扭头看去,教室窗口那里站着一个面带微笑的年轻人。

  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的笑容也带着一丝暖意。

  “应该就是她!快!快把我收回漫画册里!身体要融化了!”年轻人身后一道影子正在苦苦哀求和挣扎,当然女孩并没有看到这些。

  把常孤收回漫画册,陈歌推开了教室后门:“你别害怕,我是受人之托,来找你办一件事。”

  女孩很是茫然,不知道陈歌在说什么。

  “你有没有做过这样一个梦?”陈歌站在后门那里,小声说道:“你梦见了一扇血红色的门,门内是一所只在夜晚上课的学校,校内所有学生和老师全都是鬼,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位女学长帮了你。”

  女孩似乎想起了什么,很是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做过这个梦?”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在梦里答应了那位女学长什么条件?”陈歌按照常孤所说,一步步引导对方。

  “她帮我逃离噩梦,我愿意帮她保管一个东西。”女学生没什么心眼,非常单纯。

  “我就是那位女学长的朋友,现在她让我帮她取回那东西。”陈歌看着不像是坏人,女学生犹豫片刻后,解开上衣第一个扣子,从领口取下了一个类似香囊的东西。

  “一直以来我都感到奇怪,怀疑那到底是不是一个梦。如果不是梦,但具体记忆我完全忘记了;可要说是梦,在我梦醒以后,手里却多了这个东西。”女孩打开香囊,里面是一颗红色的石头,石头当中有一根揉搓成团的头发。

  “应该就是这个东西了。”陈歌接过石头,漫画册里的数位红衣同时发出预警,似乎这东西非常危险:“多谢,这玩意我拿走了,以后你的运气会慢慢变好的。”

  在学校保安赶来之前,陈歌拿着那块石头,急匆匆离开了新海一高。

  “常孤,东西我已经拿到了,接下来要怎么做?”陈歌提着包站在树荫下,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那根头发就是我妹妹残存的最后一丝执念,红色石头是她的心头血,顶级红衣最重要的一滴血。”陈歌身后一道影子,开口说道。

  “你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告诉我,不怕我让别的红衣将她吞食掉?”

  “怕,可怕也没办法。”常孤带着一丝苦笑:“就算我不说,你的其他红衣员工也会察觉的。”

  “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希望你们不要再让我失望。”陈歌将手中的血色石头轻轻抛起,看的常孤心惊肉跳:“光有执念和心头血,你妹妹就能回魂?”

  “还需要吞食一些厉鬼才行,具体需要多少我也不清楚。”常孤低着头,不敢看陈歌的眼睛。

  “合着你们是想让我当保姆吗?我算是明白常雯雨的计划了,她的对手都在含江,所以她挑选了一个从新海来的孩子,将残魂藏在她身上。等她苏醒后,又可以吞食新海的鬼怪来恢复力量,等完全恢复后再重回含江。”

  常雯雨很聪明,只不过她低估了张雅的实力,没想到陈歌会随身携带一位凶神。

  “老板,在通灵鬼校我们兄妹两个确实做得不对,还希望你能帮她这一次。”常孤连老板两个字都喊了出来,在相处的这段时间内,他对陈歌的看法也在不断发生改变,他觉得陈歌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放心吧。”陈歌收起了血色石头,双眉皱起:“常雯雨想要苏醒需要喂食厉鬼,我的员工想要提升自己能力,同样需要厉鬼和红衣。”

  思索了一会,陈歌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和新海有关的怪谈。

  他建了一个小号,混进了当地一个灵异论坛,在一个精品帖子里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新海怪谈汇总!评选出你心目中最恐怖的新海十大怪谈!”

  陈歌一楼一楼的看去,他瞳孔慢慢缩小,默默将所有信息记录下来。

  站在他旁边的常孤已经不敢说话了,自家老板翻看灵异怪谈时的样子,很像是食客在翻看菜谱,那种认真的表情让他毛骨悚然。

  “这帖子还在不断更新,最近的回复时间是在两分钟前,我也算是赶上直播了。”陈歌收藏了论坛页面,他已经记住了几个怪谈的地址,准备今晚过去。

  回到恶梦学院,陈歌顾不上和员工打招呼,直接进入校长办公室。

  他又询问了吃仁一些问题,确定了方医生和吃姓人的某些信息后才离开。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小孙,你这次过去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但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因为你是与众不同的。”陈歌亲自检验了一下小孙的特训成果,然后又教给了小孙一些东西。

  天黑之后,做好万全准备的陈歌带着“身受重伤”的小孙来到新海郊区。

  吃姓人的秘密只有吃姓人自己知道,而且这秘密还不能说出口。

  因为凶神诅咒的原因,所有吃姓者一旦泄密,不仅自己会死,凶神也会立刻获知这边的情况。

  被诅咒医院没想到红色高跟鞋会继承冥胎的一切,成为顶级红衣,现在这个漏洞被陈歌利用。

  他人为制造出了一场意外,让住在郊区的吃姓人,非常巧合的遇到了快要魂飞魄散的101号病人小孙。

  用苦肉计获取了吃姓人的信任之后,陈歌亲眼看着那位吃姓人将小孙带出了新海。

  他去的那个地方正是新海和含江交接处,那里有大片荒地和鬼楼,已经被废弃了很多年。

  “吉人自有天相,希望小孙能在诅咒医院大展拳脚。”不知道为什么,送走了小孙之后,陈歌自己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接下来我要尽快提升员工的能力,争取让红色高跟鞋也成为凶神。”红衣想要成为凶神非常困难,但陈歌现在别无选择,只有红色高跟鞋成为凶神,他才真正有资格去和被诅咒医院抗衡。

  重新登录白天去过的灵异论坛,陈歌发现那个帖子仍在更新,论坛里的灵异爱好者因为怪谈排名问题吵了起来,谁也不服谁,最后还决定亲自过去直播查看。

  “到底是大城市,就是热闹。”含江也有类似的论坛,但活跃人数少的可怜,两座城市从人口基数上比就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人越多的地方,绝望就越多,怪谈也就越多,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含江显然是个例外。”

  陈歌自己也发现,含江的怪谈数量多到了不正常的地步。

  如果把城市比作人的话,那含江市就跟孙小军似得,集万千厉鬼的宠爱于一身。

  “来新海这么多天,也该去跟它们打声招呼了。”

  陈歌按照论坛上新海怪谈的排名,打车前往目的地。

  “司机师傅,麻烦开快点,我赶时间,今晚要去好几个地方。”

  ……

  晚上十一点,新海十大怪谈陈歌已经去过了三个,可惜并没有什么收获。

  他也慢慢发现,那些名气越大的怪谈,实际上隐藏红衣的概率越低。

  因为如果一个怪谈中真的有怨气缠身的红衣出现,那几乎不会有幸存者。

  没有幸存者,自然也就没有目击者,怪谈本身就不会流传出去。

  本着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态度,陈歌将精品帖里的所有怪谈全部记录了下来。

  其中他倒是发现了几个比较特别的怪谈,描述者说的不是很详细,但能看到血衣、红色等形容词。

  “新海怪谈排行榜第二十七——开发区的哭井,明明是一口枯井,却会传出哭声,还有目击者称午夜凌晨之后能看见井内有沾染血迹的头发冒出。这个听着感觉不错,值得去看看。”

  手机放在膝盖上,陈歌手里还拿着纸和笔在不断记录,不知道的恐怕真以为他是在写测评之类的东西。

  十几分钟后,陈歌到了开发区的一块工地,因为很多原因,进行到一半的工程突然停止,那口井就在工地后面的山脚下。

  穿过草丛和树林,陈歌终于找到了那口井。

  石块垒砌,距离井不远的地方有几间破旧的空平房。

  “应该就是这里。”陈歌还没接近,他就听到了幽幽的哭声:“从井里传出来的?”

  那哭声中蕴含着一种特殊的力量,陈歌的身体就好像失去了控制一样,慢慢朝井口走去。

  惨白的月光照在水井上,陈歌朝井内看去,里面有无数黑发仿佛水流一般在涌动。

  没有任何沟通和交流,黑发直接缠向陈歌的脖颈,想要将他拽入井中!

  “是你先动手的啊!”

  手掌飞快的翻动漫画册,月色变为猩红,血水倒灌,直接冲入井里。

  片刻后,水鬼红衣拿着常雯雨的血石重新出现在陈歌身边:“井里只是一位半身红衣,不过它好像被施加了诅咒,完全丧失理智,似乎连自己生前的执念都忘记了。”

  “被诅咒了吗?”现在陈歌只要提到诅咒,就会立刻想起那所医院。

  “血心吞了半身红衣后只是颜色加深了一些,我估计至少要吞两位红衣,她才能苏醒。另外井底还写有一些东西,我觉得你亲自过去看看比较好。”

  水鬼红衣和许音领着陈歌进入枯井当中,在枯井最下面他们发现了一个衣冠冢,保存很好的衣物当中残留着一张病例单,那单子背面还写了一句话——这是个病态的世界,为什么你还没有发现?我一定要治好你!

  “又是这句话?”陈歌曾在蓝小晨家里也见过这句话:“病态的世界,为什么你还没有发现?我总感觉这话像是在对我说的一样。”

  收起病例单,陈歌爬出了枯井:“先不想了,准备去下一个怪谈。”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