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47章 苏醒的顶级红衣
首页
更新于 20-07-26 22:30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新海怪谈排行榜十九——午夜外卖,新月大厦444室曾经发生过一起恶性凶杀案,凶手正在处理尸体时,被害者叫的外卖送上了门。”

  “外卖员并不知道屋内发生了什么,在希望凶手给个好评后,被凶手残忍杀害,从此只要在新月大厦零点之后点外卖,就有可能遇到那位惨死的外卖员。”

  看完手机上的信息,陈歌晃动新月大厦444房间的门锁。

  发现房门没锁后,他直接进入其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点了啤酒和烧烤。

  可能是因为他地址填写的是新月大厦444房间的缘故,商家接单后,没有一个外卖配送员过去。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商家那边还没发货,走廊外面的楼道上却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片刻后,444房间的门被敲响,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的外卖到了。”

  陈歌趴在猫眼上朝外面看了一眼,444房间门外面站着一个男人,他手里提着一个正在渗血的红盒子。

  “是不是送错了?我这边显示商家还没发货。”陈歌拿出了漫画册,一边翻动,一边冲着门外喊道。

  “没错,地址就是这里。”门外的男人低垂着头,身体紧贴门板。

  “看来应该是我手机出了问题。”陈歌很快说服了自己,他打开房门,微笑的看着门口的男人。

  与此同时,陈歌身后的三位红衣也一起看向了外卖员。

  门板打开的瞬间,男人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双手捧着的红盒子似乎变得有些沉重,他喉结轻轻颤动,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好意思,地址看错了,这不是你点的外卖。”

  抱着红盒子,男人扭头就走,但是被水鬼红衣拦下。

  “没送错,我们等的外卖就是你。”

  红衣出手,外卖厉鬼根本扛不住,不过陈歌并没有把外卖厉鬼喂给常雯雨。

  这位外卖厉鬼神志清醒,身上没有诅咒存在的痕迹,陈歌也没在他身上发现什么和被诅咒医院有关的信息。

  “连半身红衣都不是,没有吞食的必要,再加上他看着挺聪明的,还会送外卖,算是个有特殊技能的人才吧。”

  陈歌将外卖厉鬼送入漫画册,让他和门楠呆在一起。

  “外卖鬼实力不如哭井里的鬼,但是营造出的恐怖氛围要比哭井强一些,很难取舍,这个怪谈就暂时先排在哭井之下吧。”

  离开新月大厦444房,陈歌又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怪谈。

  他今夜已经“参观”了七个怪谈,其中三个怪谈里没有鬼怪存在,剩下四个怪谈只有哭井里的半身红衣被吞食,另外三个怪谈当中的鬼怪都是普通执念和厉鬼,没有吞食的必要。

  “偌大的新海,连一个‘野生’红衣都没有吗?”

  翻看手机,陈歌来到新海老城区一个叫做牌楼的地方,以前这里是新海老城最混乱的街区,后来因为一场大火,这里直接被废弃。

  开发商以很低的价格拿地,但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迟迟没有动工,这片街区就这样荒废了。

  牌楼被水泥墙包围,陈歌翻墙而入后他立刻感觉到不对。

  墙内和墙外简直是两个世界,墙内的空气中带着一股腐臭味,非常压抑。

  “一点人气都没有,这地方被废弃多久了?”

  城市的废弃建筑有时候会成为拾荒者的家,但牌楼似乎是个例外。

  在黑色手机的锻炼下,陈歌进入某个地方,不用仔细探查,光从残留的气息就能判断出该场景内是否存在有厉鬼。

  他经历的实在太多了,身体已经形成了习惯,掌握了种种在普通人看来完全无法想象的能力。

  翻动漫画册,按下复读机开关,陈歌推开被烧黑的大门,进入牌楼内部。

  “怎么有股血腥味?”陈歌仰头深吸一口气,使用天赋灵嗅:“是从建筑内部飘出来的。”

  穿过一条堆满牌桌和木椅的走廊,陈歌手刚来到拐角就发现不对,伴随着滴答滴答的声音,他看见走廊尽头的大厅里吊着一个人。

  臭味和血腥味都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而就在陈歌发现那人的时候,身上遭受多处致命伤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

  “不好!”

  果断唤出员工,在那具尸体扑向陈歌之前,水鬼红衣和许音护在了陈歌身前。

  残破的尸体上渗出了黑红色的血,不断有蜈蚣一样的黑色虫子从尸体上掉落,它不知害怕和痛苦,就算面对两位红衣依旧不躲不闪,迎面冲来。

  水鬼红衣轻松挡住了那具尸体,可在他触碰到尸体时,尸体后背流淌出的鲜血化为一道红影猛地咬向陈歌的脸!

  “许音!”

  沙沙的电流声在耳边响起,一只苍白的手臂刺穿了血影。

  大厅内传来刺耳的惨叫声,但很快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开裂的地板缝隙中露出了一张脸,一条条黑色虫子爬出,距离陈歌不远的地板向上鼓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地下快速移动!

  大概只过了零点几秒钟,一张满是伤口的脸出现在陈歌鞋子旁边。

  “还有一个?”

  那张脸正要窜出地面,但是却被恶臭一脚踩了回去。

  体型肥胖的恶臭化为黑色雾气,用自己的身体将陈歌罩住。

  大厅里的惨叫声越来越多,天花板上的涂料好像皮肤般脱落,露出了贴满了黑白照片的屋顶。

  一张张脸紧盯着陈歌,它们面目扭曲完全不知道害怕。

  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命令,无数阴灵从照片里冲出,如同虫群般扑向陈歌。

  撕碎了红影的许音再次出现,他把所有靠近陈歌的阴灵全部碾碎。

  在许音被阴灵缠住的刹那,地面之上浮现出细密的血网,一个身体被烧焦的黑红色鬼影从建筑最深处跑出,它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陈歌。

  如果陈歌只有两位红衣保护,那他现在可能已经死了,牌楼里的鬼怪非常阴险,它一直等到所有红衣都被拖住后才现身。

  但可惜的是,它低估了陈歌身边红衣的数量。

  在那个身体被烧焦的红衣出现以后,陈歌不再隐藏实力,将其余红衣唤出。

  接下来很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身体几乎被烧焦的红衣似乎丧失了理智,它疯了一样开始和数位红衣厮杀。

  “它身上也有诅咒?”保险起见,陈歌唤出红色高跟鞋。

  这位顶级红衣一出现,整座牌楼都开始摇晃,地板开裂,露出了埋藏在地下深处的一具具焦黑尸体。

  战斗在红色高跟鞋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结束,身体被烧焦的黑红色鬼影露出了真容,它是一个怨念聚合体。

  牌楼失火的时候,有很多人没有跑出去,他们临死前的怨念被深埋在地下,形成了一个比一般红衣实力还要强的怪物。

  这怪物本就怨念深重,身上还中了诅咒,会攻击所有在夜晚进入牌楼的人,非常危险。

  陈歌今天也算是为民除害,数位红衣联手将这道黑红色鬼影给击杀,并把所有怨念喂给了常雯雨的血石。

  牌楼死过多少人是个迷,没有具体报道,也找不到任何信息。

  随着怨念被血石吸收,吊顶上的一张张黑白照片脱落,照片开始泛黄,上面的人像也变得模糊。

  地板出现越来越多的缝隙,建筑外墙也开始龟裂,这栋存在了几十年的老建筑似乎快要坍塌。

  足足用了十五分钟,常雯雨的血石才把牌楼里的红衣怪物吞掉,血块胀大了一圈,并且还会自己跳动,就像是活人的心脏一样。

  “准备离开吧,这楼要塌了。”陈歌正要往外走,红色高跟鞋却跳入了埋藏烧焦尸体的深坑。

  片刻后她从尸坑当中找到了两样东西,一封被烧了一半的信和一枚耳环。

  起初陈歌没有在意,但仔细看过之后,他脸色瞬间发生了变化,那枚耳环是他母亲曾经佩戴过的。

  将耳环放入背包夹层,陈歌拆开信封,双眉皱在了一起。

  信纸被烧了一半,上面只剩下几个字——这是个病态的世界。

  “笔迹和我爸的字很像,是有人冒充吗?可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尸坑里还有我母亲的耳环?”

  信上这句话陈歌之前看过,所以就算后半句被烧毁,他也知道后面说的是什么。

  “这是个病态的世界,为什么你还没有发现?我一定要治好你。”

  “难道这句话是我父亲对我说的?这是给我的提示?”

  陈歌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思索片刻后,手指摸到了信封边缘被烧毁的部分:“不对!信是我父亲写的,但是他想要告诉我的信息可能并不是那句话!纸条上的字迹和信里的字迹不同,是由不同人书写而成。”

  眯起眼睛,陈歌对比信纸上的半句话和纸条上的完整句子:“有人在故意误导我!想要让我产生某种误会!”

  他将所有东西放入背包夹层,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任何人:“布局者能拿到我父亲的手写信和我母亲的耳环,看来大概率和那所医院有关。”

  心里产生了一种急迫感,陈歌收起所有员工立刻离开了牌楼。

  “该去下一个地方了。”他将自己在含江养成的习惯带到了新海,天不亮绝对不休息。

  凌晨三点五十五,陈歌来到了新海郊区的一所废校。

  在废校内他又找到了一位中了诅咒的红衣,把这位红衣喂给血石之后,沉睡多时的常雯雨终于苏醒了。

  跳动的血石其实这位顶级红衣的小半颗心脏,她在通灵鬼校并没有全力应对画家,而是为自己留了条后路。

  当血红色的心重新开始跳动,废校周边所有动物和虫子全部停止发出声音,这里似乎成为了生命的禁区。

  独眼睁开,常雯雨的眸子里隐藏着一片血海!

  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常雯雨的血衣疯狂朝四周延伸,她一步步走向陈歌,直到红色高跟鞋挡在了她的身前。

  “我知道你重获新生很开心,但我希望你可以收敛一些,否则我就把你喂给其他红衣。”陈歌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你欺骗利用了我,但是我以德报怨,不仅没有找你算账,还救了你一命,你要不要向我表示些什么?”

  “这可不像是品德高尚之人会说的话。”常孤站在陈歌身后小声说道,他看见自己妹妹后,非常激动。

  常雯雨慢慢平静下来,仅剩的独眼盯着陈歌,血红色的嘴唇微微张开:“你的手机我曾在血色城市的最深处见过一次,那个地方只有我知道,我可以带你去。”

  在做通灵鬼校试炼任务时,常雯雨偷走了陈歌的黑色手机,就因为这件事,黑色手机还专门发布了一个关于常雯雨的任务。

  “就这?没了?”陈歌不是太满意,让所有鬼屋员工围住了常雯雨:“为了你,我专门跑到新海,还无意间把新海最恐怖的诅咒医院给得罪了,那医院里至少存在两位凶神!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你就轻飘飘给我说一句话?”

  独眼眨动,常雯雨刚刚苏醒,她不知道陈歌说的是真是假,但她知道现在是她最虚弱的时候。

  “你需要我做什么?”

  “在诅咒医院被彻底夷平之前,你要做我鬼屋的员工,服从我的安排。”陈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刚才说是你主动得罪了那所医院,现在为什么要把人家给夷平?”

  “反正已经结仇,不如永绝后患。”

  被数位红衣围住,常雯雨的独眼每次眨动,眼眸中的疯狂和残忍就会增加一分,不过在最后关头,她还是服软了。

  “好,我答应你。”

  “这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陈歌让红色高跟鞋给常雯雨留下了印记,然后又把张雅绑在无头女鬼手腕上的头发解开,重新绑在了常雯雨手腕上。

  整个过程中常雯雨都没有反抗,直到陈歌觉得万无一失后,常雯雨才开口:“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枚眼珠给你,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只要按碎它,我就会出现。”

  独眼中血海翻腾汹涌,常雯雨身上的煞气遮住了地平线上的初阳,她从红衣当中拿出一枚带血的眼珠塞给陈歌,然后化为无边血雾,消失不见。

  看着手中带血的眼珠,陈歌脸部肌肉抽搐。

  常雯雨这种才是真实的红衣,怨气缠身,时刻处于发狂的边缘,天不怕地不怕,一言不合就丢给别人眼珠。

  而虚假的红衣总是欺软怕硬、爱吐槽、同等级谁都打不过,别说害人了,连鸡都没杀过。

  “这眼珠我该放哪?扔包里可能会压碎,装口袋里要是被人发现,他们肯定会当我是变态,万一有人再报警那就更麻烦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