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51章 晚餐时间到了
首页
更新于 20-07-31 21:2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常雯雨曾说过,她在血色城市里的某个地方见过黑色手机,一直给我发送信息的人应该就在那里。”

  很多线索串联在了一起,陈歌距离真相也越来越近了。

  回到世纪大道恶梦学院,陈歌在进入鬼屋的时候,发现街道对面十里香熟食店里有一道目光在窥视自己。

  但当他使用阴瞳朝那里看去时,并没有找到那道目光的主人。

  “是十里香的店老板在看我?”

  陈歌也不能确定,他准备等到晚上再过去好好探查一下。

  进入校长办公室,吃仁正在屋里睡觉,陈歌没有打扰他,自己坐到了书桌前面。

  他打开背包正想要整理自己的物品,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为什么这张纸条还在我包里?我不是把它交给新海警察了吗?”

  陈歌将纸条从背包中拿出,上面那歪歪歪斜斜的字迹仿佛是一种无法摆脱的诅咒。

  “我的背包里栖身着十几位红衣,如果是有‘人’将纸条偷偷放回我的背包,那红衣员工们一定会察觉!”

  如果是普通人遭遇了这样的怪事,首先想的肯定是将纸条撕碎,或者将它烧掉,然后他们会发现就算这么做,纸条仍会出现在自己身边,这就是标准的恐怖故事开局。

  但陈歌就不一样了,他先将纸条放在了自己影子上,等了半个小时候发现没有异常之后,他又捡起纸条将其塞在了红色高跟鞋当中。

  “这纸条不断出现,仿佛就是在提醒我,我所处的世界是病态的。”

  “它不断重复,如果我相信了它的话,开始顺着它的思路思考,那我恐怕就会真的成为一个病人。”

  诅咒医院需要两种人,一类是病人,一类是医生。

  他们对待方医生和陈歌的方式完全不同,似乎一开始就认定陈歌是个“合适”的病人。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暗示陈歌,只要陈歌开始动摇,也觉得这个世界是病态的需要被改变,那他就进入了医院预设的陷阱当中。

  “新海这座城给我的感觉很不好,表面上繁华安定、治安良好,但在这里我太没有安全感了。”

  陈歌正在想问题,原本躺在床上熟睡的吃仁突然喊了一声,他双手胡乱挥动,嘴里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情绪异常激动。

  “做噩梦了吗?”陈歌身边有擅长梦境的红衣——隧道女鬼的儿子,但是他不敢随便把其放出来,如果吃仁忽然醒来,一睁眼看到自己面前的趴着个巨大的蜘蛛,恐怕会直接吓出问题来。

  “喂!醒一醒!”陈歌轻轻推了推吃仁肩膀,从梦中惊醒的吃仁一下坐了起来,他胸口剧烈起伏,衣服都被冷汗弄湿了。

  “做噩梦了?”陈歌递给吃仁一杯水,但是吃仁却没敢去碰陈歌的水,他往后缩了缩身体,眼中满是惊恐。

  “它又来我的梦里了!它好像知道我背叛了它!”吃仁声音尖锐,双手抓着自己的脸,挠出了几道血印。

  “别激动,你先说说自己都梦见了什么?”

  “我梦见了那个脸上只有一张嘴的鬼,它就站在床边,让我给它讲故事。”吃仁捂着心口:“我很害怕,说已经没有故事可以讲给它听了,它不依不饶,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给它讲故事,那它就把我的脑袋撬开,钻进我的脑袋里。”

  “然后呢?”

  “它正要钻进我的脑袋里时,你把我叫醒了。”吃仁心有余悸:“我感觉它已经知道我背叛了它,所有背叛他的家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生不如死,我必须要逃走!不能在新海呆了!”

  “你先冷静。”陈歌一把抓住吃仁的肩膀:“你身上的诅咒已经被抑制住,就算他知道你背叛了它,只要不被它找到,你就暂时安全。”

  “它一定会找到我的,只要我还在新海,他就一定会找到我的!”吃仁已经崩溃,四十多岁的人此时被吓的像个孩子一样。

  “如果它能给你托梦,确实也有可能在梦中翻看你的记忆,知道你的位置,然后找上你。”陈歌不想去欺骗吃仁。

  “我死定了,我必须要尽快离开!现在我就走!不能等到天黑了!”

  “你别急,它可以在梦中翻看你的记忆,那只要你不睡觉它就暂时拿你没有办法。”陈歌翻动漫画册将张忆唤出,已经成为了红衣的张忆,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之前完全不同,非常的恐怖。

  “我可以坚持二十四小时不睡,但总不可能一直不睡觉啊!”吃仁抱着自己的头,他眼中满是绝望。

  一开始他给方医生提醒,这还不算大罪,可现在他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外人,触犯了诅咒医院的禁忌,一旦被抓回去,他简直不敢想象那群人会对他做什么。

  “你畏惧的那个人可以在梦中翻看你的记忆,知道你的一切,这能力确实很恐怖,不过并非无解。”陈歌示意张忆使用自己的能力:“我们只需要连你的记忆和认知一起欺骗,那就可以误导它了。”

  “连我一起欺骗?”

  “对,我会暂时隐藏你的一部分记忆,以此来误导他。”别人遇到麻烦,第一时间想的是如何解决麻烦,陈歌遇到困难,想的是怎样才会最大化利用困难。

  “没用的,就算记忆被隐藏,只要我还在新海,它就一定能找到我。”吃仁痛苦的摇着头,他已经放弃了:“新海所有吃姓人都是它的眼睛和耳朵,而且我的身体里还有它的诅咒,如果我不逃出新海,它只要稍微付出一些代价,便能感应到我的位置。我是它的‘家人’,是永远也无法摆脱它的‘家人’。”

  “它的感应范围仅限于新海吗?”

  “新海地下埋藏着它们的诅咒,它们诅咒了这座城二十年,你也跟着我离开吧,我们赢不了的。”

  “地下埋着诅咒?”陈歌锁住了吃仁的双手:“详细说说。”

  “我不能说,一旦开口诅咒就会被触发!它会立刻赶过来!”吃仁拼命挣扎,诅咒医院是扎根在他心底的恐惧,任何言语上的安慰都不起作用。

  “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会想办法带你离开,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带你去一个地方。”陈歌示意吃仁跟着自己,他们走出校长办公室,在阴暗的恶梦学院中穿行:“到了,就是这。”

  陈歌停在一扇门前,他推门的同时,比划了一个手势。

  张忆悄无声息出现在吃仁身后,在吃仁探身往门里的看的时候,张忆的手落在了吃仁头顶上。

  眼睛慢慢闭上,张忆将吃仁脑海中关于陈歌的记忆全部消除。

  “你帮了我很大的忙,我自然不会看着你死。”陈歌这个人非常有原则,他准备消除吃仁的记忆,然后连夜将他送出新海。

  “吃姓凶神能通过托梦翻看所有吃姓者的记忆,这一点必须要重视。”

  张忆也能翻看记忆,但就算他成为红衣,也必须要在接触到某个人后才能使用自己的能力。

  “老板,他的脑海里满是黑色的蛛网,很多记忆都和诅咒融为了一体,我只能把最近几天关于你的记忆删除修改,他之前的记忆我没敢直接看,我担心触发诅咒,打草惊蛇。”张忆变为红衣后,不仅没有失去理智,还获得了更多的人类情感。

  “你做的非常好。”陈歌看着晕倒在地的吃仁:“吃姓凶神开始给吃姓人托梦,看来被诅咒医院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接下来它们又会有什么行动呢?”

  敌人实力未知,能力未知,一旦被对方主动找上门来,陈歌会非常的被动。

  “触发诅咒,那位吃姓凶神会立刻赶到?这一点说不定能够好好利用一下。”陈歌拿出手机拨打了老吴的电话:“吴哥,你晚上有时间吗?能不能开车来恶梦学院后门一趟?”

  “好。”老吴答应的非常干脆。

  晚上六点多,老吴开着含江法医学院的车来到恶梦学院后门。

  陈歌放出红衣注意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将昏迷的吃仁背进了车里。

  “他是谁啊?”

  “一个朋友。”陈歌提着背包也坐进了车里:“我要把他送到含江去。”

  “啥?回含江?”老吴有些惊讶:“你事情办完了吗?”

  “还没,不过我要暂时先回去一趟。”陈歌关好了车门:“吴哥,你车子快要开出新海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减速。”

  “为什么?”

  “你照我说的做就是了。”陈歌翻动漫画册,让所有红衣都处于最好的状态:“准备出发吧。”

  车子缓缓启动,陈歌眼底闪着危险的光。

  “吃姓凶神给所有吃姓人都下了诅咒,刚才吃仁说,只要他们触发诅咒,那位凶神就会立刻赶到。”陈歌眼睛慢慢眯起:“换句话讲,这是一个能够把凶神单独从诅咒医院引出来的绝佳机会!”

  在陈歌听到吃仁说的那些话时,他心中就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他要把凶神引出来,然后干掉对方!

  被诅咒医院明面上有两位凶神,如果能够杀死其中一位凶神,那局势将完全被逆转。

  陈歌这边准备万全,那位凶神仓促应战,陈歌觉得自己成功的几率差不多有七成,这已经足够他去赌一把了。

  “红色高跟鞋、小布、常雯雨,我有三位顶级红衣,还有数位拥有特殊能力的红衣,以及凶神张雅,这样的阵容足够布下杀局。”

  “吃姓人不能随便离开新海,再加上诅咒被触发,就算那位凶神没有亲自赶到,它估计也会派其他红衣过来。”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削弱诅咒医院实力的好机会。”

  小鱼小虾陈歌已经吃腻了,他决定从诅咒医院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坐在前面开车的老吴并不知道后排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调高了空调温度,嘴里小声嘀咕:“奇怪,怎么今天空调的制冷效果这么好?都冻的我打颤了。”

  新海这地方非常的堵,陈歌和老吴又正好赶上晚高峰,老吴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把车开到了新海远郊。

  他按照陈歌所说,在快要离开新海的时候开始减速。

  车内气氛变得凝重,陈歌闭目养神,他让所有红衣都收敛了气息。

  又过了一会,车子顺利开出了新海,并没有任何人来阻拦。

  “是我想多了?”陈歌没有松懈,继续安心等待。

  夜色加深,路边的光线慢慢变暗,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

  马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少,到最后整条路上好像就剩下了陈歌这一辆车。

  “奇怪,今晚路上的车好少。”

  “你非要绕一圈再出新海,这条路比较偏僻,车少很正常,等上了高速车就多了。”老吴还没意识到问题,他刚说完车子就猛地震了一下,好像是轮胎压住了什么东西:“地是平的啊?”

  看向后视镜,老吴扫了一眼后,冷汗立刻流了下来,他看见自己刚刚开过的地方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撞到人了!”一脚刹车,老吴赶紧把车停到了路边:“陈歌!快下来!”

  “别慌!”陈歌一把抓住了老吴的手:“等会不管发生什么时候,你千万不要乱跑!一定要跟紧我!”

  “好、好……”

  提起背包,陈歌打开车门还没下车,原本昏迷的吃仁突然开始嘶吼,他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指甲直接划破了脖颈,他想要自己杀死自己!

  “老吴!你看住他!”

  陈歌让老吴控制住吃仁,他飞速翻动漫画册。

  诅咒医院的人已经来了,只是不知道来的是不是凶神。

  陈歌使用阴瞳看向地上的尸体,那满身鲜血的尸体忽然动了一下,一张满是伤痕、面目全非的脸露了出来。

  “救救我……”

  粘稠的血液从尸体伤口流出,化为无数血线贯穿了它自己的身体,紧接着那些血线操控着它快速朝陈歌扑来!

  “这红衣只是个玩具!我要找到操控血线的人!”

  能够把红衣当做玩具,陈歌知道自己这次钓到了一条大鱼。

  随着翻书声不断响起,无边的血色以陈歌为中心疯狂向四周扩散!

  “全都出来吧,晚餐时间到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