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17 小虐渣渣,我很客气了
首页
更新于 18-10-09 10:3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以前我也没发现傅少爷派头这么大。”

  那人约莫二十七八,脸型瘦削,凤眸薄唇。

  黑色西装,上衣敞开,露出里面的白衬衫黑马甲,配着浅灰领带,称体精良。

  右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左手掐着烟,借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睥睨着傅聿修。

  不紧不慢地盯着他,手指轻点,烟灰弹落,眸子透着一丝沉冷。

  傅聿修以前见过他一次。

  宋风晚的表哥,乔家的少东家——

  乔西延。

  傅聿修对乔家并不熟悉,只知道乔家经营着几家祖传的玉石店,祖居吴苏,世代都是手艺人,擅长玉雕石刻。

  这年头科技发达,在石头上雕龙描凤都不稀奇,乔家这种,在旁人眼里,就像是沉入西山的斜阳,没前途。

  而且他家现在也就剩下宋风晚的舅舅和乔西延两人,都是潜心研究这行的,专研某样东西的人,多有些痴狂,乔家人就是如此,性格多有点偏执古怪。

  “傅少爷怎么不继续说了?”乔西延眉梢一挑。

  “表……乔先生。”傅聿修下意识想喊表哥,又半道改了口。

  “傅聿修,你命不错,生在傅家,看在你家老爷子的面上,我也不想让你太难堪。”乔西延吸了口烟。

  “我一出生就摸刀,一岁多开始拿刀,我手里劈开凿过的石头比你见过的都多。”

  “要是再让我听到你对晚晚出言不逊,我就是拿刀卸了你……”那双眸子倏得冷却下来。

  “那也是你欠了我家晚晚的。”

  他眯眼吸着烟,动作潇洒风流,偏又透着致命的危险。

  做乔家这行的人,最擅用刀。

  傅聿修有点怵乔西延,他无意间给人的那种强大压迫感,让人难以喘息。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傅聿修说完就落荒而逃。

  宋风晚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表哥,你把他吓着了。”

  “我说话很客气了。”乔西延语气很淡。

  宋风晚干咳两声,这都拿刀威胁了,还客气?

  他家表哥可能对客气这个词有些误解。

  “以前见过他一次,以为是傅家教养出来的,肯定不错,现在看来,就是再好的枣树上结出的果子,也总有些歪瓜裂枣的残次品。”

  宋风晚笑着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我们去吃饭吧,你从早上开车过来,肯定又累又饿,吃完赶紧回酒店休息。”

  **

  傅聿修一路都在试图压制内心的怒火,最近真是倒了血霉了。

  宋风晚不好对付就罢了,前有他家三叔护着,现在又窜出来一个表哥,都那么难缠。

  他准备在附近转一圈再去餐厅,消消火,毕竟待会儿得见江风雅室友,他得保持风度和仪态。

  这边的宋风晚和乔西延已经出了车库,这条街是云城出了名的美食街。

  两人正商量着去哪儿吃饭,就被一阵嘈杂的争执声打断了对话。

  秋天的阳光没有夏天那么浓烈,却也刺目灼人。

  宋风晚歪头一看,怎么是她啊,不过傅聿修既然在这里,江风雅在这儿也就不足为奇了,一群人好像被挡在了餐厅外面,正和人家发生冲突。

  “你们有没有搞错,凭什么不让进啊。”

  “不好意思小姐。”服务生挡在门口,就是不放行。

  “我们是客人,来吃饭消费,你们有什么理由拦着,你就不怕我们去投诉你们吗?”有个脾气冲的女生气得脸红脖子粗。

  “把你们经理叫来,这算怎么回事啊!”

  “算了,可能有些误会,等学长来了再说吧。”江风雅脸色发白,心底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是冲着她来的。

  周围已经陆续聚集了一些人,三三两两的讨论着。

  “这么多人呢,让大家评评理,我们定了位置来消费的。”有个女生直言快语,“说不招待我们,我刚才分明看到有人走进去了,这是歧视我们消费不起还是怎么的?”

  “就这服务?以后谁还敢来这里吃饭啊。”另外的女生附和。

  “再说了,你们知道她是谁吗?”一个女生将江风雅推了出去,“她是傅聿修的女朋友,你们是不是疯了?”

  此刻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胸口憋着烫金的名牌,标注着【经理】一职,“我们就是清楚这位小姐的身份,才不让她进去的。”

  “三爷吩咐了,以后傅家的地盘上不能让不干不净的人进来,我们也是听吩咐办事。”

  “另外三位小姐想进去消费,为了弥补各位,这顿饭我们可以免费提供给你们,但是另外这位……”经理笑眯眯得挂着职业性的微笑,“不好意思……”

  “本店恕不接待。”

  最后这话说得强势又直接。

  不干不净四个字,就像是一记重锤,激得江风雅脸色铁青。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有些懵了,不知所措,看着江风雅的眼神古怪又带着探究。

  这豪门大户果然是不好进啊。

  “我们去别家吧,反正这边好吃的还有很多。”一个女生出来打圆场,拉着江风雅往另一侧走。

  江风雅的有些事,她的室友并不清楚,只知道她是被王子看上的灰姑娘,对她的身世和其中发生了什么完全不了解,还笑着安慰她。

  “风雅,这群人就是狗眼看人低,这有钱人家就是这样的,等你以后进了傅家大门,我看他们还敢不敢这么对你。”

  “就是,你别难受。”

  江风雅怎么都没想到这傅三爷会做到这个地步,不干不净?不就是说她脏?

  她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正好瞧见不远处站着两个人,笑容再次凝滞。

  宋风晚就站在不远处,干净又温和,却又居高临下,遥不可及。

  他身侧的男人更是凉薄,带着看戏人的冷漠。

  乔西延没见过江风雅,单凭几句对话,还有宋风晚的神情就猜出了她的身份,“走吧,我们去吃饭。”

  宋家的家事,在姑姑没出手之前,他并不打算先介入。

  “她真以为傅家那么好进啊,太天真了。”宋风晚咋舌。

  “刚才听那个经理说,三爷?之前傅聿修也说他三叔护着你……”乔西延目光流转,“是傅沉?”

  这名字如雷贯耳。

  “嗯,他帮过我几次。”宋风晚如实说道。

  “那也算是好人。”乔西延赞许。

  看来傅家也有明白人。

  乔西延对傅沉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不错,只是后来他拐走了宋风晚,他就整天在家磨刀霍霍。

  感慨他人面兽心,藏得太深。

------题外话------

  乔家表哥目前是暂时出场,送晚晚去京城而已~

  乔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到底是不是日落西山,后面会慢慢揭晓的。

  哈哈,大家喜欢表哥这类吗?

  昨天就看到有人说喜欢表哥来着。

  三爷:呵,女人啊……

  (⊙o⊙)…

  *

  日常求收藏,求评论,求票票呀~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