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二195:西北巨富,这是哪个狗男人
首页
更新于 19-10-19 10:1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随着天气愈凉,傅渔和怀生的婚事也被提上了日程。

  不过傅渔居然开始了孕吐,还挺严重。

  宋风晚以前孕吐厉害,吃的药给她服用都没用,可能就是体质不同的缘故。

  原本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性子,就是最近在家拘着养胎都没管住她,却被一个孕吐给打败了,一段时间,人也蔫了,气色都没以前好看,本身脾气就不小,有时被折腾狠了,和怀生说话,难免没什么好情绪。

  傅沉瞧着总会和傅斯年说上一句:“你说傅渔这个性子,如果不是怀生,谁受得了?”

  傅斯年难得没说话。

  此时整个傅家都担心这个孩子有问题,毕竟她孕期吃了药,所以全家上下都小心伺候着,不曾想这一胎也分外能折腾。

  段林白请傅斯年吃饭的时候,他还一直拧着眉。

  “还在想小渔孕吐的事啊?这种事你帮不上忙,让怀生多照顾着点。”

  “我知道。”道理都懂,只是遭罪的是自己女儿,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如果你女儿突然怀孕了,你怎么办?”

  “卧槽,那我肯定先问她,这是哪个狗男人的!”段林白一拍桌子,差点激动地跳起来。

  今日是他请傅斯年吃个饭,也叫了傅沉与京寒川,算是小聚。

  “不提这个,你今天怎么想起请我吃饭?”傅斯年岔开话题,要不然就是狗男人这个话题,他都能炸很久。

  “哦,过两天一言从西北回来,会带着顾家的人过来,具体落实合作的事,八九不离十差不对就能定了,到时候能好好赚一笔。”段林白说起这个,还眉飞色舞。

  “没想到,这一年都要结束了还能接到这么大的单子。”

  “我准备举行一个大的签约仪式。”

  傅沉低声说道:“最好弄得隆重些,我看也许对方满意了,还能弄个长期合作,签个几年的。”

  “你说的对,嗳,过些日子,顾家人也会过来,我要好好表现,你们说,送点什么比较好,毕竟是合作关系,还有点私交,顾渊又救过诺诺……”

  段林白这么一想,忽然拧眉道,“我忽然觉得最近和顾家接触太多了,怎么感觉哪里都是他家的事。”

  他这完全就是动物本能的直觉。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皆不动声色低头喝茶。

  *

  段林白素都是说干就干,而且这件事傅沉说得不错,弄好了,可能未来几年的合作都有着落了。

  他是个商人,平素苍蝇腿那点肉都不肯放过,更何况今天逮着的,还是一只大肥羊,其他事情都是段一言主持处理,发布会段林白倒是破天荒的亲自盯着,弄得盛大而隆重。

  顾家人虽然嘴上说:“一切你们安排就好。”

  可是看到段林白对他们合作的事情这么上心,被未来亲家重视的滋味,心底感觉肯定是不同的。

  顾家人性子虽然张扬些,不过这些年来做事非常低调。

  他们家素来认为:财不可露尽,相不可看尽。

  这次也是由于段氏的高调,才让顾家彻底露于人前。

  毕竟段林白大张旗鼓搞签约仪式,全网都在猜测对方是谁:

  “……段氏很久没有这么大的动静了?这是和哪个跨国集团签约了?”

  “说是西北一个富户,具体的不大清楚。”

  “人家不是富户,是巨富好吧,巨有钱,每次看到这些,我都觉得全世界可能就我一个每天都是被穷醒的。”

  “哪家啊?”

  ……

  众人一讨论,也说得八九不离十,毕竟是和顾家合作,本身也不是什么保密级别的事情,大家觉得段林白大体是被财神庇佑的男人。

  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

  段林白还担心段一言在外面吃喝不习惯,出去时谈生意,劳心费神,这些事他都清楚。

  在他回来当天,在一个酒楼给他定了些爱吃的菜,只是见到本人,段林白有点懵……

  这是去出差了?

  怎么感觉养得珠圆玉润的!不是说他胖了多少,而是整个人给人的气色和感觉,就好像是度假归来一般。

  他可从没听说西北那地方水土养人啊!

  段一言内心也挺崩溃的,在那边待了一段日子,都是住在顾家,他家有小孩,作息规律的令人发指,而且是真的热情豪爽,每天变着花样儿的给他做吃的,又没有工作上的烦心事。

  每天不是和顾家父子侃大山,就是盯着顾渊那小侄子在地上滚来滚去,怎么可能不养气色。

  段林白听说这事儿,心底觉得这顾家人还是不错的。

  毕竟是有人特意关照自己儿子,心底总是高兴的,还想着等正式签约,顾家人到了京城,一定要好好招待人家。

  不过围绕着顾家人到京,倒是发生了许多意料不到的事情,对段林白来说,可能是终生难忘的。

  **

  虽说网友扒到了顾家,却也没那个本事弄到顾家人的照片和详细资料,只是知道他们家有两个儿子,知道一些具体消息。

  大儿子算是继承家业,帮忙家族生意,据说因为太喜欢自己妻子,结婚很早,小孩子都会跑了。

  小儿子不务正业,沉迷网络,无法自拔。

  关于顾家老大的消息,很容易查,做生意的人,网上一搜,总有些报道,倒是顾渊多年前离家北漂,许多消息都是语焉不详的。

  不过许多顾渊身边的人,都猜到了他的身份。

  众人诧异之余,纷纷嚷嚷着,让他赶紧请客吃饭。

  “哥,我知道你家有钱,不知道这么有钱啊,敢情我每天都是和富二代一起熬夜一起撸串的?”

  “还敢说自己家是挖煤的,你要脸不?”

  “我去,就是,你不知道自己欺骗了多少人吗?”

  顾渊面对兄弟的调侃质问,只说了句:“下次我说的好听点,我们家是采矿的。”

  “……”

  反正一群人是压根没打算放过顾渊,加上之前为了庆祝他大病初愈攒局吃饭,某人提前离开的事,众人都觉得,他应该请客吃饭了。

  顾渊也点头答应了,众人起哄,要去最好的酒店,点最贵的菜,开几瓶最贵的红酒吃穷他。

  叫的都是圈内的人,傅渔也算是半个圈内人,所以顾渊也邀请了她和怀生,只是准时到场的只有傅渔一个人,怀生据说是学校有什么讲座,耽误了时间,晚些才到,委托顾渊多照顾她一点。

  这一照顾,倒是惹出了不小的麻烦……

  ------题外话------

  狗男人?【捂脸】

  浪浪,咱们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可以吗?

  **

  又是周末,日常求个票票呀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