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妄x傅欢(1)暧昧未满
首页
更新于 19-10-23 10:43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傅欢再度见到陈妄的时候,距离两人上回碰面,有大半年了。

  秋学期开学,已过大半个月,傅欢看着对面的人,他穿着白衬衫,干净而整洁,阳光正浓,落在他身上,好似又万千光华般,徐徐而来。

  许是光线刺眼,他微微眯着眼,傅欢呼吸倏得一沉。

  “欢欢,走啊。”身侧的同学催促着。

  傅欢抿了抿嘴,跟在几个同学后面,可能是太久没见,总觉得有些拘谨局促,她记得以前两人关系还不错,可能是她升入高三后,也可能是那年陈妄去国外参加大赛后。

  后来联系越发少了,上次碰面说话,应该是过年时陈妄去家里拜访……

  傅欢张了张嘴,心跳如擂,只是他神色如常,从容不迫,那眼神,就好似两人并不是很熟,弄得她也不知该不该开口了。

  走在她前面的几个女生,步伐很快,很快傅欢落到了最后。

  最近是新生社团招新,他们来面试围棋社,大家都刚入学,看到学姐学长,都难免拘谨,况且迎面而来的还是陈妄,几个女生或是兴奋,或是紧张地红了脸……

  有那么一瞬间,傅欢心底有些凉。

  因为他的好被太多人看到了,已经不是独独属于她的。

  擦肩而过的时候,傅欢屏住呼吸,肩膀错开时,她手腕忽然被人拉住,那人手心温热,骨节纤细,可以轻松握住她的手腕,她呼吸倏然一沉,偏头看他。

  两人肩膀挨着,距离本就很近,他偏头过来的时候,呼吸好似擦着她的头发……

  吹红了她的半边脸。

  “楼下等我,十分钟。”他声音极轻。

  傅欢都没反应过来,扣着手腕的力道松开,错身而过,她心跳才猝然跳动起来……

  砰砰砰——

  剧烈的撞击,好似要把纤细的肋骨撑得变了形。

  “欢欢,你快点啊。”前面同学又开始催促。

  “哦——”傅欢扭头去找陈妄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

  陈妄到教室的时候,围棋社的招新也结束了,几个部长正聊得火热,因为陈妄的关系,围棋社成为京城大学最热门的社团之一,每年招新都很热闹,几人聊的开心,丝毫没察觉他的到来。

  “我去,前几天我刚在学校论坛看到过那个小姑娘的照片,本人比照片还漂亮。”

  “嗳,我听说学生会那个谁,最近一直在追她。”

  “论坛上和她表白的屌丝,都盖了几百层的楼了,我还以为这种小姑娘会去参加什么宣传部,文娱社,没想到来了我们这里,刚才面试表现也不错,我正好缺个助理,要不我带带她?”

  “滚你丫的,美得你。”

  ……

  一个男生说着,余光瞥见一道不详的身影,立刻闭紧嘴巴,安静如鸡。

  众人同时停下,转头一看!

  我去,这大魔王什么时候回来了。

  众人吓得屁滚尿流,直接作鸟兽般散开。

  他们这社长棋力好,看着也温和谦逊,可是和他接触多了,大家都知道,这人惹不起……

  心太脏!

  要是惹他一时不快,他绝壁会让你一个星期都没好日子。

  “招新结束了?”陈妄眯着眼。

  “社长,结束了,这是我们初选出来的名单。”其中一人将名单递过去,那上面是所有参加面试的人资料和面试打分情况,已经入选的人,名字后都被打了红钩。

  陈妄翻看着,一目十行扫着,直至最后一页才看到傅欢的名字。

  “你们刚才在讨论谁?”他蹙着眉,眉心略微拧紧。

  大家都知道,陈妄很不喜欢他们讨论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些心慌,还是有小孩小心翼翼抬眉看他,“就……就一个大一新生。”

  “她……长得挺漂亮的,而且面试成绩是目前最高的,我们就是……”

  “随便说说。”

  “我看你们不是说说,而是想谈恋爱了吧。”陈妄一语道破,其实围棋社虽然报名人多,可陈妄卡得太严,整个社团人不多,男生还占了百分之九十,忽然有个成绩好的漂亮妹子肯定都有想法。

  “社长,她面试成绩真的不错,你不会因为人家长得漂亮,就要把人踢了吧。”

  “我看你们心都散了。”陈妄轻哂。

  “社长,不是,我们就是……”

  陈妄忽然拿起一侧的笔,“那个女生叫什么?”

  大家一看他拿笔,都立刻紧张起来!

  卧槽,好不容易来了个不错的,不会要把人划掉吧,老大,美丽无罪啊。

  “叫什么?”陈妄挑眉。

  “傅……傅欢。”

  陈妄漫不经心翻着面试记录表,最后把傅欢名字挑出来,圈住,“我缺个助理,剩下的人你们看着安排吧。”

  “晚上我有点事,会议我不参加了,副部协调一下,有什么事发我手机。”说完人就走了。

  众人懵逼了……

  老大这是搞什么飞机!

  “卧槽,他是把那个妹子留在自己身边了?”

  “老大的意思是,这么漂亮女生如果我们这些人带她,肯定心都散了,没心思下棋,面试成绩好,又不好踢出去,就干脆由他带,人家定力强,不会受到干扰。”

  “跟着老大,我们岂不是也没法下手?”

  “你敢把手伸到老大身边,他能剁了你。”

  “最好的被挑走了,老大太绝了吧。”

  “那小姑娘要惨了,之前老大指导过一些人,男生都被他怼得红了脸,我怕这小姑娘哭,他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这些年他拒绝过多少人啊。”

  ……

  众人感慨之余,默默在心底为傅欢点了蜡。

  不过与傅欢再度碰面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因为,那时候,陈妄是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出现的……

  **

  另一边

  傅欢和几个同学说有点事,站在楼下等着陈妄,几个女生离开前,讨论的对象还是陈妄。

  “没想到面试当天能看到他,好高啊。”

  “主要是很帅好吧,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入社,要不然肯定经常能见到。”

  “能多看两眼也是赚的。”

  ……

  傅欢垂着头,盯着鞋尖发呆。

  陈妄出来时,找了半天,才在犄角旮旯看到她,她今日穿着简单的白T短裙,双腿白皙而修长,她个子不算特别高,腿再长也有限,只是比例好,看得人莫名有些眼热。

  以前读高中,多是穿着校服,束着马尾,此时长发垂肩,清纯中多了些娇色。

  有种初长成的感觉。

  “是不是等得不耐烦了。”

  傅欢当时正在发呆,不知道陈妄让她留下是要干嘛,心底忐忑,都没注意他靠了过来,稍一抬头,他和自己的距离,已经近到了咫尺间。

  “等累了?”陈妄看她呆呆的,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问题。

  “没有。”

  “今天是不是有点热。”这幢楼前面没什么可以庇荫的地方,傅欢所站的地方,头顶又片绿荫,只是阳光落下来,还有些许斑驳的光线落在她脸上。

  他略微抬手,手遮了光,手影落在她脸上。

  “还好。”

  “脸被晒红了。”

  傅欢这压根不是被晒的……

  只是此时两人靠得这么近,陈妄的距离,就好似略一偏头,就能擦着她的脸一般。

  周围秋蝉燥鸣,热风吹得她心头也热烘烘的。

  “下午还有事?”他声音轻柔。

  “没有。”

  “晚上一起吃饭?”

  “我7点要上晚自习。”

  “我知道,按时送你回来。”

  傅欢跟着他上了车,心脏还砰砰乱跳,直至车子开进一个小区,她才恍然回过了神,“这是去哪儿?”

  “我家。”

  陈妄以前在京城,住的是段氏集团安排的房子,去年在京城买了房子,除却平时国家队有集训,都是住在这里,当时乔迁新居,傅沉和宋风晚还过来吃了饭,送了礼物,傅欢当时在读高三,冲刺阶段,很忙,知道他住在这里,却从未来过。

  “去……去你家?”傅欢手指略微收紧。

  “你有其他想去的地方?”

  “没想到你会带我来这里。”

  “我现在出门不太方便,家里私隐性好些。”

  当然要选隐私好的地方,毕竟要做的事,也很私密。

  傅欢略微点头,对啊,他现在火了,肯定不会能和以前一样乱跑。

  ……

  陈妄住在22楼,傅欢跟着他进屋,公寓很大,却很空,看得出有人住,却没什么人气儿,他顺手从玄关处给她取了双拖鞋。

  傅欢垂头,看到那个崭新的白色拖鞋上还点缀着一双兔耳朵,心底略微一动。

  “这个……”

  “你的,没人穿过。”

  傅欢抿嘴换了鞋,打量着屋子,“你这里感觉好冷清啊,没人气啊。”

  “你过来了,不就有人气儿了。”陈妄说得随心,傅欢却微微涨红了脸,“是不是有段时间没见,感觉有点生分。”

  他们之间的感情太妙,之前走得太近,忽然就冷了快一年,就是再熟悉的人,也难免觉得生分,况且傅欢是第一次来陈妄家,孤男寡女,肯定紧张。

  “你高三时候挺忙的,不好去打扰你。”

  陈妄想法很多,只是这是她人生的重要阶段,他不能那般自私,只想着自己。

  “我听阿姨说,你还申请了一些国外的学校,也拿到了offer,高考后,你们一家出去了,我还以为你可能要出国念书。”

  “不是,就是出去旅游而已。”傅欢解释,“你当时不也在国外比赛吗?”

  陈妄已经拿了杯子,给她倒了杯温水,“你别站着,随便坐吧。”

  傅欢站在客厅,总有些拘谨,一个独身男人的住处,到处都充斥着别样的味道……

  后来傅欢才明白,这种气息叫做:

  危险。

  陈妄出来时,傅欢也没坐下,而是盯着墙上的一幅画发呆,其实就是转移此时的尴尬局促而已。

  “和我待在一起,就让你这么紧张?”陈妄步子悄无声息般。

  “没有。”傅欢转身,想从他手中接过杯子,可是陈妄却并没松手。

  “欢欢……”

  他声音压到了最低处,非常亲昵。

  “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我暑假去国外比赛了?”围棋圈子太小,就算之前段氏竭力宣传,也不可能像是兵乓球一样,成为国民都能参与的项目,有些赛事不特别关注,压根不会知道。

  “……就、就听说了而已。”傅欢总不能直接说,她时刻都在关注他吧。

  “听谁说的?”

  “也没谁。”傅欢刚才想去接水杯,此时手指还搁在杯壁上,虽然是温水,她却觉得有些烫手,此时气氛微妙,她下意识想想要缩回手。

  陈妄却伸手,拉住她的,将杯子搁在她的手心。

  她的手包裹着杯子,而他的……

  握紧了她的手背。

  他方才一直握着杯子,手心有些烫,那点热度,好像在缓缓渗透她的心里。

  “之前你学习很忙,听阿姨说,总是夜里一两点才睡,想找你,又怕耽误你学习,心底想着……最后只能忍了。”

  “欢欢……”

  “这大半年,你有想过我吗?”

  陈妄本就精明,他能看透小姑娘的心思,只是他想亲口听她说而已。

  他们之前的关系,已经是暧昧未满的阶段,只是顾忌着,没挑明,傅欢总觉得这么久没联系,可能再度见面,肯定生分,没想到此时两句话,却又好像回到了以前。

  就好似……

  这大半年,他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怎么不说话?还是说,这半年时间过去……你喜欢上别人了?”

  “没有,我……”傅欢只是太紧张,忽然问她这种问题,女生总是要羞涩些的,可此时脱口而出的回答,就好似坐实了她……

  喜欢陈妄的事实。

  “没有喜欢上别人?”陈妄声音带着明显的愉悦,“是不是还喜欢我?”

  傅欢心跳怦然,有种窒息感,她看着眼前的人越靠越近……

  她都能清晰看到他微闪的睫毛。

  他凑近了……

  傅欢脑子都是空的,心也越来越乱了。

  *

  傅欢离开陈妄住处,和他一起吃了晚饭,陈妄才送她去教学楼,坐到教室里,因为都是新生,一个班级刚熟悉起来,都在热络的聊天。

  她从背包里拿出晚自习需要温习的课本,想起他方才说的话。

  “现在的包上怎么没兔子了?”

  “都上大学了,总不能书包上挂着一堆玩偶吧。”大学里,许多女生都开始学着打扮,那些学姐不少都化着精致的妆,踩着高跟,半成熟,漂亮得透着股别样的风情。

  傅欢自然也想成为那样的,总不能天天挂着玩偶在身上,总觉得有些幼稚。

  “现在是不喜欢了?”陈妄追问。

  “也不是……”

  “我很喜欢兔子,之前去国外比赛,买了些有兔子图案的纪念品,下次……”他舌尖一转,“要不要来我家看看。”

  还去他家?

  傅欢忽然觉得脸上又开始发热。

  她并不是住校生,家就在京城,下了晚自习,是傅钦原来接她的,他和京星遥去年已经结婚,今年过年,他们的小家可能就有新成员了,所以某人近来心情极好。

  虽然他和京星遥在一起,经历了不少“波折”,大部分都是京寒川的,尤其是那个“提防小人”,打得京寒川措手不及,现在肯定也接受了“小人”到来的事实。

  他开着车,后座还放着买的宵夜,傅欢瞥了眼:“哥,小龙虾?”

  “嗯,你嫂子忽然想吃,跑了几条街才买到新鲜的小龙虾。”

  “我也想吃。”

  “你不是要减肥?”

  “……”

  傅欢瘪瘪嘴,此时陈妄正好发信息过来,她低头回了信息,一颗小春心就荡漾了起来。

  “今天和同学处得怎么样?去面试了几个社团?有没有男生说喜欢你……”傅钦原说了半天,却没得到半点回应,一扭头,就看到自家妹妹正抱着手机傻笑。

  这丫头一看就是被哪个男生勾了魂儿。

  只是再三追问,她愣是没承认,傅钦原也就没深究,大学谈个恋爱很正常,问多了惹人嫌,反正能带回家的,傅欢总会说。

  他只是没想到,挖了他家墙头的,会是个熟人。

  而且盯着他家墙头很久了。

  ------题外话------

  小甜饼来啦~

  二更三点,二更三点,二更三点【重要的事说三遍】

  今天有两更,二更在下午三点,虽然只有两更,加起来会有9000字,字数不少的,大家三点来看更新哈~

  **

  感觉中间离开一天,有点怪怪的,每天都更新,昨天没更新,有种怅然失落的感觉o(╥﹏╥)o,想你们了……

  默默再推一次新书:《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潇.湘一定要收藏加留言哈,前面1000留言的都有奖励哒,现在留言只有一半吧【捂脸】

  不知道等我更新,有没有1000条留言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