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妄x傅欢(2)惦念多年
首页
更新于 19-10-23 14:5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傅欢最近变化明显,几乎整个傅家的人都看出来了,经常盯着手机傻乐,不是恋爱也是有了心仪的对象。

  上大学谈个恋爱很正常,傅家又没那么死板,就是傅沉心底有些不舒服。

  这两年段林白、京寒川,亦或是傅斯年的女儿,都是嫁人或是待嫁的,总归都是有了着落。

  只是段林白这个岳父做得有些憋屈,因为女婿太难搞,通常都是他在闹,顾渊冷着脸看着,偶尔给个反应,弄得他很抓狂,两人撞到一起,笑声不断。

  不过段林白也告诉了傅沉:“你家既然有闺女,你也笑不了太久,总归都有那么一天,你家白菜不是被猪拱,也总有狗去刨的。”

  傅沉没作声,毕竟傅欢那时候高中都没毕业,每天都在自己眼皮底下,压根不用操心这些。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罢了。

  “你要和欢欢聊聊?她谈个恋爱不是很正常吗?你那么严肃找她谈话,吓着她怎么办?”宋风晚说道。

  “她第一次恋爱,我担心她遇人不淑。”

  “谁还不会遇到几个渣男啊,我不也遇到了傅聿修之后才碰到了你吗?撞点南墙才知道谁最合适。”宋风晚这话,算是变相说她与傅沉最合适,某人听着心里舒服。

  “谈恋爱就是有酸有甜,我们被必要管那么多。”

  “你如果实在不放心,那我和她说说,这种事当妈的比较好开口,你就别提了。”少女怀春的事,还是宋风晚这个做母亲的说比较妥当。

  傅沉点头,算是赞同她说的话。

  宋风晚是在餐桌上提起的这件事,她问傅欢,是不是有什么情况,这种事就是措辞再委婉,也婉约不到哪里去。

  “没有啊。”极少有孩子谈恋爱愿意第一时间和父母分享,傅欢也是如此,第一感觉就是瞒着。

  “其实谈个恋爱很正常的,我就是想说一句……”

  傅沉清了下嗓子,等着妻子敲打一番女儿,没想到宋风晚清了下嗓子,就说了一句:

  “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

  傅沉:“……”

  她所谓的开口提醒,就是说这个东西?

  可是此时孩子都在餐桌上,他就是心底有些什么,也不会驳媳妇儿的面子,只能吞了这口气。

  傅欢知道家里不反对她恋爱,心底开心,面上还显得从容,淡淡应了声,“我知道。”

  “觉得到时候了,不想带回家,也让你哥看看。”宋风晚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知道孩子大多不喜欢家长干预太多。

  傅欢点着头,“那个……那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今天恰逢周五,学校不上晚自习。

  “和男朋友?”京星遥打趣。

  “不是,社团聚餐,我是新社员,不好拒绝。”

  “什么社团?”傅钦原询问。

  “围棋社。”其实也算是变相约会吧,反正是能看到陈妄的。

  “陈妄是社长对吧。”陈妄这两年和傅家走得很近,也算知根知底。

  傅欢点头。

  整个傅家,他和傅沉关系最好,因为经常在一起下棋,地点不一定在云锦首府,有时在外面棋社茶馆,杀了两盘,傅沉会带他去吃点东西,因为他的缘故,陈妄认识了不少京圈的人,有人打趣说:

  【陈妄是三爷的半个儿子。】

  同一个性格的人,相处起来很轻松,而且陈妄聪明,一点就透,聪明人相处不费劲儿。

  而且相比较傅钦原这个亲儿子,两人相爱相杀的模样,陈妄显然“乖顺”许多。

  大学社团聚餐,和高中不同,小社会一样,免不得要喝酒,傅沉还给陈妄发了信息。

  【晚上聚餐,帮我照顾一下欢欢。】

  也是担心她是新生被人灌了酒。

  陈妄信息回得很快:【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聚餐结束,我会送她回家。】

  事实证明……

  他真的把傅欢照顾得非常好。

  **

  围棋社聚餐地点,就在学校边上的一个餐厅,都是学生,聚餐都是AA制,每个人都会提前交一部分钱,多退少补。

  新老生都在一个群里,傅欢戳了负责收费的学姐:【学姐,我来交聚餐费。】

  【不用不用,你的钱老大给了,学妹,六点半准时到餐厅就好。】

  态度好得不像话。

  这个人也很懵逼的啊,他们有个小群,刚商量好每个社员收多少钱,陈妄就私戳了她,给她转账。

  【社长,您是不是给多了?】

  【还有傅欢的,我们一起。】

  【……】

  什么意思?

  大家都知道傅欢是他助理,只是此时社团还没正式开始活动,很多人都没见过傅欢,只觉得这姑娘怪可怜,给大魔王做助理,让他指导下棋,怕是会被“骂死”,现在是怎么个情况?社长帮她给钱?

  难不成是她拖社长给的?

  可他们老大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啊,谁敢使唤他?怕会被一巴掌拍死。

  最大的可能就是……

  某人自愿的。

  她也是女生,心思敏感些,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后颈都凉嗖嗖的。

  这群混蛋是怎么招新的,社团里已经有个大魔王了,还特么把他对象招来了?这不是找了个小祖宗回来供着?

  她对傅欢说话,也是分外讨好,不过事情没落实,她不敢传谣。

  她到餐厅的时候,两个当事人还不在,有人说待会儿新生齐了,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无非就是闹着玩的。

  这个女生喝了口茶,下马威,要是搞到傅欢头上,我怕老大下一秒就把你们给卸了。

  可是她担心的事,压根没发生,因为……

  这两人是牵着手进入包厢的。

  当时包厢还闹哄哄的,已经在清点人数了,只剩他们两人没到。

  “老大素来都是压轴来的,这个可以理解啊,那个小学妹可千万不要垫底来啊,大魔王不希望等人的,第一次聚餐就让他等……”

  “会被骂死的。”

  “他不会骂人,只会用一种凶狠的眼神看着你,盯哭你。”

  ……

  众人说着话,就瞧着两人进来了,陈妄正偏头和她说些什么,许是众人目光太热切,也许是灯光原因,小姑娘脸有些红。

  “真的不和我一起坐?”陈妄再度追问。

  “不用,你那桌都是学姐学长,挺别扭的。”

  陈妄牵着她的手进来时,她已经成了焦点,坐到她身边,岂不是更那个什么……

  “嗯,想回家和我说,我送你。”陈妄说着当着众人的面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众目睽睽下,送她到了位置,才坐回了自己那桌。

  包厢内气氛瞬间变得异常古怪,方才还有一堆人叫嚣,新人迟到,一定要罚酒,约莫半个小时后……

  叫嚣最厉害的几个人,已经端着酒杯过去给傅欢敬酒了。

  “学妹,你喝点饮料就行,我干了,你随意。”

  傅欢:“……”

  一堆人此时心里已经吓得够呛,我去,当着老大的面儿yy嫂子,真特么要命了。

  就说嘛,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是个男人都会动心的。

  老大把小姑娘安放在身边,原来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酒过三巡,有些男生已经醉了,大着胆子问陈妄:“老大,你到底怎么勾搭上学妹的,是不是偷摸看人登记的联系方式,私下联系她了。”

  “把人小姑娘调到你身边,就是想就近靠近人家吧。”

  “你这心也忒黑了!你老实说,是不是开学就打学妹主意了。”

  众人屏住呼吸,这孩子是真喝多了。

  陈妄不喝酒,只是呷了口热茶,“纠正两点,一、我早就有她的联系方式,不需要偷摸联系,第二、我们不是开学认识的,我们认识几年了……”

  他们中间隔了一张桌子,中间有不少人,大家却都听得出来,陈妄的意思是:

  这个姑娘……

  我惦记好多年了。

  大家还以为能听到什么八卦,毕竟陈妄入校后,就没半点绯闻,夸张点来说,他身边飞的蚊子,可能都是公的。

  没想到,八卦没听到,结结实实被塞了一把狗粮。

  陈妄和傅欢提前离开了,临走之时,还叮嘱了一句,“出去别乱说。”

  “我去,老大,你该不会想谈地下恋吧,真不用藏着掖着。”

  “我只是想和她安安静静的在一起。”

  陈妄现在的身份,这件事被捅出去,傅欢都会被人盯上,刚在一起,总想有更多的私人空间。

  围棋社的人,算是被憋死了。

  因为某人宣示完主权,强行给每人塞了把狗粮,还要把他们的嘴贴上胶带,不许他们往外说半个字。

  “我带她过来,是信任你们,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某人说得理直气壮。

  围棋社里,大部分都是陈妄的迷弟。

  偶像带女朋友过来,他们本就激动,现在这话说的,完全就是把他们当自己人啊,兴奋之余,立刻表态,绝不会往外说半个字。

  有些社团老人只能感慨,老大太会忽悠了。

  其实就算学校有些风言风语,也传不到傅家,毕竟圈子不同。

  *

  傅欢刚入学,杂事难免多写,饶是如此,也总是抽空和陈妄一起吃个饭,热恋期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就是待在一起,都觉得呼吸是甜腻腻的……

  秋学期开学,最快迎来的假期就是国庆和中秋,今年两个节日离得非常近,官方假期叠在一起,也算是小长假。

  陈妄是肯定要回云城和爷爷一起过节的。

  他此时正和宋风晚在打电话,本以为她是要托自己捎东西过去的……

  “我应该2号出发。”陈妄眯着眼,看着正盘腿坐在自家沙发上吃着水果捞的人,来过几次,某人现在到这里,已经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我们一家也过去,到时候可以一起出发。”

  “好。”

  傅欢吃完东西,准备去洗个手,刚路过陈妄身边,就被某人捞进了怀里,她刚想挣扎,因为手上有点脏,“你先松开,我去洗个手,唔——”

  话没说完,就被某人以吻封默。

  她略微蹙眉,就听他低声说了句,“阿姨的电话,你说话再大声点试试。”

  傅欢心头一跳,也就只能由着某人了。

  她僵着身子,生怕发出些许动静,被自己母亲听到些什么,睫毛紧张得微颤……

  心也跟着颤动着。

  宋风晚还在另一侧说着话,压根不知道电话那头发生了些什么。

  电话挂断后,陈妄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人,低低说道,“国庆中秋放假要分开几天……”

  “你放心,我不会想你的。”傅欢嘴硬着。

  陈妄低声笑着,没说话。

  待傅欢回家后,宋风晚才告诉她,国庆要先回一趟云城,和陈妄一起出发,傅欢咬了咬唇,难怪说放假分开几天,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敢情是早就知道了。

  **

  去云城当天,定的是上午十点多出发,陈妄要在云城待上一周左右,带了电脑,又把棋谱整理了一下,一堆的棋谱里赫然还有傅家的关系图。

  这么多年过去,这张关系图早就不是之前那份普通的图谱上面,这上面已经清晰记录了傅家人的喜好。

  就连傅渔和怀生家的那个孩子都被加进去了。

  这个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到底没让人省过心,一直担心他身体、大脑或者哪个地方受损,因为对外界的声音和动静,很少给反应。

  雷厉风行的母亲,佛系的父亲,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总之傅渔每次说些什么。

  怀生如果觉得有问题,会提点意见,大部分时候都是:“听你的安排。”

  某宝宝则是抬着眼皮看她一眼,然后就连一个眼神都不会分给她了。

  这家人每天也是欢乐很多。

  陈妄摩挲着关系图,这次会和傅家人多接触一段时间,有可能会补充些新内容,犹豫着,还是把关系图夹在了棋谱里,塞进了行李箱。

  当天一起过去的还有傅钦原和京星遥,几人到云城后,就接了宋敬仁和陈妄的爷爷一起去下了馆子,晚上十点多才各自散了。

  因为京星遥极少来云城,隔天上午傅钦原就陪她四处看看,傅欢和陈妄也一起跟着,云城也有几个旅游景点,旺季时候人非常多,四个人经常走着走着就散了。

  “欢欢和陈妄呢?”京星遥总是稍不留神,回头就发现这两个人没了。

  “欢欢经常来,不会走丢的,找不到我们,自己能回去。”傅钦原倒是半点都不担心。

  其实这边的傅欢和陈妄已经单独去了别处。

  陈妄还问道:“要是你哥找不到我们,应该会打电话吧?”

  “不会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熟悉,根本不会担心我。”

  而事实证明,也的确是这样。

  陈妄和傅欢都不是第一次来云城了,这边的景对他们来说,并没什么吸引力,无非是想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两人单独待会儿。

  一来二去就忘了时间,等给傅钦原打电话时,他已经告诉傅欢:“我已经到家了。”

  “那你不提前和我说一声。”傅欢语气有些娇嗔。

  “你是不是和陈妄待在一起?”傅钦原说话声音略显低沉,似乎在压抑酝酿着什么。

  傅欢敏锐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对啊,我们一起。”

  “带着他,赶紧回来吧,快吃中饭了。”傅钦原说得很寻常,只是一起长大的兄妹,他就是说话声调变了变,傅欢都能敏锐得捕捉到。

  “怎么了?”陈妄看她挂了电话,还若有所思。

  “没事啊,我哥催我们回去吃饭。”

  殊不知此时的四合院内,众人围在一起,宋风晚正拿着一页纸若有所思。

  这刚入秋,气温虽降,正午温度却仍旧居高不下,风一吹……

  浑身都有点燥。

  ------题外话------

  今天更新就到这里啦,其实字数蛮多啦~

  虽然是小甜饼,我也是很努力在更新啊~

  我是很想说一句: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发现也就隔了一天而已【捂脸】

  感谢写到小甜饼大家还这么支持我,群么么~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