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妄x傅欢(3)关系图曝光
首页
更新于 19-10-24 11:3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云城四合院内

  秋日正午的阳光浓稠热烈,京星遥从厨房走出来,她穿着浅色的薄针织,系着围裙,偏头看了眼一侧的傅钦原,低声询问,“还在看啊?”

  “内容太多,肯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傅钦原此时只想说,陈妄这个人……

  可真是宝藏男孩。

  居然还藏了这么个东西。

  只是……

  他怎么都想不到,某人已经在他家墙头下蹲了很久,现在已经挥着铁锨开始扒拉墙角了,要不是这个东西被发现,等他家墙头倒了怕是都不知道。

  其实傅钦原和京星遥回来时,宋风晚已经在研究那个图了……

  *

  这个事情还得说到半个小时前,宋风晚原本正坐在院子里陪着送风人和陈爷爷聊天,说得无非都是孩子,陈爷爷一直在夸陈妄多么优秀,宋风晚还笑着附和着。

  陈爷爷本就是炫孙狂魔,聊得嗨了,“晚晚啊,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找陈妄小时候的照片和获奖证书,那小子以前领奖的时候,你都不知道那个臭屁样子。”

  嘴上是贬,说话声调上扬,带着明显的骄傲。

  其实这些照片和获奖证书宋风晚早就看过了,只是老人家记忆力不好,怕是早就忘了,宋风晚就配合着他,“我陪您进去。”

  可能是坐太久,他起身一直扶着膝盖,怕是双腿有些麻木酸软了。

  陈妄的照片和获奖证书都在他那屋,陈爷爷进去后,很自然的去抽屉拿东西,宋风晚则淡淡扫了眼桌子,笔记本边上,还有小半叠棋谱。

  “哦,他就是平时太用功,你说放个假吧,就该好好休息,昨晚还在这里研究棋谱,搞到夜里才睡,怎么说他都不听。”陈爷爷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藏不住的骄傲。

  “他是很努力。”宋风晚很欣赏陈妄,有天赋肯努力,凭什么不成功?

  宋风晚只是等着陈爷爷取东西有些无聊,随意抬手帮陈妄略微整理了一下桌上的东西,桌上还有他们一家的全家福,上面陈妄约莫只有十七八岁。

  “这孩子,出门时,我还和他说,打开窗通个风,前段时间下雨,屋里总感觉潮潮的……”陈爷爷取了东西,顺手把他房间的窗户给打开了。

  秋风吹进来,将桌上摆上的一叠棋谱吹起,宋风晚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按住棋谱,拿了东西准备将一叠纸压住。

  只是纸被吹得凌乱了,她稍微整理一下,就发现中间有个不像棋谱的东西。

  她并没乱翻别人的习惯,只是好似隐约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谁对自己名字都分外敏锐的,她下意识将那页纸整个抽出来。

  一张关系图,以傅家为核心,从每个人关系圈延展,将京、段、乔、严几家都网罗进去,甚至扩展到了许家、蒋家……

  每个人后面都有备注,而她后面的备注尤其多。

  “晚晚呀,相册我拿了,我们出去吧。”陈爷爷还乐呵呵的笑着。

  “嗯。”宋风晚面不改色,捏着纸就走了出去。

  “嗳,那个……”陈爷爷瞧着宋风晚居然从自己孙子屋里拿了东西出去,略微蹙眉,只是当他出去,扶着老花镜,眯着眼看到那页纸,惊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怎么了?”傅沉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自己小妻子的异样。

  宋风晚低头,仔细看着那张关系图,傅沉偏头看了眼,盘着佛珠的手指稍微顿挫。

  整个傅家都是重点标注对象,每个人名字后,都跟着至少四五个评价,唯独傅聿修后面,只有四个字,简单而粗暴:

  【无需考虑。】

  傅钦原背后的备注也非常多:

  【没坏到骨子里。】

  【正直。】

  【记仇而小气。】

  ……

  对傅家人调查非常详尽,这里面还有其他人的,有些人的备注就比较那个了。

  段林白:【奸商,爱钱,年记一把还爱浪,工作时正经,私下太不稳重……】

  许尧:【接触不多,一言难尽的性格。】

  京寒川:【从容淡定,深不可测,危险人物,喜欢听戏,爱养鱼,总结起来就是太闲。】

  京牧野:【表里不一,傲娇,嘴硬,吃货。】

  ……

  傅沉往宋风晚那边挪了下位置,仔细看了眼陈妄对自己的评价。

  【极为聪明,学习能力极强。】

  【信佛心善。】

  几乎都是夸奖的话,傅沉眯着眼,心底觉着这小子还算有眼光,只是目光往下,看到了一条备注:

  【攻克傅家突破口。】

  什么?

  攻克傅家,拿他当突破口,这孩子认真的?

  傅沉眼睛再往下瞄一下……

  就看到了自己小妻子的名字后的备注,也就理解为什么宋风晚为何出来的时候,是黑沉着脸的:

  【面慈心狠,很不好惹。】

  【魔鬼。】

  这两个字还是大写加粗,重点标注的,在一页关系图上,显得分外明显。

  【重点观察对象。】

  ……

  宋敬仁也凑过去看了两眼,清了下嗓子,“老陈啊,你前几天不是说有人给你送了大红袍吗?泡一点吧,忽然嘴馋。”

  “好啊!”陈爷爷也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陈妄这张图瞎子怕是都看出一点端倪了,而且这里面傅欢的名字是用特备颜色的笔书写的,最特别的一个。

  也就是这时候,傅钦原和京星遥回来了,瞧着傅沉和宋风晚正靠在一起盯着一张纸看。

  宋风晚脾气算是很好的,反正京星遥是从没见过她冷脸示人。

  此时阳光浓艳,她却能清晰感觉到宋风晚身上散发的寒意。

  “怎么回事?”京星遥蹙眉。

  “不清楚。”傅钦原走过去,瞥了眼图,当时就瞳孔微震,这是陈妄的东西,他和傅沉学的是一套字体,瘦金体,潇洒俊逸,个人风格强烈,认识这么久,字迹总是认得出来的。

  这张图上的点太多,评价虽然有好有坏,但是大多比较客观,只是……

  宋风晚的评价,几乎都是围绕着心狠手辣和魔鬼展开的,还成了重点观察对象。

  傅沉咳嗽着,“晚晚?”

  “嗯?”宋风晚偏头冲他笑着,“怎么了?”

  她脸上方才青白交织,尤其是挨个看陈妄对自己的评价,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精彩纷呈来形容。

  此时她虽然在笑,可傅沉清楚……

  陈妄这小子,怕是把她狠狠给得罪了。

  穷根溯源,这张关系图到底为何而来,傅沉目光锁定在傅欢名字上,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备注信息的,而且陈妄自己的名字紧跟在后面,单看也知道大抵是怎么回事了。

  这张纸颜色已经略微泛黄,笔的颜色深浅不同,纸页显然经常被摩挲,出现老旧迹象,这张关系图,可能已经做了几年,上面的内容还在不断扩充中。

  傅沉眯眼盘着佛珠,这目的大抵也猜到了:

  【打入傅家内部,拐走他女儿。】

  不过能做出这么详尽的关系图,也真的是个人才。

  他此时满脑子都是段林白说过的话:【你家白菜就算没猪拱,也有狗刨的。】

  只要想到这张图不是近期做的,就说明陈妄惦记她女儿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忽然想到了自己以前追求宋风晚的情形,那时她年纪也不大,他伸手捏了下眉心。

  怎么都没想到陈妄会把主意打到傅欢头上,因为他藏得太深了。

  傅欢上大学之前,两人最起码大半年没见过,私下联系怕也不多,这才能够瞒天过海这么久。

  因为他从来不会把目光锁定在傅欢身上。

  京星遥看傅钦原看了两眼,怔在原地,也凑过去看了两眼,同样瞠目结舌。

  “妈……”傅钦原咳嗽着,大抵也猜到了一些东西,傅欢毕竟是自己妹妹,他不算是特别严重的妹控,但肯定是很疼她的。

  “欢欢和陈妄呢?你们不是一起出去的?”宋风晚嘴角带着笑,看着与寻常没任何不同。

  只是眼风昏沉,透着凉意。

  “被冲散了,我还以为他们先回来了。”傅钦原此时心底也是觉得日了狗了,这两人肯定是偷摸独处去了。

  “快到吃午饭时间了。”

  宋风晚的潜台词就是:让他俩给我滚回来。

  “那我给他们打电话。”傅钦原咳嗽着从口袋拿出手机。

  “应该不用单独打电话,他们应该在一起。”宋风晚笑语盈盈,可眼风如刀,犀利非常。

  “我知道了。”傅钦原也极少看到宋风晚这般模样,悻悻然拿出手机拨通傅欢的电话。

  只是电话刚接通,他还没开口,就听到宋风晚重咳一声,清了下嗓子。

  警告意味十足。

  让傅钦原说话注意点。

  而且他给傅欢打电话的时候,宋风晚是紧盯着他的,这种时候,傅钦原也不傻,要是稍微提醒一下,这把邪火怕是会烧到自己头上,所以没给傅欢提醒半句。

  等两人回来的时候,宋风晚一直盯着关系图在研究。

  被人形容为魔鬼?

  挺新鲜的。

  **

  此时另一边

  傅欢坐在车里,盯着手机,莫名心烦意乱。

  “怎么了?不舒服?”陈妄把握着方向盘,余光一直在关注身边的人,她一直在扭动着身子,有些坐立难安。

  “总觉得我哥那通电话怪怪的。”

  “你是不是想多了。”

  “就感觉啊。”傅欢再给傅钦原发信息,就没有回复了。

  “马上就到家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傅欢点头,两人到四合院,推门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院子里,泡了茶,院子里还飘着桂香,阳光正浓,落在人身上,该是有暖意的……

  可是傅欢视线忽然与宋风晚迎上,她心底莫名咯噔一下。

  “外公,陈爷爷,爸妈。”傅欢一一问好,看着与寻常没任何不同。

  无人应声,只有宋风晚笑道,“回来啦,好玩吗?”

  “还行,就是国庆人特别多,很挤,哥和嫂子提前回来,也不知道和我们说一声。”傅欢这话寻常听着没任何毛病,此时这么说……

  宋风晚轻笑: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女儿戏这么多。

  “买什么了?”宋风晚目光落在陈妄手中提的便利袋上。

  “就是一些云城特色的糕点,可以饭后吃。”陈妄想着催他们回来吃饭,肯定是中饭快好了。

  “中饭还没做好,先坐会儿吧。”

  院子里椅子有限,宋风晚这话说完,傅钦原本来是坐着的,立刻起身让座,“来,你俩坐。”

  陈妄和傅欢本就不傻,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几分钟后,宋风晚端着泡好的大红袍,一手捏着糕点,慢条斯理得吃着,对面两人脸上看着淡定,却被她笑得心里发毛。

  “妈,都要吃饭了,您吃这么多糕点干嘛?”傅欢硬着头皮开口。

  “心里有口气,吃点东西压一下。”

  “谁给您气受了。”傅欢悻悻笑着。

  他们家是她妈做主,她爸都是顺着她的毛撸,谁敢给她气受啊。

  陈妄此时心底想着可能事情和他有关,因为他最近和傅欢的确走得很近,有可能是关系败露,只是没往关系图上面想。

  心底有了个预设,做了些准备……

  却不曾想宋风晚轻笑着,低低说了句:

  “我素来觉得自己脾气挺好的,对小辈也都很疼爱,就是没想到有人居然会觉得我是个魔鬼。”

  陈妄刚捏起一块糕点,指尖猝然收紧,糕点一截两半,落在了地上。

  傅欢不明所以,略微蹙眉,“这哪个混蛋说的!”

  任是谁听人说自己母亲半点不是,肯定都会跳脚,傅欢也是如此。

  那语气颇为义愤填膺!

  傅欢说这话,有些夸张的成分,因为宋风晚心情不好,她说话嗓门也提高了一些,觉得这么说,讨伐一下这个人,会让宋风晚心底舒服些。

  “妈,他在哪里说的?网上吗?简直是胡说八道!你给我看看,我帮你去怼他。”

  “我妈是魔鬼?他是心盲还是眼瞎?”

  陈妄抬手揩了下指尖上的糕点碎屑……

  该来的,总归是躲不掉。

  他想过与傅家人摊牌,承认两人正在交往,不过这是建立在两人感情稳定的基础上,他想过这段关系迟早会被傅家人发现,毕竟一窝的狐狸,瞒不了太久,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被发现……

  太惨烈!

  ------题外话------

  今天就一更哈

  小甜饼很短,就几章而已,本来今天想躲个懒,明天再更新的,发现昨天忘记通知大家更新时间了,又爬起来吭哧写了一章【捂脸】

  以后小甜饼更新时间还是定在上午十点吧,只是更新可能不会太多,大概就是每天一章或者两章这样,字数加起来至少4000字以上……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