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章 是时候翻脸了
首页
更新于 19-01-17 10:0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挨了一针,闵姜西胸有成竹的回了先行,她确定自己跟上午出去的时候没两样,既没换衣服也没换发型,但大家看她的眼神儿明显的多了些许意味深长,她马上猜到自己签约秦家的事情已经传遍,毕竟办公室里没有秘密。

  果不其然,有好信儿的同事将闵姜西叫过去,满脸八卦的表情,压低声音问:“闵老师,上午过来的就是秦佔本人吧?”

  闵姜西还没等回答,呼啦一下子,身边最少围了不下二十人,大家皆是满眼好奇,求知欲爆棚到像是临近高考的莘莘学子。

  点了点头,闵姜西如实回答:“是。”

  话音落下,气氛瞬间点燃,有人问:“你什么时候搞定的秦家?秦家换的家教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光先行A|级都不知道退了多少。”

  “欸欸欸,秦佔本人亲自过来接你,你们两个之前认识吗?”

  “秦佔好相处吗?我听说……”

  “你见到秦佔儿子了吧?长什么样?是不是超级难搞?”

  闵姜西被围在中间,一时间根本插不上话,最后也不知谁说了一句:“看你们一个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又不是手里没客户,都注意点师容师表。”

  闵姜西闻声一看,是坐在位置上没起身,正眼都没往这头瞧的苗芸。

  苗芸跟闵姜西一样都是B级家教,不是先行水平最硬的,但众人皆知,她跟何曼怡私下里关系走的很近,算是二老板放在下面的钦差大臣,所以平日里她说什么讽什么,大家也都一听一过,并不反驳。

  可偏偏有人就爱跟她打擂台,“是啊,这儿最见过世面最有话语权的人就是苗老师,毕竟苗老师也是应聘过秦家的人,只可惜,没过。”

  说话者是刚刚从茶水间那头闪身的陆遇迟,他手里拿着杯冰果汁,旁若无人的走到闵姜西面前,一边递给她,一边笑着道:“恭喜闵老师拿下深城公认的‘大单’。”

  苗芸眉头一蹙,瞥眼道:“什么意思啊?踩一捧一?”

  陆遇迟淡淡的看过去,脸上已无笑容,冷淡的说:“知道拉踩没意思,就别那么多刺儿话。”

  苗芸没料到陆遇迟白天怼完她,这会儿又跟她过不去,而且言语间完全没有要给她台阶下的意思,办公室里一半人出课,但剩下的也有好几十人,她面子过不去,只好翻脸硬扛,“谁说刺话了?我好心提醒大家,这是办公期间,别把八卦聊成了公事,到你这里就成了拉踩……而且我跟其他人说话,关你什么事,用得着你出来说三道四?”

  陆遇迟冷眼瞥着坐在椅子上的苗芸,沉声道:“要说就站起来说,跟谁俩装大爷呢?”

  苗芸气得腾一下子站起身来,“陆遇迟,你说话注意态度!”

  陆遇迟刚要还嘴,被身边闵姜西拽了一下,其余人看够了热闹都意思意思上前劝和,办公区火药味儿十足,没人看见何曼怡何时从办公室里出来,只听得她出声道:“吵什么?”

  苗芸看到何曼怡就哭了,边哭边诉苦,说陆遇迟一天找她两回茬,她委屈。

  何曼怡看了眼站在闵姜西身旁的陆遇迟,气不打一处来,登时沉着脸道:“陆老师,且不说这是大家办公时间,有事情该私下解决,就算真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还在呢,我上头还有大老板呢,讲理你是新来的,不该给前辈难堪,讲情,你个大男人也不该为难一个小女人。”

  陆遇迟一血统纯正的东北老爷们儿,要不是为了某人,他真不爱往这女人扎堆儿的地方钻,脸色微红,他不是弄不了何曼怡,而是所有顾虑。

  不等他开口,身旁闵姜西不动声色的接道:“Maggie,有些话原本我不想当着大家的面说,但既然你都没避讳,我也没必要替苗芸遮掩。是,我来先行一个月,接连丢了八单客户,对不住大老板特地飞到夜城去挖我的诚意,也对不住二老板的一路‘提携’,但这不是某些人一直明里暗里落井下石的理由吧?”

  闵姜西一开口,众人都很意外,包括何曼怡,因为这是闵姜西第一次公开‘反抗’,见惯了她好脾气甚至好欺负的模样,还以为她是软柿子,都靠大老板罩着,谁料今天她会把事儿挑明了?

  苗芸被点名,先是一愣,紧接着哽咽道:“我怎么了?你这话是说我在背后落井下石了?”

  闵姜西看向她,面无表情道:“你跟多少人说过我多少难听的话,我不点出来不是我傻,而是给其他同事留面子,但是你的面子,我现在不想留了,你既然没想跟我好好处,我也懒得再跟你客套,今天当着二老板跟大家的面,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再让我听到任何一句从你嘴里传出的有关我的坏话,我保证让你比今天难堪的多。”

  闵姜西个子高,眼皮微垂,脸子一撂,竟是说不出来的强大压迫感,愣是看得苗芸如鲠在喉,不敢反驳。

  偌大的办公室刹那间鸦雀无声,最后还是何曼怡出声打破安静,她说:“好了,都是同事,有什么误会说开就好了。”

  说罢,生怕闵姜西反驳,很快补了一句:“闵老师跟我来一趟办公室,大家散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闵姜西偷偷给了陆遇迟一个眼神儿,随着何曼怡进了办公室,房门前脚关上,何曼怡后脚道:“闵老师,在外面我给大家留面子,其实我对你刚刚的做法很不认同。”

  她坐在老板椅上,表情不说难看,但充斥着算后账的严肃,这回闵姜西也没傻站着等训话,自顾自拉开办公桌对面的客椅坐下,神情坦然的回道:“二老板的意思我明白,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实在解决不了,上头还有您跟大老板。”

  何曼怡表情不冷不热,“你知道这个道理,刚刚那么做摆明了在给我找难题。”

  闵姜西说:“虽然我刚来深城不久,但听说不少苗芸是二老板亲信的话,真假不论,可她的确经常在办公室里嚼舌根,大家表面不说,心里早就不高兴了。”

  何曼怡说:“我跟她非亲非故,大家私下里传的话,十有七八都是道听途说。”

  闵姜西道:“我也相信您的为人,您对我这样的新人都照顾有加,怎么会纵容别人在背后狐假虎威?”

  何曼怡不接话,明面默认,实则警惕的观察闵姜西。

  闵姜西也委屈,“我初来乍到,不懂深城这边的规矩,也是刚听大家说才知道我的新客户很有来头,但签单这种事,一靠老板‘照顾’,二要客户合眼缘才行,我有心想让给苗芸,怕是客户那边也不同意,还有秦家小朋友,他就跟我合得来。”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