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0章 慕美而来
首页
更新于 19-01-19 10:1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闵姜西连登秦家门六次,秦佔除了来接一次送一次之外,再没露面儿,但这于外人而言已是足够,在他们天马行空的脑补下,闵姜西每次去秦家那一百分钟,指不定是给谁辅导功课呢。

  闵姜西管不着别人脑子里怎么想,事实上她最近几天几乎忙得脚不沾地,从接到第一个慕名而来的电话,到第一个去公司守株待兔的客户,仿佛一夜之间,她的名字在整个深城教育圈儿里传开了,想请她做家教的人络绎不绝,先行每天门庭若市。

  从前看到客户出现,大家私底下开玩笑打赌,“你猜这个是来找哪门家教的?”

  如今看到客户出现,不用问,准是来找闵姜西的,齐昕妍说了句深入人心的话:“现在的客户哪还顾得上家里孩子什么科目弱,闵老师教的哪一科,孩子哪一科就弱。”

  别说,话糙理不糙,点闵姜西名字的客户太多,就连陆遇迟都替她发愁,“毒鳗什么人都往你跟前送,这回不是暗地里穿小鞋,改成明目张胆的捧杀了。”

  闵姜西不置可否,一边筛选资料一边笑,“那,这个孩子游泳特长生,已经打算专业走体育了,我不说什么,没准儿人家对数学有爱好呢。这个,今年刚准备上小学。还有这个,说是帮表嫂的儿子找家教,关系这么好,我就想知道表哥去哪儿了。”

  陆遇迟也一个没忍住,哭笑不得。闵姜西就这样从无人问津到一夕爆红,连何曼怡都不得不死心承认,短时间内她是搞不走这颗眼中钉了。

  树大招风,木秀于林,闵姜西还不想刚来这边工作就惹众怒,就在同事们眼红心妒的时刻,她直接大方的将客户资源摊开分享,反正这些客户十之八九都是想蹭秦佔的热度,她没有三头六臂,索性不占这个茅坑。

  当然闵姜西也不是完全大公无私,筛除了一些特别不靠谱的,她也给自己留下了一些靠谱的,甭管这些人心底存着什么念想,大家打开门做生意,各取所需吧。

  每天除了给秦嘉定上一节课,闵姜西还会抽时间让其他客户面试,其实说是对方面试她,实则是她在面试对方,很快她就又签了两个试用合同。

  闵姜西是有野心,但并不贪心,时间有限,见好就收,她没打算一口吃个胖子,但夹在这帮客户里的还有一个异类,周洋,他也是慕名而来,慕的却不是声名,而是美名。

  打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对闵姜西表示了十足的好感,闵姜西一看不对头,此后一直避之不及,他却越发的阴魂不散,公开送花送礼物。

  没辙,闵姜西只好私下里如实相告:“不好意思周先生,我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周洋闻言一笑,痞里痞气的说:“可是我一见你就有谈恋爱的冲动怎么办?”

  闵姜西从小美到大,追求者籍贯横跨半个国家,对于这种死缠烂打类型的,基本就是冷处理,冷着冷着就没了。

  周一上午九点五十,闵姜西从先行楼上下来,早前她发现每次都是秦家的车等她,这次她索性提前几分钟。

  但事实证明,不是每次早起的鸟都会碰到虫,保不齐哪次就碰到蛇了。

  周洋把跑车停在路边,扛着一大捧惹眼的红玫瑰走来,闵姜西咻的转身,但是为时已晚,男人扬声喊道:“姜西。”

  闵姜西装听不见,走得更快,身后是逐渐逼近的脚步,周洋下一个动作就是伸手去拉她,闵姜西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个急刹停下,并且动作很巧妙的避开了触碰。

  周洋抓了个空,笑着收回手,看着她道:“跑什么?”

  闵姜西睁着眼睛说瞎话,“周先生,这么巧。”

  周洋脸上笑容更大,抬手把花递给她,这边是商业中心,来往人流量大,很多人都往这边看,闵姜西手都不抬一下,礼貌又坚决的说:“周先生,跟您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想谈恋爱。”

  周洋道:“那你别当这是玫瑰花。”

  闵姜西不为所动,周洋压低声音道:“这么多人看着,给我点面子。”

  闵姜西同样低声说:“您身后有好几个女孩子很激动的样子,她们似乎特别想要。”

  周洋闻言转头,不远处几个拿手机的女孩子忽然成腼腆鹌鹑状,紧紧地挤在一起,实话实说,周洋长得很帅,是那种走在路上女人都会回头看的类型,他开口问:“想要吗?”

  驻足的路人越来越多,有个胆大的女孩子回道:“想!”

  闵姜西心说,最好周洋在她这儿下不来台,干脆给了别人,谁料他叫女孩子自己过来拿,等女孩子走近后,又用仅有三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讽刺道:“想也要看自己配不配,你有她漂亮吗?”

  女孩子登时僵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模样,呆呆的看着闵姜西。闵姜西也是心底一沉,还不待出声,女孩子已是转头就走,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狐疑,周洋笑着看向闵姜西,说:“我就喜欢你。”

  闵姜西沉下脸,盯了周洋几秒,随后一言不发,掉头就走,周洋跟上去拉她,闵姜西没躲掉,甩也甩不开,沉声说:“放手。”

  周洋嬉皮笑脸,“不放,你要生气就大声喊,正好让整条街的人都知道我周洋要追你。”

  闵姜西蹙眉,正懊恼,抬头瞥见周洋身后快步走来三个人,打头的她熟悉,秦家司机,至于后面两个肌肉紧实面色严肃的,猜也知道是保镖。

  周洋还兀自得意,欺闵姜西奈他不何,忽然有人从背后钳他,他手臂一酸,当即松开闵姜西,花也掉在地上。

  司机紧张的问:“闵老师,您没事吧?”

  闵姜西摇头,周洋企图跟保镖撕扯,保镖一个擒拿加腿绊儿,直接把人撂在地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闵姜西不想把事闹大,低声跟司机说:“让他走吧。”

  司机很镇定,“没关系,您先跟我上车,他们会善后。”

  闵姜西坐着宾利离开,保镖松开周洋,周洋也嫌丢人,赶紧开着跑车逃离现场,车还没开出这条街,手机响了,他本是烦躁,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冯婧筠’来电,顿了几秒才接通。

  “喂,姐。”

  手机中传来女人的声音:“让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