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75章 阴的怕损的
首页
更新于 20-07-25 01:5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十一之前的热搜第一名,是官方通报的最新调查结果,骊江度假区仓库管理主任及副主任表明,仓库历来都有‘阴阳储物间’,所谓阴,是自己人内部知道的器具材料,所谓阳,是应付上级检查以及开园时可以公开示人的优等材料。

  此消息让骊江度假区的负面新闻达到顶峰,在国庆之前,相关部门称正在全力调查中,十月二号,官方在主任的带领下,搜出园区内藏有的几百条问题绳索,还有一些问题漂流筏,全网一片骂声,骂楚晋行,骂秦佔,骂江东,骂所有阴谋论者。

  十月三号,一条做过处理的音频空降全网,引得各大主流媒体和微博大V争相发布,一时间难以确定最早出处,但也没人在乎出处,所有人关注的重点,是这段音频内容。

  音频里的声音不辨男女,“我是骊江度假区里的一名普通员工,从开园第一个礼拜就在,每天最少三到五次出入仓库,从来没听说所谓的‘阴阳储物间’,由于我的工作性质,整个仓库没有哪里我没去过,要说一百条不合格的绳索还能鱼目混珠,但那么多的漂流筏,怎么可能藏起来还没人发现?”

  “所以我听到刘主任和宋主任说有‘阴阳储物间’的时候,心里不光诧异,还让我觉得良心难安,我觉得我可能知道一些事,这些事不说出来,不光是我自己胆小不作为,还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大概三个月以前,我在仓库外面的公共厕所旁边,听到刘主任和宋主任说话,宋主任说他最近手气背,一连输了快五十万,有一些是私房钱,还偷着挪了家里的基金,他老婆不知道,知道肯定要离婚。刘主任说他最近手头也很紧,家里老婆和儿子要用钱,外面养着的一家花钱如流水,对,园区里很多人都知道刘主任在外面养二房,还有个上幼儿园的小儿子,他老婆在外地住,根本不知道,有一天同时大老婆和二房上下午来看他,大家才晓得他作风不好……“

  “本来我也没想偷听领导说悄悄话,正想找机会出来,但刘主任突然小声说,我有渠道,能搞到很便宜的器械用具,问宋主任怎么想,宋主任刚开始还有点担心,说怕出事,刘主任说怕什么,很多景区都这样,便宜,只要勤换勤检查就没问题,何必用那么好的,游客又不懂,关键能省下这个数,他们可能在外面比划了,我没看见到底是多少。”

  “事后我也想匿名举报,但我每天出入仓库,确实没看到跟以前不一样的器具,我以为他们只是想想,不敢这么做,谁想到突然就出事了……出事后我每天都睡不着觉,总觉得自己知情不报,对不起死者,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说我自己看见的听到的,不希望已经有两个无辜者冤死,再有更多人,尤其是好人来承担责任,这不是意外,原本完全不会发生的事。”

  语音不长,但句句都是真材实料,网上很快有人扒出两名主任的祖宗八辈,果不其然,一个有二房,一个好赌有前科,就连二房和小孩都被人肉出来,霎时,两人就像被剥光衣服游街的奸夫淫妇,恶迹斑斑,罪名累累。

  从证人到嫌疑人的转换,地位天差地别,当地警方火速控制二人,在警察局内,刘宋两人纷纷情绪激动的否认,当然要否认,根本无中生有的事,虽然二房和私生子是真的,赌债也是真的,但其余都是假的,他们什么时候说过以次换好的事?明明就是有人暗中给了一大笔钱,让他们做个假证。

  正当他们情绪激动时,警方又从两人住处搜出三百五十万和二百万的现金,问及现金来历,两人俱是懵逼,暗道收买他们的人给的是卡,卡里的钱也不是这个数目,鬼知道这么多现金是从哪来的。

  真不知道就只能说不知道,警方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几个可能性罪名往两人头上一扣,首先是私吞公款,其次是以差充好,再者直接导致意外和人命案发生,数罪并罚,两人少说都是个无期。

  说白了就是俩见钱眼开的普通人,心理素质又能有多强,眼看着就崩了,警方再略施小计,分别审讯时说对方已经坦白交代,早说实话还能争取宽大处理,短短两天半,两人全部张口说实话。

  刘主任说:“在出事的前几天,有个人突然找上我,给了我一张卡,里面有五百万,让我做假证,我又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当然不同意,对方拿出手机,拍了我大儿子和小儿子的视频,说我不答应,没儿子送终,不信试试,我太害怕了,也不敢报警,只能按他们说的做,我也不想的,死的人跟我无冤无仇,我也是没办法……”

  警察问:“有联系方式吗?或者看见什么长相?”

  刘主任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知道的都说了,求你们保护我我家里人,求你们了。”

  宋主任也是差不多的话,都是被逼又收了钱,所以才做的假证。

  警方消息公布,全网不知道第几次哗然,热评第一说已经不敢再吃瓜了,总有反转。

  如此一来,度假区被黑坐实了,不管幕后黑手是谁,楚晋行是无辜的,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楚晋行接到了很多朋友的电话,纷纷向他表示安慰和高兴,其中不乏之前明哲保身之人,现在一口一个早就知道他是被黑的。

  楚晋行没有任何喜色,第一时间找到了江东,江东看见他就说:“老天有眼!”

  楚晋行不说话,一眨不眨的盯着江东,江东挑眉,“你看我干嘛?”

  楚晋行说:“到底是老天有眼,还是你有眼?”

  江东更是诧异,“什么意思?”

  楚晋行不答反问:“你找人做的?”

  “我找人做什么?”

  “有意思吗?”

  两人就差打开天窗说亮话,江东知道他再好的演技跟楚晋行眼里,也和光屁股一样,某一刻,突然自暴自弃的说:“就是我,我冒充了一回老天爷,替天行道行不行?我看不了有些老鼠躲在背后叽叽歪歪,仗着没道德就没人能绑架他们,赶上我这种不仅没道德还不择手段的,算他们倒霉,你别拦着我,现在这事跟你没关系,单纯惹着我了,我很不爽。”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