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76章 三人不约而同的配合
首页
更新于 20-07-25 05:20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骊江度假区事件在网上热议了十几天,现在剧情反转,并不是黑心企业,而是被黑,那么到底是被谁黑的,网友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猜测,秦佔本是第一个声援楚晋行的人,如今却被带节奏,说他猫哭耗子,贼喊捉贼,毕竟在这场盛大的喧嚣当中,秦家旗下所有股票都在增长,保守估计赚了上百亿。

  闵姜西当然希望楚晋行好,也知道这是背后人在祸水东引,但仍旧心疼秦佔,要不是因为她,秦佔不会趟这摊浑水,而最让她难受的,面对这种情况,她无能为力,保护不了秦佔。

  秦佔每天尽量抽时间陪闵姜西,两人一起去公司,但闵姜西不能跟他一起开会,都是秦佔去开会,她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如果秦佔有事不在公司,闵姜西也不能时刻跟在他身旁,所以大多数时间,闵姜西会主动选择待在家里。

  秦佔察觉闵姜西不是很开心,虽然她一切如常,他还是发现了,第N次问:“是不是很无聊?”

  “没有,今天昌叔还让我出去看花园的布置,下午又跟嘉定打了一小时的游戏,还上了网课。”

  闵姜西这些年一直坚持做免费线上辅导,哪怕不在先行也不会改变。

  秦佔不好说让她骑骑马写写字的话,明知她不爱好这些,只能道:“再等两天,快过去了。”

  闵姜西闻言,定睛看向秦佔,几秒后道:“查到是谁做的证据了?”

  秦佔避重就轻,“冤有头债有主,总要有个结果。”

  闵姜西当时听这话就觉得意味深长,但秦佔既然不想挑明,她也就没问,两天后,南海副省秘书在家中坠亡上了热搜,不久遗书随之曝光,遗书中罗列了翁伟立的诸多违法乱纪行为,包括骊江度假区事件,也是翁伟立示意他找人做的,遗书中还清楚写明,如今东窗事发,影响恶劣,上头下令严查,翁伟立怪他办事不力,想要暗中斩草除根,如果他发生任何不幸,都是翁伟立所为,希望领导保护好他的家人,他有罪,但罪不及妻儿。

  最近网上连番大瓜,吃瓜群众原本嚷着吃不动了,没想到晴天大瓜,依旧跌破了众人的眼镜,或者说,是突破了众人的想象,以为只是恶性的商业竞争,谁想到当真是青天白日下的贼喊捉贼。

  事情牵扯太大,死了一个大秘,牵扯进一帮官员,尤其翁伟立,不光身居要职,还身份特殊,邝家的女婿,整个南海没人敢动,夜城现派人坐镇南海,务必要调查个水落石出。

  楚晋行作为此次事件的关键人物,同样被约谈。

  元宝打给秦佔,开口便说:“你这次太铤而走险了。”

  他虽是长辈,但实际上比秦佔大不了几岁,也鲜少用这种严肃的口吻跟秦佔说话,除非情况特殊,还很严重。

  秦佔道:“不光富贵,很多东西都要险中求。”

  元宝道:“你再等些日子,夜城这边会想办法,万一让人发现是你做的,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

  秦佔说:“除非秦家临时反水跳到邝家,不然注定的你死我活,何必粉饰太平,之前你让我什么都别做,我听了,我老婆还是被人当街拿着枪追,在深城!”

  最后几个字,秦佔已是咬牙切齿。深城,秦家的地盘,在自己家里被外人欺负,秦佔能忍到现在已是奇迹,元宝也能理解秦佔的心情,缓了缓口吻,轻声说:“我们都知道你受委屈了。”

  秦佔很随意的道:“我现在长大了,受不受委屈,委屈大小不是特别在乎,但我老婆不行,我娶她回家不是让她担惊受怕,门都不能出,闲得头顶长蘑菇的,我就一个想法,谁挡她出门的路,我平了谁。”

  元宝太了解秦佔的脾气,护短到极致,更何况是老婆,当初一个张扬闹得夜城人尽皆知,暗自叹气,元宝道:“好,我不拦你,但你也要保证,以后做什么事儿之前必须跟我们打招呼,不许一边诓我们,一边做自己的,很危险知不知道?”

  秦佔说:“知道了,我很小心,天佐亲自去的。”

  元宝说:“网上那段音频也是你找人弄的?”

  “不是我。”

  “不是你?老爷子本来很生气,我还劝,说你脑袋转得快,还知道先用舆论压一波,没直接硬来。”

  秦佔坦荡,“我们都不信老天会突然开眼,这种以阴治阴的招数,八成是江东想出来的。”

  元宝说:“那你俩配合的还挺好。”

  秦佔翻了一眼,“谁跟他打配合,他撑死了也就只能证明度假区被黑。”

  “所以你就顺水推舟,又往翁伟立头上扣了个新罪名。”

  秦佔道:“翁家不怨,这些年打着邝家人的旗号,没少升官发财,利益能共享,罪名也一样。”

  元宝道:“你怀疑不是翁家?”

  秦佔道:“是不是无关紧要,反正邝家人,一个都跑不掉。”

  元宝说:“对了,正要跟你说,楚晋行挺有魄力的。”

  秦佔不动声色的问:“他怎么了?”

  元宝道:“都说民不与官斗,商人更不行,更何况翁家背后是邝家,现在也只是调查阶段,随时都有新变数,正常逻辑他不该在调查组面前多话,但他说不奇怪翁伟立会叫人陷害他,因为之前翁伟立几次三番明示他,想让先行入驻南海,他没答应,随后翁伟立让翁贞贞给他送来过几份很好的合作意向书,他也拒绝了,这些东西楚晋行手里都留有备份,包括翁贞贞私下里跟他说的话,他也都有录音,这些东西对钉死翁家太有用了,这是我们都没想到的意外之喜,毕竟只凭他秘书的遗书,翁伟立很有可能死不开口,等邝家救他,现在有个活人说话,翁伟立这次完了。”

  秦佔本能的不想承认,楚晋行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外,更不想承认,这的确如要常人所不能及的勇气,没有不透风的墙,说了这番话,可以锤死翁家人,但同样,他以后就是邝家的敌人,得有多大的胆量才敢与邝家为敌?

  秦佔几乎立刻又想到了一种原因,是不是因为闵姜西当街被劫,所以楚晋行才会这么恨翁家?恨到不惜一切也要置之死地。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