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82章 不知道的事
首页
更新于 20-07-28 05:5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闵姜西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秦佔就陪了一个礼拜,寸步不离,视频会议,电脑办公,偶尔冼天佐和冼天佑轮番过来,闵姜西也是看手机才知道翁伟立被撤除所有职务,数罪并罚,牵扯南海一批人跟着落马,同时上热搜的还有楚晋行,骊江度假区事件经调查系遭人诬陷,现已将幕后黑手抓获,之前力挺楚晋行的人全都上了军功簿,楚晋行更是再一次登上神坛,被标榜,被膜拜,闵姜西本该高兴,可却隐隐地有种不安感,在翁家倒台时把楚晋行捧上去,怎么看都有点如履薄冰的意味。

  但闵姜西不敢太担心,准确来讲,是强迫自己放松心态,手术已经做完了,目前看也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剩下的就是休养,保持好心情,然后看运气。

  出院前一天,几名主任来病房探望,派一人做代表说:“秦太太身体偏寒,西医治急症,像是调理,我跟李主任和张主任的意思都一样,建议您找中医看看,开个温和的方子,不光针对术后恢复,对整个身体调理都有好处。”

  秦佔第一反应,“这种药是不是特别难喝?”

  主任马上回道:“这个不一定,主要还是看成分,如果秦太太是很不喜欢喝中药的人,可以让医生开一些味道不太重的方子。”

  闵姜西说:“我不怕喝药,麻烦您帮我开几副中药,我回家喝。”

  主任道:“我们这没有中医科,刚刚我们还在聊,中医这块,夜城协和医院的秦雪松主任算是国内权威了,但她前两年就退了,我们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秦佔问:“叫什么?”

  “秦雪松,前夜城协和中医科主任。”

  秦佔记在心里,出院回家后,第一时间打给元宝,元宝接通,“阿佔。”

  “小姑父,麻烦你个事。”

  “什么事儿,你说。”

  “帮我找个人,夜城协和中医科主任,秦雪松,说是已经退休了,笙哥老婆不是协和的医生嘛,你帮我打听一下。”

  “你找中医干什么?”

  秦佔道:“让她给我调理调理。”

  “你哪儿不舒服?”

  “内分泌失调。”

  元宝笑说:“翁家倒了给你高兴的?”

  秦佔道:“不闹了,我找她给我老婆调理身体。”

  元宝道:“你还真找对人了,你问的这人我知道,她以前还给笙哥调理过。”

  秦佔闻言,下意识的挑眉,“笙哥看中医?”

  元宝道:“笙哥以前失眠。”

  秦佔意味深长,“哦。”

  元宝说:“想什么呢,谁告诉你中医只治妇科?”

  秦佔道:“这是你说的。”

  元宝把话题拉回正轨,“笙哥老婆也离开协和好几年了,你等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应该知道老主任的联系方式。”

  “嗯,我等你电话。”

  挂断手机,秦佔从客厅回主卧,看见闵姜西站在床下,当即道:“你怎么下床了?”

  闵姜西神色如常,“二哥,我早就没事了,一个微创手术,你不用把我当截肢养。”

  秦佔看着闵姜西手上的充电器,“你要东西就喊我,我就在门口。”

  闵姜西被秦佔赶回床上,半真半假的吐槽,“以前不出家门,庆幸家里够大,现在连床都不让下,你赶紧给我做个三百平的床。”

  秦佔一边给闵姜西盖被子,一边道:“再忍几天,彻底休息好了,我带你出去玩。”

  闵姜西拍了拍身边空位,不能一个人闲的发霉,秦佔脱了衣裤躺过去,用平板看小品,才看了不一会儿,秦佔手机响,闵姜西瞥见屏幕上显示‘小姑父’的字样。

  秦佔接通,元宝道:“我刚给宋喜打完电话,她有秦雪松的联系方式,也能随时找到人,但她说秦雪松年初动了个膝盖手术,在家里静养,肯定去不了深城,你们要找她,只能来夜城。”

  秦佔有些犯难,他也不想闵姜西折腾去夜城,闵姜西偷着碰了碰他的胳膊,给他使眼色,秦佔秒懂,闵姜西想去。

  短暂迟疑,秦佔道:“也行,那我带姜西去夜城。”

  元宝道:“笙哥说你们过来,大家一起吃饭。”

  “好,到时候见。”

  秦佔挂断电话,闵姜西问:“你们刚才说的笙哥,是乔治笙?”

  秦佔瞥见闵姜西的脸,鲜少在她眼中看到八卦的神情,他应了一声:“嗯,你认识笙哥?”

  闵姜西道:“你真看得起我,我在哪条道上混的?”

  秦佔忍俊不禁,“我一直怀疑你在夜城有势力,金盆洗手后来的深城。”

  闵姜西说:“不敢,打过几个小混混,也入过一个大学社团,并未加入任何社会帮派。”

  “那你怎么知道笙哥?”

  “我在夜城读大学,怎么可能没听过乔治笙。”

  秦佔眼带打量,“听你的意思,好像有点兴趣。”

  闵姜西面不改色的道:“浴池跟乔治笙的外甥是网友奔现的好基友。”

  秦佔眉心微蹙,一时间没转过来,“什么?”

  闵姜西又解释了一遍,“浴池玩一款网游玩了七年,跟一个网友组队打了五年,对方是夜城人,说了浴池考到夜城,一起出来吃饭,当时我和程二还猜,肯定是个女的,浴池说不是,他们开过语音,后来见面确实是男的,他们从大一就开始见面,我们大四那年,浴池说他是乔治笙的外甥。”

  秦佔很是狐疑,“真的假的?”

  闵姜西问:“顾东旭你听过吗?”

  “靠…”

  “你认识?”

  “真是笙哥外甥,我没见过本人,知道有这个人。”说罢,秦佔又补了句:“你们都是什么奇怪的交友圈。”

  闵姜西表情淡淡,“我妈朋友家的女儿还是盛天少东的老婆呢。”

  秦佔努力从一长串信息里提取到最重要的一个,“商绍城?”

  “嗯,他老婆也是北方人,我记得好像是安泠的,离冬城很近,我妈跟他爸认识,小时候带我去安泠,我还见过她本人。”

  秦佔好奇,“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闵姜西不以为意,“谁知道你对这种八卦感兴趣。”

  秦佔总结,“可能还是我们聊得不够多,来,从头捋捋,我能记得六岁时发生的事,我从六岁开始说……”

  闵姜西道:“我想看小品。”

  秦佔把平板拿过去,合上扔在床头柜,“我六岁的时候,有个八岁的女孩偷偷说喜欢我,要等我长大……”

  闵姜西目光瞬间凌厉,“谁啊?”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