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83章 谁没有当弟弟的一天
首页
更新于 20-07-29 00:3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十一月中旬,距离手术已经二十几天,在医生的连番保证下,秦佔带闵姜西去了夜城,从机场出来,闵姜西很快看见熟悉的面孔,是元宝,他身旁还站着两个漂亮女人。

  秦佔轻声道:“小姑父旁边的是党爷爷女儿,另一个是笙哥老婆。”

  闵姜西心下了然,勾起唇角,待到走近,秦佔先打招呼,闵姜西随后道:“小姑父,小姑,嫂子。”

  党贞买了花,把花递给闵姜西,微笑道:“你好姜西。”

  闵姜西笑着接过,党贞旁边的女人主动伸出手,笑说:“你好,我是宋喜。”

  闵姜西抬手握住,“你好,不好意思,第一次见就给你添麻烦了。”

  宋喜莞尔,爽快的说:“别客气,你跟阿佔住在深城,要是在夜城,我们早就认识了。”

  秦佔难得乖巧,“怪我,我以后常带她过来。”

  元宝说:“先出去,上车再说。”

  外面靠街边停着一排私家车,闵姜西也是跟秦佔在一起之后才开始见怪不怪,宋喜和党贞,一个是乔治笙老婆,一个是党家的女儿,出行不是要讲牌面,而是必须要保证安全。

  临上车之前,秦佔轻声对闵姜西道:“你跟小姑和嫂子坐一辆。”

  闵姜西点头,元宝道:“你们三个先去找秦主任,我跟阿佔去饭店等你们。”

  秦佔下意识的说:“我们不去?”

  元宝忍俊不禁,“你还怕她们两个把你老婆拐跑了?”

  宋喜打趣,“还是怕秦主任不专业,要亲自过去把把关?”

  闵姜西知道,秦佔就是黏她黏惯了,生怕他在外面胡言乱语,赶忙说:“我去就行,你跟小姑父走吧。”

  秦佔果然依依不舍,“真不用我陪?”

  闵姜西私下里已经被秦佔磨得刀枪不入,但这毕竟不是深城,身边不是不熟的就是第一次见的,她努力面不改色,稳稳的回道:“不用。”

  说罢,不等秦佔回应,她率先做出转身上车的动作,秦佔跟元宝站在车旁,看着三人上车,车子开出去,才上了后面一辆车。

  秦佔坐进车里,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给闵姜西发微信,元宝见状,勾起唇角道:“放心吧,丢不了。”

  秦佔说:“我怕她一个人看医生,心里不舒服。”

  元宝说:“当你小姑和宋喜是透明的?”

  “她们再好还能有我好?”

  元宝笑出声:“你是真的自我感觉良好,我看你老婆巴不得躲你远点儿。”

  与此同时,秦佔收到闵姜西的微信:【别骚扰我,忙你自己的去。】

  秦佔回了句:【收到。】

  利落的收起手机,秦佔面不改色的说:“别挑拨我们夫妻关系,我们好得很。”

  元宝道:“说得好像谁家夫妻关系不好一样。”

  秦佔闻言,轻笑道:“谢谢你和笙哥把老婆贡献出来,也算我面子大。”

  元宝说:“谁看你,我们看得都是姜西的面子。”

  秦佔脸上笑容更浓,两人一路闲话家常,到了饭店,坐在包间里聊正事,约莫十来分钟的样子,包间房门被人推开,一抹颀长身影出现,一身黑,衬着白皙俊美的脸,男人自带制冷,天生的一股子生人勿近感。

  秦佔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看见来人,笑着打招呼,“笙哥。”

  乔治笙往里走,唇角轻轻勾起,多少淡化了身上的冷漠气场,开口道:“想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

  秦佔装傻充愣,“那要看谁想,你想见我不就一句话的事。”

  乔治笙拉开椅子坐下,元宝已经习惯性的把倒好茶的茶杯放在他面前,乔治笙对元宝道:“你说我喊他来夜城多少次了。”

  元宝道:“没记错的话,今年三次。”

  乔治笙道:“他拒了几次?”

  元宝说:“两次。”

  乔治笙看向对面的秦佔,不紧不慢的道:“我说了,关键说话不管用。”

  秦佔太了解乔治笙的风格,对自己人也是出了名的‘刁钻刻薄’,一脸无辜,秦佔道:“有吗?都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乔治笙不言语,拿起杯子喝茶,元宝道:“一次六月份,你说在汉城,过阵子过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次八月,你说你老婆忙着带高三学生,压力大,你暂时走不开,还有一次……”

  包间里的气氛逐渐尴尬,秦佔就知道,无论他跟元宝是什么关系,有多亲,在乔治笙面前,他永远只能是个弟弟,仗着自己年纪小,秦佔开口便说:“我错了,道歉行不行?”

  他理直气壮,元宝但笑不语,乔治笙说:“要不是为了你老婆,你还不会来。”

  秦佔道:“别问,问就是我错了,要是在深城,我还能说我买单,在这我不敢说,你生气还要请我全家吃饭,全世界最大度的人就是你。”

  深城都怕秦佔,夜城都怕乔治笙,秦佔遇到乔治笙,从来都把自己的定位摆得特别清楚,就是弟弟,你要欺负我就是你不对。

  乔治笙口吻淡淡,不冷不热的说:“一看就是在家道歉道惯了。”

  秦佔心说,你还一开口就是老柠檬了呢,但这话他不敢明说,不然乔治笙肯定噎得他这顿饭都吃不下去,不为别的,他要看宋喜的面子,闵姜西还在宋喜那。

  乔治笙记性太好,刻薄完秦佔,报了被爽约三次的仇,心里舒坦多了,三人在包间里聊起正事,元宝说:“南海大换血,对邝家而言肯定元气大伤,邝振舟三个女婿,其中一个还不跟他一起掺和,翁伟立倒了,林方信说是升到渝城二把,实际上握的是一把的实权,他刚一上任就把党家的人换了大半,剩下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位置,老爷子眼看着就要退了,邝振舟还想往前再拼一步,这种时候,谁拦他,他绝对会想方设法斩草除根,最近上面计划要在北方搞一个大项目,邝家很积极,毕竟这个项目对他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至关重要,老爷子意思很明显,绝对不能落到他手里,但这事儿乔家不好明出头,只能找明面上同样有实力的富商公开竞争。”

  乔家的背景,哪怕乔治笙娶了官二代都漂不白,秦佔干脆利落的道:“我爷爷说了,这事秦家扛。”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