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85章 三人行,老冤家
首页
更新于 20-07-29 20:0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程双和陆遇迟到底一人尝了口闵姜西手中的药,闵姜西道:“想杀你俩易如反掌,我就是端杯鹤顶红,你们都得抢破头。”

  程双含糊着说:“要是别人的东西,我们可能还会小心一点儿,你就是鹤顶红一级品鉴师,我不信甜佔舍得毒死你,只要你不死,我俩就亡不了。”

  陆遇迟是真馋坏了,顾不上聊天,专心撸串,闵姜西道:“别把你腹肌撑平了,犯不着非用肚子打包,吃不完你俩都带走。”

  程双说:“我就这顿,老程吃不了,我带回家还馋他。”

  陆遇迟说:“你欧巴呢?”

  程双道:“不在深城。”

  陆遇迟说:“又独守空闺了。”

  程双道:“可不,每天掰着手指头等翻牌子。”

  陆遇迟说:“秦太太在这儿,让她给你做主。”

  程双假装叹气,“哎,没看秦先生也不在家嘛。”

  闵姜西拿着漂亮的碗,把中药喝出了咖啡范儿,淡淡道:“你可能有点误会,我是嫌他在家待太久, 腻了,把他撵出去的。”

  陆遇迟从旁捡乐,程双咀嚼的动作明显变慢,手里的烤串突然就不香了。

  三人药足饭饱,闵姜西坐在长椅上看陆遇迟和程双骑马消食,中途秦佔打来电话,问她在干嘛,闵姜西说:“请他们吃了顿烧烤,他们非要投桃报李,给我表演一出马戏,谁输了谁骑驴。”

  秦佔想起家里唯一的一头驴,“他们问过Donkey的意见吗?”

  闵姜西说:“欺负嘉定不在,Donkey又不会说人话。”

  她跟秦佔聊天,眼睛还看着院子中的两人,时不时的跟秦佔转述战况,秦佔说:“他们什么时候走?我尽快忙完,早点回家。”

  闵姜西说:“他俩等下逛商场,浴池要给丁恪买东西,程双也要给天佐挑,你不用着急,我难得享受个人时光。”

  秦佔问:“你不给我买点什么?”

  闵姜西脱口而出:“你缺什么?”

  秦佔道:“你也去逛逛,看见就缺了。”

  闵姜西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秦佔是故意要让她出门,她平静的道:“不去了,每次跟他俩逛街,受罪的不是腿,是耳朵。”

  秦佔说:“去吧,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我多叫点人跟着,总不能因噎废食。”

  闵姜西确实担心安全问题,怕让秦佔担心,但现在秦佔更担心她总在家待着会不开心,她又没办法证明,其实她没有不开心,索性答应了,果然,秦佔明显高兴多了。

  闵姜西挂断电话,起身往前走,程双正拽着陆遇迟的胳膊,死缠烂打,“再来一局,刚才明显你的马跟我的马偷偷说了什么,影响它发挥,赛前交头接耳,心机马……”

  陆遇迟又习惯又无语,翻着白眼道:“狗能不能听得懂人话还不一定,但你是真的狗,你去那边问问所有狗,你说的是人话吗?”

  程双选择性无视,自顾道:“你是不是不敢?要不咱俩换马,再输我认。”

  陆遇迟道:“你确定你俩能沟通?不是有心机跟心机的就能玩儿到一起去,更大的可能性是谈崩了。”

  程双踮脚要去跟陆遇迟的马说话,白马突然仰起头避开,程双挑眉,“嘿,你不仅有心机,还挺有脾气。”

  闵姜西由远走近,出声道:“别荼毒我家马,更别祸害我家驴,收拾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

  程双举双手赞成,她主要是逃避骑驴,陆遇迟有招儿收拾她,在群里把程双的备注改成了‘程狗驴’,截图私发给闵姜西看,两人笑完,皆是默契的不告诉程双,等她自己发现的那一刻。

  深城有很多知名购物中心,其中就包括汇安大厦和深空大厦,闵姜西来深城好几年,却几乎一次都没逛过,要什么问到具体地址,过去就直接买,程双道:“在购物方面,你不能说不是女人,简直不是人,你工作的楼下,你老公公司楼下,你怎么做到视而不见的?”

  闵姜西说:“秦佔让他设计师给我做了很多衣服,够穿。”

  程双猝不及防,瞥见闵姜西身上绝不会在市面上看到的衣服,几秒后道:“逾越了,当我没说。”

  陆遇迟要给丁恪买领带,三人进了一家色调全黑冷淡风的店,冼天佐平时没机会戴领带,程双给他挑了两条,就像给他买卡通T恤一样,重在尝试;闵姜西也挑了两条,秦佔不喜欢跟别人有一样的东西,她买了也就是意思意思;再看陆遇迟,他打包了大半面柜台,倒不是买不起整个柜台,而是剩下几条绿色的,丁恪肯定不喜欢。

  刷卡,填了地址,店员负责把东西送货上门,三人轻手利脚的往前逛,陆遇迟直奔一家玉饰店,程双问:“丁恪还喜欢玉?”

  陆遇迟说:“给他妈挑,他妈马上过寿,以前我见过一次,她手上戴了个玉镯子。”

  程双说:“对婆婆还真上心。”

  陆遇迟道:“我多懂事儿,她拿不拿我当儿子另说,我得拿她当亲妈。”

  程双道:“又懂事儿又有钱,丁恪不喜欢你喜欢谁。”

  “肤浅,我明明靠颜值。”

  三人说话间走进去,整个商场打得都是高端奢侈,里面每家店搞得不是冷淡就是庄严,这家玉饰店门口橱窗里更是直接摆了尊玉佛,下面售价六百八十万。

  店员不紧不慢的迎上前,许是慢半拍才认出闵姜西,脸上的笑容顿时从三分变成十分,热情招呼。

  店里二三百平,三人在数名店员的陪同下,边走边看,程双看见金镶玉的发簪,推荐陆遇迟,陆遇迟道:“你想先让他妈去植个发吗?”

  程双边笑边道:“刚刚那尊弥勒佛怎么样?拿出来倍儿有面子。”

  陆遇迟说:“我没法想象他妈没事儿把个五斤的佛抱在怀里,关键打牌很不方便。”

  程双快要笑死,闵姜西说:“要买就买个能戴在身上的东西,最好随时都能看见,一看见就想起你的好。”

  陆遇迟:“懂我。”

  程双还沉浸在之前的幽默里,“发簪真的不好吗?”

  陆遇迟让她闪一边去,坐在玉镯展柜前,跟闵姜西意见,挑选过程中,外面又有客人进来,起初大家没在意,直到闵姜西听见熟悉的声音:“妈,他们家新到了几款镯子,我让人留了,您看有没有相中的。”

  另一个女声道:“你也太有心了。”

  闵姜西本能的侧头往右看,不远处走来两个女人,荣慧珊挽着樊美昇的手臂,慢半拍抬眼,跟闵姜西目光相对。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