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90章 出手必惊人
首页
更新于 20-07-31 20:5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秦佔下意识的说:“我跟她可没爱情。”

  闵姜西看他一眼,“我说她单恋你,用不着这么谨慎。”

  秦佔一脸认真的道:“已婚男人,谨慎点好。”

  “未婚的时候不谨慎?”

  秦佔几乎同时侧头,“我就猜到你要这么说。”

  闵姜西忍俊不禁,“怪你自己警觉性不够。”

  两人互相调侃几句,没再聊荣慧珊,闵姜西道:“你赶快想想,到底送什么给嘉定。”

  秦佔道:“我们过去不就是最好的礼物?”

  闵姜西抿抿唇,“真羡慕你的自信。”

  秦佔一本正经的打趣,“把你今天买的东西带过去给他。”

  “那堆玉?”

  秦佔已经憋不住笑,闵姜西道:“我要是送这些给他,他可能会连人带东西把我们拒之门外。”

  秦佔说:“那你就诈他,说买了他最喜欢的东西,看他什么反应。”

  闵姜西说:“他贼得很,一眼就看出来了。”

  秦佔道:“你们相互间还有没有点信任感了?我去说。”

  晚上回家,厨房又端了一碗熬好的汤药上楼,闵姜西抱着碗坐在秦佔身旁,看他给秦嘉定发微信:【我最近有点事要忙,你二婶一个人去我又不放心,给你寄了两个礼物,我俩一人一份,打赌你更喜欢哪一个,赌注很大。】

  闵姜西喝了口汤药,不由得道:“果然男人心机起来,没女人什么事。”

  秦佔说:“我是为了谁才这样?”

  闵姜西反问:“你不想送他一份最喜欢的礼物?”

  “男人之间没有这么多麻烦事,有话直说。”

  ‘叮’一声,手机进来一条微信,闵姜西催促,“看是不是嘉定。”

  秦佔打开一看,果然是秦嘉定,他说:【想问我今年要什么礼物?有话直说。】

  闵姜西见状,立马道:“我说什么了?你还想套路他?”

  秦佔回复:【你收到礼物先跟我招呼,确定哪个是我送的,我输不起。】

  秦嘉定回:【你直接说你送了什么。】

  闵姜西喝着中药,苦笑道:“别挣扎了,越挣扎越心酸。”

  不待秦佔回复,秦嘉定又发来新消息,【你们送的礼物就是你们本人吧。】

  闵姜西仿佛听到了KO声,秦佔说:【你能不能浪漫一点?这么直男,以后怎么找老婆?】

  闵姜西看到秦佔一边找台阶一边炫耀的话,别开视线喝了一大口中药,压一压想要讽刺他的冲动。

  不多时,闵姜西听到秦佔说:“他让我们别过去。”

  闵姜西闻声侧头,看向秦佔手机,秦嘉定说:【你们今年别来了,我想换一批人过生日,你陪二婶在深城过吧。】

  秦佔:【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

  秦嘉定:【来回折腾很麻烦。】

  秦佔:【没什么麻烦的,又不是我们自己长翅膀飞过去。】

  秦嘉定:【非要我实话实说吗?我今年想跟我爸一起过生日。】

  秦佔始料未及,一时间难以回复,闵姜西道:“他怕我们过去待两天又要走,心里会失落。”

  闵姜西喝了口药,感觉嘴里的味道有点重,重情的人反而会表现出薄情的模样,比起短暂拥有,然后更长时间的失落,他们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

  秦佔后知后觉,几秒后道:“你想不想去?”

  闵姜西故意逗他,“我能去了就不回来吗?”

  秦佔没说话,明显在纠结,闵姜西勾起唇角,“开个玩笑。”

  话音刚落,闵姜西手机响了一声,一条微信进来,闵姜西猜到可能是秦嘉定,拿起一看,秦嘉定说:【你跟我二叔别来了,我想试试没有你们在的生日是什么样的。】

  闵姜西回:【行吧,我俩努力克制住想要找你玩的心情,你生日,你说了算。】

  说罢,闵姜西很快补了句:【你今年想要什么礼物?你二叔非让我套你,我说不可能,他还不信邪。】

  秦嘉定说:【看着送吧,你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闵姜西能想象到秦嘉定说这话时的傲娇口吻,压力顿时来到了她这边,但也是刹那间的灵光,她回:【我知道送什么了,等着我的惊喜。】

  两人聊完,闵姜西放下手机,举起药碗一饮而尽,拉着秦佔起身,鲜少的匆忙,秦佔不由得问:“怎么了?”

  闵姜西说:“快点,时不我待。”

  秦佔被闵姜西拉着走,两人出了房间,直奔书房,闵姜西在宽大的桌子上铺开一张白纸,拿起笔,神色凝重的问:“天气晚来秋该怎么画?”

  秦佔一脸茫然,闵姜西指了指身后墙上裱着精致画框的大作,那是秦嘉定临走前,两人一起创作的‘空山新雨后’,秦嘉定把原版带走了,闵姜西这幅是临摹版。

  秦佔看到这幅画就想笑,在一堆世界名画和书法大家的作品中,风格独树一帜,关键秦予安还特意叫人摘下了一幅最喜欢的山水,把这幅挂到了正中间,显眼程度使得整个书房风格突变。

  秦佔在看画,闵姜西拎着笔,想着怎么作画,过了会儿,秦佔转头,见闵姜西还是闵姜西,白纸也还是白纸,他忍着笑道:“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闵姜西说:“创作这种事,讲灵感,但也不能太随心所欲,不然很难突破自己。”

  秦佔发誓他不想笑,除非没忍住,闵姜西画不出来怪秦佔,瞪了他一眼,“叫你来帮忙,你别帮倒忙,影响我发挥。”

  秦佔绕到闵姜西对面,小声道:“你画你的,我不吵你。”

  闵姜西脑子里都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她能轻而易举的背诵全诗,但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下笔,秋怎么画?松怎么画?想着,她落笔,在白纸下面画了三道大波浪,清泉……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灵感来势汹汹,秦佔坐在闵姜西对面写毛笔字,余光瞥见闵姜西动作大刀阔斧,他实在忍不住抬头看,只见白纸上已经多了好些东西,右上角一个大圆圈,下面很多高高低低的棍子,闵姜西正拿着笔,一脸正色的往棍子上面画三角。

  秦佔不懂就问:“这是?”

  闵姜西说:“松树。”

  她不到十分钟就放下笔,让秦佔看怎么样,秦佔点评,“别的不说,速度绝对大师级别,别说他三天后过生日,就是三分钟后过你都来得及,棒。”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