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91章 十六岁礼物
首页
更新于 20-08-01 00:5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闵姜西不是啰嗦的性格,这点在作画上体现的尤其明显,她跟秦佔的配合,更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画画三分钟,润色三小时,秦佔用了很多水粉,一点一点将闵姜西的幼儿园中班水准,生生拔高至裱框水准,当然了,这年头只要不缺框钱,什么画都能裱,详见书房正中间的门面画。

  秦佔润色期间,闵姜西拿着毛笔从旁练字,临摹秦佔的字,书房里静谧无声,一晃就到了后半夜,秦佔放下笔,“闵老师检查一下,这样行吗?”

  闵姜西绕到秦佔身旁,盯着桌上的画道:“让你润色,没让你超越,怎么还偷偷摸摸的喧宾夺主了?”

  秦佔说:“要不这幅算我的,你再画一幅。”

  闵姜西道:“说得容易,艺术家的灵感无法复制,用过就没了。”

  秦佔挑衅,“别人不行,你的画风可以十分钟三幅。”

  闵姜西接道:“我还能画的一模一样,都不用复印机。”

  画好了,闵姜西拿起细毛笔,在旁边提了一排小字:祝定哥十六岁生辰快乐。

  秦佔看着闵姜西写出跟自己极其相似的字体,心里说不出的满足,闵姜西说:“我还想写一句,共同期待十七岁。”

  秦佔说:“写啊。”

  闵姜西说:“我又没学这句。”

  秦佔从闵姜西手中接过毛笔,在之前那句话的旁边另起一竖行写道:她还说共同期待十七岁。

  闵姜西笑出声,终于在这副漂亮的画上看到了应该有的气质。

  两人从书房出去时,已经快凌晨一点,闵姜西好久没这么晚睡过,困得跟秦佔聊聊天就睡着了,再睁眼秦佔不在身边,她拿起手机,意料之中,秦佔给她发了微信:【大作我让人寄走了,越看越好看,你可能真是这方面的天才。】

  闵姜西迷迷糊糊,眼睛还没完全睁开,被秦佔逗得傻子一样笑起来。

  秦嘉定在国外,跟国内有十几个小时时差,闵姜西算着时间,卡点给秦嘉定送上了生日祝福,秦嘉定回的很快:【你马上也会收到我的。】

  闵姜西跟他聊了几句,随后说:【不打扰你换人庆生,我是个有眼色的人,告辞。】

  秦嘉定今年十六,秦佔陪他过了十三个生日,今年突然不在身边,秦佔也很是担心,早早的跟秦仹通过电话,话里话外的各种提点嘱咐,秦仹更紧张,“你要不说小闵不舒服,我差点给她打电话,问她要怎么安排。”

  秦佔说:“他就想跟你一起过个生日,你们好好吃顿饭就行,放弃游乐场或者主题派对,我听见都头皮发麻。”

  秦仹说:“我实在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秦佔说:“你多陪陪他。”顿了几秒,又补了句:“肉麻的事不能做,但肉麻的话可以适当说。”

  秦仹问:“什么肉麻的话?”

  “你有多在乎他。”

  秦佔话音落下,秦仹那边明显沉默,过了会儿,秦佔主动道:“有些事不是你不说,对方心里就一定会懂,谁也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哪怕你们是父子,这两年我学会的最简单有用的沟通办法,就是告诉对方你的真实感受,喜欢就是喜欢,在乎就是在乎。”

  秦仹低声道:“我试试。”

  秦佔说:“他已经十六了,再不努力点,等你想试的时候就晚了。”

  ……

  闵姜西生日在秦嘉定前一天,都知道她生日肯定要跟秦佔一起过,大家就约好提前一天给她庆祝,饭桌上闵姜西拿手机在发消息,程双说:“这么会儿不见甜佔都不行?”

  她凑近闵姜西,想当然的以为闵姜西在跟秦佔聊天,结果对话框上面写着楚晋行。

  闵姜西先给楚晋行发的消息:【生日快乐,虽然俗,还是要祝你新的一年事业蒸蒸日上,健康顺利。】

  楚晋行回复:【谢谢,你明天生日,提前跟你说声生日快乐,祝你每天开心。】

  今天三人局,都没带家属,包间里就闵姜西程双和陆遇迟,见程双一眨不眨的盯着闵姜西的手机看,神情分明不是在看秦佔,陆遇迟问:“谁啊?”

  程双说:“楚晋行。”

  陆遇迟眸子微挑,“今天楚晋行生日,丁恪早上出门前提了一嘴。”

  闵姜西放下手机,程双侧头八卦,“你现在还每年都给楚晋行发消息?”

  闵姜西说:“要是个不好记的日子都算了,除非我记不住自己生日。”

  程双问:“甜佔知道吗?”

  闵姜西坦然回道:“我是嫁给他,不是卖给他。”

  陆遇迟笑出声:“西姐牛逼。”

  程双说:“我倒不怕甜佔跟你生气,我就怕他自己酸得浑身难受,到时候你又要心疼。”

  闵姜西说:“他现在成熟了。”

  程双和陆遇迟不约而同的大笑,闵姜西眼皮一掀,“笑点在哪?”

  程双边笑边说:“就因为不是玩笑才好笑,他成熟了……”

  陆遇迟道:“我怎么看你俩在一起之后,秦佔越发幼稚了,看看你的婚戒……”

  程双补道:“看看HAWK。”话音落下,两人又是一通大笑。

  闵姜西说:“吃不到人参果嫌人参果贵。”

  陆遇迟没马上有反应,倒是程双捂着心口,微微蹙眉道:“她是在拿钱讽刺我们吗?我有点儿扎心的感觉。”

  陆遇迟说:“让欧巴给你买更大的钻戒,姜西是老鹰翅膀,你买个金雕翅膀。”

  程双说:“这是戒指的问题吗?问题是甜佔的资产能买多少个这样的戒指。”

  陆遇迟道:“果然是你,肤浅的令人发指。”

  闵姜西坐在主位,慢条斯理的低头喝汤,对于这种三句话就会土崩瓦解的塑料联盟,她开口都是杀鸡用了宰牛刀。

  闵姜西明天二十八岁,这是三人在一起过的第十个生日。

  秦佔在饭局上给闵姜西打了个电话,她刚到家,他又打了一个,说是今天早点回来,闵姜西心情好,洗澡的时候哼唱着小青龙,从浴池出来,正赶上床头柜处手机响,闵姜西以为是秦佔,快走两步,拿起一看,是秦嘉定。

  划开接通键,闵姜西开心的打招呼,“生日快乐定哥。”

  手机那头一声没有,闵姜西重新看了眼屏幕,正在通话中,她试探性的问:“喂?听得到吗?”

  “……我知道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