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92章 最大的勇敢是温柔
首页
更新于 20-08-01 04:2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秦嘉定声音很低,闵姜西心底咯噔一下。

  两人都拿着手机,彼此无言,不知过了多久,秦嘉定问:“你早就知道了吗?”

  他声音轻轻的,没有丝毫质问,仿佛只是疑问,闵姜西除了哑口无言之外,瞬间又多了如鲠在喉,她真的鲜少有张不开嘴的时候。

  秦嘉定等了几秒,等来的只有沉默,自顾道:“我没生你气,你跟所有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生你气干嘛。”

  秦嘉定声音低到可以听出微微哽咽,闵姜西喉咙刹那一酸,脱口而出:“你还好吗?”

  秦嘉定道:“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想不到是这样。”

  闵姜西跟秦嘉定说过很多大道理,此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唯有沉默,秦嘉定也沉默,两人就这样彼此无言,一般人面对面也会受不了,但是奇异的,闵姜西和秦嘉定都觉得这是一种陪伴,哪怕相隔千万公里,哪怕见不到面,但他们都知道手机另一边有人。

  “嗐……”很久很久,秦嘉定突然长叹一口气。

  闵姜西听到这声叹息里的压抑,出声说:“难受就哭,没必要忍着。”

  秦嘉定无声流泪,自顾道:“我一直在想,我爸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心里该多难受,我妈也难受,我爸曾经喜欢的人,她也难受,你们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不好过,怎么所有人都这么不开心?”

  闵姜西设想过无数种秦嘉定得知真相后的反应,猜到他可能不会歇斯底里,但也没想到他在意的是别人的感受。

  舌底泛酸,闵姜西说:“我不该向你传达唯心主义,但是除了人各有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秦嘉定道:“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爸准备了很多,想好好给我过个生日,我要的生日礼物却是这个秘密,看着他在饭桌上哭得特别狼狈,上一秒刚说完生日快乐,下一秒马上又说对不起……”

  秦嘉定越是淡定,闵姜西心里越是揪疼,疼得她嗓子发紧,“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他早晚都要告诉你。”

  秦嘉定问:“听我爸说,他把我妈活活逼得跳楼了,我心里没有太大的情绪,只是觉得意外,你说我是不是心里出问题了?”

  眼泪猝不及防的滑落,闵姜西低声道:“你没有问题,你从来没见过你妈妈,又觉得你爸也是受害者,如果你也生他的气,也不要他,那他怎么办?”

  闵姜西话音落下,秦嘉定突然哽咽出声,随即便一发不可收拾,他是被闵姜西一语道破心中所想,本就时刻紧绷的情绪,瞬间崩溃。

  闵姜西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哭声,不歇斯底里,也不哭天抢地,但是崩溃,无助,像是这一刻失去了所有。

  闵姜西没有劝秦嘉定别哭,两人隔着手机,一个大哭,一个默默地掉眼泪,良久,秦嘉定哭声渐止,闵姜西道:“要我接你回来吗?”

  秦嘉定微微摇头,随即想到闵姜西看不见,开口道:“我走了,我爸怎么办。”

  闵姜西喉咙像是被人用力握住,秦佔都不能让她眼泪不止,秦嘉定能。

  不着痕迹的调整呼吸,闵姜西说:“那你怎么办?”

  秦嘉定道:“你教了我那么多道理和为人处世,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闵姜西说:“我理解你不原谅,也尊重你原谅,这件事只有你自己能做主。”

  秦嘉定说:“我怕我做错了。”

  闵姜西说:“这次的问题不是数学题,没有标准答案,我也不会解。”

  秦嘉定突然问:“如果哪天你爸回来了,说当年离开有难言之隐,你会原谅他吗?”

  “这话放在一年前问我,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不原谅,他间接害死了我妈,也让我失去了一个原本可以很幸福的童年,但我现在突然就觉得无所谓了,我原不原谅他也改变不了事实,可能我说原谅,他心里会好受一点,但我也要看心情,我心情好,说不定哪天就原谅他了。”

  说罢,不待秦嘉定出声,闵姜西兀自补道:“其实也不是突然觉得无所谓,而是我自己心态有变化,我觉得现在很幸福,我又有新的家人了,你,你二叔,爷爷,还有你爸和你爷爷,大家都对我很好,好到我现在心里很健康,想恨一个人都有点吃力,既然恨不动,为什么还要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立人设吗?”

  秦嘉定闻言,沉默良久,“知道了。”

  闵姜西故意轻松又狐疑的口吻问:“你知道什么了?我都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秦嘉定道:“还有几个小时就是你生日,今年不能一起过,争取明年一起吧。”

  “你还想等我明年生日的时候再回来?”

  “看心情。”秦嘉定又恢复以往,口吻酷帅又傲娇。

  两人聊了一会儿,秦嘉定主动挂断,闵姜西一个人坐在床边,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战役,莫名的身心俱疲。

  秦佔在回家的路上,接到秦仹打来的电话,“哥。”

  手机另一头传来哭声,秦佔瞬间懵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仔细一听,又是秦仹的声音,即便秦佔从小到大没见过秦仹这样哭过。

  愣了几秒,秦佔努力镇定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秦仹只是哭,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秦佔沉声问:“是不是嘉定出事了?”

  秦仹带着哭腔说:“阿佔,嘉定说他不怪我……”

  一句话没说完,秦仹又开始哭,秦佔闻言,不知该放心还是伤心,半晌才道:“这不是好事嘛。”

  秦仹边哭边道:“他说不怪我,大人的事他没遇上,也没权利说三道四,对我……他说……”秦仹几度哽咽,“他说这些年最辛苦的人是我,不怪我一直把他扔在你身边,我是第一次做爸爸,他也是第一次当儿子……”

  秦仹泣不成声,秦佔坐在车里,没机会告诉秦仹,隔音板没放下来,整个车里都是他的哭声,司机头发都竖起来了。

  秦仹憋了十几年,从最初的逃避到后来的放弃,一心想着等到秦嘉定知道的那天,就是他们父子彻底决裂的那天,但是没想到,“嘉定说他从来没有缺少什么,这些年一直都很幸福,阿佔,谢谢你,谢谢你……”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