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93章 还是那个他,也不是那个他
首页
更新于 20-08-02 01:5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秦佔刚回家就看到闵姜西坐在沙发上出神,闵姜西脸上没有任何哭过的痕迹,可秦佔还是一眼就看穿之前发生了什么,他问:“你跟嘉定打电话了?”

  闵姜西没说话,微微点头,秦佔脱了外套坐过去,“刚刚我哥打给我,说嘉定不怪他。”

  闵姜西抿着唇,眼眶瞬间湿润,秦佔赶忙连哄带逗,“没事……你没看见我哥哭得有多惨,我从小到大没见他这么哭过,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劝住,你是最坚强的。”

  闵姜西闭上眼睛,张口呼吸,调节情绪,秦佔揽着她的肩膀,低声安慰。

  过了会儿,闵姜西睁眼,“嘉定给我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我说不知道,他问如果哪天我爸回来了,说当年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会不会原谅他,我说看心情。”

  秦佔说:“看来他今天心情好。”

  闵姜西喉咙一酸,低声道:“他就是太善良……”

  秦佔视线微垂,几秒后道:“他一直都很善良,只是从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们都一样,特别想要的东西反而不会主动开口要,非等到对方主动给,觉得这样才是理所应当,我们也不愿意主动示好,怕这样要来的东西会变得廉价……我哥让我替他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来秦家,解救我们全家于水火。”

  秦佔一本正经,闵姜西破涕为笑,秦佔侧头,“这是个严肃且悲伤的话题。”

  闵姜西笑了一下,已经不想在哭,擦干湿润的眼睛,兀自道:“这个奖项我受之有愧,跟你和嘉定比起来,我才是被救的那个。”

  曾经的闵姜西,外表看起来有多正常,心里就有多‘阴暗’,她说:“我来秦家,从来没想过泡你,更没想过跟秦同学当朋友,我做的一切都为了保住饭碗而已。”

  秦佔说:“但是越接触越难抗拒我的魅力,顺道也觉得秦嘉定还行,交了也不丢面子。”

  闵姜西唇角扬起,“我要说看上你家的动物了,你信吗?”

  秦佔说:“为什么不信,我家动物是比外面的长得好看,关键很多都是我挑的。”

  闵姜西受不了,笑出声,“不怪荣一京说,我就是一早没有看出你的本质,早知道你是这种人……”闵姜西摇了摇头。

  秦佔说:“早知道早喜欢了。”

  闵姜西一笑不可收拾,秦佔说:“我哥给你颁的奖,你当之无愧,要是没认识你,我不会想结婚,秦嘉定跟我混,不坏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能给他安全感,给不了幸福感,你陪了他好几年,一起学习一起吃饭,我做不到,我哥更做不到,这么大的事,他为什么来问你意见,他觉得你是他最信得过的人。”

  闵姜西说:“吃醋吗?”

  秦佔道:“不但没有,还有点庆幸,他要真来问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他。”

  闵姜西说:“他比我牛。”

  秦嘉定比她勇敢,闵姜西至今也无法肯定,如果哪天姜远真的回来了,她能不能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当做无所谓,如果心情好,说不定还能原谅,但秦嘉定已经率先迈出了这一步,他选择原谅。

  两人靠在沙发上聊天,某一刻,闵姜西突然说:“好想定哥。”

  秦佔说:“想他就过去一趟。”

  闵姜西道:“你说嘉定跟大哥和好,会不会以后留在国外不回来了?”

  秦佔闻言,沉默片刻,“不知道。”

  闵姜西道:“说实话,我心里又开始阴暗了。”

  秦佔勾起唇角,忍俊不禁,“早知道这样,就不劝他俩和好了。”

  闵姜西神色如常,“好在我是个有控制力的人,随便想想。”

  正说话,门口传来敲门声,秦佔问:“什么事?”

  门外是昌叔的声音,“二少爷,小少爷从国外寄过来的礼物,上面写的二少奶奶收。”

  话音刚落,秦佔只觉得手臂一轻,闵姜西身手矫捷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几步来到门口处,打开房门,笑着打招呼,“昌叔。”

  昌叔看见闵姜西也高兴,“二少奶奶。”

  闵姜西打量两手空空的昌叔,出声问:“什么礼物?”

  昌叔说:“在楼下,看包装有些大,我叫人拿上来?”

  闵姜西已经迫不及待,“没事,我下楼看看。”

  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秦佔这会儿是真的酸,慢两步下楼,还在台阶上,就看到闵姜西和两个阿姨一起拆快递,差不多两米宽,一米多长的箱子,漂洋过海,包装的很是严密,闵姜西拆到一半,还没看到里面,已经猜出是什么,笑容不受控制。

  拆到最里面一层时,秦佔也看出是幅画,只是没想到,防水布一撤,里面竟是‘空山新雨后’的兄弟版——虽然跟闵姜西的画风大不相同,但饶是谁都能看出画中想要表达的意思,秋天,明月,松树,清泉。

  旁边落款还有一排小字:生日快乐,定哥贺。

  闵姜西眼眶又有些热,笑容就没退过,昌叔从旁夸赞,“小少爷真有心啊,看看,这画的多好,字也写的漂亮……好像跟您寄过去的那幅画,有点异曲同工的意思。”

  闵姜西说:“现在书房里挂了幅‘空山新雨后’,我就想送他一幅‘天气晚来秋’。”

  昌叔好奇的问:“您跟小少爷约好了吗?”

  闵姜西笑说:“没有,我俩都没告诉对方。”

  昌叔好奇变惊喜,“那也太默契了,我就说看着有点像……”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旁边还站着四五个阿姨一起欣赏,闵姜西就觉得少了点什么,侧头一看,果然,秦佔双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大写的酸。

  闵姜西故意挑衅,“看看我们两个的默契。”

  秦佔不苟言笑,“忘了是谁给你润色了三个半小时?”

  闵姜西指了指太阳穴,“这是灵魂上的默契,你就算不给我润色,嘉定也能看懂我画的是什么。”

  秦佔绷着脸说:“没意思。”说罢,转身往回走。

  闵姜西说:“昌叔,麻烦您让人帮我送到书房,等我选好挂哪再告诉您。”

  昌叔笑说:“好,您快去看看二少爷吧。”

  闵姜西笑了笑,没法接话,其实心里想说,抱歉,让各位看笑话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