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94章 秦太太的快乐
首页
更新于 20-08-02 05:23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闵姜西今年生日过得很特别,之前外面风言风语,传她辞职是被秦佔给金屋藏娇了,结果她生日当天,两人的结婚证件照上了热搜,汇安大厦半栋楼那么高的LED显示屏上,公然滚动着‘老婆生日快乐’的字样,背景图是秦佔脖颈处的翅膀。

  很快,网上掀起了统一文字模板热潮,秦家所有品牌官博皆是打出‘老板娘生日快乐’的字样,然后其他品牌争相效仿,‘虽然不是我的老板娘,还是要生日快乐呀’。

  十一月底的某天,一个本该很普通的日子,愣是营造出了普天同庆的氛围。

  闵姜西睁眼时,秦佔还没醒,她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看时间,看见一大堆未读短信和微信,闵婕发来一个视频,视频里五个多月的江恩穿着一条复古风的小裙子,手里抓着一块灯牌,上面写着:姐姐生日快乐。

  闵婕发来语音:“西宝,还记得这条裙子吗?你小时候穿过的。”

  闵姜西就说怎么有点眼熟,她小时候的衣服,很多都是外婆亲手做的,她在相册里见过自己穿过这条裙子,没想到兜兜转转,二十几年,现在穿到了江恩身上。

  点开第二条语音,闵婕酸溜溜的道:“之前我还想,送你什么礼物能把阿佔给比下去,现在看来,算了,我要承认有人比我更爱你,虽然我心里还是有点嫉妒。”

  闵姜西一时糊涂,直到点开程双的语音,程双惯常燃点很低,上来就情绪高涨,“我的天我的天,我现在激动的语无伦次,不知该羡慕你们甜甜的爱情,还是该嫉妒这种万恶资本主义挥发下的酸臭味儿,继三八妇女节之后,甜佔又想单独给你创个纪念日出来。”

  点开下一条,程双情绪持续高涨,“你知道我是怎么醒的吗?我是被公司里的人连环Call给Call醒的,她们问我要不要蹭一蹭这波热度,现在全网都在给你庆生,有饭店推出跟你同月同日生今天免单的,还有汽车品牌打出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今天买车直接七折,花样百出,我说这波热度我必须蹭,已经让他们写文案去了。”

  闵姜西实在好奇,中途看了眼微博,好么,她第一次觉得程双没有夸大其词,还有点说小了,想把秦佔弄起来,让他解释解释怎么回事,但余光瞥见埋在自己枕边,胳膊还搂在她腰上的秦佔,闵姜西突然就舍不得了,叫他起来,他顶多一脸迷糊的跟她说生日快乐,闵姜西早把秦佔给摸透了,爱谁,就把谁撑死。

  没叫秦佔,闵姜西躺在床上,查看未读消息,秦嘉定昨晚十二点就给她发了生日祝福,一个小时前又发来一条:【幸好我没在国内。】

  闵姜西秒懂他的点,秦嘉定想说,幸好我没在国内,不然没脸见人。

  秦仹发来很长一段字:【小闵,先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来到秦家后的每一天,都能像今天一样开心。然后谢谢你选择阿佔当老公,也谢谢你选择跟嘉定当朋友,我跟嘉定聊了很久,他跟我说了很多你们之间的事,多少句感谢的话,都不能表达我此时的感受,往后的日子还很长,我们总有机会当面聊天,再跟你说句生日快乐,这句是爸爸让我代替的,他说方便的话,加个联系方式。】

  陆遇迟跟秦嘉定一样,同样昨晚准时准点发的祝福,早上又发来一条:【等我跟丁恪结婚那天,借你家汇安大厦的显示屏用用,爱一个人就要昭告天下。】

  巧了,下面紧跟着丁恪私发的消息:【昭告天下的生日礼物很酷,不愧是秦太太。】

  荣昊和丁叮也都是零点祝福,荣一京半小时前发来的消息:【生日快乐,虽然我不确定你看见这些东西之后会不会快乐,他就这么腻歪,你多担待,别跟他离婚。】

  闵姜西看得唇角上扬,点开下一条,江悦庭说:【姜西,生日快乐,很开心我们能成为一家人,祝你每天快乐。】

  特别多的消息,闵姜西竟然从中看到备注江东的头像处,也有红色标记,心里纳闷儿,闵姜西并不觉得江东也会祝她生日快乐,点进去一看,还是条语音,很短,闵姜西点开,江东言简意赅:“恶心。”

  闵姜西第一反应不是翻脸,而是想笑,事实上她也真的笑了,闵姜西检讨自己,她怕是看了太多祝福,心里太高兴,连带着看江东都顺眼了很多,都是熟悉的人,都是熟悉的配方,就连江东讨厌都讨厌的那么理所应当。

  秦佔起床时,闵姜西不在身边,等到下楼时听到一片笑声,才知道大家也都给闵姜西准备了礼物,有人做了吃的,有人拿了家乡特产,还有人干脆给闵姜西表演了小节目。

  以前秦家从来都是冷冷清清的,秦佔对大家很好,秦嘉定也不欺负自家人,可是家里总像少了点什么,别说欢声笑语,大声讲话都没有。

  闵姜西也不是个活泼性子,但是打她来了家里之后,秦嘉定和秦佔活泼了,所以家里人真心喜欢她,连厨师都从后面走出来,跟打理花园的花匠搭档演了个魔术,当厨师把变出来的鲜花递到闵姜西面前时,所有人都拍手捧场,闵姜西也笑着说谢谢,唯有一道男声从众人身后传来,“七年了,我从来不知道陈师傅还会变魔术。”

  众人齐刷刷的闻声转头,看到一脸意味深长的秦佔,陈师傅今年快五十了,闻言面色一红,诚实的道:“这不大家都想着给二少奶奶庆生,他们又不让我做饭,我跟李师傅学了好长时间了。”

  昌叔说:“你做顿饭,老李拿盆花,我给二少奶奶报备未来一个星期的准备和安排吗?”

  众人大笑,闵姜西也在笑,秦佔看见她就止不住心情好,出声说:“今天不用陈师傅做饭。”

  闵姜西看向秦佔,昌叔提醒,“对了,快,把二少爷的礼物拿过来。”

  有人忙往后厨走,不多时,端上来一个芝麻蛋糕,闵姜西猜到了,却忍不住问:“你做的?”

  “嗯。”秦佔应声。

  闵姜西眸子微挑,“你什么时候做的?”

  “你昨晚睡着之后。”

  闵姜西心里特暖,嘴上却要找茬,“这么多人,你做这么小一个怎么分?”

  旁边有人笑着道:“我们不吃,我们看看就行。”

  闵姜西心酸,暗道万恶的旧社会吗?正要开口,秦佔先声道:“王叔,看来你还没吃饱。”

  闻言,中年男人脸色一变,其余人皆是憋笑,唯有闵姜西眼带茫然,后来才知道,秦佔半夜三更起来做蛋糕,怎么形容呢,也就失败了两袋面吧,大家怕他难过,纷纷捧场,王叔说看看就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是真的吃不下去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