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4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04 20:1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4
  丁霁那天自我介绍完,这人也没礼尚往来报一下名字,但他这会儿也懒得问,就看着无名从兜里拿出止疼片放到嘴里,再拿起他的玻璃瓶仰头喝了几大口。
  “你倒是不讲究。”他接过了无名递回来的瓶子。
  “这不是个水杯吧?”无名抹抹嘴。
  “不是啊,”丁霁打开盖子,拿纸巾沿着瓶口擦了一圈,“这是个古老的雀巢咖啡伴侣的瓶子,年纪可能比我大。”
  无名没有说话。
  他抬头看过去,无名的表情有些难看。
  “怎么了。”他问。
  “你这么讲究为什么还让别人喝你的水,”无名很无语,“擦也别当面擦吧?”
  “我也不知道你会真喝啊。”丁霁说。
  无名伸出了左手。

  “不看。”丁霁拍开了他的手,但还是往他手上扫了一眼。
  “瓶子。”无名说。
  丁霁愣了愣,把瓶子盖好,又递给了他。
  无名拧开盖子,一仰头嗵嗵又是两口,然后把瓶子放在了他旁边的台阶上:“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失恋的吗?”
  “怎么,你猜不出来么?”丁霁斜眼看了看瓶子。
  “今天这个简单,”无名说,“我要都能猜出来你还怎么混啊。”
  “所以啊,”丁霁一扬头,“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林无隅。”无名说。
  “什么?”丁霁没听清。
  “林无隅。”无名又重复了一遍,按了按太阳穴。
  “无隅?”丁霁说,“大方无隅啊。”

  林无隅按着太阳穴的手停了一下。
  光风霁月就算了,毕竟名字里有这么个字,但脱口而出大方无隅还是有点不符合吊儿郎当江湖骗子的气质了。
  刻板印象要不得,林无隅进行了一秒钟的自我反省,然后点了点头:“嗯。”
  丁霁靠着后面那级台阶,没再说话。
  林无隅的头还是疼,这会儿无论是回学校还是去找饭吃,他都提不起劲来。
  而且……也许是因为丁霁跟许天博长得有几分相似,他也并不想马上就走。
  于是在丁霁身边坐下了,跟他一块儿看着不远处立着的那个篮球架。
  现在还早,只有两个男生在投篮玩。

  沉默一会儿,林无隅先开了口:“你总来这儿吗?”
  “隔一阵儿来一阵儿吧,”丁霁说,“我奶奶家在附近。”
  “哦。”林无隅应了一声。
  “你是附中的吧?”丁霁问。
  林无隅迅速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裤子鞋,全是自己的,没有附中的任何标志。
  “上回碰见你,我就知道了。”丁霁笑着伸了个懒腰。
  “上回?”林无隅回想了一下,没找到什么能让人猜出他学校的细节。
  “手给我。”丁霁说
  林无隅看了他一眼,把左手伸到了他面前。
  “手指挺长嘛,”丁霁用指尖在他手心里划了几下,“你……”
  林无隅弯起食指,把他的指尖挑开了。
  “嗯?”丁霁偏过头。
  “痒。”林无隅说。

  “矫情。”丁霁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手指悬空着在他掌心里又划了几下。
  “打算看什么?”林无隅挺有兴趣。
  “我随便看,”丁霁说,“你随便听。”
  “嗯。”林无隅点头。
  “跟父母关系不好吧。”丁霁问。
  林无隅没出声。
  丁霁似乎也不需要他回答,继续盯着他的手,又看了一会儿之后才靠回了台阶上:“你这前十几年没什么意思,大面儿上顺风顺水的。”
  “是吗?”林无隅收回手,低头看着。
  “有兄弟姐妹,”丁霁继续说,“有兄弟还是姐妹,有几个,这些就不知道了。”
  林无隅还是看着自己的手,这么一说,他就开始有些想不明白了。
  丁霁对细节的观察能力和对人性格的把握能力都相当强,这是他能蒙人的关键,但陌生人的家庭状况这些是怎么推断出来的,他一时半会找不到方向。
  尤其是兄弟姐妹这一条。

  “说你不知道的了啊,”丁霁偏头盯着他的脸,“以后可能会有点波折,不过也说不好,大概感情方面吧。”
  “是看这三根线么?”林无隅指了指自己的掌纹,“事业线爱情线生命线?”
  “那也太初级了,”丁霁摇头,“还有一堆这个线那个丘的,一边看一边还得……”
  “跟我边聊边猜是吧?”林无隅说。
  “……有劲没劲啊。”丁霁啧了一声。
  “挺厉害的,”林无隅笑了笑,“是学过吗?”
  “去哪儿学啊,跟谁学啊,都是蒙人的,”丁霁不屑地挥挥手,“你也别信那些说要教你的。”
  “嗯。”林无隅搓了搓手。
  “你是有个哥还是有个姐?”丁霁问。
  林无隅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说:“怎么不问弟弟还是妹妹?”
  “气质不像啊,”丁霁说,“我认识好些有弟弟妹妹的,不是你这样的。”
  “看来算命也得敬业,”林无隅说,“平时就得留心观察。”

  丁霁没有再问兄弟姐妹的事,林无隅很随意地就把这个话题给岔开了,岔得非常自然,如果不是他琢磨着想验证一下,估计根本就没发现这个话题已经过去了。
  看来林无隅并不想跟人聊这个,跟父母的关系不好八成也跟这个兄弟姐妹有点儿关系,而丁霁也没有打听陌生人隐私的爱好。
  如果不是林无隅若无其事地喝掉了他大半瓶水还坐下不走了,他也不会主动跟这人聊这么些有的没的。
  “附近有什么吃的吗?”林无隅问,“味道好的。”
  “不用那么客气,”丁霁想也没想就说,“我吃过了。”
  林无隅看着前面笑了起来:“我要找地方吃饭。”
  “哦,”丁霁也没觉得尴尬,想了想,“不想跑远的话,就去对面啊,狗都去。”
  “狗都去?”林无隅愣了愣。
  “不是骂你啊,”丁霁清了清嗓子,“是一个店的名字,咖啡啊披萨啊点心什么的,味道还可以。”

  “不是狗都来吗?”林无隅问。
  “那你从这儿过去是不是去啊,狗从这儿过去,就叫狗都去,”丁霁说,“你坐到店里了才叫狗都来。”
  “……行吧,”林无隅点了点头,“你吃过?”
  “吃过一次,那儿就是个单身狗脱单店,墙上贴的照片都是在那儿认识了好上的,”丁霁把手伸到他面前,在手指上掐算着,“我那天算到我要有桃花,就去那儿想碰碰运气……”
  话还没说完,林无隅已经偏开头笑了起来。
  “不要笑,”丁霁很严肃,“这玩意儿有时候准着呢。”
  “准吗?”林无隅笑着问。
  “不准,”丁霁皱皱眉,“当时算的是七天之内,现在七天已经过了,我估计得是半个月。”
  “半个月到了没?”林无隅忍着笑。
  “明天就半个月了。”丁霁弹了弹手指。
  “你这半个月说上话的陌生人就我这一个了吧?”林无隅说。
  “嗯,”丁霁扫了他一眼,“你啊?桃花啊?你顶多也就是个西瓜。”

  林无隅决定去狗都来来去去那儿吃个饭。
  起身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没有邀请丁霁。
  毕竟不熟,而且丁霁已经吃过了并且提前拒绝了。
  “他家冰淇淋挺好吃的,”丁霁说,“你可以试一试,就香草的那种,巨大一杯。”
  “好。”林无隅点头,跳下台阶往那边走了过去。
  快要走出这个小公园的范围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丁霁已经没有坐在那儿了,台阶上换了几个玩小轮车的,正上下蹦着。
  他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之后停下了,再次回头,盯着那几个玩小轮车的又看了一会儿,有些吃惊地发现,光膀子的那个就是丁霁,本来穿着的T恤被他很随意地脱了,塞在裤腰上挂着。
  太不讲究了,大庭广众的就这么把衣服给脱了?
  林无隅拿出手机,点开相机,把镜头拉了过去。

  丁霁玩得很熟练,有几个动作看着像是要从最高的台阶上翻下去了,但他转个圈下一秒又回到了原地。
  林无隅挺喜欢这些东西,初中的时候他跟几个同学迷了一阵儿滑板,但没玩太长时间,老妈觉得耽误时间,耽误学习,耽误一切,还会受伤,最重要的一点,她觉得林无隅根本不可能玩得好。
  “你又不是你哥。”
  林无隅不是太在意这类的话,他觉得有可能是真的不在意,他对自己有自己的判断,也有可能是习惯了,比竟从小到大,这话听得实在太多。
  但不得不说,有时候这样的话真的会有些败兴。
  会让人下意识地就开始怀疑自己。
  上高中之后他就没怎么玩了。
  这会儿看着丁霁,他有点儿想过去把车借过来玩玩的冲动。
  虽然他不会。

  正犹豫的时候,那边的丁霁停下了,抬头很随意地往这边看了一眼。
  大概是看到了他,冲这边挥了挥手。
  眼神儿不错啊。
  林无隅也挥了挥手。
  丁霁又挥手。
  林无隅继续回应,感觉丁霁有病。
  三个回合过后,他才注意到丁霁的手势,不是挥手,而是往他这边指。
  “嗯?”林无隅把举着的胳膊放了下来,往自己旁边看了看,接着就没忍住,震惊地发出了本年度的第一个不文明用语,“我靠!”
  他的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婴儿车。
  最吓人的是,车上还睡着一个看上去都没他小臂长的小宝宝。

  他迅速看了一圈四周,没有看到人。
  这会儿已经过了下班放学的高峰期,晚饭时间还没过,路上散步的人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他方圆二十米之内,别说人,连只鞋都没有。
  这车是怎么到他身边的,他完全不知道。
  环顾四周,也没有可以问的人。

  “我过去看看。”丁霁跨上车,提了一下车把,用后轮直接跳下了三级台阶。
  “你确定不是他推来的车吗,”大东也跳了下来,跟在他后头,往那边蹬了过去,“现在好多阿姨用这个车买菜……”
  “他是阿姨吗!”丁霁猛蹬几下,离着林无隅还有二三十米他撒了把,一边把T恤套回身上,一边冲林无隅喊了一声,“里头有小孩儿吗——”
  林无隅点了点头。

  “哪儿来的啊?”丁霁冲到婴儿车旁边,看到里面睡着的小宝宝时下意识地压住了声音,“这小孩儿就几个月吧?”
  “没有几个月,”大东凑过来看了一眼,“我小侄子三个月都不止这么一点儿了。”
  “哪儿来的?”丁霁看林无隅。
  “我不知道,”林无隅说,“你比我还先看到这车呢。”
  丁霁盯着车里的孩子看了一会儿,抬起头:“所以这就是个……弃婴吗?”
  “大概,”林无隅的手指在婴儿车的把手上轻轻弹了一下,“快报警吧。”
  “这小孩儿看着也没毛病啊,”大东小心地掀了一下盖在小宝宝身上的毛毯,“我靠,是个男孩儿,那也不是重男轻女扔的啊……”
  “你别给小孩儿弄醒了!一会儿哭起来我们怎么哄,先报警,”丁霁拿出了手机,“让警察叔叔来哄。”
  “哄小孩儿我没问题。”大东很有自信,但还是收回了手。

  林无隅走了两步,坐到了花坛边,看着丁霁打电话报警。
  报警完了之后,有两个大妈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走了过来。
  “哟,这孩子怎么了?”一个大妈看了看婴儿车,弯下了腰,伸手想把孩子抱出来,“这不是你们的孩子吧!”
  林无隅本来觉得可能是热心群众,但大妈这个动作让他瞬间就站了起来,想抱个孩子回家养的人不会这么急切,总得先问问怎么回事,再看看这孩子是不是健康。
  “干嘛?”丁霁拦住了她的手,“这我弟弟。”
  “你弟弟?”大妈看了他一眼,没有让步,想要挤开他,“你弟弟多大了你说得出来吗?”
  “57天。”林无隅走过去,一把抓住了大妈的手。
  “这么小的孩子你们就带出来了?”大妈问,抽回手,往后退了一步。
  “有你什么事儿?”丁霁说。
  “你们……”大妈还有些不甘心,“你们怕是在拐卖人口吧!”
  “那我给你个建议,”林无隅说,“赶紧报警。”
  大妈没再继续说下去,盯了他们几眼之后,转身骂骂咧咧地走了。

  “这人要干什么啊?”大东一脸莫名其妙,“抢孩子?这状态也不对劲啊。”
  “没准儿就是想捡个孩子去卖。”丁霁恶狠狠地对着大妈的背影盯了一会儿,转回头的时候发现林无隅又回到花坛边坐下了。
  大车很熟练地把婴儿车推到旁边,俩人又检查了一遍,甚至还试了一下孩子的呼吸。
  车上没有写着孩子生日和哭诉我实在养不活这个孩子的纸条,除了一个小毛毯,连个奶瓶都没有。
  这个孩子的父母不在意他未来会面对什么,甚至也不在意他被他们抹去的那一点点过去。

  “这孩子要是这会儿醒了哭起来,就只能塞手指头让他嘬了。”丁霁叹了口气,坐到了林无隅身边。
  林无隅没答话。
  “你觉得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丁霁一边往四周看着,一边又问了一句。
  “父母不要了扔了呗,”林无隅说,“还能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要……”丁霁想了想,“是不是有什么外表看不出来的病啊,觉得治不好,靠。”
  “有些孩子对于父母来说就是多余的,”林无隅说,“跟有没有病没关系。”
  丁霁看了他一眼:“你这话……”
  林无隅没有看他,只是盯着前方出神。

  “要不就是意外怀孕什么的……”丁霁说。
  “哪儿来那么多理由。”林无隅说。
  这话说得很平静,但是语气里带着一股冲劲,听得丁霁忍不住皱了皱眉:“你什么毛病啊?”
  “没什么毛病,”林无隅说,“就算你给孩子父母找一万个理由,对于他来说也没有意义。”
  “我就是随口分析几句,警察又没来,坐这儿瞎扯几句戳你哪根筋了啊?”丁霁有些不爽,“谁给他父母找理由了?还一万个,你帮我一块儿找一万个啊?”
  “不了。”林无隅说。
  “你是不是饿的,缺饭会变杠精,”丁霁说,“头一回见。”
  林无隅没说话,过了几秒才回过神似地转头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
  “啊?”丁霁愣了愣。
  “警察说了马上来吗?”林无隅问。
  “嗯,这种事当然马上到,”丁霁说完又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了一句,“你爹妈是亲的吗?”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