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5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06 20: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5
  林无隅笑了起来:“你这话问的,很冒失啊。”
  “没你刚才说的话冒失。”丁霁说。
  “那你之前看我手相的时候没看到这个吗?”林无隅看了看自己左手掌心。
  “没看,也没往那方面想,”丁霁想了想,压低声音,“不是亲的啊?”
  “是亲的。”林无隅说。
  “哦。”丁霁应了一声。
  两个人没再说话,一块儿看着婴儿车。
  几分钟之后,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丁霁蹦起来,冲警车那边挥了挥手:“这儿——”
  他裤子屁兜里塞着的一本书掉在了地上。

  林无隅也经常会把卷子和书什么的塞在屁兜里,他不喜欢手上拿着东西。
  但丁霁就不一样了。
  林无隅捡起地上的书,很旧了,书页都黄里泛黑,不过应该保存得还挺仔细,书页都平平整整的没有卷角。
  封皮上画着的一只手,以及手上的各种线条,不看书名都知道,这是一本手相教学书。
  没想到江湖骗子还随身带着参考资料……这么敬业。
  “你的……”林无隅把书递给丁霁的时候,他已经迎着警察过去了。
  “我报的警,”丁霁指了指婴儿车,“特别小的一个孩子,一直在睡觉。”
  “这孩子也就两个月吧?”一个老警察一看就皱了眉,“这车怎么推到这儿的?你们有没有看到?”
  丁霁和大东一块儿转头看着林无隅。
  “我就站在这儿,”林无隅走到之前自己站的位置,“拿手机往那边看,我不知道这车什么时候到我旁边的,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
  “得先马上跟所里几个女同志联系一下,还有医院,”老警察转头跟身后的同事说,“这孩子太小了,也不知道饿了多久……”
  “那我们……能走了吗?”丁霁在旁边问。
  “你们配合一下,”老警察说,“要做个记录,我们安置好这个孩子还得调查。”
  “现在吗?”林无隅说。
  “是的。”警察点头。
  “怎么了?”丁霁小声问,“你有事儿?”
  “我还没吃饭。”林无隅也小声回答。

  丁霁没再理他。
  从把小孩儿交到警察手上,然后配合去派出所做了笔录,再到最后回答了一通问题可以离开的时候,丁霁都没再理他。
  连看都没太看他。
  一出派出所的大门,丁霁拉着他朋友骑上车头都没回地就走了,林无隅甚至都没找到机会把他的参考资料还给他。

  狗来去是去不成了。
  林无隅在派出所旁边的一个小店里吃了碗面,坐车回了学校。
  他知道丁霁为什么突然就不理他了。
  大概是觉得他这人冷漠吧,对着一个那么小的,可能是被遗弃的孩子,他却只想着吃饭。
  连最起码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今天晚饭吃的是面,给宿舍几人个带的,也就是面了。
  林无隅拿着四份面条进宿舍的时候费了些劲,四个餐盒的体积跟两兜烧烤差不了多少,但是里面有汤,跑着冲过舍管大爷门口的时候,既要有速度,手还得稳。
  “别以为我看不清你是谁!”大爷的声音远远传来。
  你真看不清。
  林无隅已经跑上了三楼,他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
  一楼有个镜子,他每回拎着吃的跑过镜子的时候都会看一眼,从来都没看清过自己。
  闪电一般。

  宿舍里的几个人还在灯下复习,不过林无隅进门的时候,几个人的脸都冲着门。
  “我听到大爷在楼下喊了。”陈芒笑着说。
  “他说能看清我是谁。”林无隅说。
  “那不可能,能看清早就逮你了,”罗川起身接过餐盒,“一星期起码跑三次。”
  “今天你晚饭吃的面?”刘子逸说,“这不是你的风格啊,都跑出去了,居然没吃大餐?”
  “碰上点儿事,”林无隅把丁霁的那本参考资料塞到了枕头下面,“没吃成大餐。”
  他并不愿意说今天晚上捡到小孩儿的事,而宿舍几个人让人心情舒畅的最大优点就在此时体现出来了,谁也没问。
  这么优秀的舍友,在一起的时间跟着教室里倒计时的数字一块儿减少着,有时候想想就会突然很伤感。
  “还一盒你的吗?”陈芒问。
  “四盒好放,”林无隅说,“你们分了吧,我刚吃完,我看会儿书。”

  手相之谜。
  林无隅把床头的灯拧亮,戴上眼镜。
  这个书看着像是地摊扯蛋向盗版丛书,书名也不是《简简单单,五分钟学会看手相》或者《看手识人》《从掌纹到人生》之类的,似乎走的还是悬疑风格。
  别致。
  哟。作者还是个外国人。
  林无隅习惯性地按平时学习的步骤,先在脑子里预设了一下问题。
  比如手相这玩意儿起源是哪里,手相在哪种文化背景下最吃香,掌纹上对应的各种区域划分的根据是什么……
  然后翻开了书。
  第一页目录上,工整地用圆珠笔写着两行大字。
  小神童丁霁私人藏书。
  不借给你。不要偷。捡到要还给我。

  每个字直径都得有差不多两厘米,林无隅看了能有十秒才无声地笑了起来。
  下面还有一行日期,按日期推算,这应该是丁霁小学一年级或者更早的时候写上去的……
  林无隅顿了顿,又把书大致翻了一下,里面还有些地方做了标注,字体都是一样的,应该是同一时期写上去的。
  这样看来,丁霁五六岁的时候认识的字还不少,理解能力似乎也不错,还有自己的想法,并没有很多小朋友觉得书就是权威的感觉,某一页还有个地方被他标记上了——“放屁呢!!”。
  有意思。
  林无隅推了推眼镜。

  丁霁坐在书桌前,桌上是翻得乱七八糟的已经写完的卷子和习题集,这会儿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还在桌上抽屉里来回翻着。
  他知道现在有点儿晚了,大东肯定已经睡了,但他还是忍不了到明天。
  “快接快接快接……”他站起来,在屋里又转了两圈,扯被子看床底的。
  “我操……”那边大东终于接起了电话,“你疯了吗?几点了知道吗?”
  “我知道有点儿晚……”丁霁说。
  “不是有点儿啊,快四点了孩子,”大东叹气,“什么事儿?”
  “今天我塞屁兜里那本书,”丁霁皱着眉,“你看着没?”
  “屁兜?什么书?”大东很茫然,“你还带着书出门呢?”
  “没事儿了,你睡吧。”丁霁挂掉了电话,有些泄气地坐到了床边,本来就有点儿困过头了,现在干脆睡意全无。
  郁闷。

  这阵他都得回家住,所以昨天就去奶奶家把书拿了想带过来,结果林无隅捡个孩子,还挺气人,他折腾完就很不爽地回家做题了,一直到刚才才想起来,书没了。
  这书跟着他很多年了,从一年级到现在,早就看完了,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内容,平时拿着也就是拿着,很少再翻开。
  但这书陪了他很多很多年,就跟小姑娘的娃娃一样,算是种安慰剂。
  某些时候还是他获得安全感的重要途径。
  当他还是个小不点儿的时候,这甚至是他改善同学关系摆脱霸凌的手段。
  这本书并不重要。
  这本书却又太重要了。

  但是觉还是要睡的,明天还要上课。
  在爸妈家住着的时候不能旷课,在爷爷奶奶家的话,那就是随便,之前奶奶还以为他跟小学的时候一样每天四点不到就放学了,六七点才回来是因为在学校太刻苦。
  睡觉吧。
  他跟做贼似的摸去浴室洗漱完毕,回到房间从床头随便抽了一本书,老爸按着他自己的阅读清单买回来的一堆书中的一本,也没看是什么,塞到枕头底下,闭上了眼睛。

  宝贝书离家出走的第一天。
  想它。
  第二天。
  想它。到网上旧书店搜索。
  居然有。
  二十七?太黑了吧!
  第三天。
  想它。旧书店搜索。
  三十六?运费十块?
  丁霁在老师走过来之前把手机滑进了裤腿上的口袋里,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
  一直到老师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他才猛地抬起头,一边揉了揉眼睛。

  “没休息好?”老师轻声问。
  “睡太晚了。”丁霁回答。
  “困了趴几分钟,”老师说,“还是要注意劳逸结合。”
  “嗯。”丁霁点点头。
  老师走开之后,他转头看了看旁边。
  石向阳正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怎么这么能装啊?”
  “要我教你么?”丁霁问。
  “不。”石向阳正直地拒绝了。
  “一会儿我出去一趟,”丁霁小声说,“如果何老师来了问起我,你就说我去操场上背书了。”
  石向阳没有马上答应,沉思了一会儿之后问:“你背过书?你不是传说中的过目不忘吗?”
  “放屁,”丁霁想也没想就否认了,“过目不忘的传说中什么时候有过我?”
  “那你平时那个样子是怎么考试的?也背书?”石向阳问。
  “不背,说起来……我选理科就是以为可以不背书,”丁霁叹了口气,“没想到啊,也不少背。”
  “那你是怎么考试怎么进前五的?”石向阳又问。
  “我听课的啊大哥,”丁霁又叹了口气,“要记背的那些我差不多能记得大概,编也能编出来了吧。”
  石向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丁霁扫了一眼,发现石向阳脸上的表情非常悲痛失落。
  他猛地回过了神,为了防止石向阳又开始切蛋糕,他迅速地又补充了一句:“有时候也得靠作弊。”
  “……哦。”石向阳点头。

  下午第二节课丁霁没去教室,溜出学校去了小公园,虽然这两天他已经绕道过来看了好几遍,但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决心,他下午又跑了一趟。
  一无所获。
  他知道网上能买到旧书,但对于他来说没有意义。
  他只想要陪着自己十几年,在枕头底下跟着他叱咤风云十几年的那一本,上面有自己的专属签名,专属标注,盘得溜光水滑……
  现在想找到书的最后一条路,就是问问林无隅那个冷血玩意儿了。
  本来想等着林无隅再来小公园的时候问,可那么一本破书,如果林无隅随手就扔了怎么办,毕竟面对一个被扔掉的孩子林冷血想的都还是要吃饭。
  于是丁霁掉头去了附中。

  林无隅坐在操场边儿上,前方是几个正在上体育课的班。
  他从中午到现在都在操场上,走走坐坐,这会儿身边的学生开始多了起来,他打算回教室或者宿舍。
  拿起手边的书起身准备走的时候,他停下了。
  有个人远远地从操场对面看台的围墙那儿翻了过来。
  喜欢从这儿翻墙的,就是高二文1的那几个,以寇忱为首,仿佛一个月不翻个几次都不算附中人。
  但今天翻进来的并不是附中的学生。
  是……丁霁?
  林无隅推了推眼镜,想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但一秒钟之后他就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丁霁落地之后就跟坐在看台上的一个女生说了两句话,然后女生往他这边指了一下。
  接着丁霁就跟寻仇多年终于打听到了仇人在哪儿似的卷了过来。
  这速度让林无隅不得不警惕地站了起来。
  “别走!”丁霁离着十多米指着他喊了一声,“林无隅!”
  “……没走。”林无隅回答。
  估计是声音不够大,丁霁没听见,一连串地继续喊着:“别走别走别走……我找你有事儿……”
  “你还知道从哪儿翻墙?”林无隅等他跑到跟前儿了才开口问了一句。
  “没有不能翻墙的学校,”丁霁喘了两口,“也没有翻不进去的学校。”
  “找我什么事儿?”林无隅问。
  “捡到小孩儿那天你看到一本书了没?”丁霁问。
  “手相之谜吗?”林无隅有些意外,他本来想周末去小公园看看能不能碰上丁霁,没想到这人能为了这本书翻墙进学校来找他。

  这个回答让丁霁猛地一下放了心,话都不想说了,冲林无隅抱了抱拳,坐到了旁边的石凳上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就为这个?”林无隅问。
  “是啊,就为这个,”丁霁心情舒畅,“你什么时候拿的啊?”
  “我捡的。”林无隅纠正他。
  “你什么时候捡的啊?”丁霁又问。
  “在你激动地奔向警察叔叔的时候。”林无隅说。
  “……那会儿就掉了?我完全没感觉,”丁霁伸出了手,“给我吧,我这两天晚上觉都没睡好。”
  “在宿舍,”林无隅说,“我去给你拿。”
  “我跟你去吧,省得你又跑过来。”丁霁说。
  “你一会儿不是还得翻出去么?”林无隅指了指那边的围墙。
  “我一会儿大摇大摆走出去,”丁霁看了看那边,跟在林无隅身后,“刚我就想走正门进来,你们门卫太不通情达理了,许出不许进。”
  “还好我在操场,如果我在教室,你还没打听到地方估计就被赶出去了。”林无隅回头看了他一眼。
  “不会,”丁霁摆摆手,“我在门口问了个刚出来的学生,说你不是在操场就是在食堂。”
  “哦。”林无隅笑笑。
  “学神。”丁霁说。
  林无隅挑了挑眉。
  “怎么了,”丁霁也一挑眉,“你们学校的人说的,学神啊,他不在操场就在食堂,原话。”
  “差不多吧,我不喜欢呆在教室里,”林无隅说,“小神童。”
  丁霁猛地停下了,声音都有点儿拐弯:“……你看我书了?”
  “看了,你也没写着不让看,”林无隅说,“只写了不借,不许偷,捡到了要还你……”
  “别说了。”丁霁叹气。
  “你是不是,”林无隅突然退了一步,在他耳边小声问,“不喜欢被人叫神童?”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