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7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10 20: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7
  丁霁坐到了林无隅对面。
  这家炒米线挺有名的,林无隅一说他就立马猜到了是这里。
  这会儿正好是午饭时间,对于一个整晚复习努力认真了好几天的人来说,到点儿了就吃饭是很重要的事。
  他从旁边的筷筒里抽了一双出来,低头吃了一口:“你就知道我会来?我要不是来,你这份就浪费了啊。”
  “不浪费。”林无隅说。
  “嗯?”丁霁抬头看着他。
  “不瞒你说,”林无隅清了清嗓子,“这两盘都是我的。”
  丁霁愣了愣:“什……”
  “而且那盘……”林无隅指了指他正吃着的那盘炒米线,“不好意思,我刚吃了两口了。”

  “不是,”丁霁猛地一下挺直了身,把筷子扔到了桌上,“你就说你是不是跟我有什么仇吧。”
  “你吃这盘好了。”林无隅也没多说别的,把另一盘推到了他面前,把之前那盘拿走了。
  “……你不是要吃两盘吗?”丁霁有点儿没面子,扫了一眼面前的炒米线,“不是说两盘都是你的吗?”
  “你吃不吃啊?”林无隅问,又帮他抽了双筷子,放到了盘沿儿上。
  “不吃,”丁霁说,“谁知道这盘你舔没舔过,一会儿吃一口你说不定又来一句,啊这盘才是我吃过的。”
  “我没那么无聊。”林无隅笑了起来。
  “那我无聊呗。”丁霁说。
  “缺饭变杠精。”林无隅低头开始吃。
  丁霁挺了一会儿,把自己的无名火压下去之后,拿起了筷子。

  早上出门的时候老妈追着他问了一句,这段时间有没有好好复习,他跟老妈顶了几句才出的门。
  他不习惯老妈这种不信任的态度,他每天晚上看书复习到半夜,换来的却是这种让人烦躁得抓狂的疑问。
  要是爷爷在旁边,可能会劝他,你告诉他们你每天都复习到半夜就好了。
  但他不愿意,他自己的事,自己的生活,只想按着自己的节奏来,如果一定要汇报,他也只愿意向爷爷奶奶汇报,他为什么要向十几年都只偶尔出现在电话和视频里的人汇报。
  退一万步,以他总被老爸斥责的幼稚思维来理解,你们那么爱我,居然不知道我每天三点才睡?

  “你没去学校吗?”丁霁愣了一小会儿之后看了看时间。
  “去了,又出来了。”林无隅说,“你呢?”
  “我来赢个电磁炉。”丁霁说。
  林无隅顿了顿,抬起了头,先盯着他脸看了两眼,然后又转头看了一眼他放在桌上的大玻璃瓶:“你要个电磁炉干嘛?”
  “给我奶奶。”丁霁说。
  “你家……”林无隅又看了看他放在旁边的平衡车,“不困难吧?”
  “两回事,”丁霁说,“我奶奶就觉得电磁炉这东西不值得花钱买,说不定还不安全。”
  “懂了。”林无隅又吃了两口米线,把筷子一放,“我帮你吧。”
  “你……”丁霁本来想说你行不行,看到他盘子的时候有些吃惊地把后面的话换掉了,“吃完了?”
  “嗯,”林无隅拿了纸巾擦了擦嘴,“你吃完之前我够时间再吃一盘。”
  “你是猪吗?”丁霁忍不住问。
  “不是。”林无隅往椅背上一靠,看了看他的玻璃瓶,“今天喝的是什么茶?之前那个是金银花吧?”
  丁霁没出声,伸手把桌上的瓶子拿下去放在了自己腿上。

  “谢了。”林无隅接过丁霁递过来的可乐,“你不喝吗?”
  “我喝绿茶。”丁霁晃晃手里的瓶子,拧开喝了一口,然后把瓶子放进了腰上挂着的一个长得跟面口袋一样垮的包里。
  抱着个玻璃瓶喝茶这个习惯在年轻人身上不多见,特别是丁霁这种……偶尔会有几分掩藏不住的江湖气滋儿滋儿往外冒的年轻人。
  当然,估计他也没藏着。
  “走。”林无隅往商场那边走过去。
  “等我一下,”丁霁踩着平衡车跟着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我把车放一下。”
  林无隅停下了。

  丁霁打完电话之后,从旁边奶茶店里跑出来一个女孩儿,笑得很开心:“去吧,去吧,车我先帮你玩着。”
  “玩坏了赔啊,”丁霁下了车,“我对女生也不会心软。”
  “知道了。”女孩儿踩上平衡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奶茶店你还认识人啊?”林无隅喝了口可乐,“怎么不请我喝奶茶,不用花钱了吧。”
  “那是我小学同学,你要是说你想喝奶茶我就带你去她家喝了,”丁霁说,“你不是要喝可乐么。”
  “啊,我想喝奶茶。”林无隅说。
  “自己买!”丁霁瞪了他一眼,转头往商场走了。

  信嘉在附近一溜商场里算是小的,并且因为年头太久,位置也相对偏,虽然在众商场里有着老前辈的地位,旧而土还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林无隅已经三年没进过这个商场了。
  没想到这个商场还有人逛,还搞活动。
  不过这个活动的宣传力度明显不行,就商场外面有个海报,他们到的时候都开始了快半小时了,现场观众也不算多,而参加比赛的人……
  “我能反悔吗?”林无隅小声问丁霁。
  “反悔什么?”丁霁说。
  “我不帮你赢电磁炉了。”林无隅看了看四周已经报了名并且跃跃欲试的阿姨大姐们。
  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的都是大爷。
  “怎么了,”丁霁环顾四周之后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你是怕胜之不武吗?”
  “难道不是吗?”林无隅还是小声说,“欺负老年人么这不是。”
  “还不一定谁欺负谁呢,”丁霁切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仿佛他就是老年人中的一员,“你别上去比了一圈儿连电磁炉电线都没摸着。”
  林无隅看着他好几秒,想要判断他这是真心实意还是在激将。
  居然没判断出来。
  甚至觉得他这番话的确是发自内心。
  “行。”林无隅点了点头。

  这个活动的规则很简单,就是定点投篮。
  每人15个球,谁投进的球多就算谁赢,同样的数就看谁连续进的球多,这要还一样就看谁用时最短。
  大体上跟玩篮球机差不多,就是距离要更远一些。
  “万一最后剩咱俩怎么办?”林无隅问丁霁。
  “你想多了,”丁霁说,“我到不了最后,要不我也不请你喝可乐了。”
  “我以为你请我喝可乐是因为我请你吃了炒米线呢?”林无隅说。
  “我请你喝可乐是因为你请我吃了炒米线以及要帮我拿电磁炉。”丁霁一脸坦然地回答。
  “你家真的……”林无隅话没说完就被丁霁打断了。
  “不困难,我就是想占你便宜。”丁霁说。
  “哦,”林无隅笑了笑,“要不你给算算吧,一会儿我能赢吗?你应该都不知道我会不会打篮球吧。”
  丁霁也没拒绝,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就开始掐算了。
  林无隅看着他的动作。
  说实话这个动作看不明白,只隐约感觉丁霁念念有词的。
  这范儿起得,特别像个半仙儿。

  “你不需要扔点儿什么东西算吗?”林无隅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问了一句。
  “不用,我要在家就用我奶奶的铜钱起卦了,”丁霁说,“在外头随便什么都行,数字啊,时间啊,那个篮球啊,鸟啊……”
  “鸟?”林无隅愣了愣。
  丁霁停下了掐算,扭脸瞅了他一眼,表情非常鄙视:“想什么呢你?天上飞的鸟!”
  “啾啾啾。”林无隅说,这个他的确是想歪了。
  人的思想真是自由自在啊。
  “啾你……”丁霁啧了一声,“懂了吧,想好要问的,起卦拿什么都能起。”
  “嗯。”林无隅点了点头。
  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神奇想法。

  “能赢。”丁霁说。
  “那你算出我进了多少个吗?”林无隅问。
  “没,”丁霁说,“我算我今天能不能有外财比算你能不能赢要容易得多。”
  “……行吧。”林无隅点点头。
  等着看结果。

  比赛开始,林无隅发现大妈大姐们差不多都是组团来的,分了大概五六个团,居然还带着啦啦队,投篮的时候在旁边很起劲地给她们加油。
  林无隅看了两眼,感觉自己的确是小看老年人了。
  虽然姿势很不标准,甚至每投都能展示一种不标准的姿势,但有两个大妈居然投进了8个球。
  震惊。
  几个大爷大叔水平也不低,有一个大叔进了12个球。
  林无隅看了一眼旁边趴在栏杆上叼着根棒棒糖看得津津有味的丁霁:“哎。”
  “嗯?”丁霁应了一声,也没看他,给场上的大叔鼓了个掌,“牛逼!”
  “你真算出来你能拿到电磁炉?”林无隅问。
  “不是算电磁炉,算的是外财,别害怕,”丁霁说,“放松心态,万一你真没赢,出门我说不定能捡着十块钱。”
  “所以你其实不算没把握的事儿是吧?不过……电磁炉和十块钱,”林无隅很佩服丁霁的心态,“落差会不会有点儿大?”
  “人要知足。”丁霁沉稳地回答。

  他俩报名晚,排在了最后,丁霁先上。
  林无隅看着他投出第一个球的时候就觉得电磁炉之争大概就在他俩之间了。
  虽然丁霁之前很谦虚地表示了自己拿不到电磁炉的决心,但他拿球出手的姿势一看就是篮球打了十年以上的。
  一二三四五。
  连续进了五个球之后,丁霁回头得意地扬了扬眉毛,林无隅看他这个得瑟样都想过去给他把眉毛按回去。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就被旁边的一个人吸引过去了。
  报名的时候他留意了一下,除了大爷大妈,也没看到还有什么年轻人,更没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个看上去像是个运动员的年轻人。
  那人正在看着丁霁投篮,脚下还习惯性地活动着,时不时还轻蹦两下。
  林无隅感觉自己之前是被丁霁带偏了,就想着投进了争取拿个电磁炉,但就没想过就算是一台电磁炉,也得几百块了,怎么能让路人随便就拿走了?

  丁霁连续投进了13个球,后面两个偏了点儿,弹出去了。
  不过这个成绩已经可以秒杀前面的中老年。
  “电磁炉,我的了,”丁霁愉快地蹦到了他旁边,“该你了吧,你放松随便投吧,进不进的基本也稳了,咱们后面没有人了。”
  “有。”林无隅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
  果然,那个人被叫到了名字,上场了。
  “刚才有这个人吗?”丁霁问。
  “不知道,”林无隅小声说,“反正现在有,我看他这样子,说不定……”
  丁霁竖起食指举到了他嘴边:“先看,别瞎说。”

  这位年轻人果然不出意料,唰唰唰上去就进了14个球,虽然中间有一个没进,但按规则,总数优先。
  “靠。”丁霁在旁边小声说,“这人看像个投标枪的,居然能进14个?”
  “……这是怎么看的。”林无隅忍着笑问。
  “不知道,直觉。”丁霁揉揉鼻子,“隅哥,看你了。”
  “好。”林无隅把“好的鸡哥”咬回了肚子里。

  投标枪的下场的时候跟林无隅对了一眼,眼神里满是自信。
  林无隅笑了笑,站到了画了个圈的位置上。
  这个位置不远不近的,比两分线远,比三分线近,篮架的高度也不标准,稍矮了一些,这也太凑合了。
  所有人都看着他,他看了一眼旁边台子上的电磁炉。
  其实就是个普通的电磁炉,样式也是老款的那种,要不要也就那么回事儿。
  不过他拿起球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
  做什么事他都这样,无所谓输赢,无所谓名次,也无所谓别人说什么,他只在意想做的事有没有做好。
  比如现在,他就是想把那个电磁炉赢过来。

  一个人有没有运动细胞,平时是不是经常运动,身上是不是紧实,这些都是可以看出来的,一举一动,哪怕是穿着很多衣服。
  丁霁拿不准林无隅会不会打篮球,投篮行不行。
  但他肯定林无隅不是个只宅在书桌前傻学的学神。
  林学神也非常争气地支持了他的判断。
  第一个球就投得非常漂亮。
  “哟,空心。”旁边的大妈说。
  接着第二个。
  “哟,空心!”大妈说。
  第三个。
  “哟!又是空心!”大妈提高了声音。
  第四个。
  “哎!哟!”大妈喊了起来,“这是专业的吧!”
  第五个投完,林无隅转头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要炫耀,但是没等丁霁反应过来,又已经转了回去。
  大概不是炫耀,就是想看一眼自己脸上惊讶的表情。
  而没等他有反应就转回去,应该是为了抢时间。
  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投出最多的球。
  最好能投进15个,进不了的话也必须14个,14个的话用时上就得比刚才那个投标枪的少才行。

  别的大妈投得好的时候,丁霁还给叫了好,林无隅投的时候,他基本就没出过声,就那么瞪眼儿看着。
  然后就投完了。
  15个球,全进了。
  “这不会是个托吧!”大妈震惊地又喊了起来。
  “真是托的话,”丁霁说,“不敢做得这么绝,太明显了。”
  “哎哟!真是的!”另一个大妈也喊,很不高兴,“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跑来凑什么热闹,跟我们老人家抢东西!”
  “也不是,”丁霁说,“我是代表老人家过来抢的。

  活动主办方还是很守规则的,登记了林无隅的信息之后,给了他一张券,一周之后过来领电磁炉。
  “要您本人带着身份证过来确认哦,”工作人员说,“然后保修这些都是按正规商品来的。”
  “不能代领吗?”林无隅愣了愣。
  “不可以哦。”工作人员说,“必须本人。”
  林无隅犹豫了一下:“行吧。”

  走出商场之后,丁霁才一拍巴掌:“我算得准不准!”
  “准。”林无隅笑笑,“不过我到时还得再跑一趟啊。”
  “请你喝奶茶。”丁霁指了指刚才的那个奶茶店。
  “我想喝可乐。”林无隅说。
  “……你就是想让我花钱是吧?”丁霁说。
  “你脑子挺好使的怎么不算一下今天我帮你赚了多少啊?”林无隅说。
  丁霁给他买了瓶可乐,又带着他去了奶茶店,坐在了门口的阳伞底下。

  奶茶和一大堆小吃端过来的时候,林无隅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刚那个话就是随便开个玩笑,你不用……”
  “本来想请你喝了可乐再去吃两盘炒米线的,我看你刚没吃饱的样子,”丁霁说,“不过他家的小吃挺好吃的,隔壁那家卖小面的店也是他们家的,我让做了两碗,你尝尝。”
  “……谢谢。”林无隅说。
  “不客气,我今天其实真没想到能弄个电磁炉,”丁霁靠在椅子上晃了晃,“我是路过这儿的时候才看到有活动的,谢谢你了。”
  “也没干什么,投几个篮而已。”林无隅笑笑。
  “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你跟我说。”丁霁说。
  还真有。
  但是开不了这个口。
  林无隅觉得自己有这个想法就已经很让自己震惊了。
  如果再开口说出来变成事实……

  “你今天跑这儿来干嘛的?”丁霁问,“你要散心换脑子应该是去小公园那边儿吧,那儿离附中还近一些。”
  “你猜。”林无隅说。
  如果你猜得出来,我就找你帮忙。
  丁霁看了他一眼:“真的假的啊。”
  “猜。”林无隅勾了勾嘴角。
  “行吧,”丁霁眯缝了一下眼睛,手托着下巴,指尖在嘴角一下下点着,然后说了一句,“给我个数字,一个,一组,都行。”
  “95。”林无隅说。
  丁霁看了他一会儿:“本来我应该算一下再回答你。”
  “嗯。”林无隅应着。
  “但你这个……不用算,我直接猜吧,”丁霁说着趴到桌上往他面前凑了凑,“你来找人的吧?”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