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0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16 20:1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10
  林无隅这次离家出走,应该是非常突然。
  丁霁问他一会儿这些东西搬到哪儿去的时候,才发现他根本没有目的地。
  沉默了几秒钟,林无隅叹了口气,靠在了桌子边:“算了。”
  “什么?”丁霁还在埋头往箱子里塞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充电器座。
  “不拿这些东西了。”林无隅说。
  你他妈玩我呢?
  丁霁抬头看着他,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
  林无隅的表情有些茫然,因为难受引发的那种。
  丁霁没再说话,又埋头把放进了箱子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一样一样放回了原处。
  等他忙活完了,林无隅才又说了一句:“你记忆力是真的很好啊,我自己的东西我都放不回原来的地方。”
  “累我个半死,别以为夸我两句我就不生气了。”丁霁说。
  “没有两句,就夸了一句,”林无隅笑笑,“需要补齐吗?”
  “不用了,”丁霁说,“我脾气好。”

  林无隅只拿走了一些衣服。
  书,各种手办,好几个无人机,还有一堆相关的设备,都留在了家里。
  丁霁开着车,把他送回附中。
  行李箱没有多大,但是他们的交通工具只是一辆电瓶车,这就有些费劲。
  丁霁的想法是,也没多重个箱子,坐后头手拎着就行了,但林无隅以不安全会碰到人为由,强行把箱子塞到了两个人中间。
  “我跟你说,”丁霁很不爽,“也就是在这边儿碰不着认识我的人,我不跟你计较了,要在我们那边,就我这挺着个腰板煎蛋的造型,我这车我都不要了,你自己开回去。”
  “煎蛋?”林无隅在箱子后面重复了一遍,“煎什么蛋?怎么煎?”
  “煎我的蛋!”丁霁喊,“你说怎么煎!压扁了煎呗!”
  林无隅顿了一下之后开始狂笑,笑得车都被带着晃起来了。
  “笑吧,笑吧,”丁霁说,“笑一笑十年少,争取笑回娘胎里去,也不用跟你爸妈吵架离家出走了。”
  “那不行,”林无隅说,“我来都来了。”
  这话说得很随意,语气里却透着只能意会的嚣张,丁霁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
  看不到林无隅的表情,只能看到他从箱子上头露出来的眼睛,眼神平静。
  还很坚定。
  一看就不好惹。

  行李拿回宿舍的时候没有碰到人,周末大部分人都回去了,没回家的这会儿也是在食堂或者教室。
  林无隅拿上了丁霁的书,回到了学校门口。
  “谢谢。”他把书递给丁霁。
  丁霁接过书,看到书上套着的书皮时,愣了愣:“套这么个玩意儿干嘛?”
  “怕弄坏弄脏了,”林无隅说,“你传家宝不是么。”
  “看完了?”丁霁笑着把书放到了电瓶车的后箱里。
  “翻了两遍,”林无隅说,“这东西看完了跟明白了两回事啊,我就对着自己的手看了看,也没个比较。”
  “不好意思看你同学的吧?”丁霁一挑眉,把手伸到他面前,“看我的。”
  “我请你吃点儿东西吧,”林无隅笑笑,把他的手拨开,“这一通忙活,辛苦你了。”

  丁霁在按时回家这个事儿上比下定决心好好复习要容易动摇得多。
  虽然今天他提前离开学校是为了能拿到书之后按时回家,避免家庭矛盾升级,但送林无隅回家再送回来,他并没有犹豫。
  助人为乐嘛,好事儿。
  林无隅请他吃东西他也没有拒绝。
  反正已经晚了,债多不压身了。
  丁霁在心里叹了口气,找这么多理由,无非就是不想回家。
  而且吃了饭再回去,可以绕开餐桌瘦身训话。

  “我以为吃个面啊快餐什么的就行了呢。”丁霁小声说。
  林无隅带他去了跟附中隔着好几条街的一家精致的小餐馆,馆子后面还有个超级做作的比跟游泳池差不多大的迷你人工湖。
  “你想吃面啊?”林无隅问。
  “不想吃面,你请我吃米三我也不拒绝。”丁霁说。
  “你想得美。”林无隅说。
  “坐湖边吗?”丁霁跟着他往里走,“这会儿有蚊子了吧,我看那边是露天的,还种了那么多绿植。”
  “没有。”林无隅简单地回答。

  两人在游泳池,不,人工湖边的桌子旁坐下之后,林无隅跟服务员说了一句:“蚊香点一下。”
  “帮您把驱蚊灯拿到旁边来吧?”服务员说。
  “蚊香,冒烟儿的那种。”林无隅坚持,“谢谢。”
  服务员走开了,丁霁看着他:“你不说没有蚊子吗?”
  “点上蚊香就没了,”林无隅说,“要不是你招蚊子,我在这儿一晚上也不会被咬。”
  “我招蚊子?”丁霁问,“你确定?”
  “左胳膊上那四个不是蚊子包是跳蚤包吗?”林无隅也问。
  丁霁往自己胳膊上扫了一眼,一二三四。
  他自己都没数。
  “这个季节就能被咬成这样,也不多见。”林无隅说。
  “行吧。”丁霁抠了抠自己胳膊上的小红包。

  服务员拿了一盘蚊香过来,点上了放在距离桌子半米的地方。
  林无隅伸腿把蚊香扒拉到了桌子下面。
  “你看我。”丁霁往椅子上一靠。
  “看什么?”林无隅看过去。
  丁霁在下风,蚊香的烟从桌子下面缓缓升起,飘到他四周环绕着。
  “这位道友,”丁霁在烟里看着他,“今天我羽化升仙的现场被你看到了,也算是我俩有缘……”
  话没说完就被呛得一通咳。
  林无隅又用脚把蚊香推回了原来的位置。
  但烟还是往他那边飘。
  “你要不算一下,我感觉你大概是真的要升仙了吧,”林无隅说,“都躲不开了。”
  “我坐你那边儿。”丁霁站了起来。
  林无隅往里让了让。

  正在丁霁绕过来的时候,从门里又走出来两个人。
  林无隅本来认为应该就是来享受人工迷你糊浪漫之夜的小情侣,但是扫了一眼之后他发现,这是附中的学生。
  男生穿的运动裤是附中田径队的,上面有附中的校徽,女生就更明显,穿的校服裙子。
  林无隅犹豫了一下,转头看着刚在他旁边坐下的丁霁:“你坐回去。”
  附中基本没有人不认识他,特别是天台喊话之后。
  他无所谓别人怎么看他,议论也好误会也好,但他不想丁霁被误会,虽然也没人认识丁霁是谁。
  “什么?”丁霁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我让你坐回对面儿去。”林无隅说。
  丁霁的表情都能看出来台词了,你他妈找抽呢吧?
  “我还就坐这儿了,”丁霁说,“你要不乐意你上对面儿坐去,什么毛病啊!”

  两个学生已经看了过来,林无隅站了起来。
  “吃他妈个屁。”丁霁怒了,站起来就往外走。
  林无隅叹了口气,一把抓住了丁霁的手腕,再顺手一推,把他推回了对面的座位上。
  “坐着。”林无隅看他。
  “嘿?”丁霁揉了揉手腕,不过嘿完了也没动。
  林无隅坐了回去,算了。
  这事儿已经从“林无隅疑似跟男朋友吃饭”变成了“林无隅跟男朋友吃饭时疑似吵架”……
  已经没有什么能找补的余地了。
  林无隅有些感慨,第一次出柜没什么经验,猛的碰上这种事儿,居然没处理好。
  没关系,以后多出几次就无所谓了。

  “那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吧。”丁霁的目光看着他身后。
  “嗯。”林无隅应了一声。
  “怎么了,不想让人看到学神跟无业青年混?那我还去你们学校找过你呢,”丁霁一脸鄙视,“再说了,你真以为我无业青年呢?”
  “不然呢。”林无隅说。
  “我三中高三的。”丁霁说。
  “哇。”林无隅平静地表示了惊讶,“你还知道三中跟附中是死对头啊?我以为你要说个八中七中的呢。”
  “操。”丁霁摸了摸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本习题集,往他面前一拍,“自己看!”
  林无隅扫了一眼,还真是高三的书,他也有一本一样的题,不过……
  “高三379班,”他抬眼看着丁霁,“石向阳,这书哪儿捡的啊?”
  “这我同桌。”丁霁说。
  林无隅笑了起来,偏着头笑得停不下来。

  “真是我同桌……”丁霁有点儿不爽。
  “行吧,”林无隅又乐了一会儿才转回头,把习题集推回了他面前,“说正经的,你要真想看这些,我有,我可以借给你,你不明白的我可以给你讲。”
  “嗯?”丁霁看他,“你挺闲啊?”
  “不闲,我忙得很,”林无隅说,“我就是觉得……反正你要是真想看,就跟我说。”
  “好。”丁霁点了点头,“所以你为什么不让我坐你旁边?”
  林无隅没说话。
  “我压着火呢啊,”丁霁从牙缝里往出挤着字儿,“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当众耍猴似的耍过,要不是我知道你是个正经人不过这么过份,你这会儿已经被我……”
  “抽成今晚最亮的电动陀螺了。”林无隅说。
  “……对,”丁霁一瞪眼,“下回注意点儿!别瞎抢台词。”

  “你看手相的时候,”林无隅把自己的左手竖起来,伸到了他眼前,“能看恋爱吧?”
  “我上回不是说了么,”丁霁往他掌心扫了一扫,手指虚划了几下,“你感情可能不顺。”
  “还能看出什么吗?”林无隅问。
  “你想问什么?”丁霁歪了歪头,从手掌边儿上露出眼睛看着他。
  “性向。”林无隅说。

  丁霁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林无隅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还真看不出来。
  也没猜到。
  压根儿也没往那方面想。
  不过这个消息虽然出乎他的预料,却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大不了的事儿。
  只是气氛因为他没接上话而变得有些单方面的尴尬。

  “你不会是……”丁霁把林无隅还伸在他眼前的手拨到一边,“对我有什么想法吧?”
  林无隅的右眉毛挑了挑,眼神突然就变了。
  满满的全他妈是笑意。
  看款式还是嘲笑。
  “真没有,”林无隅说,“你想多了大师。”
  “是么?”丁霁也挑了挑眉毛,“第一次可是你先来跟我说话的。”
  “是么?”林无隅挑眉,“翻墙进学校来找我的可是你。”
  “是么?”丁霁继续挑眉,“找我算命的可是你。”
  “是么?”林无隅换了一边眉毛挑,“主动借书给我的可是你。”
  “是么?”丁霁也换边,“要帮我投篮赢电磁炉的可是你。”
  “非要送我回家帮我搬行李的可是你。”林无隅眯缝了一下眼睛。
  “非要请我吃大餐的可是你。”丁霁也眯缝了一下眼睛。
  林无隅笑了笑。
  “没词儿了吧?”丁霁很得意。
  “你对我有没有对你有想法这么执着啊?”林无隅说。
  “……操?”丁霁愣了愣,“我就是不习惯!我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对我有想法!”
  “我也一样啊。”林无隅喝了口茶。
  “你这话就不对了吧!”丁霁迅速抓住了他的漏洞,“你可是暗恋失败的人。”
  “哦,”林无隅想了想,“差点儿忘了。”

  “行吧,”丁霁摆摆手,本来是为了缓解尴尬开的口,结果一路激战下来都不知道跑偏到哪儿去了,“所以你是怕那俩附中的以为你……不是,那俩也没打招呼应该不认识,怎么就知道你……啊!你是不是有男……朋友怕他俩瞎传话……不对!你都不认识他们,谁知道你男……朋友是谁……啊!要不就是你公开了?这么嚣张吗……”
  林无隅也没吭声,喝了口茶,看着丁霁连蒙带分析的。
  “啊!你今天不是离家出走吧?你不会是因为这个事儿被扫地出门的吧?”丁霁最后一拍桌子。
  “你平时给人算命是不是就这么个心理过程啊?”林无隅问。
  “那不能,这分析也太低级了,配不上我的江湖地位,”丁霁说,“我是有点儿……你说得有点儿突然。”
  “哦,”林无隅点头,“想得太复杂了,我其实就是担心他们误会你。”
  “……你不怕自己被误会么。”丁霁说。
  “我才不管,”林无隅笑笑,“主角怎么会在意路人的想法。”
  丁霁冲他竖了竖拇指:“你说出这话的时候居然没有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也不会让你看出来。”林无隅说。

  “所以你是不是因为这个被家里赶出来的啊?”丁霁叹了口气。
  “只能说这是表面原因,”林无隅也叹了口气,“反正就是出来了。”
  “不会影响复习吧,没多久就要高考了。”丁霁说。
  “不会。”林无隅说得很轻松。
  丁霁没再问下去,林无隅后头那个俩附中的小情侣一直往他们这边看,看得他非常不爽。
  “你在你们学校到底干什么了?这看热闹看得有点儿太上头了吧,”丁霁说,“我要发火了啊。”
  “发吧。”林无隅笑笑。
  丁霁一点儿没犹豫,偏过头就冲那边喊了一嗓子:“差不多得了啊,要不你俩过来咱们拼个桌怎么样?”
  那边没有声音,林无隅没有回头看,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样的场面。
  “我以为你要骂人呢。”他看了看丁霁。
  “不至于,”丁霁说,“我一般不为这种事儿惹麻烦。”

  小情侣大概还有别的活动安排,很快就吃完离开了。
  他们走的时候,林无隅其实也已经吃饱了,但丁霁吃饭速度有点儿慢……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吃得太快。
  “你吃完了?”丁霁问。
  “嗯,你慢慢吃。”林无隅说。
  “你吃饭是不是不用牙啊?”丁霁皱皱眉,“胃不难受吗?我奶奶说了,得嚼三十下才健康。”
  “那嘴里还有东西么,”林无隅说,“我嚼三下就只剩空气了。”
  “你……”丁霁还是皱眉。
  “别废话,吃你的。”林无隅说。
  手机在兜里响了两声,他摸出来还没看清是谁打来的,对方就已经挂断了。
  但接着又打了进来。
  是老妈的号码。

  林无隅起身走到旁边的栏杆边靠着,接起了电话。
  隔着差不多两米的距离,丁霁都能清楚地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怒吼。
  仿佛机关枪,突突突地把林无隅胳膊都给打断了,手机都没再拿到耳边,只是垂着胳膊,看着小小的湖面出神。
  这都不用猜也知道是林无隅他妈打来的电话。
  只是林无隅之前完全不在意的样子让他没想到,这个电话会让林无隅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灰扑扑的。
  丁霁不能理解,虽然他也总跟老爸老妈呛,但他俩的终极目标还是考试,像林无隅家这么过头完全不考虑儿子马上要高考的架式……
  澎湃的正义感让丁霁放下筷子,走到了林无隅身边,从他手里把手机抽了出来。
  “嗯?”林无隅吓了一跳,转头看着他。
  丁霁在屏幕上戳了一下,把电话挂掉了。

  但挂掉电话的一瞬间,他听到电话里的女人在吼:“你有没有为我们想一想!你病了怎么办!伤了怎么办……”
  这话让丁霁突然慌了:“我靠?我是不是……不该挂啊?”
  “谢谢。”林无隅在他胳膊上拍了拍。
  “走吧,”丁霁说,“我吃完了。”
  林无隅看了一眼他碗里吃了一半的菜,也没说什么,叫了服务员来结账。

  “你妈是不是担心你啊,”丁霁有些过意不去,“我以为她骂你呢,我就给挂了……”
  “就是在骂我。”林无隅笑笑。
  “我没听错吧?”丁霁愣了愣,“骂得这么隐蔽吗?”
  “我爸妈……很担心我出事,生病啊,受伤啊,还有……失踪,”林无隅说,“不过肯定不是你理解的那种担心。”
  走出餐厅之后,丁霁才问了一句:“你让我找的那个人,是你哥还是你姐啊?”
  林无隅脚步顿了一下:“我哥。”
  “你哥失踪了吗?”丁霁又问。
  “算是吧,”林无隅想了想,“离家出走了。”
  “跟你有关系?”丁霁忍不住继续追问。
  “跟我有能什么关系,”林无隅坐到了他电瓶车上,笑了笑,“他走之前,我在家里就是空气。”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